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悲智邪见 卷十五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2-22 13:41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206

破斥悲智邪见十五
()悲智不懂“无色天众”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7-16.无色天众,亦来与会
★“无色界天。于如来前同时稽首而白佛言。我亦保护是修行人。得成菩提永无魔事。”(《楞严经》)
生无色界天,是不能见佛闻法的“八难”之一,即生长寿天难。无色界众生,眼、耳、鼻、舌、身等五色根与前五识已灭故,既不能见佛,亦不能闻法。所谓无色天与会并见佛闻法,纯属无知妄言。
一、无色界天不闻不睹
无色界天众生不仅天寿极长,且五色根已灭,既不能与会,更不能见佛闻法,故而,生无色天是不能见佛闻法的“八难”之长寿天难。
比如:
“如来出现世时。广演法教。然此众生在长寿天上。不闻不睹。是谓(八难之)第四之难也。”(《增一阿含经》)
再比如:
“若入无色定。若见色若闻声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故。”(《律》)
入无色定者尚不能见色闻声,更何况生于无色界天。]《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悲智) 著;
[经论辨异:《地藏经》编造非想非非想处天亦来与会]《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诸经说无色界天集会事
诸经广说无色界天集会者如经云:
一善天,空慧天、识慧天、不用空慧天、有想无想天悉来集会,诸比丘、比丘尼、童士、童女不可称计亦皆来会,及诸十方诸所千界,悉来住立于高座前。】大正藏 第 13 册 No. 0398 大哀经;卷八;

2.菩萨道不舍一切众生
菩萨尚且不舍一切众生,而为说法,何况诸佛具足神通愿力?!
佛复告族姓子。不退转菩萨执权方便入寂静定意三昧正受。往游有想无想天上。与彼微识说微妙法空无相愿。】大正藏 第 10 册 No. 0309 最胜问菩萨十住除垢断结经;菩萨证品第二十七;
(空慧天=空无边处天,识慧天=识无边处天,不用空慧天=无所有处天,有想无想天=非想非非想处天)

3.“无色界天”集会五种因缘
当知“无色界天”集会者,略说有五种因缘:
一者,若无色界天人善根因缘成熟,则可来集法会之中;
二者,蒙如来光明照触故来集会。如经云:
尔时我当从兜率天下。为度众生熟善根故。于最妙转轮王种第一夫人腹中受胎而住。我当尔时放净光明遍照娑诃佛土上至阿迦尼吒天下至金轮际妙光周遍。尔时众生生娑诃佛刹者。或在地狱或为畜生或为饿鬼或生天上或生人中。在色界无色界想无想非想非非想处。令彼一切见斯光明觉触其身。令彼一切厌生死苦乐求涅槃。乃至住灭结心。是初种涅槃道种。】大正藏 第 03 册 No. 0158 大乘悲分陀利经;卷第五
尔时世尊欲说甚深理趣决定了义菩萨摩诃萨六波罗蜜多时,即于东方有大光明,金色晃耀照王舍大城迦兰多竹林精舍,乃至三千大千世界皆作金色。……
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非想非非想天,悉亦蒙光靡不照耀。如是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诸光,合成一光而无二相。其中众生遇斯光者,罪垢烦恼皆得销除,身心安乐各作是念:“我等蒙光得是安乐。”】大正藏 第 08 册 No. 0261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第二

由此可知,蒙佛威神光明照触,尔时无色界天人,能来集在法会之中;

三者,若世尊佛力加持,能令无色界天人,来集法会之中。如来大悲救护众生,大慈悲神通力加持故,能令无色界天众集会,并为说法。如经云:
【为初发心诸菩萨。雨大法雨。名普摄众生平等庄严。为广大信解诸菩萨。雨大法雨。名如来愿藏无尽解脱。为无色界诸天。雨大法雨。名普门智无尽藏。】《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七;罽宾国三藏般若奉 诏译;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四者,若无色界天人,衰患现前,由定中出,苦无依故,具善根者或能来集法会之中。
五者,若诸菩萨为度众生故,转生于无色界天,以自闻法善根因缘力故,能来集法会之中。

