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悲智邪见 卷十七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3-3 14:07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162

破斥悲智邪见十七
七,悲智不知阿罗汉尚有“报身、化身”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成唯识论》中转识成智、依智舍识之邪说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
法、报、化三身之邪谬,请见《楞严伪谬1-20.法身,常住真心》与《楞严伪谬7-6.张挂报身卢舍那佛像》等前文。
无论在时间上、空间上,任何一位圣凡众生,只能有一个业报之身于一时一地,这是佛说铁律。
比如:
“有过去身时。唯是过去身。无未来.现在。有未来身时。唯是未来身。无过去.现在。有现在身时。唯是现在身。无过去.未来身。”(《长阿含经》)
“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时。无欲界天身。色界天身。乃至有想无想处天身。如是展转。至有想无想处天身时。无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及欲界天身。色界天身。至不用处天身。”(《长阿含经》)
且置三身之荒唐不论,四智之说,更加邪谬。阿赖耶识等八识尚且为子虚之妄想法,又何来转八识成四智?更何况,转识成智、依智舍识等本即无知之邪说。]《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九;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在举证破斥悲智邪见之前,有必要了解何谓三身?
【三身】
三身者:
一、自性身 谓诸如来真净法界,受用变化平等所依。离相寂然,绝诸戏论,具无边际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实性,即此自性,亦名法身,大功德法所依止故。
二、受用身,此有二种:
 (一)、自受用 谓诸如来三无数劫,修集无量福慧资粮,所起无边真实功德,及极圆净常遍色身,相续湛然,尽未来际,恒自受用广大法乐。
 (二)、他受用 谓诸如来,由平等智,示现微妙净功德身,居纯净土,为住十地诸菩萨众,现大神通,转正法轮,决众网令彼受用大乘法乐。
 合此二种,名受用身。
三、变化身 谓诸如来,由成事智,变现无量随类化身,居净秽土,为未登地诸菩萨众,二乘异生,称彼机宜,现通说法,令名获得诸利乐事。
‘三种常住’谓三种常住者:
一、自性常 自性身谓之自性常,其性无为,不生不灭。
二、不断常 自他受用,谓之不断常,有为智品,虽有生灭,无有间断也。
三、相续常 变化身,谓之相续常,机缘不恒,稍有间断,虽不恒会,机缘无尽,虽有间断,化道无绝也。FROM:【《佛学次第统编》杨卓 编】


()化身
1.神通境界可起化身
悲智不曾通读声闻法藏,不知彼证禅定者,即可出于化身。如经云:
【彼已定心。清净无秽。柔濡调伏。住无动地。从己四大色身中起心。化作化身。一切诸根.支节具足。彼作是观。此身是四大合成。彼身从化而有。
此身亦异。彼身亦异。此心在此身中。依此身住。至他身中。譬如琉璃.摩尼。莹治甚明。清净无秽。若以青.黄.赤綖贯之。有目之士置掌而观。知珠异綖异。而綖依于珠。从珠至珠。摩纳。比丘观心依此身住。至彼化身亦复如是。此是比丘第二胜法。所以者何。斯由精勤。念不错乱。乐独闲居之所得也。】《长阿含经》(二○)第三分阿摩昼经第一;

如上可知,禅定境界,可成就“化身”境界。
而悲智却毫无常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2.阿罗汉神通境界可起化身
阿罗汉神通境界可分一身作无数身。如经云:
【目连报曰。于是。比丘有大神足。于神足而得自在。彼能变化无数千事而无疑难。亦能分一身作无数身。或复还合为一。石壁皆过。踊没自在。亦如驶河。犹如飞鸟在空中无迹。譬如暴火焚烧山野。亦如日月靡所不照。亦能举手摩抆日月。亦能化身至梵天上。如此。比丘宜牛师子园中。】《增一阿含经》37.六重品第三十七;第3经;
【若复比丘意欲得无量神足。分一身作无数。复还合为一。踊没自在。化身乃至梵天。彼当念戒德具足。】《增一阿含经》37.六重品第三十七;第5经;

