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萧平实邪见 卷九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8-7-25 09:25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82

破斥萧平实邪见 卷九
“正觉同修会”的教徒们,你们应袪除驼鸟心态。一切佛子既来学佛,当思所谓“学佛”所为何事?若学佛之目的是为求解脱生死,则应探求解脱道之真义;若学佛之目的是为求佛菩提道,则应探求佛菩提道之真义;莫受名师情执系缚,虽然萧平实不是什么“名师”;莫受师徒情谊系缚;应当不坏原有情谊,将情、谊与“学佛”二者分开处理,当离情谊而探究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之真义,庶免耽误道业,亦免失于“学佛”之本意;
由是之故,一切“学佛”之人皆应袪除驼鸟心态,直接面对所修某个人的“法门、言论”,探讨自身所修“法门”,所执“言论”是否与佛教义理契合?若有他人针对自己所固执的“法门、言论”,提出质疑,并已提出具体事证而作法义辨正者,则应以客观之心态而探究之,莫因“名”师情执或师徒情谊而耽误自身之道业,如此方是有智之人也。何以故?
“名利,情谊”皆无常法,是贤圣轻贱物,而凡夫珍爱之。若欲修行有所成就,须割俗情,趣于圣贤。
若不能袪除如是情执,而一意维护所熟稔之名师,随其所授错误法门继续修学,岂唯耽误自身道业?亦乃坐令彼师深入歧途,非“学佛”之人所应为也;故,说一切“学佛”之人皆应以客观之心态,冷静理智地探究法义,莫因情谊所系而置之不理,导致错失学佛之大利也。
三,萧平实的“身见唯识”
普通人(凡夫)的思维体系,是建立在“二元”或“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上。这种“二元对立”建立的知见,佛教里称之为“边见”。例如:
“常见”——我的生命是长久的;
“断见”——我的生命终归磨灭;
“有常有断”——我的神识(阿赖耶识)是长久的,而身体终归磨灭;
“非常非断”——我的神识(阿赖耶识)念念生灭故非常,延绵不绝故非断;
如上都是执取一边,皆是凡夫知见,堕在生死渊井。
【边见】
谓计我身或断,或常,执断非常,执常非断;但执一边,是名边见。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由于普通人具足“边见”,因此,很容易就再生起“身见、邪见、戒取见”等“五见”。如:
【五见】
﹝出涅槃经﹞
[一、身见],谓于五阴中妄计有身,强立主宰,恒起我见,执我、我所,是名身见。(五阴者,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也。执我、我所者,计执一阴为我,余四阴为我所也。)
[二、边见],谓计我身或断,或常,执断非常,执常非断;但执一边,是名边见。
[三、邪见],谓邪心取理,颠倒妄见,不信因果,断诸善根,作阐提行,是名邪见。(阐提,梵语具云一阐提,华言信不具,外道名也。)
[四、戒取见],谓于非戒之中,谬以为戒,强执胜妙,希取进行,是名戒取见。
[五、见取],谓于非真妙法中,谬计涅槃,心生取着,妄计所得为胜,是名见取。(梵语涅槃,华言灭度。)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对于普通人来说,具足“五见”是正常的,而对于佛教里自称已经见道,或已经超越见道位的人来说,这就很荒诞的。因为,在见道时,就已经断除“五见”——见惑,又怎么会再建立具足“身见、边见…”的学说和论述呢?!
