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悲智邪见 卷十四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2-16 16:50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146


破斥悲智邪见十四
十六,悲智捏造的诽谤
()可笑的“科学常识”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3-2.声非至耳
★“此等为是声来耳边。耳往声处。阿难。若复此声来于耳边……此声必来阿难耳处。目连迦叶应不俱闻……若复汝耳往彼声边……汝闻鼓声。其耳已往击鼓之处。钟声齐出。应不俱闻……是故当知。听与音声俱无处所。”(《楞严经》)
声音周遍传播,故而声音传来耳边,这既是科学常识,也是佛法常识,乃至对畜生也是生存常识,所有畜生自然都会先闻声音,而后查其传来之处。伪作楞严者为了伪证有常住“闻性”,竟于常识处诡辩以诳惑众生。……
二、声音周遍传,声传至耳边
声音是波,可以向十方周遍传播,这是小学自然常识的内容。对于人与畜生,声音传来耳边,这也是基本的生存常识。众生听到声音后,也都会查看声音从何处传来。
声音是周遍传播,不是单方向传播,故而,十方俱击鼓,处处皆得闻;声至阿难处,迦叶亦俱闻。所谓的“此声必来阿难耳处。目连迦叶应不俱闻”,纯属胡扯。]《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三;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并非入“无想定”始能无闻
悲智所谓的“常识”,名为三脚猫“常识”。
何以故?现见众生专注于某事时,火车、汽车鸣笛,彼等不闻不知,而遭车祸。
复次,今“低头族”专注刷屏时,外界音声,彼等不闻不知。而所谓的“声音周遍传播,故而声音传来耳边”这等的“科学常识”名为“伪科学”。
由上可知,不入“无想定”,亦可不闻音声。而悲智丝毫不知此等义理,此辈却无知的诽谤:“所谓的‘此声必来阿难耳处。目连迦叶应不俱闻’,纯属胡扯。”,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2.悲智不知“耳识、闻性”二者差别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3-2.声非至耳
★“此等为是声来耳边。耳往声处。阿难。若复此声来于耳边……此声必来阿难耳处。目连迦叶应不俱闻……若复汝耳往彼声边……汝闻鼓声。其耳已往击鼓之处。钟声齐出。应不俱闻……是故当知。听与音声俱无处所。”(《楞严经》)
声音周遍传播,故而声音传来耳边,这既是科学常识,也是佛法常识,乃至对畜生也是生存常识,所有畜生自然都会先闻声音,而后查其传来之处。伪作楞严者为了伪证有常住“闻性”,竟于常识处诡辩以诳惑众生。
一、缘耳根与声尘,生耳识
闻属耳识,缘耳根与声尘而生,并非自然常住“我”。
色界之内未得无想定之众生,皆不能须臾暂灭声想与耳识等前五识,耳识“闻”觉既刹那生灭又相续不绝。因耳识“闻”觉于生灭相续之中一直存在,不可须臾暂灭,乃至睡眠之中于外界音声亦可听闻,故而,伪大乘者则妄执此“闻”觉为常在不灭的“闻性、我”。这一道理与见缘眼色而生相同,恕不赘述。 ……
可见,真正的佛说经典,是符合科学并经得住科学考验的,伪经则常犯基本常识性错误,《楞严经》不知“声来耳边”即是一例。]《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三;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不知“耳识、闻性”二者差别。何谓“耳识”?
【耳识】
谓耳根由对声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闻声,是名耳识。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如上所说,若人已死,耳根尚在,能起“耳识”否?答曰:不能。何以故?
若起耳识,则不名死人,亦应随根起其余五识故;
若不起耳识,耳根对声音起“耳识”则不成立;
是故可知,一切众生必有不随“耳根、音声、耳识”生灭之闻性,为耳识等所依。

复次,若耳识灭,如何知“耳识”已灭?未灭?
复次,耳识灭已,缘何物复生起“耳识”?!
若言依声音而起“耳识”者,则随音声所及处,一切草木、房屋皆应生起“耳识”,彼事物即具“耳识”则不名无情,一切四大皆应名为有情众生。
若言依声音、耳根而起“耳识”者,音声至死人耳根,何不起耳识?!