3.诽谤“生无色天者佛亦不能度”
悲智诽谤道:
[二、生无色天者佛亦不能度
生于无色天者,无有见闻,即使是大觉佛陀,也不可能为无色界天说法。佛陀在世时,更有很多命终生于无色界天,因而不能见佛、闻法、得度的案例。
1.往生无所有处天的阿罗罗加摩
比如:
“阿罗罗答我曰。贤者。我度一切识处。得无所有处成就游。”(《中阿含经》)
“我初觉无上正尽觉已。便作是念。我当为谁先说法耶……阿罗罗加摩其命终来得今七日。我复作是念。阿罗罗加摩。彼人长衰不闻此法。若闻此者。速知法次法。”(《中阿含经》)
无色界的无所有处天,又名不用处天。
比如:
“或有众生。无所有处无量。所谓不用处天是也。”(《增一阿含经》)
2.往生非想非非想天的郁陀罗罗摩子
比如:
“我初觉无上正尽觉已。作如是念。我当为谁先说法耶……郁陀罗罗摩子命终已来二七日也。我复作是念。郁陀罗罗摩子。彼人长衰不闻此法。若闻法者。速知法次法。”(《中阿含经》)
“(郁陀罗罗摩子)修习乃至非有想非无想处。身坏命终。生非有想非无想天中。彼寿尽已。复来此间。生于狸中。”(《中阿含经》)
佛陀成道前,曾分别与阿罗罗仙和郁陀罗仙,修习无所有处定与非想非非想定。所以,佛陀成道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度化此二人。此二人于《增一阿含经》中又分别译为优蹋蓝弗与罗勒迦蓝。
比如:
“优蹋蓝弗.罗勒迦蓝。此深法中。竟不受化。各取命终。世尊记此二人曰。一人生不用处。一人生有想无想处。此二人尽其寿命。各复命终。一人当为边地国王。伤害人民。不可称计。一人当为著翅恶狸。飞行走兽无得脱者。命终之后各生地狱中。”(《增一阿含经》)]《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如来初成正觉,观察生无所有处天的阿罗罗加摩、非想非非想天的郁陀罗罗摩子”,皆已堕入无色界天中。彼等贪着定境,且无得度因缘,故不为说法,并非“生无色天者佛亦不能度”。
而悲智却无视诸经说无色界天众集会闻法之事,不知无色界天集会因缘,无知谤言生无色天者佛亦不能度”,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不懂“灭尽定”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楞伽经》谬说灭尽定
★“声闻辟支佛缘有为行入灭尽定。堕在可取能取境界。”(《楞伽经》)
因灭尽定中已灭一切想知取受,故而,灭尽定既不依作意等有为行得入,亦不依能取与可取而入。
比如:
“比丘入灭尽定时。不作是念。我入灭尽定。然本如是修习心。以是故如是趣向。”(《中阿含经》)
“入灭正受。不言。我入灭正受。我当入灭正受。然先作如是渐息方便。如先方便。向入正受。”(《杂阿含经》)
★“意识灭七识亦灭。”(《楞伽经》)
在伪大乘的“八识”邪说中,总别不分地以识阴为阿赖耶识“第八识”、根识不分地以意根为末那识“第七识”。然而,在灭尽定中,意识灭,但所谓的“七识”即意根等诸根却不灭。
比如:“灭尽定者,身、口、意行灭,不舍寿命,不离于暖,诸根不坏。”(《杂阿含经》)]《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王志刚)不懂“灭尽定”是何义理,如何“灭尽定”于禅定中独名解脱?
【灭尽定独名解脱】
p1215
大毗婆沙论一百五十二卷九页云;问:何故二无心定中,惟灭尽定、立为解脱;非无想定?
胁尊者言:佛于诸法体相作用,了达究竟。余不能知。若法、有解脱相者;便即立之。无者,不立。复次灭尽定、惟内法有;故立解脱。无想定、惟外法有;故不立解脱。如内法、外法;圣法、异生、亦尔。
复次灭尽定、惟背杂染向清净者相续中可得;故立解脱。无想定、惟背清净向杂染者相续中可得;故不立解脱。如背杂染、向杂染,背生死、向生死;背流转、向流转,当知亦尔。
复次灭尽定、惟背我见向无我见者相续中可得;故立解脱。无想定、惟背无我见向我见者相续中可得;故不立解脱。
复次灭尽定、惟背萨迦耶见向空观者相续中可得;故立解脱。无想定、惟背空观向萨迦耶见者相续中可得;故不立解脱。


