登录 | 注册
咬文嚼字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扬雄【蜀都赋】整理

发表在 2018-8-24 15:01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286 1745

蜀都之地,古曰梁州。禹治其江,渟皋弥望,郁乎青葱,沃壄千里。上稽干度,则井络储精;下案地纪,则巛宫奠位。东有巴賨,绵亘百濮。铜梁金堂,火井龙湫。其中则有玉石嶜岑,丹青玲珑,邛节桃枝,石(左鱼+右瞢)水螭。南则有犍(左牜+右羊)潜夷,昆明峩眉。绝限(左山+右良)嵣,堪岩亶翔。灵山揭其右,离碓被其东。于近则有瑕英菌芝,玉石江珠。于远则有银、铅、锡、碧、马、犀、象、僰,西有盐泉铁冶,橘林铜陵。邙连卢池,澹漫波沦。其旁则有期牛兕旄,金马碧鸡。北则有岷山,外羌白马。兽则麙羊野麋,罢牦貘貒,(上鹿+下雨)(上鹿+下与)鹿麝,户豹能黄,(左豸+右斩)胡蜼玃,猨蠝玃猱,犹豰毕方。尔乃仓山隐天,岎崯回丛,增嶃重崒,(左山+右甘)石(左虫+右藏)崔,(上山+下投)(上山+下[左鬼+右并])嶵嵬,霜雪终夏。叩岩岒嶙,崇隆临柴,诸徼崼(左山+右儿),五矹参差,湔山岩岩,观上岑嵓,龙阳累峗,漼粲交倚,(左山+右隹)崪崛崎,集崄胁施,形精出偈,堪(左山+右当)隐倚。彭门鸿屼。(左山+右邢)嵃嵑(左山+右可),方彼碑地,(左山+右轧)(左山+右加)輵(上山+下解),砾乎岳岳。北属昆仑泰极,涌泉醴,凝水流津,漉集成川。于是乎则左沈犂,右羌庭,漆水浡其匈,都江漂其泾。乃溢乎通沟,洪涛溶沈,千湲万谷,合流逆折,泌瀄乎争降,湖潧排碣,反波逆濞,(左石+右尞)石洌巘,纷(上艹+下汝)周溥,旋溺冤绥。颓惭博岸,敌呷(左衤+右卒)濑,磴岩樘,汾汾忽溶闛沛。踰窘出限。连混陁隧,铚钉钟涌,声讙薄泙。龙历丰隆,潜潜延延,雷抶电击。鸿康陁速,远乎长喻,驰山下卒,湍降疾流,分川并注,合乎江州。于木则楩栎,豫章树榜,檐櫖樿柙,青稚雕梓,枌梧橿枥,(左木+右斯)楢木稷,枒信揖丛,俊干凑集。(左木+右此)櫅(左木+右夬)楬,圠沈樘椅,从风推参,循崖撮捼。淫淫溶溶,缤纷幼靡;泛闳野望,芒芒菲菲。其竹则钟龙(上竹+中人+下小)(上竹+中西+下土),野筱纷鬯,宗生族攒,俊茂丰美,洪溶忿苇,纷杨搔翕,与风披拖,夹江缘山,寻卒而起。结根才业,填衍迥野,若此者方乎数十百里。于汜则注注漾漾,积土崇堤。其浅湿则生苍葭蒋蒲,藿芧青苹,草叶莲藕,茱华菱根。其中则有翡翠鸳鸯,袅鸬鹢鹭,(上雨+下只)鹍鹔鷞。其深则有猵獭沈鳝,水豹蛟蛇,鼋蟺鳖龟,众鳞鳎(左鱼+右隽)。尔乃其都门二九,四百余闾,两江珥其市。九桥带其流,武儋镇都,刻削成蔹。王基既夷,蜀候尚丛,并石石(左[上尸+下千]+右[上尸+下千]),岓岑倚从,秦汉之徙,元以山东。是以隤山厥饶,水贡其获,苴竹浮流,龟鳖碛竹。石蝎相救,鱼酌不收。(上涂+下鸟)(左侯+右鸟)鸲(左皇+右鸟),风胎雨鷇,众物骇目,单不知所御,尔乃其裸。罗诸圃,(左匚+内干+右攵)缘畛。黄甘诸柘,柿桃杏李,枇杷杜樼栗(左木+右奈),棠黎离支,杂以梴橙,被以樱梅,树以木兰,扶林禽,爚般关。旁支何若,英络其闲。春机杨柳,褭弱蝉杪,扶施连卷。(左豸+右巨)貕糖蛦,子(左鸟+右巂)呼焉。尔乃五谷冯戎,瓜瓠饶多,卉以部麻,往往姜栀,附子巨蒜,木艾椒蓠,蔼酱酴清,众献储斯,盛冬育笋,旧菜增伽。百华投春,隆隐芬芳,蔓茗荧郁,翠紫青黄,丽靡螭烛,若挥锦布绣,望芒兮无幅。尔乃其人自造奇锦,紌繏(左糹+右匪)(左糹+右页),(左糹+右参)缘卢中,发文扬采,转代无穷。其布则细都弱折,绵茧成衽,阿丽纤靡,避晏与阴。蜘蛛作丝,不可见风,筩中黄润,一端数金。雕镂扣器,百伎千工。东西鳞集,南北并凑。驰逐相逢,周流往来,方辕齐毂,隐轸幽輵,埃(左孛+右攵)尘拂。万端异类,崇戎总浓般旋,阓齐(左口+右沓)楚,而喉不感概。万物更凑,四时迭代,彼不折货,我罔乏械。财用饶赡,蓄积备具。若夫慈孙孝子,宗厥祖祢,鬼神祭祀,练时选日,沥豫齐戒。龙明衣,表玄谷,俪吉日,异清浊,合疏明,绥离旅。乃使有伊之徒,调夫五味,甘甜之和,勺药之羹,江东鲐鲍,陇西牛羊,籴米肥猪,(上鹿+下隹)(上鹿+下己)不行,鸿(左豸+右爽)(左犭+右亶)乳,独竹孤鸧;炮鸮被纰之胎,山麇髓脑,水游之腴,蜂豚应鴈,被鴳晨凫,戳鶂初乳;山鹤既交,春羔秋(左鼠+右卯),脍鮻龟肴,秔田孺鷩。形不及劳,五肉七菜,朦猒腥臊,可以练神、养血(左月+右乖)者,莫不毕陈。尔乃其俗,迎春送冬,百金之家,千金之公,干池泄澳,观鱼于江。若其吉日嘉会,期于倍春之阴,迎夏之阳,侯、罗、司马,郭、范、畾、杨,置酒乎荥川之闲宅,设坐乎华都之高堂。延帷扬幕,接帐连冈。众器雕琢,早刻将皇。朱缘之画,邠盼丽光。龙虵(上宛+下虫)蜷错其中,禽兽奇伟髦山林。昔天地降生,杜(左虖+右阝)密促之君,则荆上亡尸之相。厥女作歌,是以其声,呼吟靖领,激呦喝啾,户音六成,行夏低徊,胥徒入冥,及庙噆吟,诸连单情,舞曲转节,踃馺应声。其佚则接芬错芳,襜袩纤延。(左足+右闲)凄秋,发阳春。罗儒吟,吴公连。眺朱颜,离绛唇,眇眇之态,吡噉出焉。若其游怠渔弋,郄公之徒。相与如平阳(左先+右页)巨沼,罗车百乘。期会投宿,观者方堤。行舡竞逐,偃衍撇曳,絺索恍惚,罗畏弥澥,蔓蔓沕沕,茏雎(左目+右郭)兮罧布列,枚孤施兮纤缴出,惊雌落兮高雄蹷,翔鹍卦兮奔萦毕,俎飞脍沈,单然后别。


(左鱼+右瞢)【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牜+右羊)【在线汉典,没有
                     (左山+右良)【崀】
(上鹿+下雨)【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鹿+下与)【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豸+右斩)【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山+右甘)【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虫+右藏)【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山+下投)【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山+下鬼并)【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山+右儿)【没有,应为屼
                    (左山+右隹)【应为崔
                     (左山+右当)【没有】
(左山+右刑)【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山+右可)【岢】
(左山+右轧)【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山+右加)【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山+下解)【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石+右尞)【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艹+下汝)【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衤+右卒)【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木+右斯)【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木+右此)【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木+右夬)【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竹+中人+下小)【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竹+中西+下土)【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雨+下只)【没有】
(左鱼+右隽)【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上尸+下千]+右[上尸+下千]),【没有】
(上涂+下鸟)【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侯+右鸟)【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皇+右鸟)【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匚+内干+右攵)【没有】
(左木+右奈)【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豸+右巨)【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鸟+右巂)【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糹+右匪)【没有】
(左糹+右页)【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糹+右参)【没有】
(左孛+右攵)【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口+右沓)【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鹿+下隹)【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上鹿+下巳)【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豸+右爽)【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犭+右亶)【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鼠+右卯)【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月+右乖)【没有】
(上宛+下虫)【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右虖+左阝)【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虖+右阝)【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足+右闲)【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先+右页)【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左目+右郭)【在线汉典有,但是无法操作】

许多字【在线汉典】字库里有,但是就是无法操作,眼睁睁的无法使用】
这就是【在线汉典】的缺陷。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4 15: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扬雄【河东赋】
其三月,将祭后土,上乃帅群臣横大河,凑汾阴。既祭,行游介山,回安邑,顾龙门,览盐池,登历观,陟西岳以望八荒,迹殷周之虚,眇然以思唐虞之风。雄以为临川羡鱼不如归而结罔,还,上《河东赋》以劝,其辞曰:

伊年暮春,将瘗后土,礼灵祗,谒汾阴於东郊,因兹以勒崇垂鸿,发祥隤祉,钦若神明者,盛哉铄乎,越不可载已!
於是命群臣,齐法服,整灵舆,乃抚翠凤之驾,六先景之乘,掉奔星之流旃,攫天狼之威弧,张耀日之玄旄。扬左纛,被云梢。奋电鞭,骖雷辎。鸣洪钟,建五旗。羲和司日,颜伦奉舆,风发飚拂,神腾鬼趡;千乘霆乱,万骑屈桥,嘻嘻旭旭,天地稠嶅,簸丘跳峦,涌渭跃泾。秦神下讋,跖魂负沴;河灵矍踢,爪华蹈衰。遂臻阴宫,穆穆肃肃,蹲蹲如也。

