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萧平实邪见 卷一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8-4-26 15:16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90

破斥萧平实邪见
普德海幢
时为末法,妖魔横行,鼓舌搔首,个个自谓得无上法。喇嘛教篡逆佛教,密行淫欲妄称“佛法”。奸淫劣迹见诸台湾报端,有萧平实者,嫉恨喇嘛教利养、名闻故,趁机造文破斥、揭露喇嘛教,以期坐拥失信于喇嘛教之信众,俗称“撸粉”。欲以此广纳原喇嘛教之利养、名闻于一身。利用后世佛教徒“空、有”之争,偏执有宗,立“见精明元”为彼“明心、见性”之境界,以为阿赖耶识之本。
然,萧平实之大妄语,亦不输于喇嘛教诸“活佛、法王”;其说相似法误导众生。妄讥二乘见道境界,割裂三乘,捏造佛陀之“懿旨”。讥讽禅宗祖师,轻贱出家之行,诋毁僧团耆旧长老。自夸修行无过其右,实则不知修行次第,颠倒经文,与戒律相违。是故,今当造文破斥,以利未来众生,以冀明耀僧团住世之德,标榜三乘实为一佛乘之大义。
破斥萧平实邪见 卷一
第一章 犯大妄语戒
佛陀教诫,其灭度后不许弟子自言我是真菩萨真阿罗汉。如经云:
【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五》
萧平实居士自谓经历二千年的修行,可以“改变自己之内相分”,如下文
[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虽已明心,然而眼见佛性之缘,直至千年前亲遇大善知识克勤圆悟大师之时,以心性单纯、信心具足及福德具足故,殷勤奉侍、力护正法,是故亲得传授见性之法。是故今世仍可在被名师误导之情况下,自行具足见性所须之定力慧力与福德而自行参究悟入,又得重新眼见佛性。便于山河大地上亲见自己之佛性,便于一切有情身上亲见自己之佛性,便于一切有情身上亲见各各有情之佛性。如是境界,即是《圆觉经》所云“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然后次第进修,再证“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非诸明心菩萨所能知之,更非三明六通之大阿罗汉等所能知之。]A27:《眼见佛性》2009繁简版.CHM》萧序[p1-42] ——心大宽广的出家人与心小狭隘的出家人;
如上言论,可知萧平实居士自谓佛陀在世时,彼是地前三贤位菩萨。
复次,萧平实居士自谓二地满心位,有“改变自己之内相分”的能力。如下文:
[第二目:凡夫完全被不可知执受控制和影响。贤位菩萨仍难以免除不可知执受之负面影响。二地满心位起开始转变不可知执受为可知执受,开始有能力转变自己之内相分。三地满心位虽有能力改变他人之内相分,因而导致他人之不可知执受开始转变,但所有三地满心菩萨无人敢偶一为之,于此违背因果律之作为不敢刹那生起一念欲轻试之,佛之告诫极严峻故。……]《A25:《真假开悟》2009繁简版.CHM》》第六章 表相归依与实义归依;第六节 意根现识对异熟识不可知执受之影响;
此是大妄语,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这种行径和喇嘛教自称“法王、如意宝”、“文殊菩萨”的化身、“佛祖姨母”再来的——晋美彭措 喇嘛有和区别?!
如晋美彭措诳言:[在我们五明佛学院,我觉得至少有三百多位得地菩萨,这是毫无疑问的。]
又如:
[顶礼 导师平实菩萨摩诃萨!]A36:《三乘菩提系列讲座文稿》繁简配图版》
萧平实明目张胆的出书吹嘘自己,造大妄语恶业,难道也是请示他在“色究竟天的佛陀”得到的“安排”?!