【见惑】
见惑前文已叙,兹再述其概要。谓见惑有八十八使,所谓一身见、二边见、三见取、四戒取、五邪见、六贪、七嗔、八痴、九慢、十疑。前五是为五利使
后五是为五钝使。此十使历三界四谛下增减不同,成八十八。谓欲界苦十使具足,集、灭、各七使,除身见边见戒取。道谛八使,除身见边见。四谛下合为三十二,上二界四谛下,余皆如欲界。只于每谛下除嗔使,故一界各有二十八。二界合为五十六,并前三十二,合为八十八使也。FROM:【《佛学次第统编》杨卓 编】
如自吹为“二地菩萨”的凡夫萧平实也如实言
[既未见道,见惑尚不能断,云何能以神通而断思惑?大乘行者若未觅著如来藏而断见惑,欲凭明体之观想而断见惑者,无有是处。佛于诸经未曾说由观想明体等可断见惑故。]A07:《平实书笺》2009繁简版.CHM;八;
[三地菩萨要修学四禅八定,加修四无量心、五神通,修学满足,这时由于他在很早以前,一个无量数劫前(七住位)他就已经证得断我见、断见惑的功德了,他这时有能力可以取证无余依涅槃,可以成为俱解脱的菩萨阿罗汉,可是他不要,因为志不在此;]A11:《邪见与佛法》2014繁简版N.CHM;第二章 第三节大乘解脱之二种无我--无住处涅槃之修证;
然而,自吹是“二地满地心、三地、法王”的萧平实,其言论著作中充斥着“边见,身见”等见惑的八十八使。
自夸为“二地菩萨”的凡夫萧平实诳言:
[太极唯臆想,根本实真识;无明生两仪,万法由兹生。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涅盘余真识,我无我俱泯。]《我与无我》平实导师 著;自 序……出家人应袪除驼鸟心态;
[经云:“智慧度学人,神通度俗人。”若以悟后有无宿命通来勘验他人是否证得阿赖耶识者,此人名为修慧求悟,其实不是修慧求悟之学人,乃是修定求有之俗人,此人学佛之基本知见犹未具足,不应有开悟之因缘,若有善知识为彼明白指出其身中之阿赖耶识真心,此人必不能信受,亦因此诽谤正法,成就未来七十劫之地狱业。]A05:《生命实相之辨正》2009繁简版;有所得法是妄心作用, 非证解阿赖耶真心;
如上偈中:“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及文中说“阿赖耶识真心”在身中,具足“相在、颠倒、边见、身见”的凡夫知见。
()“我、无我”互不相在
佛陀于诸《阿含经》中处处说“不相在”义,如经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非汝有者。当弃舍。舍彼法已。长夜安乐。诸比丘。于意云何。于此祇桓中。诸草木枝叶。有人持去。汝等颇有念言。此诸物是我所。彼人何故辄持去?
答言。不也。世尊。
所以者何。彼亦非我.非我所故。汝诸比丘亦复如是。于非所有物当尽弃舍。弃舍彼法已。长夜安乐。何等为非汝所有。谓眼。眼非汝所有。彼应弃舍。舍彼法已。长夜安乐。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云何。比丘。眼是常耶。为非常耶?
答言。无常。
世尊复问。若无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世尊。
复问。若无常.苦者。是变易法。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异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世尊。
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于此六入处观察非我.非我所。观察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大正藏 第 02 册 No. 0099 杂阿含经》卷第十一;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二七四);
如上可知,如果建立“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的知见,是不可能获证解脱,更不可能成就六波罗蜜。何以故?
不论声闻法、菩萨法都必须安住“不执取、无所著”故。更何况能够固执“阿赖耶识在身中”这种邪见、邪说?
而身体本是无常,由小至大,由少至老,或坐或卧;有时截断手足、有时怀胎龙凤。若生死往来六道,补特伽罗身:或为细小蚂蚁身;或为广长修罗身。
若立“阿赖耶识在身中”,阿赖耶识必随入胎身忽大忽小,或来或往,则堕在生灭有为法中。是名邪见,不名正法。
若立“阿赖耶识在身中”,身截肢时,阿赖耶识随被截断?还是缩入身内?若截、若缩皆名邪见,不名正法。
若立“阿赖耶识在身中”,而阿赖耶识不随补特伽罗身,或变大,或缩小,也不来往。则萧平实之身往屏东去,其萧平实之“阿赖耶识”却遗落在台北,如此则破自宗,毫无依据断言“阿赖耶识在身中”故。
如佛陀所言,可知如下知见皆属凡夫知见,不名正见:
1,“阿赖耶识”与色身“相在”:
“我”中见有“阿赖耶识”;
②于“阿赖耶识” 中见有“我”;
2,“阿赖耶识在身中”;
3,“阿赖耶识在身外”;
4,“阿赖耶识”异“我”;
5,“阿赖耶识”不异“我”;
何以故?如上建立之邪见。佛陀于《楞严经》诘问阿难尊者的“七处征心”里,都已经一一驳斥,此不赘述。
() 萧平实理不清“阿赖耶识”与五蕴的关系
自吹为“二地菩萨”的凡夫萧平实诳言:
[未到佛地者仍有局限,不能遍一切处示现,故经云“譬如真如,是佛境界。”佛在十方世界,遍一切处同时化现时,其真如本心依旧在此世界最后身菩萨五蕴身中。色身涅盘后则驻于色究竟天宫之庄严报身中,依旧不是遍满虚空充塞宇宙,不可将“譬如真如遍一切处”误解为遍满虚空充塞宇宙。]《生命实相之辨正》“譬如真如遍一切处”非是遍满虚空;
[如君说言《......所引经文都无一语提及真如不遍虚空,唯言藏识住于有情五蕴身中。》而诸经中处处说言有情之真如各各住于自己之五蕴身中,岂未明其意旨耶?何须再言“真如不遍虚空、不住虚空”? ]A07:《平实书笺》2009繁简版.CHM;十五;
如上,“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 真如本心或阿赖耶识在身中”皆是戏论,何以故?