灵祗既乡,五位时叙,
絪緼玄黄,将绍厥后。

於是灵舆安步,周流容与,以览乎介山。

嗟文公而愍推兮,勤大禹於龙门min/men
洒沈菑於豁渎兮,播九河於东濒。pin/pien
登历观而遥望兮,聊浮游以经营。yin/yen
乐往昔之遗风兮,喜虞氏之所耕。gin/gen
瞰帝唐之嵩高兮,脉隆周之大宁。nin/nien
汨低回而不能去兮,行睨陔下与彭城。rin/cen
濊南巢之坎坷兮,易豳岐之夷平。pin/pien
乘翠龙而超河兮,陟西岳之嶢崝。qin/qien

云霏霏而来迎兮,泽渗漓而下降,
郁萧条其幽蔼兮,滃泛沛以丰隆。
叱风伯於南北兮,呵雨师於西东。
参天地而独立兮,廓荡荡其亡双。song
遵逝乎归来,
以函夏之大汉兮,彼曾何足与比功?
建乾坤之贞兆兮,将悉总之以群龙。
丽钩芒与骖蓐收兮,服玄冥及祝融。
敦众神使式道兮,奋六经以摅颂。
逾於穆之缉熙兮,过清庙之雍雍。
轶五帝之遐迹兮,蹑三皇之高踪。
既发轫於平盈兮,谁谓路远而不能从?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5 0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ax65 于 2018-10-1 08:38 编辑

扬雄【甘泉赋】
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上方郊祠甘泉泰畤、汾阴后土,以求继嗣,召雄待诏承明之庭。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其辞曰:

惟汉十世,将郊上玄,定泰畤,雍神休,尊明号,同符三皇,录功五帝,恤胤锡羡,拓迹开统。

于是乃命群僚,历吉日,协灵辰,星陈而天行。
诏招摇与泰阴兮,伏钩陈使当兵。

属堪舆以壁垒兮,捎夔魖而抶獝狂。
八神奔而警跸兮,振殷辚而军装。

蚩尤之伦带干将而秉玉戚兮,飞蒙茸而走陆梁。
齐总总以撙撙其相胶葛兮,猋骇云迅奋以方攘;

骈罗列布鳞以杂沓兮,柴虒参差鱼颉而鸟颃;【颃=目行,汉典有,但不能操作】
翕赫曶霍雾集蒙合兮,半散照烂璀粲以成章。

于是乘舆乃登
夫凤皇兮翳华芝,
六素虬兮驷苍螭,


蠖略蕤绥,漓虖幓纚。
帅尔阴闭,霅然阳开。

腾清霄而轶浮景兮,夫何旟旐郅偈之旖柅。
流星旄以电烛兮,咸翠盖而鸾旗。

敦万骑于中营兮,方玉车之千乘。
声駍隐以陆离兮,轻先疾雷而馺遗风。

陵高衍之嵱嵸兮,超纡谲之清澄。
登椽栾而羾天门兮,驰阊阖而入凌兢。
是时
未轃夫甘泉也,乃望通天之绎绎。duo
下阴潜以惨廪兮,上洪纷而相错。cuo

直峣峣以造天兮,厥高庆而不可虖疆度。duo
平原唐其坛曼兮,列新雉于林薄;bo

攒并闾与苃葀兮,
纷被丽其亡鄂。【葀鄂韵】

崇丘陵之駊騀兮,
深沟嵚岩而为谷。【騀谷韵】

往往离宫般以相烛兮,
封峦石关施靡虖延属。【烛属韵】

【往往(左辶+[上山+下王])(左辶+[上山+下王])汉典上有此字,但不能操作】
  
于是大厦云谲波诡,嶊嶉而成观,
仰挢首以高视兮,目冥眴而亡见。
正浏滥以弘惝兮,指东西之漫漫。
徒回回以徨徨兮,魂固眇眇而昏乱。

据軨轩而周流兮,忽軮轧而亡垠。
翠玉树之青葱兮,璧马犀之瞵斒。【左王右扁)音斒,汉典有此字,但不能操作。】
金人仡仡其承锺虡兮,嵌岩岩其龙鳞。
扬光曜之燎烛兮,乘景炎之炘炘。
配帝居之县圃兮,像泰壹之威神。
洪台掘其独出兮,挃北极之嶟嶟。【左扌右致)汉典有,但不能操作
列宿乃施于上荣兮,日月纔经于柍桭。

雷郁律而岩突兮,电倏忽于墙藩。
鬼魅不能自还兮,半长途而下颠,
历倒景而绝飞梁兮,浮蔑蠓而撇天。

左欃枪而右玄冥兮,前熛阙而后应门;
阴西海与幽都兮,涌醴汩以生川。
蛟龙连蜷于东厓兮,白虎敦圉虖昆仑。

览樛流于高光兮,溶方皇于西清。
前殿崔巍兮,和氏珑玲。
炕浮柱之飞榱兮,神莫莫而扶倾。
闶阆阆其寥廓兮,似紫宫之峥嵘。ving
骈交错而曼衍兮,妥辠隗乎其相婴。
乘云阁而上下兮,纷蒙笼以掍成。

【(左山右妥)音妥,(左山+右[上自+下辛])音辠。汉典有,但不能操作】

曳红采之流离兮,扬翠气之冤延。
袭琁室与倾宫兮,若登高妙远肃乎临渊。

回猋肆其砀骇兮,翍桂椒而郁栘杨。yong
香芬茀以穹隆兮,击薄栌而将荣。rong
芗呹肸以掍根兮,声駍隐而历锺。zong
排玉户而扬金铺兮,发兰惠与穹穷。qiong

惟弸彋其拂汨兮,稍暗暗而靓深。
阴阳清浊穆羽相和兮,若夔牙之调琴。

般倕弃其剞劂兮,王尔投其钩绳。
虽方征侨与偓佺兮,犹彷佛其若梦。

【于是事变物化,目骇耳回,盖天子穆然,珍台闲馆,琁题玉英。yeng
惟夫所以
澄心清魂,储精垂恩,en
感动天地,逆厘三神。sen
乃搜逑索耦,蟺蜎蠖濩之中。zeng
皋伊之徒,冠伦魁能。neng
函甘棠之惠,挟东征之意,相与齐虖阳灵之宫。geng】

靡薜荔而为席兮,折琼枝以为芳。
噏清云之流瑕兮,饮若木之露英。
集虖礼神之囿,登乎颂祇之堂。

建光耀之长旓兮,昭华覆之威威。
攀琁玑而下视兮,行游月虖三危。
陈众车于东坑兮,肆玉钛而下驰;
漂龙渊而还九垠兮,窥地底而上回。
风傱傱而扶辖兮,鸾凤纷其御蕤。
梁弱水之濎濴兮,蹑不周之逶蛇。
想西王母欣然而上寿兮,屏玉女而却虙妃。
玉女无所眺其清卢兮,虙妃曾不得施其峨眉。
方擥道德之精刚兮,侔神明与之为资。

于是钦祡宗祈,
燎熏皇天,招繇泰壹。
举洪颐,
树灵旗,
樵蒸焜上,配藜四施。
东烛沧海,西耀流沙。
北爌幽都,南炀丹厓。
玄瓒觩疁,秬鬯泔淡。【左角+右翏)音疁,汉典有,但不能操作】

肸蠁丰融,懿懿芬芬。
炎感黄龙,熛讹硕麟。

选巫咸兮叫帝阍,
开天庭兮延群神。

傧暗蔼兮降清坛,
瑞穰穰兮委如山。

于是
事毕功弘回车而归,
度三峦兮偈棠黎。
天阃决兮地垠开,
八荒协兮万国谐。

登长平兮雷鼓磕,
天声起兮勇士厉。
云飞扬兮雨滂沛,
于胥德兮丽万世。

乱曰:
崇崇圜丘,隆隐天兮。
登降峛崺,单埢垣兮。

增宫参差,骈嵯峨兮。
岭巆嶙峋,洞亡厓兮。

上天之縡,杳旭卉兮。
圣皇穆穆,信厥对兮。

徕祇郊禋,神所依兮,
徘佪招摇,灵迉迡兮。

辉光眩耀,隆厥福兮。
子子孙孙,长亡极兮。


原为
于是事变物化,目骇耳回,盖天子穆然,珍台闲馆,琁题玉英,蟺蜎蠖濩之中。惟夫所以澄心清魂,储精垂恩,感动天地,逆厘三神者。乃搜逑索耦。皋伊之徒,冠伦魁能,函甘棠之惠,挟东征之意,相与齐虖阳灵之宫。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6 19: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扬雄【长杨赋】

明年,上将大夸胡人以多禽兽。秋,命右扶风发民入南山,西自褒斜,东至弘农,南驱汉中,张罗罔置罘,捕熊罴豪猪虎豹狖玃狐兔麋鹿,载以槛车,输长杨射熊馆。以罔为周阹,纵禽兽其中,令胡人手搏之,自取其获,上亲临观焉。是时,农民不得收敛。雄从至射熊馆,还,上《长杨赋》,聊因笔墨之成文章,故藉翰林以为主人,子墨为客卿以凤。其辞曰:

子墨客卿问於:盖闻圣主之养民也,仁沾而恩洽,动不为身。

今年猎长杨,先命右扶风,左太华而右褒斜,
椓嶻嶭而为弋,纡南山以为罝,
罗千乘於林莽,列万骑於山隅,
帅军踤阹,锡戎获胡。
扼熊罴,拖豪猪。
木雍枪累,以为储胥。

此天下之穷览极观也。虽然,亦颇扰於农民。三旬有馀,其廑至矣,而功不图,恐不识者,外之则以为娱乐之游,内之则不以为乾豆之事,岂为民乎哉!且人君以玄默为神,澹泊为德,今乐远出以露威灵,数摇动以罢车甲,本非人主之急务也,蒙窃惑焉。