[萧老师二千多年来,一直是出家人,到上一世才现在家相,所以今生的出家人身韵仍然还很浓厚。今生示现在家相,是佛所安排,……]A15:《学佛之心态》2009繁简版;书后语;(《学佛之心态》第140页)
[萧老师答:……不过这个出家的因缘很难讲,最主要的,还是看世尊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我没有第二句话。如果世尊要我出家的话,祂一定会先去跟我同修沟通,不必我去沟通。如果没有必要,祂老人家可能不会多此一举。]A16:《大乘无我观-悟前与悟后别说》2009繁简版;回答问题()
佛陀呵责此类人:【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我教比丘直心道场。于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直果招纡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五》
上面这段话,佛陀清清楚楚的说,但凡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在此末法之中,都不可以泄露自己是“菩萨、阿罗汉”的密因;
即不可以透露自己是菩萨再来,不可以说自己是菩萨、阿罗汉再来。这样的再来菩萨、阿罗汉活着的时候,是不可以告诉别人:我是菩萨、阿罗汉再来的;除非等到他度化众生事业结束了,一期护持佛法结束了,临终舍身的时候,才可以告诉别人,我是菩萨、阿罗汉再来。说完了以后,交代完了以后,他就死了,走了。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菩萨、阿罗汉再来。
值此末世,萧平实居士振臂高呼,自己由佛世再来的,转世的,且证量不低于“二地菩萨”不过是徒增笑料耳!!
“二地菩萨”——萧平实如实大妄语,即“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
一,为何佛陀不许后世弟子自言我是真菩萨真阿罗汉?
“二地菩萨”——萧平实居士,不知如下义理,却巧妙的吹嘘自己已经证得“二地菩萨”果位;鼓吹自己是“菩萨”再来。
此等言行堕于《百法明门》“痴、慢”二种“根本烦恼法”境界。为“诳、憍、无惭、无愧、失念”五种“随眠烦恼”法之所胜。
为何佛陀不许其灭度后弟子自言我是真菩萨真阿罗汉?
答曰:其义具无量,今略说之,义有二十一:
一者,凡夫多有志意下劣之辈,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则起自卑心:谓解脱之果,非凡夫可得,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二者,凡夫辈,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邪见:谓解脱之果,乃生而得之,非修所能证,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三者,凡夫多有志意下劣之辈,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邪见:谓解脱之果甚难,彼是圣贤再来,故能证之,吾辈凡愚不堪修证,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四者,菩萨、阿罗汉再来之人或示现有妻子,凡夫辈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邪见:谓彼是圣贤而有妻子,吾辈亦应不离五欲而证解脱,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五者,凡夫辈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深重情执:谓彼是圣贤,吾辈何用修行,极力亲近即可获解脱,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六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情执:重其言教而轻声闻藏、菩萨藏之经律论,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七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情执:高其言教而轻贱其余大德之言教,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八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情执:重其师所在之僧团、居士团,而轻蔑其余,若僧团、居士团,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九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起邪见:谓依人不依法,轻谤“依法不依人”之圣言量,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则渐坏四依法:即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一者,凡夫若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则渐坏平等法:于供养中心不平等;心不平等故,处处取舍分别;处处取舍分别故,难证寂灭,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二者,若奸佞凡夫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必来勘验,是否真实,是故多起梵行难,杀生难等,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三者,若奸佞凡夫闻师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或要以神通勘验师是否真实,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四者,师若是菩萨、阿罗汉再来,而屡现神通,征信有信、无信众生,谓是真实菩萨、阿罗汉再来,如彼魔术演员。此与佛戒相违,亦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五者,师若是菩萨、阿罗汉再来,为征信凡愚故屡现神通,则渐坏佛法故,佛法乃是觉悟,非尚神通异能。此与佛戒相违,亦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六者,多有奸佞凡夫妄言是“菩萨、阿罗汉”再来,为求名利故。魔王附着彼人,示现神通,迷惑愚夫,则奸佞凡夫宣邪说、邪见坏佛法。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七者,多有魔王附着之奸佞凡夫妄言是“菩萨、阿罗汉”再来。与真菩萨、阿罗汉再来者,互争是非,失彼说法度众之机。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八者,菩萨、阿罗汉,皆证无我,或久熏习,师若是菩萨、阿罗汉再来者,证解无我法故,淡薄名利,岂能自言是“菩萨、阿罗汉”再来?!此无益于救度众生,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十九者,自言是“菩萨、阿罗汉”再来,于俗谛则名为牟取名利之行,备受世俗讥嫌故,此与救度众生之初衷相违,故菩萨、阿罗汉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二十者,尊佛教诲故,菩萨、阿罗汉 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 罗汉’】;
二十一者,守佛梵戒故,菩萨、阿罗汉 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
而喇嘛教徒众,与萧平实及其徒众等,于此无知、无识,犯大妄语,自吹是“入地菩萨”,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以此可知,萧平实并不曾阅读《楞严经》,或虽阅读而不解其义。此与诵经乐学之佛子尚且相去甚远,遑论其余菩萨境界。
复次,萧平实此等言论,是证明自身如实大妄语。何以故?