复次前说灭尽定、由二因缘,立为解脱。一、背一切所缘,二、边际心断。无想定、二事俱无。是故不立。
复次灭尽定、惟障诸界诸趣诸生者相续中可得;故立解脱。无想定、惟不障诸界诸趣诸生者相续中可得;故不立解脱。
复次弃背诸有,名为解脱。灭尽定、弃背诸界诸趣诸生生死流转觉
无想定不尔。由此等缘,二无心定中,惟灭尽定、立为解脱;非无想定。FROM:【《法相辞典》 朱芾煌 编】


如上可知,以灭尽定具如上种种“解脱”义故,声闻缘觉众趣向“解脱”故,名为“堕在可取能取境界”,而不能如诸菩萨“念念入灭尽定”。如经云:
【大慧。声闻辟支佛不能念念入灭尽定。以声闻辟支佛缘有为行入灭尽定。堕在可取能取境界。是故声闻辟支佛。不能入七地中念念灭尽定。以声闻辟支佛生惊怖想。恐堕诸法无异相故。】《入楞伽经》入道品第九;
而悲智丝毫不知灭尽定”所具解脱境界,亦不知《楞伽经》说“声闻辟支佛缘有为行入灭尽定。堕在可取能取境界”之义,却可笑的谤言:“《楞伽经》谬说灭尽定”,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依注释之文诽谤《楞伽经》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楞伽经》诽谤阿罗汉未破无明
★“声闻但断见思烦恼。见人无我。未破无明见法无我。故与菩萨异也。”(《楞伽经》)
破除欲漏、有漏、无明漏等三漏,才可称为漏尽阿罗汉。
比如:
“欲漏心得解脱。有漏.无明漏心得解脱……尊者罗云便成阿罗汉。”(《增一阿含经》)
可见,伪大乘极擅在简单常识处胡扯,《楞伽经》诽谤阿罗汉未破无明即是一例。
阿罗汉于自觉已圆与诸佛等,皆破无明漏得究竟解脱。反倒是诸菩萨皆自觉未圆,未破无明,皆不如阿罗汉。唯有最后身菩萨无明漏尽时,才自觉圆满得成佛道。
比如:
“(佛陀)于夜之后更,证得第三之明,破无明而得明”。(《增支部》)
可见,伪大乘颠倒说法,诽谤阿罗汉两千年矣。可参见前文《〈地藏经〉编造佛陀付嘱地藏菩萨》。]《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王志刚)所举章句,并非是《楞伽经》原经文,而是后人注解文字。依此建立诽谤者,名为欺诳大众。如彼所举后人注解文字云:
【此则斯经言记声闻之意。授声闻记正在法华。今乃化佛权记。故云非是法佛。言与菩萨不异等。据同断惑障解脱一味云尔。非为智障断也。智障断则见法无我。得如来殊胜清净境界。非声闻也。声闻但断见思烦恼。见人无我。未破无明见法无我。故与菩萨异也。】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卷第四(下)宋求那跋多罗奉 诏译大明天界善世禅寺住持(臣)僧(宗泐)演福讲寺住持(臣)僧(如玘)奉 诏同注