翰林主人曰:「吁,谓之兹邪!若客,所谓知其一未睹其二,见其外不识其内者也,仆尝倦谈,不能一二其详,请略举其凡,而客自览其切焉。」

客曰:唯,唯。

主人曰:昔有强秦,封豕其士,窫窳其民,凿齿之徒相与摩牙而争之,豪俊麋沸云扰,群黎为之不康。
於是上帝眷顾高祖,高祖奉命,顺斗极,运天关,横钜海,票昆仑,提剑而叱之,所麾城摲邑,下将降旗,一日之战,不可殚记。

当此之勤,头蓬不暇梳,饥不及餐,
鞮鍪生虮虱,介胄被沾汗,
以为万姓请命乎皇天。
乃展民之所诎,振民之所乏,规亿载,恢帝业,七年之间而天下密如也。

逮至圣文,随风乘流,方垂意於至宁,躬服节俭,绨衣不敝,革鞜不穿,大夏不居,木器无文。
於是后宫贱玳瑁而疏珠玑;却翡翠之饰,除雕瑑之巧;恶丽靡而不近,斥芳芬而不御;抑止丝竹晏衍之乐,憎闻郑卫幼眇之声。是以玉衡正而太阶平也。

其后
熏鬻作虐,东夷横畔,
羌戎睚眦,闽越相乱,
遐萌为之不安,
中国蒙被其难。

於是
圣武勃怒,
爰整其旅,

乃命骠卫,
汾沄沸渭,云合电发,
猋腾波流,机骇蜂轶,

疾如奔星,
击如震霆,

砰轒辒,破穹庐,
脑沙幕,髓余吾。

遂猎乎王廷。驱橐驼,烧熐蠡,分梨单於,磔裂属国,夷坑谷,拔卤莽,刊山石,蹂尸舆厮,系累老弱,兖鋋瘢耆、金镞淫夷者数十万人。皆稽颡树颔,扶服蛾伏,二十馀年矣,尚不敢惕息。


天兵四临,幽都先加,
回戈邪指,南越相夷,
靡节西征,羌僰东驰。

是以遐方疏俗殊邻绝党之域,自上仁所不化,茂德所不绥,莫不蹻足抗手,请献厥珍,使海内澹然,永亡边城之灾,金革之患。


朝廷纯仁,遵道显义。
并包书林,圣风云靡。

英华沉浮,洋溢八区。
普天所覆,莫不沾濡。

士有不谈王道者,
则樵夫笑之。

故意者以为事罔隆而不杀,物靡盛而不亏,
故平不肆险,安不忘危。

乃时以有年出兵,整舆竦戎,振师五柞,习马长杨,简力狡兽,校武票禽。
乃萃然登南山,瞰乌弋,
西厌月窟,东震日域。

又恐后世迷於一时之事,常以此取国家之大务,
淫荒田猎,陵夷而不御也。

是以车不安轫,日未靡旃,
从者仿佛,髋属而还;

亦所以奉太宗之烈,遵文武之度,
复三王之田,反五帝之虞;

使农不辍耰,工不下机,
婚姻以时,男女莫违;

出恺弟,行简易,
矜劬劳,休力役;

见百年,存孤弱,
帅与之同苦乐。

然后陈钟鼓之乐,鸣鞀磬之和,建碣磍之虡,
拮隔鸣球,掉八列之舞;
酌允铄,肴乐胥,
听庙中之雍雍,受神人之福祜;
歌投颂,吹合雅。

其勤若此,故真神之所劳也。
方将俟元符,以禅梁甫之基,增泰山之高,
延光於将来,比荣乎往号,

岂徒欲淫览浮观,驰骋秔稻之地,周流梨栗之林,蹂践刍荛,夸诩众庶,盛狖玃之收,多麋鹿之获哉!
且盲不见咫尺,而离娄烛千里之隅;
客徒爱胡人之获我禽兽,曾不知我亦已获其王侯。」

  言未卒,墨客降席再拜稽首曰:「大哉体乎!允非小人之所能及也。乃今日发矇,廓然已昭矣!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7 13: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8-27 14:02 编辑

司马相如【子虚赋】
楚使子虚于齐,王悉发车骑与使者出畋。畋罢,子虚过姹乌有先生,亡是公存焉。坐安,乌有先生问曰:“今日畋,乐乎?”子虚曰:“乐。”“获多乎?”曰:“少”。“然则何乐?”对曰:“仆乐齐王之欲夸仆以车骑之众,而仆对云梦之事也。”曰:“可得闻乎?”子虚曰:“可”。

王车架千乘,选徒万骑,畋于海滨。bien
列卒满泽,罘网弥山。shen
掩兔辚鹿,射麋脚麟。len
鹜于盐浦,割鲜染轮。luen
射中获多,矜而自功。gen

顾谓仆曰:‘楚亦有平原广泽游猎之地,饶乐若此者乎?楚王之猎,孰与寡人乎?’仆下车对曰:‘臣楚国之鄙人也。幸得宿卫,十有余年,时从出游,游于后园,览于有无,然犹未能遍睹也,又焉足以方其外泽乎?’齐王曰:‘虽然,略以子之所闻见而言之。’仆对曰:‘唯唯’。

臣闻楚有七泽,尝见其一,未睹其余也。臣之所见,盖特其小小者耳,名曰云梦。云梦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其山则
盘纡岪郁,
隆崇嵂崒。

岑崟参差,
日月蔽亏。

交错纠纷,
上干青云。

罢池陂陀,
下属江河。
其土则
丹青赭垩,口口口口。
雌黄白坿,锡碧金银。
众色炫耀,照烂龙鳞。

其石则
赤玉玫瑰,琳珉昆吾,
瑊玏玄厉,碝石碔砆。

其乐则有蕙圃:
蘅兰芷若,芎藭菖浦,
江蓠蘼芜,诸柘巴苴。

其南侧有平原广泽:
登降陁靡,案衍坛曼,
缘似大江,限以巫山;

其高燥则生葳菥苞荔,薛莎青薠 ;
其埤湿则生
藏茛蒹葭,东蔷雕胡。
莲藕觚卢,菴闾轩于。
众物居之,不可胜图。

其西则有
涌泉清池,
激水推移。

外发芙蓉菱华,
内隐钜石白沙;

其中则有神龟蛟鼍,玳瑁鳖鼋 。

其北则有
阴林巨树,楩枏豫章,
桂椒木兰,檗离朱杨,
樝梨梬栗,橘柚芬芳;

其上则有鹓鶵孔弯,腾远射干;
其下则有白虎玄豹,曼蜓貙犴。

于是乎乃使专诸之伦,手格此兽。
楚王乃
驾驯驳之驷,乘雕玉之舆。
靡鱼须之桡旃,口口口之口口。
曳明月之珠旗,建于将之雄戟。
左乌号之雕弓,右夏服之劲箭。

阳子骖乘,纤阿为御,
即陵狡兽,案节未舒。

蹴蛩蛩,辚距虚。
轶野马,惠陶余。

乘遗风,射游骐。
倏目倩利,雷动猋至,
口口口口,星流霆击,
弓不虚发,中心决眦。
洞胸达掖,绝乎心系。
获若雨兽,把草蔽地。

于是楚王乃
弭节徘徊,翱翔容与,
览乎阴林,观壮士之暴怒,与猛兽之恐惧。

徼郄受诎,殚睹众兽之变态。

于是郑女曼姬,被阿锡,垂雾縠,杂纤罗,揄紵缟。
襞积褰绉,垂专利号 。
郁桡溪谷。扬施戌削。
纷纷排排,蜚襳垂髾 。


扶舆猗靡,翕呷萃蔡;
下靡兰蕙,上指羽盖;

缪绕玉绥,错翡翠之威蕤。
眇眇忽忽,若神仙之仿佛。

于是乃相与獠于蕙圃,媻姗勃窣,上乎金提。
掩翡翠,射鵔鸃。【鵔鸃,有作鹱义】
微矰出,孅缴施。【矰,有作曾】

弋白鹄,加鸟鹅,
双仓下,玄鹤加。

怠而后发,游于清池。

浮文益,扬旌世,
张翠帷,建羽盖。
罔玳瑁,钓紫贝。【贝,有作见】
从金鼓,吹鸣籁。
榜人歌,声流喝。
水虫骇,波鸿沸。
涌泉起,奔扬会。
田石相击,礚。
若雷霆之声,闻平数百里之外。
将息獠者,击灵鼓,起烽燧,
车按行,骑就隊。【隊,有作从】
丽乎淫淫,般乎裔裔。

于是楚王乃登云阳之台,怕乎无为,憺乎自持,勺药之和具,而后御之。不若大王终日驰骋,曾不下舆,脟割轮焠,自以为娱。臣窃观之,齐殆不如。于是齐王无以应仆也。【脟割轮焠,有作月割轮粹】

乌有先生曰:是何言之过也!足下不远千里,来贶剂国:【剂有作:齐】
王悉发境内之士,备车骑之众,与使者出畋,乃欲戮力致获,以娱左右,何名为夸哉?问楚也之有无者,愿闻大国之风烈,先生之余论也。今足下不称楚王之德厚,而盛推云梦以为高,奢言淫乐,而显侈靡,窃为足下不取也。必若所言,固非楚国之美也;无而言之,是害足下之信也。彰君恶,伤私义,二者无一可,而先生行之,必且轻于齐而累于楚矣!且齐东者钜海,南有琅邪,
观乎成山,射乎之罘,
浮渤澥,游孟诸。【澥,有作解】