1,若“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已明心(《眼见佛性》)属实,历2000年轮回时光,具宿命通,岂能不知佛陀不许后世弟子自言是真菩萨真阿罗汉之教诫?!
2,若萧平实所言,证入“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眼见佛性》)属实,如何未能通达“无我”之义,沦堕我执、我慢境界,如诸凡夫。而佛教中,如初果——“须陀洹”,尚不自谓是须陀洹果,何况如萧平实居士出书自夸为“二地菩萨”?!
如经云:【“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3,若萧平实所言“然后次第进修,再证‘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眼见佛性》)属实,即已入菩萨地如何未能除灭我执、我慢境界,起我执、我慢等烦恼?!而佛教中,初发菩提心,起修六波罗蜜之般若波罗蜜之菩萨,即须“降伏其心”,远离“我相”等妄想境界,何况如萧平实居士出书自夸为“已入地菩萨”,而不能自知为我执、我慢等烦恼所胜?!如经云:
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 若萧平实所言“二地满心位起开始转变不可知执受为可知执受,开始有能力转变自己之内相分。(《真假开悟》)属实,萧平实至少是二地菩萨境界。而观其言行,名为大妄语。如论云:
    经曰。诸佛子是菩萨。住此菩萨离垢地已。多见诸佛。以大神通力大愿力故。见多百佛多千佛多百千佛多百千那由他佛多亿佛多百亿佛多千亿佛多百千亿佛多百千亿那由他佛。……
    论曰。此中果利益挍量胜事者。如初地说。此地亦如是。有者同无者应知。此中胜事者。于无量劫远离悭嫉破戒垢心。成就布施持戒清净等诸事胜故】《十地经论》离垢地第二卷之四;天亲菩萨造;后魏北印度三藏菩提流支译;
    初证圣处多生欢喜故名欢喜地。离能起误心犯戒烦恼垢等。清净戒具足故名离垢地。】《十地经论》初欢喜地第一之一;天亲菩萨造;后魏北印度三藏菩提流支等译;
    二地菩萨戒律清净,乃是“于无量劫远离悭嫉破戒垢心”所成就之。能够“离能起误心犯戒烦恼垢”等,对比来看,萧平实犯大妄语,自称是“入地菩萨”,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二,无二地菩萨应有证量及学识
如经云:【佛子!菩萨住此离垢地,以愿力故,得见多佛。所谓:见多百佛、多千佛、多百千佛、多亿佛、多百亿佛、多千亿佛、多百千亿佛,如是乃至见多百千亿那由他佛。于诸佛所,以广大心、深心,恭敬尊重,承事供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亦以供养一切众僧,以此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诸佛所,以尊重心,复更受行十善道法,随其所受,乃至菩提,终不忘失。是菩萨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远离悭嫉破戒垢故,布施、持戒清净满足。譬如真金置矾石中,如法炼已,离一切垢,转复明净。菩萨住此离垢地,亦复如是,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远离悭嫉破戒垢故,布施、持戒清净满足。佛子!此菩萨,四摄法中,爱语偏多;十波罗蜜中,持戒偏多;余非不行,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二离垢地。菩萨住此地,多作转轮圣王,为大法主,具足七宝,有自在力,能除一切众生悭贪破戒垢,以善方便令其安住十善道中;为大施主,周给无尽。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不离念法,不离念僧,乃至不离念具足一切种、一切智智。