如上可知,阿罗汉具足神足者,可成就“化身”境界。
而悲智却毫无常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3.诸天及修罗亦可化身
诸天及阿修罗神通境界,皆可化身。如经云:
【世尊告曰。止。止。阿难。勿兴此意。所以然者。十二因缘者极为甚深。非是常人所能明晓。我昔未觉此因缘法时。流浪生死。无有出期。又复。阿难。不但今日汝言因缘不甚深。昔日已来言不甚深也。所以然者。乃昔过去世时。有须焰阿须伦王窃生此念。欲捉日月。出大海水。化身极大。海水齐腰。】《增一阿含经》49.放牛品第四十九;第5经;
如上可知,阿修罗及诸天众,亦可成就“化身”境界。
而悲智却毫无常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4.诸佛化身难测难量
声闻藏中,说释迦摩尼佛一佛教化之境在此三千大千世界之内。而三千大千世界有1000,000,000个银河系(小世界),世尊在这一亿个小世界中,有种种化身,种种名字,度化众生。如经云:
【“诸佛子!如来于此娑婆世界诸四天下,种种身、种种名、种种色相、种种修短、种种寿量、种种处所、种种诸根、种种生处、种种语业、种种观察,令诸众生各别知见。
“诸佛子!如来于此四天下中,或名:一切义成,或名:圆满月,或名:师子吼,或名:释迦牟尼,或名:第七仙,或名:毗卢遮那,或名:瞿昙氏,或名:大沙门,或名:最胜,或名:导师……。如是等,其数十千,令诸众生各别知见。
“诸佛子!此四天下东,次有世界,名为:善护。如来于彼,或名:金刚,或名:自在,或名:有智慧,或名:难胜,或名:云王,或名:无诤,或名:能为主,或名:心欢喜,或名:无与等,或名:断言论……。如是等,其数十千,令诸众生各别知见。】《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二;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如来名号品第七;

菩萨藏中说世尊化身遍一切世界。如经云:
【尔时,如来威神力故,十方一切世界,一一四天下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于树下,各有菩萨承佛神力而演说法,靡不自谓恒对于佛。】《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六;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升须弥山顶品第十三;
如上可知,佛陀“化身”境界难测难量。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5.菩萨度化众生出无量化身云
菩萨为度化众生故,出无量化身云,周边十方演说妙法。如经云:
【又此菩萨为欲成熟诸众生故。示现无量变化身云。或现其身眷属庄严。或现其身独一无侣。所谓或现沙门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异道出家身。】《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罽宾国三藏般若奉 诏译;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见彼夜神在于如来众会道场,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入大势力普喜幢解脱,于其身上一一毛孔,出无量种变化身云,随其所应,以妙言音而为说法,普摄无量一切众生,皆令欢喜而得利益。所谓:
出无量化身云,充满十方一切世界,说诸菩萨行檀波罗蜜,于一切事皆无恋着,于一切众生普皆施与;其心平等,无有轻慢,内外悉施,难舍能舍。】《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六十九;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
如上可知,菩萨出“化身云”境界不可思议。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报身(应身)
报身,即业报身,一切凡夫皆有随业流转,业种成熟之报身;诸佛随无漏业,依无尽大愿海,示现无量报身救度众生。如前所说可知,报身有二种:
一者、自受用谓诸如来三无数劫,修集无量福慧资粮,所起无边真实功德,及极圆净常遍色身,相续湛然,尽未来际,恒自受用广大法乐
、他受用谓诸如来,由平等智,示现微妙净功德身,居纯净土,为住十地诸菩萨众,现大神通,转正法轮,决众网令彼受用大乘法乐
 如释迦摩尼佛,于此小世界之色究竟天成就报身,度化十地菩萨等;而释迦摩尼佛更于华藏世界有报身,名毗卢遮那;而世尊自受用报身周边法界,难解难测。以此可知,诸佛报身亦复无量。如经云:
【尔时,佛神力故,十方一切世界,一一四天下阎浮提中,皆见如来坐于树下,各有菩萨承佛神力而演说法,靡不自谓恒对于佛。】《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二;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升兜率天宫品第二十三;
【释迦牟尼佛放眉间光。其光遍照十方世界。复过十方无量世界。此光至处。十方分身释迦牟尼佛。一时云集。广说如妙法华经。】《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宋元嘉年昙无蜜多于杨州译;


