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语言与文化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周有光的拼音又让我们头痛 (轉貼)

发表在 2018-1-26 11:30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8 152


我在一个拥有拼音专家的群发牢骚到:“Mou-a?,像Xi'an, 周有光is ridiculous!”。很懂拼音的群主告诉我:“Xi'an 不够狠。Shaanxi 怎么读?”,他甚至认为“Moua”不是汉族的汉语拼音,怀疑他或她是东南人,这个我到是不同意。我去谷歌上查陕西和山西,他们确实拼写不同:Shaanxi和Shanxi,最新的Science文章把西安的陕西师范大学写成:ShaanxiNormal University in Xi'an。朋友告诉我这Shaanxi可以理解为三音节:Sha an xi,但是Sha不能发成“陕”啊?国内朋友又说:“山西和陕西,拼音都是Shanxi”,“应该是为了把这两个地名区别开才这么拼写的。我们在键盘上用拼音输入法打字,因为没有区分声调,所以重码率很高,因而专业搞汉字录入的,一般用五笔字形录入法,重码率低,速度快很多。”;“因为谷歌拼音也是不标声调的,这两个地名没标调没法区分。”。

也就是说,这周有光的“伟大发明”把中国两大省都区别不出来。陕西省对外敢于向拼音反击了,因为Shaanxi违背了拼音原则,就像Tsinghua(清华)而不是可怕的Qinghua一样,因为Qing太难发音了。周有光根本不知道如何将音调体现在拼写中,所以弄得天下“吴、武和伍”家都姓Wu。如果水准够,汉语的音调也应该体现出来,像杜平根大学的杜平根,德文Tubingen; 英文Tuebingen,u的元音在德文上有两点。谷歌还跟着起哄,有一天把周有光列在首页纪念。还是朋友说得好:“他本来就不是语言学家。拼音的目的是消灭汉字,有节操的语言学家估计实在做不来”。


不过语言翻译确实很难,校友接帖道:“这算很容易的名字,看这个俄罗斯名:Khristorozhdestvenskaya”;“从埃塞俄比亚人中挑一个名字出来,有卅几个发音音节,即使是发得出音,也记不住啊!”。我则回答:泰国人的名字也是很长。这些名字都会在美国消失的,后代会改成Anglo的发音,特别是难发音的德文,Trump就是改后的,Steinweg也改成了Steinway。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baiyu 发表于 2018-1-26 17: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问题这样看大概不对。
汉语拼音现在的形态,固然不能算很完美。但即便再怎么改造,拼音的方法也不可能具有汉字那样的辨别功能。因为根本上说,汉语的语音简单,又只以单音词和双音词为主,把汉语有限的音转换成字母来记录,任由谁来做,也不可能达到汉字一样的区别功能。比如食油与石油,是由与事由,公示与公式、工事、攻势、宫室、公事~~~~这些,即便区分了声调,也是不管用的。
要想把汉字改没了,就只能让汉语复杂起来。比如现在的双音词为主改成四音词为主。食油——食用油脂,石油——燃烧用矿石油……这样子说话,汉语拼音就有望代替汉字了。可是没有人愿意这样吧?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想说话 发表于 2018-1-26 17: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弱弱的表示一下。

周有光老爷爷在多个场合表示过。

现代汉语拼音系统是定位于“辅助汉字发音”以及“更好的让汉语音译和国际接轨”。

而且我们国家也很明确的阐述过

汉语拼音不是“替代文字系统”。

汉语拼音在很多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汉字输入以及现代汉字启蒙教育。

同音字

这是所有拼音文字的一个难题。

楼主老爷爷,我想你应该知道。

在日语里,假名的同音字,往往需要汉字来辅助区分差别。

在韩国语里,谚文也是无法对抗同音字的,最后也是需要依靠上下文来区别。

在越南语拉丁话后,同样呀,同音字变成死结,需要上下文来区别。


在很多没有文字的部族。

比如在非洲

遇到同音字,他们巧妙的采用了增加描述性语言来区分。

比如什么“有巨大耳朵的和四根柱子一样粗腿的象”

头痛的是先入为主的观念


而不是汉语拼音本身
使用道具 举报
chris307 发表于 2018-1-26 21: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轉這個貼不是説我就贊成貼中的觀點,讀貼有時也得動腦子,比如作者提到的她的朋友說的話

我看文章時,先拿其不與自己觀點一致的相較,爲什麼作者會如此看,從這方面看有什麼道理?而不是去批駁,太多在第一時間的批駁最後證明是蒼白或無説服力的。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事情不是用非黑卽白就能説明白的。
論壇中的一些網友,每看一貼都要站隊,接著就按隊來表態。最後就吵了起來。生活就這樣一步步地走入怪圏,而論壇也走入了俗套。
使用道具 举报
baiyu 发表于 2018-1-26 22: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chris307 发表于 2018-1-26 21:49
我轉這個貼不是説我就贊成貼中的觀點,讀貼有時也得動腦子,比如作者提到的她的朋友說的話

我看文章時,先 ...

我正是针对帖子内容作的讨论啊。不能因为是最先跟帖就被认为什么什么的。
再说我也并不知晓你转帖时是完全赞同还是将会有多少不同看法。
其实我的核心认知就是:汉语决定了汉字形态。汉语简单,汉字就得复杂,因而用拼音有同音、甚至是大量同音的情况并不奇怪。
至于声调,其实汉语拼音是有相关设计的,只是多数人不了解、一般也用不到而已。
说是陕西为自己的拼音加了个字母,这倒是个办法,因为陕西人发“陕”字时,其中的“a”确实是比较强化的。不过这个做法用在哪个范围,国家语委是否批准,主帖没有给出更多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想说话 发表于 2018-1-26 23: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传统。

转贴时,不阐明转贴立场,是默认转贴人完全持转贴中所述立场。

所以,很多新闻机构在转发文章时,

会有不持立场的文字说明哒

论坛,

就是口水横飞的地方。

不站队,化外神仙才有的境界呀
使用道具 举报
chris307 发表于 2018-1-28 00: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興趣的幾點是:
一、周有光是學經濟專業的、會幾門外語、在搞漢語拼音之前和當時並未研究過語言和音韻的相關知識、其後也只是做爲業余愛好而涉獵、且至今未見在音韻或語言上有出色論文或論著。
二、周有光所在的小組中有幾位在京滬學堂中一生專事漢語音韻學習研究的學者,著述豐碩、門人林立,卻未置一辭於拼音之功。
三、其流傳的一則風言爲,有節操者憶之汗顏。
四、周因搞拼音由滬進京得福而避禍,但其所在小組其他人卻無一幸免於政治風波。
五、當周以拼音之父風靡神州之際,可見有當時做同一事者捧塲?

以上是我讀所轉之文想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想说话 发表于 2018-1-28 05: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想说话 于 2018-1-28 05:41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想说话 发表于 2018-1-28 05: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想说话 于 2018-1-28 05:41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