邪与肃慎为邻 ,右以汤谷为界 。g@i
秋田乎青丘 ,旁徨乎海外,wai
吞若云梦者八九于其胸中,曾不蒂芥。gai

若乃
俶傥瑰玮,异方殊类,
珍怪鸟兽,万端鳞卒,

充物其中,不可胜记,
禹不能名,契不能计。【契,有作卨,离
然在诸侯之位,不敢言游戏之乐,苑囿之大;先生又见客,是以王辞不复,何为无以应哉?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8 10: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汉冯衍【显志赋】冯子以为夫人之德,不碌碌如玉,落落如石。
风兴云蒸,一龙一蛇,
与道翱翔,与时变化,
夫岂守一节哉?
用之则行,舍之则臧,
进退无主,屈申无常。
故曰:“有法无法,因时为业,有度无度,与物趣舍。”常务道德之实,而不求当世之名,阔略杪小之礼,荡佚人间之事。正身直行,恬然肆志。顾尝好俶傥之策,时莫能听用其谋,喟然长叹,自伤不遭。久栖迟于小官,不得舒其所怀。抑心折节,意凄情悲。夫伐冰之家,不利鸡豚之息;委积之臣,不操市井之利。况历位食禄二十余年,而财产益狭,居处益贫。惟夫君子之仕,行其道也。虑时务者不能兴其德,为身求者不能成其功。去而归家,复羁旅于州郡,身愈据职,家弥穷困,卒离饥寒之灾,有丧元子之祸。先将军葬渭陵,哀帝之崩也,营之以为园。于是以新丰之东,鸿门之上,寿安之中,地埶高敞,四通广大。南望郦山,北属泾渭,东瞰河华、龙门之阳,三晋之路,西顾鄷鄗、周秦之丘,客观之墟,通视千里,览见旧都,遂定茔焉。退而幽居,盖忠臣过故墟而歔欷,孝子入旧室而哀叹。每念祖考,着盛德于前,垂鸿烈于后。遭时之祸,坟墓芜秽,春秋蒸尝,昭穆无列。年衰岁暮,悼无成功,将西田牧肥饶之野,殖生产,修孝道,营宗庙,广祭祀。然后阖门讲习道德,观览乎孔老之论,庶几乎松乔之福。上陇阪,陟高冈,游精宇宙,流目八纮。历观九州岛岛山川之体,追览上古得失之风。愍道陵迟,伤德分崩。夫睹其终必原其始,故存其人而咏其道。疆理九野,经营五山,眇然有思陵云之意。乃作赋自厉,命其篇曰《显志》。显志者,言光明风化之情,昭章玄妙之思也。其辞曰:

开岁发春兮,百卉含英。
甲子之朝兮,汩吾西征。

发轫新丰兮,裴回镐京。
陵飞廉而太息兮,登平阳而怀伤。

悲时俗之险阨兮,哀好恶之无常。
弃衡石而意量兮,随风波而飞扬。

纷纶流于权利兮,亲雷同而妒异;
独耿介而慕古兮,岂时人之所憙?

沮先圣之成论兮,藐名贤之高风,【藐,(上[左豸+右页]+下心)miao字有,发不上】
忽道德之珍丽兮,务富贵之乐耽。

遵大路而裴回兮,履孔德之窈冥;
固众夫之所眩兮,孰能观于无形?

行劲直以离尤兮,羌前人之所有;
内自省而不惭兮,遂定志而弗改。

欣吾党之唐虞兮,愍吾生之愁勤;
聊发愤而扬情兮,将以荡夫忧心。

往者不可攀援兮,来者不可与期;
病没世之不称兮,愿横逝而无由。

陟雍畤而消摇兮,超略阳而不反。
念人生之不再兮,悲六亲之日远。

陟九嵕而临礀兮,听泾渭之波声。【礀代(上山+下戋)】
顾鸿门而歔欷兮,哀吾孤之早零。

何天命之不纯兮,信吾罪之所生;
伤诚善之无辜兮,齐此恨而入冥。

嗟我思之不远兮,岂败事之可悔?
虽九死而不眠兮,恐余殃之有再。

泪汍澜而雨集兮,气滂浡而云披;
心怫郁而纡结兮,意沈抑而内悲。

瞰太行之嵯峨兮,观壶口之峥嵘;
悼丘墓之芜秽兮,恨昭穆之不荣。

岁忽忽而日迈兮,寿冉冉其不与;
耻功业之无成兮,赴原野而穷处。

昔伊尹之干汤兮,七十说而乃信;
皋陶钓于靁泽兮,赖虞舜而后亲。

无二士之遭遇兮,抱忠贞而莫达;
率妻子而耕耘兮,委厥美而不伐。

韩庐抑而不纵兮,骐骥绊而不试;
独慷慨而远览兮,非庸庸之所识。

卑卫赐之阜货兮,高颜回之所慕;
重祖考之洪烈兮,故收功于此路。

循四时之代谢兮,分五土之刑德;
相林麓之所产兮,尝水泉之所殖。

修神农之本业兮,采轩辕之奇策;
追周弃之遗教兮,轶范蠡之绝迹。

陟陇山以隃望兮,眇然览于八荒;
风波飘其并兴兮,情惆怅而增伤。

览河华之泱漭兮,望秦晋之故国。
愤冯亭之不遂兮,愠去疾之遭惑。

流山岳而周览兮,徇碣石与洞庭;
浮江河而入海兮,泝淮济而上征。

瞻燕齐之旧居兮,历宋楚之名都;
哀羣后之不祀兮,痛列国之为墟。

驰中夏而升降兮,路纡轸而多艰;
讲圣哲之通论兮,心愊忆而纷纭。

惟天路之同轨兮,或帝王之异政;
尧舜焕其荡荡兮,禹承平而革命。

并日夜而幽思兮,终悇憛而洞疑;
高阳藐其超远兮,世孰可以论兹?【同藐,上[左豸+右页]+下心)有此字,发不上】

讯夏启于甘泽兮,伤帝典之始倾;
颂成康之载德兮,咏南风之歌声。

思唐虞之晏晏兮,揖稷契与为朋;
苗裔纷其条畅兮,至汤武而勃兴。

昔三后之纯粹兮,每季世而穷祸;
吊夏桀于南巢兮,哭殷纣于牧野。

诏伊尹于亳郊兮,享吕望于鄷州,
功与日月齐光兮,名与三王争流。

杨朱号乎衢路兮,墨子泣乎白丝;
知渐染之易性兮,怨造作之弗思。

美关雎之识微兮,愍王道之将崩;
拔周唐之盛德兮,捃桓文之谲功。

忿战国之遘祸兮,憎权臣之擅强;
黜楚子于南郢兮,执赵武于溴梁。

善忠信之救时兮,恶诈谋之妄作;
聘申叔于陈蔡兮,禽荀息于虞虢。

诛犁锄之介圣兮,讨臧仓之愬知;
僎子反于彭城兮,爵管仲于夷仪。【僎,(左女+右巽)有此字,发不上】

疾兵革之寖滋兮,苦攻伐之萌生,
沈孙武于五湖兮,斩白起于长平。

恶丛巧之乱世兮,毒纵横之败俗;
流苏秦于洹水兮,幽张仪于鬼谷。

澄德化之陵迟兮,烈刑罚之峭峻;
燔商鞅之法术兮,烧韩非之说论。

诮始皇之跋扈兮,投李斯于四裔;
灭先王之法则兮,祸寖淫而弘大。

援前圣以制中兮,矫二主之骄奢;
馌女齐于绛台兮,飨椒举于章华。

摛道德之光耀兮,匡衰世之眇风;
裦宋襄于泓谷兮,表季札于延陵。

摭仁智之英华兮,激乱国之末流。
观郑侨于溱洧兮,访晏婴于营丘。

日曀曀其将暮兮,独于邑而烦惑;
夫何九州岛岛之博大兮,迷不知路之南北。

驷素虬而驰骋兮,乘翠云而相佯。
就伯夷而折中兮,得务光而愈明。

欸子高于中野兮,遇伯成而定虑;
钦真人之德美兮,淹踌躇而弗去。

意斟愖而不澹兮,俟回风而容与;
求善卷之所存兮,遇许由于负黍。

轫吾车于箕阳兮,秣吾马于颍浒。
闻至言而晓领兮,还吾反乎故宇。

览天地之幽奥兮,统万物之维纲。
究阴阳之变化兮,昭五德之精光。

跃青龙于沧海兮,豢白虎于金山。
凿岩石而为室兮,托高阳以养仙。

神雀翔于鸿崖兮,玄武潜于婴冥。
伏朱楼而四望兮,采三秀之华英。

篡前修之夸节兮,曜往昔之光勋,
披绮季之丽服兮,扬屈原之灵芬。

高吾冠之岌岌兮,长吾佩之洋洋;
饮六醴之清液兮,食五芝之茂英。

揵六枳而为篱兮,筑蕙若而为室;
播兰芷于中庭兮,列杜衡于外术。

攒射干杂蘼芜兮,构木兰与新夷;
光扈扈而炀耀兮,纷郁郁而畅美;

华芳晔其发越兮,时恍忽而莫贵;
非惜身之埳轲兮,怜众美之憔悴。

游精神于大宅兮,抗玄妙之常操;
处清静以养志兮,实吾心之所乐。

山峨峨而造天兮,林冥冥而畅茂;
峦回翔索其羣兮,鹿哀鸣而求其友。

诵古今以散思兮,览圣贤以自镇。
嘉孔丘之知命兮,大老聃之贵玄。

德与道其孰寳兮,名与身其孰亲。
陂山谷而闲处兮,守寂寞而存神。
夫庄周之钓鱼兮,辞卿相之显位。
于陵子之灌园兮,似至人之髣髴。

盖隐约而得道兮,羌穷悟而入术;
离尘垢之窈冥兮,配乔松之妙节。

惟吾志之所庶兮,固与俗其不同。
既俶傥而高引兮,愿观其从容。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8 11: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傅毅【舞赋】
楚襄王既游云梦,使宋玉赋高唐之事,将置酒宴饮,谓宋玉曰:“寡人欲觞羣臣,何以娱之?”玉曰:“臣闻歌以咏言,舞以尽意,是以论其诗不如听其声,听其声不如察其形。《激楚》《结风》《阳阿》之舞,材人之穷观,天下之至妙。噫!可以进乎?”王曰:“如其郑何?”玉曰:“小大殊用,郑雅异宜。弛张之度,圣哲所施。是以《乐》记干戚之容,《雅》美蹲蹲之舞,《礼》设三爵之制,《颂》有醉归之歌。夫《咸池》《六英》,所以陈清庙、协神人也;郑卫之乐,所以娱密坐、接欢欣也。余日怡荡,非以风民也,其何害哉?”王曰:“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