复次,诸佛报身应众生根器而显现不同,如人临水,现影各异。根劣少福众生,见佛身丈六,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或金色、或墨色;大根器胜福众生则见佛身广大,具无量相,相具无量好。是故,诸佛报身、化身难可测度。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法身
1.一切众生皆具法身
一切众生皆具法身如佛无异。如经云:
【佛言善男子。如佛所化无数莲花忽然萎变。无量化佛在莲花内。相好庄严结加趺坐。放大光明众睹希有靡不恭敬。如是善男子。我以佛眼观一切众生。贪欲恚痴诸烦恼中。有如来智如来眼如来身。结加趺坐俨然不动。善男子。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无异。又善男子。譬如天眼之人。观未敷花见诸花内有如来身结加趺坐。除去萎花便得显现。如是善男子。佛见众生如来藏已。欲令开敷为说经法。除灭烦恼显现佛性。】《大方等如来藏经》东晋天竺三藏佛陀跋陀罗译;
如上可知,一切众生皆具法身,但因贪嗔痴等烦恼遮障,未能证得。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2.阿罗汉可证少分法身
阿罗汉亦可证得“五分法身”,如经云:
【迦叶比丘己身是阿练若行。复能叹说闲居之行。身能乞食。复能叹誉乞食之德。身着补纳衣。复能叹说补纳衣之德。己身知足。复能叹说知足之德。己身处岩穴。复叹说岩穴之德。己身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脱成就.解脱见慧成就。复能教人成此五分法身。身能教化。复能教人使行其法。】《增一阿含经》37.六重品第三十七;第3经;
【汝等。比丘。莫趣想着之心。向于利养。当念舍离。其有比丘着利养者。不成五分法身。不具戒德。】《增一阿含经》45.马王品第四十五;第4经;

如上可知,阿罗汉亦能证得少分法身。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3.诸佛法身
诸佛法身即是空。何以故?法身即真如,而真如不变不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故。而空亦“不变不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故。如经云:
【舍利弗!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空法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第一;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奉钵品第二;
【世尊,如果位中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庵摩罗识、空如来藏、大圆镜智。是七种名称谓虽别。清净圆满体性坚凝。如金刚王常住不坏。】《楞严经》卷第四;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诸经论说三身
诸佛报、化二身,皆依法身起。如经云:
【了知诸佛法身为性犹如虚空。而能引发妙色相好庄严其身。又知诸佛音声本性寂静不可言说。而能引发一切音韵差别庄严。】《佛说十地经》卷第五;大唐于阗三藏尸罗达摩于北庭龙兴寺译;菩萨远行地第七;

复次,如《十地经论》等诸经所说之三身,即:(1)法身,为证显实相真如之理体,无二无别,常住湛然,称为法身。(2)报身,酬报因行功德而显现相好庄严之身。(3)应身,顺应所化众生之机性而显现之身。

复次,据《宗镜录》卷八十九载,自性身、受用身、变化身称为三佛身,此即法、报、化三身:(1)自性身,诸佛如来具无边际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实性,即此自性,又称法身。
(2)受用身,又分二种:A.自受用身,诸如来修习无量福慧,起无边真实功德,恒自受用广大法乐。B.他受用身,诸如来由平等智示现微妙净功德身,居纯净土,为住十地菩萨众显现大神通,转正法轮。
(3)变化身,诸如来以不思议神力,变现无量,随类化身,居净秽土,为未登地诸菩萨众及二乘等,称其机宜,现通说法。同书并举出转三心可得三身之说,即:转根本心(第八识)可得法身,转依本心(第七识)可得报身,转起事心(第六识)可得化身。