若有所“在”(“在”身中),则有“方位、处所”。而“方位、处所”在《百法明门论》里属于“心不相应行法”第21法。如:方,即方位。如东、南、西、北、上、下是。如论云:
【第四心不相应行法。略有二十四种。一得。二命根。三众同分。四异生性。五无想定。六灭尽定。七无想报。八名色。九句身。十文身。十一生。十二住。十三老。十四无常。十五流转。十六定异。十七相应。十八势速。十九次第。二十时。二十一方。二十二数。二十三和合性。二十四不和合性。】《百法明门论》
【言不相应行法者,行蕴有二:一、相应行,即心所法。二、不相应行,即始自得、终至不和合性,二十四法是也。】《大乘百法明门论解》卷上(本地分中略录名数);天亲菩萨造;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唐慈恩法师窥基注解;明鲁庵法师普泰增修;
“心不相应行法”不与心(阿赖耶识)及心所,“我、无我”相应,也不与色法相应,故名“心不相应行法”。行是有为法的总名。这些法系五蕴中行蕴之所摄,故名“行法”。
【20、时,是时间,如过去、现在、未来是;
21、方,即方位,如东、南、西、北是;
22、数,即数目,如一、二、三、四等是;
23、和合,法不孤起任何事物都不能单独生起和存在,要籍众缘和合而生而有;】《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心不相应行法;
复次,若执“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阿赖耶识在身中”等知见,不仅堕在“方”中,亦复堕在“时、数、和合”等“心不相应行法”中,堕在行蕴。何以故?
若“阿赖耶识、无我”有“方位”,则必立于北边看,则其在南方;驻足西边看,则其在东边。如此“阿赖耶识、无我”二法,堕在生灭有为法中,堕在“过去、现在、未来”。
若“阿赖耶识、无我”有“方位”可供指呈,堕在“行蕴”故,则随时间推移,东南西北,此二法数、量各异,或有十、百、千“阿赖耶识、无我”,名为堕在数量。
若执“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则堕“和合”行法中,“无我”与“我”和合故成就“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名为堕在“和合”。
如此,则萧平实所标榜、演说之“真如本心阿赖耶识”皆属戏论,堕在生灭有为法中,且堕在行蕴故。与佛所说“真如本心、如来藏”不生不灭相悖,名为邪见。
如此,则萧平实所标榜、演说之“真如本心阿赖耶识”皆属戏论,堕在生灭有为法中,且堕在行蕴故。而行蕴等五蕴皆依“真如本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建立故。
如萧平实及“正觉同修教”固执:“五蕴十八界之一一界皆应灭除已,方得成就二乘所证无余涅盘”;
今者萧平实及“正觉同修教”,却妄将“阿赖耶识心体、无我”摄归“行蕴”而谤为生灭法,则五蕴十八界灭已,行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应成断灭;
因为阿赖耶识体性,即是“无我”,即是涅盘、妙明真心故,阿赖耶识自体即是空。因为佛说如来藏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故。
佛说法性即是真如,真如即是如如,如如即是空,空即是实相,实相即无我,无我即是自性。种种假名施设,皆是指妙明真心而已。反观萧平实于佛陀所立种种假名施设中,固执其中一类名相——“阿赖耶识”,名为凡夫知见,毫无自吹之“二地、三地、法王”应具之见地。
() 萧平实不解空义,散布凡夫颠倒邪见
自吹是“二地满地心、三地、法王”的萧平实,畏惧空义,不解空义,曲解空义为“无”,因此才会沉沦“无我中有我”这样的凡夫颠倒知见中不能自拔,自误误他。如大论云:
【问曰。行者云何学般若波罗蜜时住内空外空内外空。答曰。世间有四颠倒。不净中有净颠倒。苦中有乐颠倒。无常中有常颠倒。无我中有我颠倒。行者为破四颠倒故。】《大智度论》释初品中十八空义第四十八(卷三十一);圣者龙树造;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问曰。上言我无所有故。色乃至十八不共法亦无所有。今何以说须陀洹果乃至佛道自相空。答曰。我从和合因缘假名生。于无我中有我颠倒。是故说我虚妄无所有。以五众着处因缘故无所有。】《大智度论》释信谤品第四十一之余(卷六十三);圣者龙树造;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如上可知,萧平实于唯识法中,建立凡夫“四颠倒”执着,贻误“正觉同修会”一干人等,堕入邪见。何以故?