1.悲智捏造依据诽谤经典
与原《楞伽经》相应处并无此声闻但断见思烦恼。见人无我。未破无明见法无我。故与菩萨异也”等文句。如经云:
【佛告大慧。为无余涅槃故。说诱进行菩萨行者故。此及余世界修菩萨行者。乐声闻乘涅槃。为令离声闻乘进向大乘。化佛授声闻记非是法佛。大慧。因是故记诸声闻与菩萨不异。
大慧。不异者。声闻缘觉诸佛如来。烦恼障断解脱一味。非智障断
大慧。智障者。见法无我。殊胜清净。烦恼障者。先习见人无我断。七识灭法障解脱。识藏习灭究竟清净。因本住法故。前后非性。无尽本愿故。如来无虑无察而演说法。正智所化故。念不忘故无虑无察。四住地无明住地习气断故。二烦恼断离二种死。觉人法无我及二障断。】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四;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一切佛语心品之四;

如上可知,悲智混淆后人“注释”与原经文,建立诽谤名为竖子戏论。

2.悲智不知经典义理
如上文可知,世尊于声闻众中说声闻缘觉诸佛如来”解脱不异,乃是依“烦恼障断解脱”而言,非一切解脱;未证“智障断”解脱故。
因此,若依声闻缘觉未证智障断”解脱而言,亦可说彼“未破无明见法无我”,未破“智障无明”故。

复次,声闻缘觉证、断烦恼障以后,先前凡夫位“我执”等见也就断除了,证得人无我。而菩萨所证“法无我”则更加殊胜,能令七识灭,证得法障解脱。若阿赖耶识杂染烦恼习气、种子灭尽,则能证得究竟清净,即佛果。
是故可知,声闻缘觉解脱与如来解脱差异。而悲智丝毫不知此等差异境界,亦不知烦恼障、智障”之义,却可笑的谤言:“《楞伽经》谬说灭尽定”,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不知一切法以空为体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楞伽经》堕萨迦耶邪见之我所见
★“一切法本来不生,未有诸缘而先有体。”(《楞伽经》)
离于五阴名色等诸缘,而先有常住体性,则五阴为我所、五阴外有我,已堕萨迦耶邪见之我所见。]《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一;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王志刚)依凡夫知见,堕在“有见”,即认为一切法(事物)是“有(存在)”,而不知一切法(事物)“有、无”之相并非真实;一切法(事物)“有、无”之相毕竟不可得,即一切法以空为体,依空而现,空不是“无”。如原经文:
云何生分别。谓计诸法若有若无从缘而生。是名生分别。
云何不生分别。谓计一切法本来不生未有诸缘而先有体不从因起。是名不生分别。】《大乘入楞伽经》卷第三;大周于阗国三藏法师实叉难陀奉 敕译;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三;

如上经文,“生分别”义为:计着一切法(事物、包括众生个体所执我),及一切法的来去、有无是从“缘”生。但,诸“缘”是因业种流注而成的假象,即有漏业种子成熟后,显现诸法,即:身心等世间万物。
“不生分别”义为:计着一切法(事物、包括众生个体所执我),本来不生,本自寂灭,即一切法及“缘”本空。“缘”本身也是无常、苦、空的;
“一切法”及“缘”体性皆是空。而空不从因缘生,一切法以空为体,以空为依。如经云: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般若波罗蜜心经》
法性皆平等,一切法所依,藏识恒不断,末那计为我,
集起说为心,思量性名意,了别义为识,是故说唯心。】《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第十;罽宾国三藏般若 奉诏 译;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之余;
【无始以来非造作,无有质碍亦无终。以空无相慧了知,诸佛如来之境界。
彼性一切法所依,远离断常二种见。法身与彼众生界,是故佛说本无差。】《大乘法界无差别论》一卷(一名如来藏论);坚慧菩萨造;大唐 于阗三藏提云般若 译;