如经云:
【阿难声销无响汝说无闻。若实无闻闻性已灭同于枯木。钟声更击汝云何知。知有知无自是声尘。或无或有岂彼闻性为汝有无。闻实云无谁知无者。是故阿难声于闻中自有生灭。非为汝闻声生声灭。令汝闻性为有为无。】《楞严经》卷第四;
若佛子专注闻性,摆脱声音束缚,则可证知耳识灭、耳识生等境界。

3.悲智不知“睡眠”义
悲智连基本的“睡眠”义理竟无所知。何谓“睡眠”?
【睡眠】
谓众生睡眠之时,六识昏昧,不能见闻觉知,是名睡眠无心。(六识者,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也。)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如上可知,睡眠时,六识并不能生起见、闻、觉、知等作用。若睡眠时,耳识相续分别音声,则不名为“睡眠”。例如:邻近闹市、酒肆、歌厅、路边而居者,声音嘈杂彻夜不息,若彼人睡眠之时,耳识具足听闻,则彻夜难眠。
而悲智竟然不知此等常识,无知的认为耳识‘闻’觉于生灭相续之中一直存在,不可须臾暂灭,乃至睡眠之中于外界音声亦可听闻”,可见不是悲智没有常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如上可知,睡眠时,众生耳识暂歇,不能分别音声。而闻性不生不灭,梦中闻声,缺失耳识分别故,或认舂米声以为钟声,或认敲门声以为鼓声,或认风声以为海浪声。如经云:
如重睡人眠熟床枕其家有人于彼睡时捣练舂米。其人梦中闻舂捣声。别作他物。或为击鼓。或复撞钟。即于梦时自怪其钟为木石响。于时忽寤遄知杵音。自告家人我正梦时。惑此舂音将为鼓响
阿难是人梦中。岂忆静摇开闭通塞。其形虽寐闻性不昏。纵汝形销命光迁谢。此性云何为汝销灭?】《楞严经》卷第四;

如上可知,耳根闻声,必依闻性而生耳识;
若无闻性,虽具耳根、音声二缘,不起耳识,如死人等;
若无耳识,而有音声、闻性,则不能识别音声,如眠梦中闻音声等;
而悲智于此义理无知无闻,无知的认为伪经则常犯基本常识性错误,《楞严经》不知‘声来耳边’即是一例。”,可见不是悲智没有常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可笑的断章取义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7-1.杀盗淫妄,为十恶因
★“要先持此四种(杀盗淫妄)律仪。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楞严经》)
杀、盗、淫、妄等诸恶,仅是欲界粗重烦恼,即使灭尽此四种粗恶行,往生色界,乃至生于三界顶非想非非想天,若不断痴,必不可出生死轮回。贪、嗔、痴等意三,名为三毒,才是身三与口四等诸恶乃至生死根,而非枝叶。断尽三毒,则无明漏尽,成阿罗汉,永脱生死。
一、杀盗淫妄不能含摄一切诸恶
杀盗淫妄摄属于十恶,身三、口四、意三等十恶,才能通摄身、口、意一切诸恶。
比如:
“由十恶之本。外物衰耗。何况内法。云何为十。所谓杀.盗.淫.妄言.绮语.恶口.两舌斗乱彼此.嫉妒.恚害.心怀邪见。”(《增一阿含经》)
“罗云受佛教已。即往长者家。语长者曰。我非有身三.口四.意三过乎。”(《增一阿含经》)
若离身三、口四、意三等十恶,则为十善。
比如:“十善业道:离断生命、离不与取、离欲邪行、离虚诳语、离离间语、离粗恶语、离杂秽语、离贪欲、离嗔恚、离邪见。”(《长部》)
二、意三为诸恶根,而非枝叶
贪、嗔、痴等意三,又译淫、怒、痴,名为三毒,是十恶不善法中的三不善根,于身、口、意诸恶行中为毒、为最、为根,而非枝叶。
比如:“此三行中意行最重。口行.身行盖不足言。”(《增一阿含经》)……
凡此种种可见,意三为诸恶之生因与根本,而《楞严经》却误以杀盗淫妄为意三与口四之生因、诸恶之根本,实为颠倒说法。]《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七;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这里故意断章取义,略去《楞严经》卷六中,关于四种(杀盗淫妄)律仪,近两千字的阐述。若详细阅读彼两千字的阐述,自然理解,持好四种(杀盗淫妄)律仪。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之义。 
杀盗淫妄,虽属于十恶。而《楞严经》中所说四种(杀盗淫妄)律仪,远超十善境界。而悲智于此无知无闻。
何谓【十善】?