不生不灭,不与生灭相对、相待、相在故。无为法,难以有为法测度故。
如明镜不与物像相对、相待、相在故。物像不实,镜体无动摇故。
“镜”喻:如来藏、真如、实际、实相、空、涅槃、法性、无我、无为……,本自无生,本不动摇、本无生灭故。而世界、众生、轮回等“物像”依之建立、显现故。
是故,萧平实,将持种子能现五蕴之阿赖耶识,摄在阿赖耶识所生之五蕴中,有无量无边大过也!乃是心行颠倒之恶见、邪见也!
由上可知,萧平实不曾开悟,毁犯大妄语重戒,诳惑无知众生。在阿含部《长阿含经》卷九舍利弗尊者说:
【“或有众生生于中国,而有邪见,怀颠倒心,恶行成就,必入地狱。”】
又如《杂阿含经》卷二十,阿那律尊者说:
【“此诸众生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贤圣。邪见因缘。身坏命终。生地狱中。”】
() 萧平实将“阿赖耶识”归入行蕴,却斥责他人将“阿赖耶识”纳入识蕴
如上,萧平实自己懵懵懂懂把“阿赖耶识、无我”归入行蕴,却呵责他人把“阿赖耶识心体摄归识蕴”。
自吹为“二地菩萨”的凡夫萧平实诳言:
[如佛所说,五蕴十八界之一一界皆应灭除已,方得成就二乘所证无余涅盘;今者杨、蔡、莲三人,妄将阿赖耶识心体摄归识蕴而谤为生灭法,则五蕴十八界灭已,识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应成断灭;因为除了八识心王以外,别无第九识可独存于无余涅盘中故,因为佛说如来藏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故,因为佛说真如只是假名施设:只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所显示的清净真实自性,只是第八识心体行相的相分,不是心也不是识,尚且不能出生任何一法,何况能出生阿赖耶识心体?
由此则知安慧《“大乘”广五蕴论》所说之无余涅盘及灭尽定等,皆是断灭法,同于断见外道无二无别也。……。
由是故说安慧将能生五蕴之阿赖耶识心体,摄在阿赖耶识自己所生之五蕴中,有无量无边大过也!乃是心行颠倒之恶见、邪见也!在阿含部《长阿含经》卷九舍利弗尊者说:【“或有众生生于中国,而有邪见,怀颠倒心,恶行成就,必入地狱。”[0055c13]】又如《杂阿含经》卷二十,阿那律尊者说:【“此诸众生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贤圣。邪见因缘。身坏命终。生地狱中。”[0140b12]】]A30:《识蕴真义》2009繁简版.CHM;第十三章 万法汇归阿赖耶识;
前文中,萧平实执“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阿赖耶识在身中”等知见,不仅堕在“方”中,亦复堕在“时、数、和合”等“心不相应行法”中。
即萧平实将“阿赖耶识”归在行蕴中,而不自知。这里却斥责他人将“阿赖耶识”纳入识蕴,实在可笑。而安慧菩萨所造《大乘广五蕴论》并无过谬。何以故?