而悲智于上义理无知无识,谤言:三身四智──颠覆佛陀正法的邪说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依杂染业说报身唯一
依众生烦恼杂染业报故,说报身唯一种类,不可兼具。如经云:
“有过去身时。唯是过去身。无未来.现在。有未来身时。唯是未来身。无过去.现在。有现在身时。唯是现在身。无过去.未来身。”《长阿含经》
“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时。无欲界天身。色界天身。乃至有想无想处天身。如是展转。至有想无想处天身时。无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及欲界天身。色界天身。至不用处天身。”《长阿含经》

若依诸佛清净无漏业报,则报身无量。何以故?为度化众生不同故,业究竟清净故,报身依法身周边十方,为众演说妙法故。
 
()悲智“智、识”不分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成唯识论》中转识成智、依智舍识之邪说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二、智,就是识,根本不存在非识之智
智,根本就是识,完全不存在不是识的智,这在佛陀正法中乃基本常识。
1.智,必是想与知,若离分别想与知,则无智可言
比如:
“佛言。先有想生然后智。由想有智。”(《长阿含经》)
智,必是想与知,故而,正智与正知往往作为同义词互相替代。正智,就是正知。……
2.智完全就是识
智,完全就是想与知,故而,亦完全属于识,此二法不可分别施设。即,智与想俱,想皆识想,智完全就是识!……
3.智与识不可分割
唯有愚痴凡夫,才会把智与识割裂开来,当做并列的、不同的、对立的法,所谓“智虽非识”,实为无知之说。
龙树伪菩萨显然亦不知智完全就是识。
比如:
★“依智者。智能筹量分别善恶。识常求乐不入正要。是故言不应依识。”(龙树伪菩萨之《大智度论》)
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魔说“四依法”之“依智不依识”及所谓的依智舍识等,实乃魔王之指鹿为马计。……]《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九;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悲智不懂世俗“智、识”义理
悲智无知,世俗“智、识”二义尚不能解,何况能知佛教“智、识”义理?!
世俗知、识为就业谋薪而学;所谓成就学位、文凭。即世俗知、识,是为生计而积累之业,非是智慧;因此多有大学生、博士、教授等,无有智慧,受骗、上当,甚至陷入传销之中不能自拔。因此,学位、文凭可以评价个人知识,而有学位、有文凭不等于有智慧,此是常识。
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智,就是识,根本不存在非识之智”,此是竖子戏论。

2.悲智不懂佛教“智、识”义理
悲智不学无术,连佛法基础“智、识”都未能区分。何谓“识”?
【识】
p1431
瑜伽一卷十页云:识、谓现前了别所缘境界
二解  瑜伽六十三卷十二页云:余识、名识。谓于境界,了别为相
三解  集论一卷十二页云:何等为识?谓六识身。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四解  无性释一卷十五页云:了别境义故者:是能取境似境现义。此释识名。FROM:【《法相辞典》 朱芾煌 编】