这其中依“不生分别”义,体解“我、我所有”皆自性空,熄灭“我执”何况“我见”?!
而悲智未能除断凡夫“有、无”之边见执着,不解法性空义,却可笑的谤言:“《楞伽经》堕萨迦耶邪见之我所见”,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十一)悲智不知具足禅定解脱阿罗汉断除四食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楞伽经》胡扯所有诸圣弟子不食段食
★“大慧。我之所有诸圣弟子尚不食于凡夫段食。况食血肉不净之食。”(《楞伽经》)
狂吹习惯了,习而不察,才会胡扯所有诸圣弟子不饮不食、不吃不喝,即不食段食。所谓段食,即分段饮食,旧译抟食或团食。不仅人类与猪狗等傍生皆段食,欲界诸天亦皆段食,故而称为段食天,或抟食天。]《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六;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无知诽谤,连基本四食都未曾搞清楚过。何谓“四食”?
【四食】
﹝出华严经随疏演义钞﹞
[一、段食],段即分段,食有资益之义。谓以香味触三尘为体,入腹变坏,资益诸根,故言段食。古译经律皆为搏食,以手团曰搏;后译复言浆饮等不可搏,遂译为段食。
[二、触食],触即对也。谓六识所对色等诸尘,柔软细滑冷暖等触,而生喜乐,俱能资益诸根,故名触食。(六识者,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也。按翻译名义注释云:见色爱著名食,岂非触食义耶?设非触食,何以观戏剧等,终日不食而不饥也。)
[三、思食],思即意思,谓第六识思于可爱之境,生希望意,而能润益诸根,如人饥渴,至饮食处,望得饮食,而身不死,故名思食。(第六识即意识也。)
[四、识食],识以执持为义,即第八识也。由前三食势分所资,能令此识增胜,执持诸根,故名识食。(第八识即藏识也。按翻译名义注释云:识食,地狱众生及无色界中无边识处天等,皆用识持,以为其食。)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复次,世尊证得无漏定之圣弟子,皆断如上“四食”,为利益众生故,而现乞食。实无食者。如论云:
食谓住有漏有心定者。虽断段食而食有漏触思识食。住无漏定者虽断真实四食。而有相似触思识食。住灭定者一切皆无。是故施从此起者。则为施于无食者食。由此因缘。或得现果。或得大果。】《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一百五十四;五百大阿罗汉等造;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根蕴第六中等心纳息第四之四;