声闻所证涅槃,非究竟涅槃,并不能证得“五蕴十八界灭已,识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 既然如此,阿罗汉、辟支佛等入“涅槃”已,并不能够灭尽“识蕴”(阿赖耶识)的,这是《法华》等大乘经典中,如来为阿罗汉等授记未来成佛的依据所在。
而萧平实不知不解声闻所证涅槃,故有此等诋毁言论,误导无量众生堕于邪见。
() 萧平实为了维护邪说,诋毁《大乘广五蕴论》
《大乘广五蕴论》是“安慧”菩萨所造。全文不仅演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还一一诠释了《百法明门论》里的“百法”。然后归纳八识入于“识蕴”,义理微妙。是基于通达阿罗汉涅槃与佛涅槃差别,才能造立斯论。
而萧平实为了维护自身邪说,却诽谤道:“安慧《‘大乘’广五蕴论》所说之无余涅盘及灭尽定等,皆是断灭法,同于断见外道无二无别也。……。
由是故说安慧将能生五蕴之阿赖耶识心体,摄在阿赖耶识自己所生之五蕴中,有无量无边大过也!乃是心行颠倒之恶见、邪见也!
而事实上,安慧菩萨所造《大乘广五蕴论》契合佛陀于《妙法莲华经》中所演义理。何以故?
声闻人所证“涅槃”,非真实涅槃故。因此也不会出现“识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应成断灭”的状态。即:阿罗汉的阿赖耶识并未灭尽,只是清净了轮回六道的业种,不再在生死杂染世界轮回而已。因为阿罗汉还有无量如恒河沙烦恼习气业种未曾断尽,这些业种都是其阿赖耶识所持。阿罗汉入涅槃怎么出现“识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应成断灭”的荒谬邪说?!
阿罗汉入涅槃,其“阿赖耶识”依然不会“断灭、灭尽”。持藏尘沙烦恼习气种子故。就如经云:
【“佛亦如是,为菩萨时,教化我等,令发一切智心。而寻废忘,不知不觉。既得阿罗汉道,自谓灭度,资生艰难,得少为足。一切智愿,犹在不失。今者世尊觉悟我等,作如是言:‘诸比丘!汝等所得,非究竟灭。我久令汝等种佛善根,以方便故,示涅槃相,而汝谓为实得灭度。’……
 我等无智故,不觉亦不知,得少涅槃分,自足不求余。
 今佛觉悟我,言非实灭度,得佛无上慧,尔乃为真灭
 我今从佛闻,授记庄严事,及转次受决,身心遍欢喜。”】《妙法莲华经》授学无学人记品第九;
因此,声闻人所证“涅槃”并非真实涅槃,并不能究竟清净阿赖耶识无量烦恼习气业种故。如佛所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毕竟寂灭,证得诸佛平等智慧威德,方得成就真实涅槃,这远非声闻阿罗汉果所证境界。
所以声闻涅槃,并不能令阿赖耶识断灭,因此,安慧菩萨于《大乘广五蕴论》中,将八识(阿赖耶识等)归入识蕴,并无过谬。
而萧平实,不知不解声闻“涅槃”与佛“涅槃”差别,却诽谤“安慧”菩萨所造《大乘广五蕴论》者,名为自赞毁他,名为诋毁正法,名为诋毁三宝,是名与佛相诤。
() 萧平实不知不解声闻乘所证“涅槃”
萧平实根本不懂声闻乘“涅槃”是怎么回事。如经云:
大慧不异者。声闻缘觉诸佛如来。烦恼障断解脱一味。非智障断。大慧。智障者。见法无我殊胜清净。烦恼障者。先习见人无我断。七识灭法障解脱。识藏习灭究竟清净】《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四;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一切佛语心品之四;
如上,世尊于声闻众中说“声闻缘觉诸佛如来”解脱不异,是依“烦恼障断解脱”而言,非一切解脱;“声闻缘觉”未证“智障断”之解脱故。
也就是说声闻所证“涅槃”是建立在“烦恼障断解脱”之上的。而诸佛所证究竟涅槃,则是建立在“烦恼障断解脱”、“智障断解脱”且究竟清净境界之上的。二者意义截然不同,声闻所证“涅槃”,并未曾断除、清净阿赖耶识无量烦恼习气,这是“智障断解脱”所证境界。
因此,声闻缘觉成就解脱、涅槃,并不能到达断除清净阿赖耶识无量烦恼习气,不能证入远离“心、意、意识”境界,不能转阿赖耶识为大圆镜智,因其未破“智障无明”故。所以声闻涅槃,并不能令阿赖耶识断灭,因此,安慧菩萨于《大乘广五蕴论》中,将八识(阿赖耶识等)归入识蕴,并无过谬。