夫何皎皎之闲夜兮,明月烂以施光。
朱火晔其延起兮,耀华屋而熺洞房。
黼帐祛而结组兮,铺首炳以焜煌。
陈茵席而设坐兮,溢金罍而列玉觞。
腾觚爵之斟酌兮,漫既醉其乐康。
严颜和而怡怿兮,幽情形而外扬。
文人不能怀其藻兮,武毅不能隐其刚。
简隋跳踃,般纷挐兮。【同拿na,读nang】
渊塞沉荡,改恒常兮。

于是
郑女出进,二八徐侍。
姣服极丽,姁媮致态。

貌嫽妙以妖蛊兮,红颜晔其扬华。
眉连娟以增绕兮,目流睇而横波。
珠翠的砾而照耀兮,华袿飞髾而杂纤罗。

顾形影,自整装。
顺微风,挥若芳。
动朱唇,纡清阳。
亢音高歌,为乐之方。

歌曰:
摅予意以弘观兮,绎精灵之所束。
弛紧急之弦张兮,慢末事之骩曲。
舒恢炱之广度兮,阔细体之苛缛。
嘉关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局促。
启泰贞之否隔兮,超遗物而度俗。
扬激徵,骋清角,
赞舞操,奏均曲。

形态和,神意协,
从容得,志不劫。

于是
蹑节鼓陈,舒意自广。
游心无垠,远思长想。
其始兴也,
若俯若仰,若来若往。
雍容惆怅,不可为象。
其少进也,
若翔若行,若竦若倾,
兀动赴度,指顾应声,
罗衣从风,长袖交横。
骆驿飞散,飒擖合并。
鶣翲燕居,拉搨鹄惊。【翲:[票鸟]。[扌沓],同搨。字有,发不上】
绰约闲靡,机迅体轻。
姿绝伦之妙态,怀悫素之洁清。
修仪操以显志兮,独驰思乎杳冥。

在山峨峨,在水汤汤,tang
与志迁化,容不虚生。shang【此处不读sheng。
明诗表指,喟息激昂。ang
气若浮云,志若秋霜。shuang
观者增叹,诸工莫当。dang

于是
合场递进,按次而俟。
埒材角妙,夸容乃理。
轶态横出,瑰姿谲起。
眄般鼓则腾清眸,吐哇咬则发皓齿。
摘齐行列,经营切儗。
彷佛神动,回翔竦峙。
击不致策,蹈不顿趾。
翼尔悠往,暗复辍已。

及至
回身还入,迫于急节,
浮腾累跪,跗蹋摩跌。

纡形赴远,漼似摧折。
纤弛蛾飞,纷猋若绝。

超逾鸟集,纵弛殟殁。【逾:走俞。】
委蛇姌袅,云转飘曶。

体如游龙,袖如素霓。
黎收而拜,曲度究毕。

迁延微笑,退复次列。
观者称丽,莫不怡悦。

于是
欢洽宴夜,命遣诸客。
扰攘就驾,仆夫正策。
车骑并狎,巃嵸逼迫。
良骏逸足,跄捍陵越。
龙骧横举,扬镳飞沫。
马材不同,各相倾夺。
或有
逾埃赴辙,霆骇电灭,
跖地远群,暗跳独绝。
或有
宛足郁怒,盘桓不发,
后往先至,遂为逐末。
或有
矜容爱仪,洋洋习习,
迟速承意,控御缓急。
车音若雷,骛骤相及。
骆漠而归,云散城邑。
天王燕胥,乐而不泆。
娱神遗老,永年之术。
优哉游哉,聊以永日。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8 17: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尤【函谷关赋】
李尤【函谷关赋】网文
惟皇汉之休烈兮,包八极以据中。混无外之荡荡兮,惟唐典之极崇。万国喜而洞洽兮,何天衢以流通。襟要约之险固兮,制关楗以擒非。其南则有苍梧荔浦,离水谢沭,汇浦零中,以穷海陆。于北则有萧居天井,壶口石陉,贯越代朔,以临胡庭。缘边邪指,阳会玉门,凌测龙堆,或置以。于西则有随陇武夷,白水江零中沔汉阻曲,路由山泉。奋水辽溢,连氵络是经,尔乃周览以泛观兮,历众关以游目。惟夸阔之显丽兮,羌莫盛乎函谷。施雕砻以作好,建峻敞之坚重。殊中外以隔别,翼巍巍之高崇。命尉臣以执钥,统群类之所从。严固守之猛厉,操戈钺而产为聪。蕃镇造而惕息,侯伯过而震忡。惟函谷之初设险,前有姬之苗流。嘉尹喜之望气,知真人之西游。爰物色以庶道,为著书而肯留。自这东迁,秦虎视乎中州文驰齐而惧追,谲鸡鸣于狗偷。睢背魏而西逝,托衾衣以免搜。大汉承弊以建德,革厥旧而运修准令宜以就制,因兹势以立基。盖可以诘非司邪,括执喉咽。季末荒戍,堕阙有年。天闵群黎,命我圣君。稽符皇乾,孔适河文。中兴再受,二祖同勋。永平承绪,钦明奉循。上罗三关,下列九门。会万国之玉帛,徕百蛮之贡琛。冠盖纷其云合,车马动而雷奔。察言服以有讥,捐传而勿论。于以廓襟度于神圣,法易简于乾坤。

整理
惟皇汉之休烈兮,包八极以据中。
混无外之荡荡兮,惟唐典之极崇。
万国喜而洞洽兮,何天衢以流通。
襟要约之险固兮,制关楗以擒纵。【非字不韵,讹。有作并bong】

其南则有
苍梧荔浦,离水谢沭,
汇浦零中,以穷海陆。

于北则有
萧居天井,壶口石陉,
贯越代朔,以临胡庭。

【于东则有】
缘边邪指,阳会玉门,
凌测龙堆,或置以    。【缺字,有作:或置以西】

于西则有
随陇武夷,白水江零。
奋水辽溢,连落是经。

于中则有
沔汉阻曲,路由山泉。
诘非司邪,括执喉咽。


乃周览以泛观兮,历众关以游目。
惟夸阔之显丽兮,羌莫盛乎函谷。

施雕砻以作好,建峻敞之坚重。
殊中外以隔别,翼巍巍之高崇。
命尉臣以执钥,统群类之所从。
严固守之猛厉,操戈钺而普聪。
蕃镇造而惕息,侯伯过而震忡。

函谷之初设险,前有姬之苗流。
嘉尹喜之望气,知真人之西游。
爰物色以庶道,为著书而肯留。
自周轍之东迁,秦虎视乎中州。【自这东迁】
文驰齐而惧追,谲鸡鸣于狗偷。
睢背魏而西逝,托衾衣以免搜。
大汉承弊以建德,革厥旧而运修。

准令宜以就制,
因兹势以立基。

盖可以
季末荒戍,堕阙有年。
天闵群黎,命我圣君。

稽符皇乾,孔适河文。
中兴再受,二祖同勋。

永平承绪,钦明奉循。
上罗三关,下列九门。

会万国之玉帛,徕百蛮之贡琛。
冠盖纷其云合,车马动而雷奔。

察言服以有讥,捐口传而勿论。【口缺字】
于以廓襟度于神圣,法易简于乾坤。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8 19: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融【长笛赋】
融既博览典雅,精核数术,又性好音,能鼓琴吹笛,而为督邮,无留事,独卧郿平阳邬中。有雒客舍逆旅,吹笛为气出精列相和。融去京师,逾年,蹔闻,甚悲而乐之。追慕王子渊枚乘刘伯康傅武仲等箫琴笙颂,唯笛独无,故聊复备数,作长笛赋。其辞曰:
惟籦笼之奇生兮,于终南之阴崖。
托九成之孤岑兮,临万仞之石磎。
特箭槁而茎立兮,独聆风于极危。
秋潦漱其下趾兮,冬雪揣封乎其枝。
巅根跱之刖兮,感回飇而将颓。
夫其面旁则
重巘增石,简积頵砡。
兀口口狋,倾昃倚伏。
庨窌巧老,港洞坑谷。
嶰壑澮碓,陷窞巖復。【碓,山兑。復,穴復。搜狗有发不上】
运裛窏洝,冈连岭属。
林箫蔓荆,森槮柞朴。
于是
山水猥至,渟涔障溃。
顄淡滂流,碓投瀺穴。
争湍苹萦,汩活澎濞。
波澜鳞沦,窊隆诡戾。
瀥瀑喷沫,奔遯砀突。
摇演其山,动杌其根者,岁五六而至焉。
是以
间介无蹊,人迹罕到。
猿蜼昼吟,鼯鼠夜叫。
寒熊振颔,特麚昏髟。
山鸡晨群,壄雉晁雊。
求偶鸣子,悲号长啸。
由衍识道,噍噍欢噪。

经涉其左右,哤聒其前后者,无昼夜而息焉。
夫固危殆险巇之所迫也,众哀集悲之所积也。
故其应清风也,
纤末奋蕱,铮鐄謍嗃。
絙瑟促柱,号锺高调。
于是
放臣逐子,弃妻离友。
彭胥伯奇,哀姜孝己。
攒乎下风,收精注耳。
靁叹颓息,掐膺摽擗。

泣血泫流,交横而下。
通旦忘寐,不能自御。
于是乃使鲁般宋翟:
构云梯,抗浮柱。
蹉纤根,跋蔑缕。
膺陗阤,腹陉阻。
逮乎其上,匍匐伐取。
挑截本末,规摹彠矩。
夔襄比律,子壄协吕。
十二毕具,黄锺为主。

挢揉斤械,剸掞度拟。
鏓硐隤坠,程表朱里。
定名曰笛,以观贤士。
陈于东阶,八音俱起。
食举雍彻,劝侑君子。

然后退理乎黄门之高廊。
重丘宋灌,名师郭张。
工人巧士,肄业修声。shang

于是游闲公子,暇豫王孙,心乐五声之和,耳比八音之调,乃相与集乎其庭。
详观夫曲胤之
繁会丛杂,何其富也。
纷葩烂漫,诚可喜也。
波散广衍,实可异也。
牚距劫遌,又足怪也。