又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为殊胜、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是菩萨若欲舍家于佛法中勤行精进,便能舍家、妻子、五欲。既出家已,勤行精进,于一念顷,得千三昧,得见千佛,知千佛神力,能动千世界,乃至能示现千身,于一一身能示现千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是数,百劫、千劫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五;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二;第二地;
萧平实居士于“二地菩萨”所应证、应持、应习之法一无所知。如上“二地菩萨”可随愿力面见很多佛,布施、持戒满足清净;如果想舍家修行,就能够出家,并且一念之间就能证得“得千三昧,得见千佛,知千佛神力,能动千世界,乃至能示现千身,于一一身能示现千菩萨以为眷属……”。反观萧平实居士,可谓笑掉大牙。
()于“三聚净戒”无知的“二地菩萨”
三聚净戒,初发心菩萨即始修学研持,而萧平实自诩“二地菩萨”,却未能知二地菩萨累劫所习,则属妄语。
【三聚净戒】
梵语 tri-vidha^ni s/i^la^ni。指大乘菩萨之戒法。又作菩萨三聚戒、三聚清净戒、三聚圆戒。简称三聚戒、三聚。聚,种类之意。以此三聚之戒法,无垢清净,含摄大乘诸戒,圆融无碍,故称三聚净戒、三聚圆戒。即:
(一)摄律仪戒(梵 sam!vara-s/i^la),又作自性戒、一切菩萨戒。乃舍断一切诸恶,含摄诸律仪之止恶门。为七众所受之戒,随其在家、出家之异而分别有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等戒条;亦可总归为别解脱戒、定共戒、道共戒三种。又此戒为法身之因,以法身本自清净,由于恶覆,故不得显;今离断诸恶,则功成德现。
 (二)摄善法戒(梵kus/ala-dharma-sam!gra^haka-s/i^la),又作受善法戒、摄持一切菩提道戒,谓修习一切善法。此为修善门,系菩萨所修之律仪戒,以修身、口、意之善回向无上菩提,如常勤精进,供养三宝,心不放逸,守摄根门及行六波罗蜜等,若犯过,则如法忏除,长养诸善法。此即报身之因,以其止恶修善,故成报佛之缘。
 (三)摄众生戒(梵sattva^rtha-kriya^-s/i^la),又作饶益有情戒、作众生益戒,即以慈心摄受利益一切众生,此为利生门。菩萨地持经卷四举出十一种,即:(1)众生所作诸饶益事,悉与为伴。(2)众生已起或未起之病等诸苦及看病者,悉与为伴。(3)为诸众生说世间、出世间法,或以方便令得智慧。(4)知恩报恩。(5)众生种种恐怖,悉能救护。若有丧失亲属财物诸难,能为开解令离忧恼。(6)见有众生贫穷困乏,悉能给予所须之物。(7)德行具足,正受依止,如法畜众。(8)先语安慰,随时往返,给施饮食,说世善语。进止非己,去来随物。(9)对有实德者,称扬欢悦。(10)对有过恶者,慈心呵责。折伏罚黜,令其悔改。(11)以神通力,示现恶道,令彼众生畏厌众恶,奉修佛法,欢喜信乐,生希有心。
 此三聚净戒为大乘僧、俗之通行戒,然大乘僧众始受摄律仪戒,即受二百五十戒,此谓别受;后再总受三聚净戒,称为通受。(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三、解深密经卷四、瑜伽师地论卷四十一、梁译摄大乘论释卷十一、梵网经菩萨戒本疏卷一(法藏))p665 FROM:【佛光大辞典】
【三聚净戒】
菩萨戒义疏云三聚戒:聚、集也,戒、禁戒。此三种戒,能摄一切大乘诸戒,故名三聚戒。
庄严论云:‘初律仪戒,以禁防为体,后摄善摄生二戒,以勤勇为体。’
一、摄律仪戒 摄律仪戒者,谓一切律仪,无不聚摄也。律、即法律,是禁止之义。仪,即仪式,是轨范之义。法苑珠林云:‘摄律仪者,要惟有四。’
一者、不得为利养故自赞毁他。