而萧平实,不知不解声闻“涅槃”,却诽谤“安慧”菩萨所造《大乘广五蕴论》者,名为自赞毁他,名为诋毁正法,名为诋毁三宝。
() 萧平实曲解“阿赖耶识”是有所得法
萧平实丝毫不理解佛教正法的基本义理。错误的将空,理解为“无”。将不可得之“阿赖耶识”,曲解为有所得法,并且是可以存在于“无余涅盘中”。如萧平实诳言:
[如佛所说,五蕴十八界之一一界皆应灭除已,方得成就二乘所证无余涅盘;今者杨、蔡、莲三人,妄将阿赖耶识心体摄归识蕴而谤为生灭法,则五蕴十八界灭已,识蕴灭尽之后的无余涅盘应成断灭;因为除了八识心王以外,别无第九识可独存于无余涅盘中故,因为佛说如来藏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故,因为佛说真如只是假名施设:只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所显示的清净真实自性,只是第八识心体行相的相分,不是心也不是识,尚且不能出生任何一法,何况能出生阿赖耶识心体?]A30:《识蕴真义》2009繁简版.CHM;第十三章万法汇归阿赖耶识;
如上,萧平实说“除了八识心王以外,别无第九识可独存于无余涅盘中故,”,即:萧平实所认知的“无余涅盘”是个容器,里面可以放“八识心王”,此等言论背弃佛陀所说“无余涅槃”之义,亦复违背“三法印”之“涅槃寂静”印,同于伪经所立邪说。
伪经言:
[彼楼阁中有微妙如意宝珠。供给彼诸菩萨摩诃萨。一切所须资具。时诸菩萨入楼阁中。而念六字大明。是时见涅盘地。到彼涅盘之地。见于如来。观见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心生欢喜。]伪《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卷第四;
显然,萧平实及造伪经者,并不知无余涅盘是何义,竟然认为“涅盘”是某个地方,并且在“涅盘”这个地方可以“存放”很多东西,包括“八识心王”、“如来、观自在”等。如此言论,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三宝。
事实上,“涅槃”并不是一个容器,“涅槃”境界远离一切“有、无;生、灭”。如佛经云:
【佛告迦叶。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作如是言。如来无常。云何当知是无常耶。如佛所言。灭诸烦恼名为涅槃。犹如火灭悉无所有。灭诸烦恼亦复如是故名涅槃
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如佛言曰。离诸有者乃名涅槃。是涅槃中无有诸有。】《大般涅槃经*卷第四*如来性品第四之一》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
由此看来,萧平实所认知的“无余涅盘”跟佛教“无余涅槃”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 萧平实所认知的“无余涅盘”并不“寂静”。相反很热闹,何以故?
许你萧平实的“阿赖耶识”可以“独存于无余涅盘中”,难道还不许其余阿罗汉、诸佛的“阿赖耶识” 存在“于无余涅盘中”?!那还有什么“涅槃寂静”?!
这正是学“唯识”的大忌,偏执的将“阿赖耶识”执为“我”。萧平实妄想猜测境界的“无余涅盘”与佛教涅槃,毫无关系,属于外道邪见,违背三法印之“涅槃寂静”义,而具足生灭之义。
佛陀于无量经中说“无所得法”,乃至佛陀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都无有少法可得。如经云: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而萧平实立“有所得”邪说,诋毁三藏佛法。
() 萧平实建立“二法”与佛陀相争
或有人言:真如等皆假名施设,唯有阿赖耶识真实不虚,是一切法所依,所以无余涅槃也是依无垢识(阿赖耶识)建立的,因此说“阿赖耶识独存于无余涅盘中”并无过谬
答曰:此是邪见,非是正法。何以故?