十种的善业,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不嗔、不痴。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1.《楞严经》淫戒律仪
如世尊说淫戒时,不仅要先断除心淫,并要求身心俱断淫欲,而且要不执着断除身心淫欲境界。如经云:
【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楞严经》卷第六;
“十善”之“不邪淫”,唯摄身不犯既可。而《楞严经》戒淫律仪,不仅身心皆不可犯,并且于断除淫欲之境界,亦不许执着,即离我相,达于无所住境界,远非“十善”所及。
或有问言十善之中,不贪,亦可摄心不犯淫戒。如何为‘戒淫律仪’超越?
答曰:十善之“不贪”为粗说,众生修十善之淫戒,未能微细若“淫戒律仪”者。
次者,出家、在家之“十善”复有区别;而淫戒律仪,出家在家平等策进故。
复次,淫戒律仪,以身心断除淫欲,且离执取,离我相,达于无所住境界为的。远非“十善之淫戒、不贪”所能企及。
而悲智于此义理无知无闻,谤言《楞严经》却误以杀盗淫妄为意三与口四之生因、诸恶之根本,实为颠倒说法”,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2.《楞严经》杀戒律仪
如世尊说杀戒时,不仅要先断除心杀,并要求行者身、心,对于众生身及身体所出皮、毛、丝、蛋、奶等,皆不穿戴之、不饮食之。如经云:
【阿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清净比丘及诸菩萨。于岐路行不踏生草。况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诸众生血肉充食。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乳酪醍醐。……。于诸众生若身身分。身心二途不服不食。我说是人真解脱者。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楞严经》卷第六;
如上所说,饮食、淫欲是众生大欲,若戒杀、戒淫如《楞严经》所说者,虽“十善业”,难以企及。何以故?十善业未尝制断肉食、穿戴众生皮毛等事故。
复次,“十善”之“不杀”,唯摄身不犯既可。而《楞严经》戒杀律仪,不仅身心皆不可犯,并且断除饮食众生肉,众生身所出皮、毛、丝、蛋、奶等,亦不许穿戴、服食之。远非“十善”所及。
而悲智于此义理无知无闻,谤言《楞严经》却误以杀盗淫妄为意三与口四之生因、诸恶之根本,实为颠倒说法”,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3.《楞严经》盗戒律仪
如世尊说偷盗戒时,不仅要先断除偷、盗之念,并要求行者于身燃灯,或烧一指节,或于身爇一香,成就舍身之因,偿还宿债。并要求行者于大众集会之际,合掌礼拜众生,不计众生捶骂等事。还要捐舍身、心,令身肉骨血与众生共”。如经云:
【阿难又复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偷。……若我灭后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于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挹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于法已决定心。……于大集会合掌礼众。有人捶骂同于称赞。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与众生共。不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已解以误初学。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楞严经》卷第六;
“十善”之“不偷盗”,唯摄身不犯既可。而《楞严经》戒淫律仪,不仅身心皆不可犯,并且要捐舍身心,于身燃灯爇香,令“身肉骨血与众生共”,此名舍弃“我执”之行,远非“十善”所及。
而悲智于此义理无知无闻,谤言《楞严经》却误以杀盗淫妄为意三与口四之生因、诸恶之根本,实为颠倒说法”,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4.《楞严经》妄语戒律仪
如世尊说大妄语戒时,不仅要求行者,以直心为“道场”,且并菩萨阿罗汉出末法中时,亦不可“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如经云:
【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提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
我教比丘直心道场。于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楞严经》卷第六;


5.《楞严经》四种律仪为增上律仪,并非摒弃其余戒律
纵观如上文义可知,四种(杀盗淫妄)律仪,皆是增上律仪,并非要求行者持此四种律仪,而舍弃其余戒律。何以故?