何谓”?
【智】
p1151
如六种福智中说。
二解  瑜伽八十三卷三页云:所言智者,谓出世间加行妙慧
三解  瑜伽八十三卷六页云:智者:能取不现事故。
四解  瑜伽八十三卷十二页云:智者:谓闻言说为先慧。
五解  瑜伽八十三卷十二页云:智者:谓知不现见境
六解  发智论七卷四页云:云何为智?答:五识相应慧;除无漏忍,余意相应慧识。
七解  大毗婆沙论九十五卷三页云:云何为智?答:五识相应慧;除无漏忍,余意识相应慧。此中五识相应慧、有三种。一、善(智)。二、染污(智)。三、无覆无记(智)。
善(智)者:谓唯生得善。
染污(智)者;谓唯修所断贪嗔痴相应。
无覆无记(智)者:谓异熟生;亦有少分威仪路、工巧处、及通果心俱生。
余意识相应慧、亦有三种。一、善(智),二、染污(智),三、无覆无记(智)。
善(智)有二种。一、有漏(智)。二、无漏(智)。
有漏善(智)有三种。一、加行得(智)。二、离染得(智)。三、生得(智)。
加行得(智)者:谓闻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
闻所成慧者:谓于文义、如理决择。
思所成慧者:谓不净观、持息念、及念住等。
修所成慧者:谓暖、顶、忍、世第一法、现观边世俗智、无量、解脱、胜处,遍处等。
离染得(智)者:谓静虑、无量、无色、解脱、胜处、遍处等。
生得(智)者:谓生彼地,法尔所得。
善无漏(智)有二种。一、学,二、无学。学、谓学八智。无学、谓尽智、无生智、无学正见智。染污者:谓见修所断烦恼随烦恼相应。无覆无记者:谓异熟生、威仪路、工巧处、通果心俱生。FROM:【《法相辞典》 朱芾煌 编】


如上可知,识者,六根随六尘所起了知、了别之义;智者,依佛法戒、定、慧熏修,成就。
比如:
“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中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觉语默。皆随正智住。”《杂阿含经》
“彼正知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彼正智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长部》

如上所举,佛教智慧,皆于佛法中修戒、定、慧,具足正见,而后起于正知;因正知正见,而后获得“智慧”——圣慧。而识则随六识分别而有,不需于佛法中修戒、定、慧,而后始得。
若众生不需于佛法中修戒、定、慧,即有佛法“智慧”,则不需佛陀出世演说佛法,建立僧团。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智,必是想与知,故而,正智与正知往往作为同义词互相替代。正智,就是正知”,此是竖子戏论。

3.佛教说“圣慧”非是“知、识”
佛教“圣慧”非是“知、识”。“知、识”系学而知之,不能断除烦恼。佛教“圣慧”,系修行(戒定慧)成就,可断生死烦恼。如经云:
【世尊问曰。于和破意云何。若有比丘生不善身行.漏.烦热.忧戚。彼于后时不善身行灭。不更造新业。弃舍故业。即于现世便得究竟而无烦热。常住不变。谓圣慧所见.圣慧所知也。身生不善.口行不善.意行不善无明行.漏.烦热.忧戚。彼于后时不善无明行灭。不更造新业。弃舍故业。即于现世便得究竟而无烦热。常住不变。谓圣慧所见.圣慧所知。云何。和破。如是比丘身.口.意护。汝颇见是处。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后世耶。】《中阿含》业相应品和破经第二(和乎过反)(初一日诵)(一二)
【复次。大王。多闻圣弟子修行智慧。观兴衰法。得如此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是谓第五断支。】《中阿含经·212.一切智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唯有愚痴凡夫,才会把智与识割裂开来,当做并列的、不同的、对立的法”,此是竖子戏论。

4.悲智不懂佛教“戒定慧”
佛教戒定慧三学,非是凡夫“知识”境界。如经云:
【尔时。世尊从跋祇游行至拘利村。在一林下告诸比丘。有四深法。一曰圣戒。二曰圣定。三曰圣慧。四曰圣解脱。此法微妙。难可解知。我及汝等。不晓了故。久在生死。流转无穷。尔时。世尊观此义已。即说颂曰。
 戒定慧解上,唯佛能分别。离苦而化彼,令断生死习。】《长阿含经·2.游行经·初》

佛教戒定慧,教诸众生,舍弃“身见”所起知、识;舍弃“二边知见”所起知、识;依佛教戒律,成就“圣戒”;修于世、出世间禅定,成就“圣定”;熏习般若波罗蜜等佛法,随顺不执取之慧,成就“圣慧”;最终证得“圣解脱”。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唯有愚痴凡夫,才会把智与识割裂开来,当做并列的、不同的、对立的法”,此是竖子戏论。