复次,世尊证得四神足之圣弟子,皆断如上“四食”,且能驻寿一劫;为利益众生故,而现乞食。实无食者。如经云:
【如来即起。着衣持钵。诣一树下。告阿难。敷座。吾患背痛。欲于此止。
对曰。唯然。寻即敷座。
如来坐已。阿难敷一小座于佛前坐。佛告阿难。诸有修四神足。多修习行。常念不忘。在意所欲。可得不死一劫有余。阿难。佛四神足已多修行。专念不忘。在意所欲。如来可止一劫有余。为世除冥。多所饶益。天人获安。】《佛说长阿含经》
卷第二;后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二)第一分游行经第二初;
是故,《楞伽经》云:【大慧。我之所有诸圣弟子尚不食于凡夫段食。况食血肉不净之食毫无过谬可言,愚无知者,随意诽谤。
悲智丝毫不知无漏定、四神足等境界、功用,却可笑的谤言:《楞伽经》胡扯所有诸圣弟子不食段食”,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十二)悲智混淆“末利夫人胜鬘夫人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胜鬘经》捏造胜鬘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女
★“时波斯匿王及末利夫人。信法未久共相谓言。胜鬘夫人是我之女……王及夫人与胜鬘书略赞如来。无量功德。即遣内人名旃提罗。使人奉书至阿逾阇国入其宫内敬授胜鬘。胜鬘得书欢喜顶受。”(《胜鬘经》)
伪大乘经中,人物混淆、时序颠倒、空间错乱、法义错漏乃至自相矛盾处可谓比比皆是,《胜鬘经》编造胜鬘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女,即为典型案例。
一、胜鬘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妇
Pasenadi,巴利语,意译为胜光或胜军,音译为波斯匿,即拘萨罗国王。
Mallikā,巴利语,意译为胜鬘,音译为末利。胜鬘夫人,即末利夫人,完全是同一个人。
胜鬘夫人,是侍花结鬘的贫穷婢女,某日遇世尊化缘而献上酢味粥食,并发愿永离贫婢之身。佛陀也预言说:
“此女供养此等酢味粥食之果报,今日将为拘萨罗王之妃。”(《小部》)
随后,胜鬘在采花时,波斯匿王误入园中并对她产生了喜爱之心,于是,日暮时,波斯匿王以非常隆重尊敬之礼,由其家迎娶胜鬘回宫,且立胜鬘为第一王妃。
《律》中对此亦有记载。
比如:
“释种大名之女号曰胜鬘。今欲送与憍萨罗国胜光大王(即波斯匿王)。为第一夫人……胜光大王有二夫人。一是胜鬘。一是行雨。”(《律》)
二、胜鬘夫人,即末利夫人]《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六;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故意混淆“末利夫人”和“胜鬘夫人”,不过是为了编造诽谤佛教的理由罢了。看定义。
【末利夫人】
(人名)Ma%lika,舍卫国波斯匿王之夫人也,为自末利华园将来者,故号曰末利夫人。四分律十八曰:“舍卫城波罗门耶若多有一婢,名黄头,常守末利园(高丽本作末利园明本作末罗园)。一日值如来入城乞食,黄头见佛相好,生信心,以食奉施佛,自为要誓,愿脱婢使而为王之夫人。后值王出游猎,时天暑,遥见其园驰就之。黄头见王,迎接引至凉处,敷衣使坐,供奉巧称王心。王知其聪明,请彼耶若多,聘为夫人,以自末利园中将来,号为末利夫人。”又曰摩利迦。译为鬘者。以彼在花园。为主常作花鬘,故名鬘者。又名胜鬘。
毗奈耶杂事七曰:“佛在劫比罗城多根树园时,释子大名有一婢,名明月。彼常在花园摘花结作胜鬘,上于大名,因号此女为胜鬘(与胜鬘经所说之夫人同名,但彼为夫人之女),后以奉献食于佛之功德,为憍萨罗国胜光王(即波斯匿王)夫人,生恶生太子。”唯识述记八末曰:“摩利迦名鬘者,即末利夫人也。此夫人之女名摩利室罗,即胜鬘也。”
智度论则言:以供养须菩提比丘之故。论三十三曰:“如末利夫人,供养须菩提故,得今世果报,为波斯尼示王后。”即末利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后,生恶生太子及胜鬘夫人。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胜鬘夫人】
梵名 S/ri^ma^la^。音译尸利摩罗、室利末罗。为中印度舍卫国波斯匿王之女。其母即末利夫人。聪明通敏,及长,为阿逾阇国(梵 Ayodhya^)友称王之妃。因受父母之薰陶而皈依佛道,敬礼赞叹如来,得当来作佛之授记,谓于二万阿僧祇劫之后,当得作佛,号普光如来。曾承佛力之加被,宣说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后又对友称王说大乘之法,与王共同教化国中人民。然经律中多以胜鬘为波斯匿王夫人末利之译名。(胜鬘宝窟卷上、胜鬘经述记卷上)((参见:末利夫人)1940)p4871.FROM:【佛光大辞典】