《楞严经》中四种(杀盗淫妄)律仪,缘于阿难尊者问“摄心”而来,而“摄身”之别解脱戒,并未舍弃。如经云:
【阿难汝问摄心。我今先说入三摩地。修学妙门求菩萨道。要先持此四种律仪。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楞严经》卷第七;
而四种(杀盗淫妄)律仪之听众,为求菩萨道者。彼求菩萨道者,菩萨戒是根本。因此,先持此四种增上律仪,而复持菩萨戒;比丘者,复持别解脱戒;居士者,复持五戒等。
因此,若行者能持此四种律仪。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并无过谬。何以故?以增上持戒,并未诽毁其余戒律故。
而悲智却要割裂世尊所说各种律仪,举一律一戒,而诽毁其余戒律,无知谤言杀盗淫妄摄属于十恶,身三、口四、意三等十恶,才能通摄身、口、意一切诸恶。……《楞严经》却误以杀盗淫妄为意三与口四之生因、诸恶之根本,实为颠倒说法”,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的“二佛不并世”牌子掉一地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3-13.阿难发愿,众生度尽方取涅槃
★“(阿难)于如来前说偈……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令我早登无上觉,于十方界坐道场。”(《楞严经》)
阿难尊者为最后身,于佛灭后、结集经律前,已证得三明六通俱解脱阿罗汉,并且于命终时入于无余涅槃。所谓阿难尊者发愿,度尽众生皆成佛方取涅槃,纯属编造。
一、阿难尊者为最后身
阿难尊者已为最后身,此生必定证得阿罗汉后入于无余涅槃。
比如:
“世尊作如是念。此阿难陀童子逮最后身。合于我法中而得出家为亲侍者。我所说法皆能领受。更无遗失。我涅槃后成罗汉果。”(《律》)
二、阿难尊者已证阿罗汉
于佛灭后、结集经律前,阿难尊者已证得三明六通俱解脱阿罗汉。]《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三;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悲智不解“小乘涅槃与、大乘涅槃”二义差别
悲智于小乘涅槃,唯断分段生死;大乘涅槃,断除分段生死及变易生死,故作无知。
【小乘涅槃与大乘涅槃】
小乘的涅槃,灭生死而涅槃;大乘的涅槃,生死本来就是涅槃。又小乘的涅槃,只断界内分段生死而已;大乘的涅槃,同时也断界外之变易生死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阿难尊者断除变易生死故,回入菩萨道中继续修救度一切众生行,并无过谬。
而悲智不知不闻,小乘涅槃与大乘涅槃二者差别,无知谤言阿难尊者为最后身,于佛灭后、结集经律前,已证得三明六通俱解脱阿罗汉,并且于命终时入于无余涅槃。所谓阿难尊者发愿,度尽众生皆成佛方取涅槃,纯属编造”,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2.依“二佛不同出世”义,小乘涅槃绝非大乘涅槃
复次,声闻(小)乘涅槃,并未圆满佛果境界;若执意建立“阿罗汉成就圆满佛果”邪见,则违“二佛不同出世”之义。如悲智所引经云:
“欲使现在有二佛出世。无有是处。”《长阿含经》
“欲使一时二佛出世。无有是处。”《长阿含经》
“无佛出世。尔时复有辟支佛出世。”《增一阿含经》《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四;王志刚 著;楞严伪谬1-4.辟支佛亦来佛所;
而悲智自举“二佛不同出世”经文,却将阿罗汉等同于佛,此为自相矛盾,自破论义;却依旧无知谤言阿难尊者为最后身,于佛灭后、结集经律前,已证得三明六通俱解脱阿罗汉,并且于命终时入于无余涅槃。所谓阿难尊者发愿,度尽众生皆成佛方取涅槃,纯属编造”,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3.佛陀自住佛乘,不以余法灭度众生
复次,佛陀自住佛乘故,岂能以劣于佛乘之法救度众生?佛陀自住佛乘故,岂能以劣于佛乘之法灭度众生?