啾咋嘈啐似华羽兮,绞灼激以转切。
震郁怫以凭怒兮,耾砀骇以奋肆。
气喷勃以布覆兮,乍跱跖以狼戾。
靁叩锻之岌峇兮,正浏溧以风冽。
薄凑会而凌节兮,驰趣期而赴踬。
尔乃听声类形,
状似流水,又象飞鸿。
泛滥溥漠,浩浩洋洋。
长矕远引,旋复回皇。
充屈郁律,瞋菌碨抰。
酆琅磊落,骈田磅唐。
取予时适,去就有方。
洪杀衰序,希数必当。
微风纤妙,若存若亡。
荩滞抗绝,中息更装。
奄忽灭没,晔然复扬。
或乃
聊虑固护,专美擅工。
漂凌丝簧,覆冒鼓锺。
或乃
植持縼纆,佁儗宽容。
箫管备举,金石并隆。
无相夺伦,以宣八风。
律吕既和,哀声五降。
曲终阕尽,馀弦更兴。xong
繁手累发,密栉叠重。
踾踧攒仄,蜂聚蚁同。
众音猥积,以送厥终。

然后少息蹔怠,杂弄间奏:
易听骇耳,有所摇演。
安翔骀荡,从容阐缓。
惆怅怨怼,窪窳圔填。
聿皇求索,乍近乍远。
临危自放,若颓复反。
蚡縕翻纡,緸冤蜿蟮。
笢笏抑隐,行入诸变。
绞概汨湟,五音代转。
挼拏捘臧,递相乘邅。
反商下徵,每各异善。

故聆曲引者,观法于节奏,察变于句投,以知礼制之不可逾越焉。听簉弄者,遥思于古昔,虞志于怛惕,以知长戚之不能闲居焉。
故论记其义,协比其象:
旁徨纵肆,旷瀁敞罔,老庄之概也。
温直扰毅,孔孟之方也。
激朗清厉,随光之介也。
牢剌拂戾,诸贲之气也。
节解句断,管商之制也。
条决缤纷,申韩之察也。
繁缛骆驿,范蔡之说也。
剺栎铫畵,晳龙之惠也。

上拟法于韶箾南龠,
中取度于白雪渌水,
下采制于延露巴人。
是以
尊卑都鄙,贤愚勇惧。
熊经鸟申,鸱视狼顾。
闻之者莫不张耳鹿骇。

鱼鼈禽兽,拊噪踊跃。
各得其齐,人盈所欲。
皆反中和,以美风俗。
屈平适乐国,介推还受禄。
澹台载尸归,皋鱼节其哭。
长万辍逆谋,渠弥不复恶。
蒯聩能退敌,不占成节鄂。
王公保其位,隐处安林薄。
宦夫乐其业,士子世其宅。
鱏鱼喁于水裔,仰驷马而舞玄鹤。
于时也,
绵驹吞声,伯牙毁弦。
瓠巴聑柱,磬襄弛悬。
留视瞠眙,累称屡赞。
失容坠席,搏拊雷拚。
僬眇睢维,涕洟流漫。
是故可以
通灵感物,写神喻意。
致诚效志,率作兴事。
溉盥污濊,澡雪垢滓。

神农造瑟,庖羲作琴。
女娲制簧,暴辛为埙。
倕之和钟,叔之离磬。

铄金砻石,华睆切错。
丸挻雕琢,刻镂钻笮。

穷妙极巧,旷以日月。然后成器,其音如彼。唯笛因其天姿,不变其材。伐而吹之,其声如此。盖亦简易之义,贤人之业也。若然,六器者,犹以二皇圣哲黈益。况笛生乎大汉,而学者不识其可以裨助盛美,忽而不赞,悲夫!

有庶士丘仲言其所由出,而不知其弘妙。其辞曰:

近世双笛从羌起,
羌人伐竹未及已。
龙鸣水中不见己,
截竹吹之声相似。
剡其上孔通洞之,裁以当簻便易持。
易京君明识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
君明所加孔后出,是谓商声五音毕。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9 08: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朝,周,庾信【伤心赋】
餘五福無征,三靈有譴,至於繼體,多從夭折。二男一女,並得勝衣,金陵喪亂,相守亡歿。羈旅關河,倏然白首,苗而不秀,頻有所悲。一女成人,一外孫孩稚,奄然玄壤,何痛如之。既傷即事,追悼前亡,唯覺傷心,遂以《傷心》為賦。

  若夫入室生光,非複企及,夾河為郡,前途逾遠。婕妤有自傷之賦,楊雄有哀祭之文,王正長有北郭之悲,謝安石有東山之恨,豈期然矣。至若曹子建、王仲宣、傅長虞、應德連,劉滔之母,任延之親,書翰傷切,文詞哀痛,千悲萬恨,何可勝言?龍門之桐,其枝憶折;卷施之草,其心實傷。嗚呼哀哉。賦曰:

悲哉秋氣,搖落變衰。
魂兮遠矣,何去何依。
望思無望,歸來不歸。
未達東門之意,空懼西河之譏。

在昔金陵,天下喪亂,
五室板蕩,生民塗炭。
兄弟則五郡分張,父子則三州離散。
地鼎沸于袁曹,人豺狼于楚漢。
或有擁樹罹災,藏衣遭難,
未設桑弧,先空柘館。

人惟一丘,亭遂千秋,
邊韶永恨,孫楚長愁。
張壯武之心疾,羊南城之淚流。

痛斯繼體,尋茲世載。
天道斯慈,人倫此愛。
膝下龍摧,掌中珠碎。
芝在室而先枯,蘭生庭而蚤刈。

命之修短,哀哉已滿。
鶴聲孤絕,猿吟腸斷。
嬴博之間,路似新安。
藤緘轊櫝,枿掩虞棺。
不封不樹,惟棘惟欒。
天慘慘而無色,雲蒼蒼而正寒。
況乃
流寓秦川,飄搖播遷,
從宦非宦,歸田不田。
對玉關而羈旅,坐長河而暮年。
已觸目于萬恨,更傷心於九泉。

至如三虎二龍,三珠兩鳳,
並有山澤之靈,各入熊罷之夢。
望隴首而不歸,出都門而長送,
對寶碗而痛心,撫玄經而流慟。

石華空服,犀角虛篸。【有作幀】
風無少女,草不宜男。
烏毛徒覆,獸乳空含。

震為長男之宮,巽為長女之位。
在我生年,先凋此地。
人生幾何,百憂俱至。

二王奉佛,二郗奉道。
必至有期,何能相保?
淒其零露,瘋焉秋草。

去矣黎民,哀哉仲仁。
冀羊祜之前識,期張衡之後身。
一朝風燭,萬古埃塵。
丘陵兮何忍,能留兮幾人。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9 16: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晉·夏侯湛
西晉·夏侯湛《宜男花賦》
淑大邦之奇草兮,應百則之休祥。
稟至真之靈氣兮,顯嘉名以自彰。
冠眾卉之挺生兮,承木德於少陽。
體柔性剛,蕙結蘭芳。

結纖根以立本兮,靈渥液於青雲。
順陰陽於滋茂兮,笑含章之有文。

遠而望之若丹霞照青天,
近而觀之若芙蓉鑒綠泉。

萋萋翠葉,灼灼朱華。
曄若珠玉之樹,煥若景宿之羅。

充後紀之盛飾兮,登紫微之內庭。
囬日月之暉光兮,隨天運以虚盈。【囬日月之暉光兮,隨天運以盈虚,虚不韵】

【夜听笳】赋

越鳥戀乎南枝,胡馬懷夫朔風。
惟人情之有思,乃否滯而發中。

南閭兮拊掌,北閻兮鳴笳;gu
鳴笳兮協節,分唱兮相和;wu

相和兮哀諧,慘激暢兮清哀。
秦烽燧之初驚,展從繇之歎乖。

伸棄兮更纏,遷調兮故顏。yan
披涼州之妙參,制飛龍之奇引。yan【不读yin】

垂幽蘭之遊響,來楚妃之絕歎。
放鶤雞之弄音,散白雪之清變。

【玄鸟赋】
觀羽族之群類,美玄鳥之翔集。
順陰陽以出處,隨寒暑而遊蟄。
擢翾翾之麗容,揮連翩之玄翼。
挺參差之羞尾,發緇素之鮮色。

及至大火西景,商風吹衣。
凝霜淒其被草,卉木槭以零稀。
遂匿形於深穴,斂六翮而不飛。

含靜泊以充肌,嗡至和之精粹。
澹恬心以去欲,故保生而不匱。

虞眾物之為害,獨棄林而憑人。
不驚畏以自疏,永歸馴而附親。
有受祥而皇祗,故遺卵而生殷。
惟帝皇之嘉美,置高禖以表神。
類鸞皇之知德,象君子之安仁,

爾乃銜泥構巢,營居傅桷。
積一喙而不已,終累泥而成屋,
拾柔草以自藉,采懦毛以為蓐。
吐清惠之泠音,永吟鳴而自足。

《禊賦》

羨暮春之嘉辰,美靈氣之和柔,
結方軌于泰路,敷令節而宣遊。

爾乃鈴鳴擢翠旗,垂繁纓;
微雲乘軒,清風卷旌;
飛輪焱起,良馬電驚。

車駕鱗萃,男女霧會,
服煥羅縠,翠翳連蓋。
縈香丸於素襟,結九齡乎時外。

粲爛虺韡,混曄發越。
若乎朝春挺葩,夕霞抱月。

爾乃臨清流,背綠柯。
雲幕高接,丹組四羅。

【雷赋】

伊朱明之季節兮,暑醺赫以盛興。
扶桑煒以楊燎兮,雷火曄以南升。
大明黯其潛曜兮,天地鬱以同蒸。

制丹霆之焰焰兮,奮迅雷之崇崇。
馳壯音於天上兮,激駿響於地中。
徒觀其
霰雹之所搖鑿,火石之所燒爍,
雲雨之所澆沃,流潦之所淹濯。

當沖則摧破,遇披則殲溺。
山陵為之崩蕩,群生為之震辟。

是以大聖變於烈風,小雅肅於天高。
嗟乾坤之神兮,信靈威之誕昭。

故先王制刑,擬雷霆於征伐。fa
恢文德以經化兮,耀武義以崇烈。lia
苟不合於大象兮,焉濟道以成哲。zha

【石榴赋】
覽華圃之嘉樹兮,羨石榴之奇生。
滋玄根於夷壤兮,擢繁幹於蘭庭。
沾靈液之粹色兮,含渥露以深榮。

若乃時雨新希,微風扇物。
藹萋萋以鮮茂兮,紛扶輿以蓊鬱。

枝摻稔以環柔兮,葉鱗次以周密。
纖條參差以窈窕兮,洪柯流求以相拂。

於是乎青陽之末,朱明之初,
翕微煥以摛采兮,的窟桀以揚敷。
接翠萼於綠葉兮,冒紅牙以丹須。
赩然含蕤,璀爾散珠。

若乃
叢紈始裹,聚葩方離;
潛暉蜿豔,綠采未披;
照灼攢烈,熒瑩玄垂;