如上可知,其义有三:
一者,梵文自有不同之处,Ma%lika”即末利夫人,“ S/ri^ma^la^”即胜鬘夫人,岂容无知者混淆?!
二者,中文翻译,依音译母亲之名,而义译女儿之名,作区分母女之用,岂容无知者混淆?!
三者,母女二人名字相近,而居处、夫妻、子女不同,岂容无知者混淆?!
而悲智丝毫不知如上义理及定义,却可笑的谤言:《胜鬘经》捏造胜鬘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女《大宝积经》同样胡扯胜鬘夫人为波斯匿王之女”,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十三)悲智不许世尊为辟支佛乘众生说法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华严经》中为独觉说法之邪说
一、诸伪大乘经论中为独觉说法之邪说
比如:
★“为一切独觉众会说法。”(《华严经》)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法华经》)
★“求独觉者授独觉乘。”(《大宝积经》)
★“若知彼缘觉乘无间种性已。随顺为说缘觉之乘。”(《楞伽经》)
★“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大乘本生心地观经》)
★“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维摩诘经》)
★“为求辟支佛者说十二因缘及独行法。为求声闻者说众生空及四真谛法。”(《大智度论》)
诸如此类,可谓数不胜数。一干颠倒眼盲者,胡编乱造、以讹传讹几近两千年矣。
独觉,必于世间无佛时无师自悟,若因闻法而证独觉,那又怎么可以叫独觉呢?当然,即使“世间无佛。当有独觉。”(《律》)这一简单佛法常识,也常常被伪大乘经做颠倒说。
比如:
★“世若无佛则无声闻及辟支佛”。(《大宝积经》)
二、诸伪大乘经中为独觉说十二因缘法之邪说]《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一;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无知,因此要先看定义。
【辟支佛】
梵语 pratyeka-buddha 之音译。意译作缘觉、独觉。又作贝支迦、辟支。为二乘之一,亦为三乘之一。乃指无师而能自觉自悟之圣者。据大智度论卷十八、大乘义章卷十七本载,有二义:(一)出生于无佛之世,当时佛法已灭,但因前世修行之因缘(先世因缘),自以智慧得道。(二)自觉不从他闻,观悟十二因缘之理而得道。(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慧苑音义卷上)FROM:【佛光大辞典】
【辟支佛乘】
(术语)三乘中之中乘也。谓开辟支佛觉悟之因行。
法华经譬喻品曰:“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殷勤精进,求自然慧,乐独善寂,深知诸法因缘,是名辟支佛乘。”(从佛世尊闻法信受者,最初之发心,必依佛与声闻乘同,求自然慧乐独善寂者,示独觉之义,深知诸法因缘者,示缘觉之义,辟支佛具此二义)。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很明显外道悲智等又在说谎了。如经云:
【舍利弗。不由声闻缘觉出现。佛种不断。世若无佛则无声闻及辟支佛。舍利弗。以佛出现令佛种不断。亦复出生声闻缘觉。是故舍利弗。菩萨令他住佛乘中。】《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九大唐于阗三藏实叉难陀译文殊师利授记会第十五之二
由此可知,释迦摩尼佛出世,即有声闻及辟支佛”及菩萨。因世尊说法教化故,世间出现阿罗汉、辟支佛、菩萨。