因此,世尊虽说三乘,实是一佛乘故。因此可知阿难尊者所证涅槃,非佛涅槃。于声闻法中名为入无余涅槃,于菩萨法中不名证大般涅槃。如经云:
【又,舍利弗!是诸比丘、比丘尼,自谓已得阿罗汉,是最后身,究竟涅槃,便不复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此辈皆是增上慢人。所以者何。若有比丘、实得阿罗汉,若不信此法,无有是处。除佛灭度后,现前无佛。所以者何?佛灭度后,如是等经受持读诵解义者,是人难得。若遇余佛,于此法中便得决了。……
是故舍利弗!我为设方便,
 说诸尽苦道,示之以涅槃。我虽说涅槃,是亦非真灭
 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
 我有方便力,开示三乘法。一切诸世尊,皆说一乘道,
 今此诸大众,皆应除疑惑,诸佛语无异,唯一无二乘。】《妙法莲华经》卷第一;后秦龟兹国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 诏译;

而悲智于如上文义无知无闻,却还无知谤言阿难尊者为最后身,于佛灭后、结集经律前,已证得三明六通俱解脱阿罗汉,并且于命终时入于无余涅槃。所谓阿难尊者发愿,度尽众生皆成佛方取涅槃,纯属编造”,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复次,悲智依“阿罗汉等同于佛”邪见建立诽谤如下:
[楞严伪谬4-11.摩邓伽与耶输陀罗或蒙佛授记
经论辨异:《法华经》胡乱记说佛子罗睺罗
经论辨异:《法华经》编造佛陀授记耶输陀罗当来成佛
经论辨异:《华严经》狂吹无量众生发菩提心
楞严伪谬6-8.无量众生,发菩提心
经论辨异:《涅槃经》编造一切众生定当成佛
经论辨异:《大般若经》瞎说有菩萨得六神通]《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王志刚 著;
如上诽谤言论,皆可依上文破斥之。

()悲智的“德行”掉一地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3-3.色界与声界等属六识界
★“云何十八界……眼与色及色界三……耳与声及声界三……鼻与香及香界三……舌与味及舌界三……身与触及身界三……意与法及意界三。”(《楞严经》)
《楞严经》前文刚谬说十二处,现在又谬说十八界。色界、声界、香界、舌界、身界、意界等皆为谬说,应为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等六识界。
六根、六尘与六识,合计十八界,此为佛法常识。
比如:
“十八界。眼界.色界.眼识界。乃至意界.法界.意识界。”(《杂阿含经》)
“若有比丘见十八界知如真。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中阿含经》)
“眼与色及色界三”为例,眼,即眼界;色,即色界。最后一个色界,显然与色重复,只有改成眼识,即眼识界,才是正确的。]《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三;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毫无道德底线可言,为了卖书圈钱,而不折手段的诽谤佛教。原文如下:
【复次阿难云何十八界本如来藏妙真如性。阿难如汝所明。眼色为缘生于眼识。……是故当知眼色为缘生眼识界。三处都无。则眼与色及色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阿难又汝所明。耳声为缘生于耳识。……是故当知耳声为缘生耳识界。三处都无。则耳与声及声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阿难又汝所明。鼻香为缘生于鼻识。……是故当知鼻香为缘生鼻识界三处都无。则鼻与香及香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阿难又汝所明。舌味为缘生于舌识。……是故当知舌味为缘生舌识界三处都无。则舌与味及舌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阿难又汝所明。身触为缘生于身识。……是故当知身触为缘生身识界三处都无。则身与触及身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阿难又汝所明。意法为缘生于意识。……是故当知意法为缘生意识界三处都无。则意与法及意界三。本非因缘非自然性。】《楞严经》卷第三;