()悲智不知“智、识”差别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成唯识论》中转识成智、依智舍识之邪说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三、智就是识,根本不用转
只有并列的、对立的、完全不同的两个生灭败坏之法,才存在互相转变成之可能。
比如:
“转女人身。受男子形。”(《中阿含经》)
男与女是并列的、对立的、完全不同的两种身形,才可以此灭彼生、转女成男:女身灭,男身生。
智就是识,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分别施设,如何转识成智:识灭而智生?转识成智,与说“转人成邪师”同样荒谬,即邪师不是人。
四、识心分别即是智,无分别则为愚痴
1.识心分别即是智
唯有分别,方有智慧;唯有智者,才有分别;诸如此类的佛陀教诲,数不胜数。]《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九;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凡夫识心分别不是智
悲智无知,凡夫之人,不善分别,才导致轮回生死无有出期。若如悲智所言识心分别即是智”,一切众生不需待佛出世,才能解脱。众生不闻佛法亦可成就阿罗汉、辟支佛、佛三种菩提果证境界。而事实却非如此。
是故可知,凡夫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沉沦生死;佛子依佛法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分别诸法,成就于“智”,出离三界生死、烦恼。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识心分别即是智”,此是竖子戏论。

2.唯有佛教之善分别()能得正见、解脱
世尊教导众生,不可于“分别”识心,放逸,即不随身见、边见等,起于分别。如是始能成就佛教正智、正慧,觉诸法无常、苦、空、无我,远离执取。
是故可知,凡夫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沉沦生死;佛子依佛法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分别诸法,成就于“智”,出离三界生死、烦恼。
如经云:
“不逸分别者,当得于智慧。”《相应部》
“有智明目士夫谛观思惟分别。”《杂阿含经》
“智者所觉知。能分别义理。”《增一阿含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

复次,世尊立诸戒律,检别诸法,斧正众生善恶是非之不正知见,令众生知因果循环,业报不虚。
是故可知,凡夫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沉沦生死;佛子依佛法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分别诸法,成就于“智”,出离三界生死、烦恼。
如经云:
“修行正见。亦能分别善恶之法。”《增一阿含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

复次,世尊开示众生依正智慧,善分别诸法无常、苦、空、无我。令众生得见道位,得己智慧,不随境界流转。
是故可知,凡夫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沉沦生死;佛子依佛法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分别诸法,成就于“智”,出离三界生死、烦恼。
如经云:
“得法眼净。得法.见法.分别诸法。”《增一阿含经》
“得如此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中阿含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

复次,世尊未出现世间,众生依我执、身见,或依“断灭”见、“有”见分别诸法,产生邪见,堕三恶道;世尊出现世间,令诸众生依无常、苦、空、无我等法,善分别一切诸法,离诸邪见。一切众生才获正见、得解脱。
是故可知,凡夫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沉沦生死;佛子依佛法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分别诸法,成就于“智”,出离三界生死、烦恼。
如经云:
“明智善分别,解脱一切缚。”《杂阿含经》
“若专念分别六入。终不堕恶道。”《增一阿含经》
“于法选择。分别求觉。巧便黠慧观察。是名正见。”《杂阿含经》
“无有污染之心……乃至于涅槃……皆由善分别.善观察。”(《增一阿含经》)
“具能分别阴.入.界。亦复分别十二因缘所起之法。是谓比丘成就此七法。弊魔波旬不得其便。”《增一阿含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唯有愚痴凡夫,才会把智与识割裂开来,当做并列的、不同的、对立的法”,此是竖子戏论。