复次,无佛出世时的辟支佛,也都是佛陀遗教辟支佛乘弟子。声闻有学初果需七返人天往来受生,不能算在辟支佛乘内。
有佛出世时,佛陀亲为辟支佛乘弟子说十二因缘,彼等后时观十二因缘之理得证辟支佛是很正常的。有辟支佛法,有辟支佛乘学人,自然有证辟支佛果而成为辟支佛。这么正常的事,外道悲智等却要无事生非,在这里故意糊弄初学者。
那么《华严经》中为独觉说法,毫无过谬可言。而悲智丝毫不知如上义理及定义,却可笑的谤言:《华严经》中为独觉说法之邪说”,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佛陀三乘教法,辟支佛乘为其之一。而悲智非要把辟支佛全部都推到无佛出世的时代,难道佛陀亲为辟支佛乘学人说十二因缘,竟无一人证?
很明显悲智抄袭吕澄邪见,在此卖弄。我们略举说三乘阿含经如下
【佛告之曰。我不作尔说。当供养圣众。不供养余人。今施畜生犹获其福。何况余人。但我所说者福有多少。所以然者。如来圣众可敬.可贵。是世间无上福田。今此众中有四向.四得及声闻乘.辟支佛乘.佛乘。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者。当从众中求之。所以然者。三乘之道皆出乎众。长者。我观此因缘义。故而说此语耳。亦不教人应施圣众。不应施余人。】 《增一阿含经》十不善品第四十八第5经此处足证,大众中有阿罗汉、辟支佛、菩萨三乘圣人。
【佛告阿难曰。若如来不出时。然善男子不乐在家。自剃须发。在闲静之处。克己自修。即于彼处。尽诸有漏。成无漏行。 是时。阿难白佛言。云何。世尊。彼人自修梵行.三乘之行。彼人何所趣向。
佛告阿难。如汝所言。吾恒说三乘之行。过去.将来三世诸佛。尽当说三乘之法。……
是时。阿难复白佛言。彼人为在何部。声闻部。辟支部。为佛部耶。 佛告阿难。彼人当名正在辟支部。《增一阿含经》45.马王品第四十五5
【诸比丘尼见长老般特如是神力已。轻心灭尽。生信敬心故尊重净心。折伏憍慢。即随比丘尼所喜乐法所应解法。而为演说。众中有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有种声闻道因缘有种辟支佛道因缘。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者。尔时众中。得如是种种大利益。是戒初因缘。】《十诵律》二诵九十波夜提法之三


从上面可以看出,在阿含经里佛陀明示,有三乘道可供学人修学。那么有人发心学辟支佛乘,名为:辟支初心;有人发心学声闻乘,名为无学初心;并在一起——复有无量辟支无学并其初心。同来佛所。《楞严经》,这有什么好怀疑的?那么我们详细看看辟支佛的名词含义,不然一不留神就会被外道悲智等忽悠了。
而悲智丝毫不知如上义理及定义,却可笑的谤言:诸伪大乘经论中为独觉说法之邪说”,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十四)悲智闻说“空”义迷闷颠倒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1-18.真心常我,离尘有体
★“若离前尘有分别性即真汝心。若分别性离尘无体。斯则前尘分别影事。尘非常住若变灭时。此心则同龟毛兔角。则汝法身同于断灭。其谁修证无生法忍。”(《楞严经》)
真常之心,离尘有体,则堕五阴为我所、五阴外有我等萨迦耶邪见。
真常之心,离尘有体,此乃伪作楞严者反复宣说的萨迦耶邪见。
比如:★“如来常说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体。阿难若诸世界一切所有。其中乃至草叶缕结。诘其根元咸有体性。纵令虚空亦有名貌。何况清净妙净明心性一切心而自无体。”(《楞严经》)]《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一;王志刚(悲智)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王志刚)依凡夫俩边倒的知见,执取“有见”,即固执的认为一切法(事物)是“有(存在)”,而不知一切法(事物)“有、无”之相并非真实;一切法(事物)“有、无”之相毕竟不可得故,即一切法以空为体,依空而现。
悲智见闻《楞严经》中所说何况清净妙净明心性一切心而自无体”之文,即依凡夫“有见”,认为“清净妙净明心性”是一种存在的事物。
清净妙净明心性”非有、无境界;
清净妙净明心性”即是空;
清净妙净明心性”离“法”束缚,非法,非非法。

复次,空非是生灭法,空不具生灭、有无等生灭相;岂能依世间有为法生灭相臆测之?!
而悲智不知不解,清净妙净明心性”即是空,亦复不知空义,却可笑的谤言:真常之心,离尘有体,则堕五阴为我所、五阴外有我等萨迦耶邪见。”,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