雪酲解饌,怡神實氣。
冠百品以仰奇,邁眾果而特貴。

【猎兔赋】
爾乃乘露箱,禦良馬,
循又接於廣漠,弓矢連於曠野。

端眺蒿萊,摘盱榛穢。
落目攢慨,傍窺蓊薈。

視毚兔之所隱,乃精望而審發。
弦絕箭激,驚伏並斃。

搜鱗危險,覓曆岡阜。
留罾掛於重林,疏罝結於通藪。

密驚視於草間,暫見之于蒙茸。
擬以銳殳,規以良弓。
睹毫末而放鏃,乃殪之於窟中。

或紛欻以驚騖,影跳竦而揚白。bo
擢輕足之煢煢,振遊形之躍躍。yo

弓不暇彎,罝不及幂。
爾乃鷹鷂翻以飄揚,勁翼謖而下犬制。
馬釋控以長騁,鬱騰虛而陵厲。
翕習於囬阻之間,繞繚於山澤之際。
盤迂游田,其樂泄泄。

心既倦兮日遷,命輿駕兮將還。
息徒蘭圃,秣驥華田。
目送歸鴻,手揮五弦。
優哉遊哉,聊以永年。

【浮萍赋】
步長渠以遊目兮,覽隨波之微草。
紛漂潎以澄茂兮,羌孤生於靈沼。
因纖根以自滋兮,乃逸蕩乎波表。
散圓葉以舒形兮,發翠綠以含縹。
蔭修魚之華鱗兮,翳蘭池之清潦。

既澹淡以順流兮,又雍容以隨風。
有纏薄於崖側兮,或囬滯乎湍中。
紛上下以靡常兮,漂往來其無窮。

仰熙陽曜,俯憑綠水,
渟不安處,行無定軌;

流息則寧,濤擾則動,dong
浮輕善移,勢危易蕩。dong

似孤臣之介立,隨排擠之所往。wang
內一志以奉朝兮,外結心以絕黨。dang
萍出水而立枯兮,士失據而身枉。wang
睹斯草而慷慨兮,固知直道之難爽。shuang

【芙蓉赋】
臨清池以遊覽,觀芙蓉之麗華。
潛靈藕於玄泉,擢修莖乎清波。
煥然蔭沼,灼爾星羅。

若乃
囬縈外散,菡萏內離;
的出豔發,葉恢花披;

綠房翠蒂,紫飾紅敷;
黃螺圓出,垂蕤散舒;

纓以金牙,點以素珠。
固陂池之麗觀,尊終世之特殊。

爾乃
采淳葩,摘圓質,
折碧皮,食素實;

味甘滋而清美,同嘉異乎橙橘。ji
參嘉果以作珍,長充禦乎口實。si

【东方朔画赞并序】
大夫諱朔,字曼倩,平原厭次人也。魏建安中,分厭次以為樂陵郡,故又為郡人焉。事漢武帝,漢書具載其事。
先生瑰瑋博達,思周變通,以為濁世不可以富貴也,
故薄遊以取位;苟出不可以直道也,
故頡頑以傲世。傲世不可以垂訓也,
故正諫以明節。明節不可以久安也,
故詼諧以取容。
潔其道而穢其跡,清其質而濁其文。
馳張而不為邪,進退而不離群。
若乃
遠心曠度,贍智宏材。
倜儻博物,觸類多能。
合變以明策,幽贊以知來。
自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陰陽圖緯之學,百家眾流之論,周給敏捷之辯,支離覆逆之數,經脈藥石之藝,射禦書計之術,乃研精而究其理,不習而盡其功,經目而諷於口,過耳而暗於心。夫其明濟開豁,包含弘大,陵轢卿相,嘲哂豪桀,籠罩靡前,跆籍貴勢,出不休顯,賤不憂戚,戲萬乘若寮友,視儔列如草芥。雄節邁倫,高氣蓋世可謂拔乎其萃,游方之外者巳。

談者又以先生噓吸沖和,吐故納新;蟬蛻龍變,棄俗登仙;神交造化,靈為星辰。此又奇怪惚恍,不可備論者也。
大人來守此國,僕自京都言歸定省,睹先生之縣邑,想先生之高風;徘徊路寢,見先生之遺像;逍遙城郭,觀先生之祠宇。慨然有懷,乃作頌焉。其辭曰:

  
矯矯先生,肥遁居貞。zing
退不終否,進亦避榮。ving
臨世濯足,希古振纓。ying
涅而無滓,既濁能清。qing

無滓伊何,高明克柔。
能清伊何,視汙若浮。
樂在必行,處淪罔憂。
跨世淩時,遠蹈獨遊。

瞻望往代,爰想遐蹤。
邈邈先生,其道猶龍。
染跡朝隱,和而不同。
棲遲下位,聊以從容。

我來自東,言適茲邑。
敬問墟墳,企佇原隰。
墟墓徒存,精靈永戢。
民思其軌,祠宇斯立。

徘徊寺寢,遺像在圖。
周旋祠宇,庭序荒蕪。
榱棟傾落,草萊勿除。
肅肅先生,豈焉是居。

是居弗形,悠悠我情。
昔在有德,罔不遺靈。
天秩有禮,神監孔明。
仿佛風塵,用垂頌聲。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29 18: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8-29 20:55 编辑

北齐魏收【枕中篇】
收以子侄少年,申以戒厲,著《枕中篇》,其詞曰:

吾曾覽管子之書,其言曰:任之重者莫如身,途之畏者莫如口,期之遠者莫如年,以重任行畏途,至遠期,惟君子為能及矣。
追而味之,喟然長息。

若夫
岳立為重,有潛戴而不傾;
山藏稱固,亦趨負而弗停,

呂梁獨浚,能行歌而匪惕,焦原作險,或躋踵而不粳。geng
九陔方集,故渺然而迅舉;五紀當定,想 邯而上征。zeng


任重也有度,則任之而愈固,
乘危也有術,蓋乘之而靡恤。

彼期遠而能通,果應之而可必。
豈神理之獨爾,亦人事其如一。

嗚呼!
處天壤之間,勞死生之地,
攻之以嗜欲,牽之以名利,
梁肉不期而共臻,珠玉無足而俱致。

於是乎驕奢仍作,危亡旋至。
然則上知大賢,唯幾唯哲。
或出或處,不常其節,
其舒也濟世成務,其卷也聲銷跡滅。

玉帛子女,椒蘭律呂,諂諛無所先,
稱肉度骨,膏唇挑舌,怨惡莫之前,
勳名共山河同久,志業與金石比堅,
斯蓋厚棟不澆,遊刃橈然。

逮于厥德不常,喪其金璞。
馳騖人世,鼓動流俗。
挾湯日而謂寒,包溪壑而未足。
源不清而流濁,表不端而影曲。
嗟乎!膠漆詎堅,寒暑甚促。
反利而成害,化榮而就辱。
欣戚更來,得喪仍績。
至有身禦魑魅,魂沈狴獄,
詎非足力不強,迷在當局。
孰可謂車戒前傾,人師先覺。

聞諸君子,雅道之士,
遊遨經術,厭飫文史。
筆有奇鋒,談有勝理,
孝悌之至,神明通矣。
審道而行,量路而止,
自我及物,先人後己,
情無擊于榮悴,心靡滯於慍喜。
不養望於丘壑,不待價于城市,
言行相顧,慎終猶始,
有一于斯,鬱為羽儀,
恪居展事。知無不為,
或左或右,則髦士攸宜,
無悔無吝,故高而不危,
異乎勇進忘退,苟得患失,
射千金之產,邀萬鍾之秩,
投烈風之門,趨炎火之室,
載蹶而墜其貽宴,或蹲乃喪其貞吉,

可不畏歟,
可不戒歟!

門有倚禍,事不可不密,
牆有伏寇,言不可或失,

宜諦其言,宜端其行,
言之不善,行之不正,
鬼執強梁,人囚徑廷。
幽奪其魄,明夭其命,

不服非法,不行非道。
公鼎為己信,私玉非身寶。

過緇為紺,逾藍作青,
持繩視直,置水觀平。

時然後取,未若無欲。
知止知足,庶免於辱。

是以為必察其幾,舉必慎於微。
知幾慮微,斯亡則稀。
既察且慎,福祿攸歸,
昔蘧瑗識四十九非,
顏子幾三月不違。
跬步無已,至於千里。

覆一簣進,
及于萬仞。


行遠自邇,登高自卑,
可大可久,與世推移。
月滿如規,後夜則虧。
槿榮於枝,望暮而萎。

夫奚益而非損,孰有損而不害?
益不欲多,利不欲大。
唯居德者畏其甚,體真者懼其大。
道遵則群謗集,任重而眾怨會。
其達也則尼父棲遑,其忠也而周公狼狽。

無曰人之我狹,在我不可而覆。
無曰人之我厚,在我不可而咎。
如山之大,無不有也;
如期可久也;
周廟之人,三緘其口。
漏卮在前,欹器留後。
俾諸來裔,傳之坐右。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31 17: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班固【窦大将军北征赋】整理
車騎將軍:
應昭明之上德,該文武之妙姿,
蹈佐曆,握輔策,翼肱聖上,作主光輝。