3.唯佛教善分别一切诸法
佛陀谆谆教导,要佛子依正见、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善于分别人、事、物、身、心乃至一切诸法。善分别诸法故,成就于“智”,出离三界;
佛陀谆谆教导,要佛子莫随凡夫法,依于烦恼、结使分别诸法,建立于“识”,堕三恶道。如经云:
“诸比丘。当分别心。善念诸善本。”《增一阿含经》
“闻法亦难。分别义理。亦复难得。”《增一阿含经》
“佛告之曰。此诸上士皆是分别义理之人。”《增一阿含经》
“觉悟精进。观察善法。乐分别法。乐修梵行。”《杂阿含经》
“若心持身知息长短。亦复知之。数息长短。分别晓了。”《增一阿含经》
“我复以天眼观众生类。生者.死者。善色.恶色。善趣.恶趣。若好.若丑。随行善恶。皆悉分别。”《增一阿含经》


由上可知,佛陀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建立之“分别”,名为“善分别”,此等“分别”成就于“智”故,可出离三界;
而三界众生,依于烦恼、结使建立之“分别”,名为“不善分别”,此等“分别”成就于“识”故,令生死杂染业报相续,沉沦三界生死轮回;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智,就是识,根本不存在非识之智”,此是竖子戏论。

()悲智将“无分别”认作“无知”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成唯识论》中转识成智、依智舍识之邪说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四、识心分别即是智,无分别则为愚痴……
4.无分别必是愚痴者
若无分别,则愚痴无智犹如禽兽,此非比丘。
比如: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注:识,指智慧、分别。)
“无智不能分别正理。”(《增一阿含经》)
“无正念正智。无定无慧。其心狂惑。不护诸根。不修沙门。无所分别。”(《中阿含经》)
“世人所贵。所谓有惭.有愧。若当无此二事者。则父母.兄弟.宗族五亲。尊卑高下则不可分别。如今有鸡.犬.猪.羊.驴.骡之属。皆共同类无有尊卑。”(《增一阿含经》)
“云何比丘知入大众。于是。比丘分别大众。此是刹利种。此是婆罗门众。此是长者众。此是沙门众。我当以此法。宜则适彼众中。可语可默。皆悉知之。若有比丘不知入众。此非比丘。”(《增一阿含经》)……
五、愚痴者误以为分别心就是执著心
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 ]《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九;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将“无分别”当成了“无知”。如喇嘛教认为食“屎尿”等不净物,是“无分别”的成就之一,而此等外道行径,是无知的成果。
是所谓“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注:识,指识别、分别。)
何谓佛教“无分别”?如经云:
“云何比丘知入大众。于是。比丘分别大众。此是刹利种。此是婆罗门众。此是长者众。此是沙门众。我当以此法。宜则适彼众中。可语可默。皆悉知之。若有比丘不知入众。此非比丘。”《增一阿含经》
如上入大众时,知刹利种、婆罗门众、长者众、沙门众”者,此是分别、识别。
若于彼刹利种、婆罗门众、长者众、沙门众”起“种姓高下、贵贱”等分别,是为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
若于彼刹利种、婆罗门众、长者众、沙门众”,不起“种姓高下、贵贱”等分别妄想,名为“无分别”正智;
若不知刹利种、婆罗门众、长者众、沙门众”者,名为“无知”非佛教“无分别”正智境界;

【无分别】
无分别者略有三种,一知足无分别,二无颠倒无分别,三无戏论无分别,如此三种异生声闻菩萨如次第应知。
由诸异生随于一无常等法性,究竟思已便生喜足,谓是事必然更无异望,是名知足无分别
尔时一切寻思分别皆止息故,由诸声闻于诸蕴中为对治常等颠倒故,如理观察唯有色等法时,便得出世间智通达无我性,是名无颠倒无分别
由诸菩萨知色等法唯戏论已,遂能除泯一切法相,得最极寂静出世间智,通达遍满真如,是名无戏论无分别
此无分别智复离五相,谓非无作意故,非超过故,非寂止故,非自性故,非于所缘作加行故,名无分别,……FROM:【《阿毗达磨辞典》(中华佛典宝库编)】


是故,若能知色等法唯戏论”,则能分别正理。如经云:
“无智不能分别正理。”《增一阿含经》
“无正念正智。无定无慧。其心狂惑。不护诸根。不修沙门。无所分别。”《中阿含经》