二者、不得故悭不施前人。(即外人也。)
三者、不得嗔心打骂众生。
四者、不得谤大乘经典。
持此四法,无恶不离,故名摄律仪戒。
二、摄善法戒 摄善法戒者,所行之行,能行一切善法也。谓身口意所作善法,及闻思修三慧,布施等六度之法,无不聚摄,故名摄善法戒。
三、摄众生戒 摄众生戒者,谓能摄受一切众生也。能摄之行,即是慈、悲、喜、舍。
慈名爱念,能与众生乐故。
悲名怜愍,能拔众生苦故。
喜名庆喜,庆一切众生离苦得乐故。
舍名无憎无爱,常念众生同得无憎无爱故。
以此等法,摄诸众生也。FROM:【《佛学次第统编》杨卓 编】
()于“高广大床”无知的“二地菩萨”
萧平实诳言:[另外是:不坐卧高广大床。这个诸位不会犯,因为我们这里没有高广大床。国王的高广大床是房子墙壁挖一个大洞将近一丈高,人上不去的,要坐着象,从象背走上去坐。……在中国只有皇帝的金銮殿,把龙椅放在一个很高的坛台上,那就叫做高广大床。]简体版《菩萨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三辑P1124
[萧老师二千多年来,一直是出家人,到上一世才现在家相,所以今生的出家人身韵仍然还很浓厚。]A15:《学佛之心态》2009繁简版;书后语;(《学佛之心态》第140页)
什么是“高广大床”,这是个佛教常识性问题,普通佛教居士应知之事,而“二地菩萨”——萧平实居士于此闹笑话,与“二地菩萨持戒满足清净”之境界相去甚远,于佛戒律一无所知,名为大妄语。
“高广大床”者,如下文:
【八关斋戒】
﹝出毗婆沙论并杂阿含经﹞
关者,禁也。谓禁闭杀盗淫等八罪,使之不犯故也。论云:夫斋者,过中不食也。以八戒助成斋法,共相支持,故又名八支斋法。每月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三十日,是为六斋日。于此六日,能修行此八斋戒者,诸天相庆,即为注福禄增寿算也。……
 [六、不坐高广大床],高广大床者,阿含经云:床高一尺六寸,非高也;阔四尺,非广也;长八尺,非大也。但过此量者,名高广大床,不宜坐也。……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高广床者。以生憍慢故。木床高大。悉犯俗人八戒。同是也。八指者。一指二寸也。】《大正藏 23 No. 1440 萨婆多毗尼毗婆沙》《续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序》西京东禅定沙门智首撰;
如上“尺、寸”皆依佛陀指宽换算得来,超过这个尺寸,皆名“高广大床”。佛陀制戒因缘如律经云:
佛在俱舍弥国。尔时长老阐那。用高广好床。佛与阿难游行到阐那房。是阐那遥见佛来。从坐起偏袒右肩合掌白佛言。世尊。入我房舍看床。佛即入见。是床高好见已语阿难。染污烂坏。云何是痴人。用如是高广好床。佛种种因缘呵责阐那。云何名比丘。用高广好床。佛种种因缘呵已。集比丘僧语诸比丘。以十利故与比丘结戒。从今是戒应如是说。若比丘欲作床者。当应量作。量者。足高八指。除入梐。过是作者波逸提。
床者有二种。细梐绳床粗梐绳床。粗梐绳床有五种。阿珊蹄脚。波郎劬脚。羝羊角脚。尖脚曲脚。细梐绳床亦有五种。阿珊蹄脚。波郎劬脚。羝羊角脚。尖脚曲脚。高八指者。佛言。用我八指
第三分入梐。波逸提者。煮烧覆障。若不悔过能障碍道。是中犯者。若比丘过八指作床脚者波逸提。随作随得尔所波逸提。若比丘过八指作床脚者。应截脚入。……】《十诵律》三诵;5.九十波夜提法之十;三食坐小床;
律藏中“高广大床”,佛世以来普通民居即有之,非难得之物。如律云:
佛言。从今日听。白衣舍大床高床。比丘不得畜不得坐不得卧。若人施高床大床听受应护藏举。不得坐不得卧。】《十诵律》卷第六十一(善诵毗尼序卷中);东晋罽宾三藏卑摩罗叉续译;七百比丘集灭恶法品第二之余;毗尼中杂品第三;九十事第八十五;
对比“二地菩萨”——萧平实居士的言论可知,其不仅于戒律无知,且于己无知,无惭无愧,而信口雌黄,此与五戒清净之居士,相去甚远,遑论二地菩萨境界?!遑论二地菩萨所应证、应持、应习?!