如萧平实诳言:“ A25:《真假开悟》2009繁简版.CHM;第二章 法身即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如来;第六节阿赖耶识出生万法,故是常住法;
若言“真如、法身、异熟、无垢识、如来等皆假名施设”,“阿赖耶、阿赖耶识、意识、末那识”皆是假名施设。
而萧平实则没溺于自身贪爱烦恼之中,随己爱憎,高举“阿赖耶识出生万法,故是常住法”,是真实,说其余诸法皆是假名施设,此是凡夫情欲知见,非是佛教正法正见。何以故?
一切法皆假名施设,一切法不离语言文字故。如经云:
【爾時如理請問菩薩摩訶薩。即於佛前問解甚深義密意菩薩言。最勝子。言一切法無二。一切法無二者。何等一切法。云何為無二?
解甚深義密意菩薩。告如理請問菩薩曰。善男子。一切法者略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是中有為非有為非無為。無為亦非無為非有為。如理請問菩薩。
復問解甚深義密意菩薩言。最勝子。如何有為非有為非無為。無為亦非無為非有為。
解甚深義密意菩薩。謂如理請問菩薩曰。善男子。言有為者。乃是本師假施設句。若是本師假施設句。即是遍計所執言辭所說。若是遍計所執言辭所說。即是究竟種種遍計言辭所說。不成實故非是有為。善男子。言無為者。亦墮言辭施設。離有為無為。少有所說其相亦爾。然非無事而有所說。何等為事。謂諸聖者以聖智聖見離名言故。現等正覺。即於如是離言法性。為欲令他現等覺故。假立名想謂之有為。善男子。言無為者。亦是本師假施設句。若是本師假施設句。即是遍計所執言辭所說。若是遍計所執言辭所說。即是究竟種種遍計言辭所說。】《解深密經》勝義諦相品第二;
上下对照,可知萧平实执著“本師假施設句”——“阿赖耶识”为有所得法,堕在“有”流,于生灭法(阿赖耶识出生万法)起于贪爱、染着,而不自知故。
复次,如上经典义理明白说明,一切法,包括“真如、法身、异熟、无垢识、如来、阿赖耶、阿赖耶识、意识、末那识”等,皆是假名施设。
因此诸佛说“一切法無二”。而萧平实说:“除了八识心王以外,别无第九识可独存于无余涅盘中故”。义即:“八识心王可独存于无余涅盘中”,而萧平实将“八识心王、无余涅盘”立为俩种体性不一的法,名为二法,如此才能建立“‘八识心王’独存于‘无余涅盘”的邪见。
如此一来,萧平实认知的“八识心王、无余涅盘”都堕入生灭法,名为戏论。何以故?
立“柜”义,故有“存入、不存入;取出、不取出”四相;具足生灭相,故有“方、时、数、和合”等心不相应行法,亦复具足生灭相。
简单来说,就是萧平实认为“无余涅盘”是个“储物柜”,阿罗汉涅槃的时候(此即:时)“八识心王”独独的存放在“无余涅盘”这个储物柜中(此即:方),那么就有众生不存入自己的“八识心王”;
因为,佛陀说唯一佛乘,声闻乘修学的也是大乘法,最终也要成佛。那阿罗汉何时取出自己的“八识心王”?!谁取出?如何取出?
另外,“无余涅盘”这个储物柜既然存放阿罗汉的“八识心王”,那么后面的涅槃的阿罗汉的“八识心王”,都应该存在(存放)其中。那么(此即:和合)有多少?(此即:数)如何统计?!
萧平实如此可笑的凡夫知见,竟然许多人迷惑其中,频生贪爱。
由此可知,萧平实不知道一切法的体性即是涅槃,不仅仅阿赖耶识以涅槃为体。因此难以割舍“身见”,偏执“阿赖耶识”为“我”建立“身见唯识”诳惑自他,诋毁佛教古今大德;
由此可知,萧平实不知道一切法的体性即是空,不仅仅阿赖耶识以空为体。因此难以割舍“身见”,偏执“阿赖耶识”为“我”建立“身见唯识”诳惑自他,诋毁佛教古今大德;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