資天心,謨神明,
規卓遠,圖幽冥,
親率戎士,巡撫強城。
勒邊禦之永設,奮賴櫓之遠徑,
閔遐黎之騷鍬,念荒服之不庭。


總三選,簡虎校,
勒部隊,明誓號,
顧衛霍之遺跡,賊伊帙之所邈。

援謀夫於末言,察武毅於俎豆;
取可杖於品象,拔所用於泰陋。

料資器使,採用先務,
民儀響慕,群英影附。
羌戎相率,東胡爭騖,
不召而集,口口口口。

於是
雷震九原,電曜高闕。
金光鏡野,武旗罥日。
雲黯長霓,鹿走黃磧。
輕選四縱,所從莫敵。
馳飆疾,踵蹊跡,
探梗莽,采嶰阨,

斷溫禺,分屍逐。
電激私渠,星流霰落,
名王交手,稽顙請服。

收其鋒鏃,幹鹵甲胄,
陳閱滿廣野,積象如丘阜。

放獲驅孥,揣城拔邑,
民穀謠噪,響聒東夷。
擒馘之介,埃塵戎域。

唱呼鬱憤,未逞厥願。
甘平原之酣戰,
矜訊捷之累算。

何則?上將崇至仁,行豈易,弘濃恩,降溫澤。

勞不御輿,寒不施衣 。
行無偏勤,止無兼役。
戢載連百兩,散數累萬億。

逾涿邪,跨祁連,
籍龙庭,獦崝巔,
蹈就疆,轔幽山,
朅凶河臨安候,軼焉居與虞衍。
師橫騖而庶禦,士怫慰以爭先。【慰=忄胃】

囬萬里而負騰,劉殘寇於沂根。
糧不賦而師贍,役不重而備軍。
行戎醜以禮教,炘鴻校而昭仁。
文武炳其並隆,威德兼而兩信。
清乾鈞之攸冒,拓紅略之所順。
橐弓鏃而戢戈,囬雙麾以東運。
悂蒙識而愎戾順,
貳者異而懦夫奮。

於是
封燕然以降高,禪廣鞬以弘曠,
銘靈陶以勒崇,欽皇祇之祐貺。

宣惠氣蕩殘風,軻泰幽嘉凝陰。yin/yen
飛雪讓庶其雨,灑淋榛枯一興。xin/xen
嘉卉始農土膏,含養四行分任。nin/ren

於是三軍稱曰:
亹亹將軍,克廣德心。
光光神武,弘昭德音。

超兮首天潛,
眇兮與神參。



网文有点乱
車騎將軍應昭明之上德,該文武之妙姿,蹈佐曆,握輔策,翼肱聖上,作主光輝。資天心,謨神明,規卓遠,圖幽冥,親率戎士,巡撫強城。勒邊禦之永設,奮櫓之遠徑,閔遐黎之騷鍬,念荒服之不庭。乃總三選,簡虎校,勒部隊明誓號。援謀夫於末言,察武毅於俎豆;取可杖於品象,拔所用於泰陋。料資器使採用先務,民儀響慕,群英影附。羌戎相率,東胡爭騖,不召而集,於是雷震九原,電曜高闕。金光鏡野,武旗罥日。雲黯長霓,鹿走(此七字從《藝文類聚》改補)黃磧。輕選四縱,所從莫敵。馳飆疾,踵蹊跡,探梗莽,采嶰阨,斷溫禺,分屍逐。電激私渠,星流霰落,名王交手,稽顙請服。乃收其鋒鏃、幹鹵、甲胄,積象如丘阜,陳閱滿廣野,戢載連百兩,散數累萬億。放獲驅,揣城拔邑,擒馘之介,民穀謠噪響聒東夷,埃塵戎域。唱呼鬱憤,未逞厥願。甘平原之酣戰,矜訊捷之累算。何則?上將崇至仁,行豈易,弘濃恩,降溫澤。貳者異而懦夫奮。遂逾涿邪,跨祁連,籍□庭,蹈就疆無偏勤,止無兼役。忄┩蒙識而愎戾順,貳者異而懦夫奮。遂逾涿邪,跨祁連,籍□庭,蹈就疆,獦崝真,轔幽山,{走曷}凶河,臨安候,軼焉居與虞衍。顧衛、霍之遺跡,賊伊帙之所邈,師橫騖而庶禦,士怫忄胃以爭先。囬萬里而負騰,劉殘寇於沂根。糧不賦而師贍,役不重而備軍。行戎醜以禮教,炘鴻校而昭仁。文武炳其並隆,威德兼而兩信。清乾鈞之攸冒,拓紅略之所順。橐弓鏃而戢戈,囬雙麾以東運。於是封燕然以降高,禪廣以弘曠,銘靈陶以勒崇,欽皇之貺。宣惠氣,蕩殘風,軻泰幽嘉,凝陰飛雪,讓庶其雨,灑淋榛枯一握興。嘉卉始農,土膏含養,四行分任。於是三軍稱曰:將軍,克廣德心。光光神武,弘昭德音。超兮首天潛,眇兮與神參。

点评

  • xax65  [㥜] 2018-10-1 09:12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8-31 17: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班固【勒燕然山铭】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漢元舅曰車騎將軍竇憲,寅亮聖皇,登翼王室,納於大麓,惟清緝熙。乃與執金吾耿秉,述職巡禦,治兵于朔方。
鷹揚之校,螭虎之士,
元戎輕武,爰該六師。

既南
單于東胡,烏桓西戎,
氐羌侯王,君長之群,
驍騎十萬,長轂四分,
雷輜蔽路,萬有三千餘乘。
勒以八陣,蒞以威神,
玄甲耀日,朱旗絳天。


淩高闕,下雞鹿,
經磧鹵,絕大漠,
斬溫禹以釁鼓,血屍逐以染鍔。
然後
四校橫徂,蕭條萬里;
星流彗掃,野無遺地。


域滅區殫,
反旆而旋,
考傳驗圖,究覽其山川。
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

躡冒頓之區落,焚老上之龍庭。

上以攄高文之宿憤,光祖宗之玄靈;
下以安固後嗣,恢拓境宇,振大漢之天聲。
茲可謂一勞而永逸,暫費而永寧也。

乃遂封山刊石,昭銘盛德,其辭曰:
鑠王師兮征荒裔,y@i
剿凶虐兮截海外。w@i
夐其邈兮亙地界,g@i
封神丘兮建隆嵑,@i
熙帝載兮振萬世。s@i
使用道具 举报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9-1 11: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後漢·蔡邕《東留太守胡碩碑》

君諱碩,字季睿,交趾都尉之孫,太傅安樂鄉侯少子也。其先與楚同姓,別封于胡,以國為氏。臻乎大漢,奕世載德,不替舊茲。君幼有嘉表,克岐克嶷,不見異物,習與性成。孝於貳親,養色寧意,蒸蒸雍雍,雖曾閔顏萊,無以尚也,總角入學,治《孟氏易》、《歐陽尚書》、《韓詩》,博綜古文,擊覽篇籍。言事造次,必以經綸,加之行己忠儉,事施順恕,公體所安,為眾共之。驕吝不萌於內,喜慍不形於外,可謂無競伊人,溫恭淑慎者也。初以公在司徒,除郎中宿衛,拾年遭叔父憂,以疾自免。州郡交辟,皆不就。後以大將軍高第拜侍御史,遷諫議大夫,以將軍事免官。舉賢良方正,不詣公車。建甯元年,召拜議郎,納忠盡規,匪懈於位,遷侍中、虎賁中郎將,是年遭疾,上印綬,詔書聽許,以侍中養疾。其年柒月,被尚書召,不任應命。詔使謁者劉悝賁印綬,即拜陳留太守。君聞使者至,加朝服拖紳。使者致詔,君以手自系,陳辭謝恩。其月貳拾壹日,遣吏奉章報謝。食後還與丞相答,意氣精了。是日疾遂大漸,刻漏未分,奄忽而卒,時年肆拾壹。天子憫悼,詔使者王謙送葬,以中牢具祠,賜錢五萬,布百匹,贈穀弎千斛。同位畢至,赴吊雲集,生榮未艾,沒有餘哀。於是遐邇縉紳,爰暨門人,相與歎述君德,追痛不永,怛切情憭,無不永懷。
行由己作,名自人成。
先民既邁,賴茲頌聲。
嗟我明哲,如何勿銘。
乃作辭曰:
猗歟懿德,令問有彰。
祗服其訓,克構克堂。
孝思惟則,文藝丕光。
敦厚忠恕,眾悅其良。
綏弱以仁,不雲我強。
爰自登朝,進退以方。
見機而作,如鴻之翔。

乃位常伯,恪處左右。
兼掌虎賁,禁戎允理。
遘茲虐屙,帝用悼止。
俾守陳留,庶篤其祉。
王人既詔,景命不俟。
烏呼昊天,殲我英士。【土字讹】
如可贖也。敦不佰已。
哀哉永傷,萬年是紀。(本集)

  君諱碩,字季睿,交趾都尉之孫,太傅安樂侯之子也。順帝時為郎中。桓帝時,遭叔父憂,以疾自免。荊州將軍比辟,輒辭疾。後以高等拜侍御史,遷諫議大夫。舉賢良方正,病不詣公車。建甯元年柒月,拜陳留太守,病加,不任應召。詔使謁者劉悝即授印綬。貳拾壹日卒,詔出遣使者王謙以中牢具祠,特賜錢伍萬,布壹佰匹,贈穀千弎斛。儔類赴送,遠近鱗集。於是陳留主簿高吉、蔡軫等,鹹以郡選,充備官屬,來迎者弎拾肆人,奔驚跋涉,願承清化。逢天之戚,不獲延祚,痛心絕望,切怛永慕,乃相與衰經,庭位號跳。靈柩將窆,申敕修儀,煢煢在疚,輿服寮禦部引,各執其職,路人感愴,觀者歎息。蓋弎綱之序與並育以舊奉新。嗟我行人,敢不自勖。遂樹碑作銘,以表令德。

於藐下國,瞻仰俊乂。
欽見我君,爰綏我惠。
式昭績恩,有勞有悴。
昊天不吊,景命顛墜。
悠悠蒸黎,惆悵喪氣。
政雖未宣,古之遺愛。
祁祁我君,習習冠蓋。
修誠以迓,曾不東邁。
靡所瞻遠,靈魂徘徊。
惟其傷矣,胸肝摧碎。
勒銘告哀,傳於萬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缙云王旭龙

同进士出身

  • 991 积分
  • 3 主题
  • 337 帖子
Ta的主页 发消息

楼主最近发表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