是故可知,萧平实居士犯大妄语,自称是“入地菩萨”,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此等言行堕于《百法明门》“痴、慢、不正见”三种“根本烦恼法”境界。为“覆、诳、憍、无惭、无愧、失念”五种“随眠烦恼”法之所胜。
复次,萧平实此等言论,是证明自身如实大妄语。何以故?
  • 若“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虽已明心(《眼见佛性》)属实,即历佛世,岂能不知佛说“高广大床”是何义?!
    2,若萧平实所言“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虽已明心,……如是境界,即是《圆觉经》所云‘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眼见佛性》)属实,即历2000年轮回生死,又证入“《圆觉经》所云‘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今自识宿命而不知佛说“高广大床”是何义者,名为大妄语。

  • 若萧平实所言“然后次第进修,再证‘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眼见佛性》)属实,即已入菩萨地如何不知佛说“高广大床”是何义者,名为大妄语。
    4,若萧平实所言“二地满心位起开始转变不可知执受为可知执受,开始有能力转变自己之内相分。(《真假开悟》)属实,萧平实即证二地菩萨果位境界。而观其言行,名为大妄语,未能远离坐卧“高光大床”之犯戒污垢故。如论云:
    若广宣说如十地经离垢地说。远离一切犯戒垢故。名离垢地由离一切犯戒垢故。即此名为增上戒住。彼离垢地当知即此增上戒住。】《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八;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第二持随法瑜伽处住品第四之二;
    初证圣处多生欢喜故名欢喜地。离能起误心犯戒烦恼垢等。清净戒具足故名离垢地。】《十地经论》初欢喜地第一之一;天亲菩萨造;后魏北印度三藏菩提流支等译;
    对比如上所言,萧平实不能知律中所制,违犯、非违犯之尺度,亦不知不解律中名相、义理之所指。根本做不到“离一切犯戒垢”之二地菩萨基本证量。尚不如广学多闻、受持八关斋戒之居士。是故,“二地菩萨”萧平实犯大妄语,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于“比丘尼戒”数量无知的“二地菩萨”
萧平实诳言: [世尊这种作为,在四阿含中的记载非常多,律部的经里记载更多;只要有佛弟子错了,他一定叫来纠正。二百五十个比丘戒,五百多个比丘尼戒,都是弟子犯错,佛一定叫来问明及纠正,然后就制戒,戒就是这样来的,所以说这样才叫做真正的圆融。]A14:《我与无我》2009繁简版;第四章 理事圆融;第五节 作滥好人非真圆融;
[萧老师二千多年来,一直是出家人,到上一世才现在家相,所以今生的出家人身韵仍然还很浓厚。今生示现在家相,是佛所安排,……]A15:《学佛之心态》
《四分律》中佛为比丘尼制戒,唯有348戒。而称“五百戒”者非是实数。之所以称500戒,是因为比丘戒律约250条,其重戒4条。比丘尼重戒8条,因此就以比丘戒之倍数称500戒。其实只有348条。
复次,以乐学戒故,合比丘、比丘尼戒为一戒聚故,名为500戒。
【五百戒】
(术语)比丘尼之具足戒也。本律之说相,唯三百四十八戒,以大数而称为五百。束为七聚:一,八波罗夷。二,十七僧残。三,三十舍堕。四,百七十八单提。五,八提舍尼。六,百众学。七,七灭诤。行事钞中一曰:“律中尼有三百四十八戒。”比丘尼钞中上曰:“世人妄传五百戒者非也,亦有经律尼戒五百,此但有总数而无实名也。”(参见:具足戒)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萧平实此等言论于普通法师、居士而言,不为过失。于“二地菩萨”——萧平实居士,则为大过。佛陀为比丘、比丘尼制戒多少,彼应了然于胸故。
“二地菩萨”——萧平实“二千多年来,一直是出家人”,而不如实知佛陀为比丘尼制戒多少故,可知萧平实居士于戒律无知、无识,犯大妄语。
有人言:别解脱戒是出家众所应持受修学,而萧平实系在家居士,于此无知并无大过。
答曰:此言许为初发心菩萨开脱罪责,若萧平实者则属大过,堕大妄语境界。何以故?萧平实者自谓“二地菩萨”非是初发心者,且二地菩萨以能“远离一切犯戒垢故”胜过初地菩萨。如论云:
若广宣说如十地经离垢地说。远离一切犯戒垢故。名离垢地由离一切犯戒垢故。即此名为增上戒住。彼离垢地当知即此增上戒住。】《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八;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第二持随法瑜伽处住品第四之二;
以此可知,二地菩萨入地前乃是经多劫修行、严持“三聚净戒”,使能成就“远离一切犯戒垢”境界,而“二地菩萨”——萧平实,却于比丘尼戒律数量尚且无知,何况能够“远离一切犯戒垢”?!