因此,众生“分别”名为颠倒识,佛子“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无分别,则愚痴无智犹如禽兽”,此是竖子戏论。

复次,佛教“无分别”即:善了别诸法相,而不执着诸法相,不于法相起诸烦恼、取舍等;如经云:
【善男子。如来具足知诸根力。是故善能分别众生上中下根。】《大般涅槃经》卷第三十三;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迦叶菩萨品第十二之一;
佛教“无分别”,是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波罗蜜,于诸法相中,不起妄想、执取,名为“无分别、善分别”,非是愚夫“无知”境界;
因此,众生“无知”境界名为“愚冥无识”;佛子善知法相,而“无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此是竖子戏论。

复次,如经云: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书写此经流通四方。其人当有八功德藏。何等为八。一者念藏无忘失故。二者惠藏善能分别诸法相故。三者智藏能了诸经义故。四者陀罗尼藏所闻皆能持故。五者辩藏能发众生欢喜心故。六者得正法藏守护佛法故。七者菩提心藏不断三宝种故。八者修行藏得无生法忍故。】《方广大庄严经》卷第十二;唐天竺三藏地婆诃罗译;属累品第二十七;
佛教“无分别”,是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波罗蜜,于诸法相中,不起妄想、执取,名为“无分别、善分别”,非是愚夫“无知”境界;
因此,众生“无知”境界名为“愚冥无识”;佛子善知法相,而“无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此是竖子戏论。

复次,如经云:
【尔时善财童子。于善知识所。起不思议最极尊重心。生广大清净信解心。常念大乘恒不舍离。心专求佛智常无异念。心观法境界无有疑惑。一心系念随善知识。无障碍智常现在前。决定住于真实智际。善能分别诸法实际。普入三世诸刹那际。】《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九;罽宾国三藏般若奉 诏译;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佛教“无分别”,是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波罗蜜,于诸法相中,不起妄想、执取,名为“无分别、善分别”,非是愚夫“无知”境界;
因此,众生“无知”境界名为“愚冥无识”;佛子善知法相,而“无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此是竖子戏论。

复次,如经云:
【此诸菩萨。具足一切清净功德。成就智慧。善能分别一切世界及众生界。入深法界。……
善能分别阿僧祇诸深妙法而无所畏。随顺三世诸佛善根。普照一切如来法界。悉能受持一切诸佛所说正法。善能演出不可思议清净音声。善能分别阿僧祇诸语言法。得无上道佛自在地。】《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五;东晋天竺三藏佛驮跋陀罗译;金刚幢菩萨十回向品第二十一之二;

佛教“无分别”,是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波罗蜜,于诸法相中,不起妄想、执取,名为“无分别、善分别”,非是愚夫“无知”境界;
因此,众生“无知”境界名为“愚冥无识”;佛子善知法相,而“无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此是竖子戏论。

复次,如经云:
【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善能分别
若诸经中宣说于道。如是言教名不了义。若诸经中宣说于果。如是言教名为了义。
若诸经中说世俗谛名不了义。说胜义谛名为了义。
若诸经中宣说作业烦恼惑染。名不了义。若有宣说烦恼业尽。是名了义。
若诸经中宣说诃责染污之法。名不了义。若有宣说修治清净。如是法者是名了义。
若诸经中有所宣说厌背生死欣乐涅槃。名不了义。若有宣说生死涅槃二无差别。是名了义。
若诸经中宣说种种文句差别。名不了义。若说甚深难见难觉。是名了义。】《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二;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菩萨藏会第十二之十八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一之三;

佛教“无分别”,是要佛子依无常、苦,依人、法无我,依般若波罗蜜,于诸法相中,不起妄想、执取,名为“无分别、善分别”,非是愚夫“无知”境界;
因此,众生“无知”境界名为“愚冥无识”;佛子善知法相,而“无分别”名为正智。而悲智却可笑的认为“伪大乘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此是竖子戏论。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