复次,有人言,汝乃吹毛求疵,萧平实系居士身,不知比丘尼戒律多少不足为怪也。
驳斥曰:此愚人言论。彼自诩胜义僧、二地菩萨”,吾辈岂可依凡夫五戒居士标准衡量之?!必须依“胜义僧、二地菩萨”之应有境界衡量之。如萧平实自谓:
[二地满心菩萨,则是能够在‘微细毁犯、误现行中正知而行’,完全是以无生法忍智慧的导致戒行绝对清净,而证二地满心果位(这是犹如光影现观的功德,能随己意而改变自己的七识见分为清净心,也能用这种现观的能力来改变自己的内相分为清净境界,所以能绝对清净、身处五浊恶世中也能不犯众生),不以能到千佛世界等有为法而定位之;]A15:《学佛之心态》2009繁简版;附录五:不应以一经一论楷定全部佛法;
诸佛子应知,二地菩萨依“布施、持戒清净满足、远离一切犯戒垢故”而得名为“离垢地”。若未能尽持比丘、比丘尼戒者,则不名乐学戒者;若未能乐学戒,则难以尽持三聚净戒及所含别解脱戒。如此则难以圆满受持三聚净戒,遑论达到“戒行绝对清净”境界。
若未能熟背《律藏》知其各部比丘、比丘尼一一戒律,若未能背诵各部比丘、比丘尼一一戒,如何能熟记一一戒条之开、遮、持、犯四义?若未能明了一一戒条之开、遮、持、犯四义,如何能于行住坐卧中成就“持戒清净满足、远离一切犯戒垢”?!
今观萧平实者,尚不知比丘、比丘尼戒实际戒分,何况一一戒条之开、遮、持、犯?亦必不知如下各部戒律数目。
(1)《四分律》谓比丘戒有二五0戒,比丘尼戒有三四八戒。
(2)《十诵律》谓比丘戒有二五七戒,比丘尼戒有三五五戒。
(3)《五分律》谓比丘戒有二五一戒,比丘尼戒有三八0戒。
(4)《摩诃僧祇律》谓比丘戒有二一八戒,比丘尼戒有二七七戒。
(5)《善见律毗婆沙》谓比丘戒有二二五戒,比丘尼戒有三一一戒。
(6)《巴利戒本》谓比丘戒有二二七戒,比丘尼戒有三一一戒。
是故可知,萧平实自称是“二地菩萨”,而于律藏无知,此是染污优婆塞行,是非法是恶业,是与佛相诤,此知见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此等言行堕于《百法明门》“痴、不正见”二种“根本烦恼法”境界。为“覆、诳、憍、无惭、无愧、失念”五种“随眠烦恼”法之所胜。
复次,萧平实此等言论,是证明自身如实大妄语。何以故?
  • 若“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已明心(《眼见佛性》)属实,历2000年轮回时光,岂能不知佛陀与比丘尼制戒多少?!
  • 若萧平实所言“如是境界,即是《圆觉经》所云‘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眼见佛性》)属实,为入地前多劫持戒,研习“三净聚戒”,岂能不知佛陀与比丘尼制戒多少?!
  • 若萧平实所言“然后次第进修,再证‘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眼见佛性》)属实,即已入菩萨二地,成就“远离一切犯戒垢”境界,岂能不知佛陀与比丘尼制戒多少?!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