如上可知,《楞严经》中,说十八界并无过谬。而悲智之流断章取义,为建立诽谤而已。
复次,色界、声界、香界、舌界、身界、意界”皆悉代指六识而已。
而悲智于上文过度联想,却还无知谤言谬说十八界”,可见不是悲智不知原文无有过谬,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依猜测建立诽谤
悲智诽谤道:
[经论辨异:《大宝积经》篡改给孤独等长者为出家菩萨
★“尔时郁伽长者……给孤穷长者。龙德长者。实喜长者。是等各与五百长者。俱出舍卫大城。诣祇陀林给孤穷精舍。到已礼佛足。绕三匝已却坐一面。是等一切及与眷属。皆向大乘厚种善根。决定至于无上正道……一切同声欢喜赞叹。希有世尊。善说在家过患。而犹未知出家戒行出家功德。世尊。我等亦观在家多过出家德大。唯愿世尊。哀愍我等愿得出家。说是语已。佛告长者。出家甚难一向净行。时诸长者。白言。世尊。实如圣教。唯愿世尊。听我出家当如教行。尔时世尊。即听出家。告弥勒菩萨。一切净菩萨。汝善丈夫令是等出家。时弥勒等。令九千长者悉皆出家。”(《大宝积经》)
一、给孤独长者既未出家,也非菩萨
伪大乘诸经皆篡改成癖、编造成瘾,《大宝积经》亦复如是,大肆篡改佛世时诸声闻圣弟子的身份档案、编造诸多发无上菩提心案例。
本来直到命终皆为在家声闻的给孤独、郁伽等著名长者,皆被《大宝积经》篡改为子虚的出家菩萨,致使与既有史实完全冲突、水火不容。
给孤独长者,亦名为阿那邠祁、须达或须达多,是拘萨罗国舍卫城富豪,一生乐善好施,常补给贫穷、孤独者,故名给孤独。
史实一:给孤独长者于世尊前发誓尽其形寿为优婆塞。
比如:“世尊。已度。善逝。我从今日尽其寿命。归佛.归法.归比丘僧。为优婆塞。证知我。”(《杂阿含经》)
史实二:给孤独长者命终依然是在家居士、优婆塞而未出家,且诸经中佛陀皆授记其证得二果,再来此世一次即得苦灭。]《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六;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纵观《大宝积经》全文,未见言及孤独长者”出家一文。悲智诽谤之事,纯属虚构和猜测。如经云:
【时弥勒等。令九千长者悉皆出家。是长者等受出家戒。是时复有千长者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大宝积经》卷第八十二;曹魏三藏法师康僧铠译;郁伽长者会第十九;
如上可知,《大宝积经》唯说郁伽长者”等“九千长者”出家事。参加法会之长者,并未全部出家。
而悲智于上文依靠虚构和猜测,无知谤言《大宝积经》篡改给孤独等长者为出家菩萨”,可见不是悲智不知经典义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复次,孤独长者”发菩提心而证声闻乘果位并无过谬。何以故?声闻果属一佛乘法所摄故。
复次,声闻法藏唯记述声闻事,不说菩萨诸事业。以声闻众心、志狭小,听闻菩萨广大事业,恐生惊疑故。
而悲智于上文义不知不解,无知谤言给孤独长者既未出家,也非菩萨”,可见不是悲智不知此理,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悲智依“阿罗汉是佛”邪见建立诽谤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7-4.佛陀不入涅槃,将受后有
★“若有末世欲坐道场……六时行道。如是不寐经三七日。我自现身至其人前。摩顶安慰令其开悟。”(《楞严经》)
阿罗汉、辟支佛乃至诸佛,皆得毫无差别之究竟解脱,命终时五阴身心必灭尽无余而入无余涅槃,亦必不受后有。伪大乘者以我见至深故,对灭尽与无我深深恐惧,妄想生有来处、灭有去处,并编造诸圣入涅槃后一定还在哪里存在着,机缘成熟还会再出来显现、受于后有。
入无余涅槃者,五阴身心必灭尽无余,不仅如薪尽一般,必火灭而无去处,经律之中还有油尽灯必灭、树无影亦无等其它种种譬喻。
比如:
“譬因膏油.因炷。灯明得然。彼油无常。炷亦无常。火亦无常。器亦无常。若有作是言。无油.无炷.无火.无器。而所依起灯光。常.恒.住.不变易。作是说者。为等说不?答言。不也。尊者难陀。所以者何。缘油.炷.器然灯。彼油.炷.器悉无常。若无油.无炷.无器。所依灯光亦复随灭.息没.清凉.真实。”(《杂阿含经》)
“譬如大树根.茎.枝.叶。根亦无常。茎.枝.叶皆悉无常。若有说言。无彼树根.茎.枝.叶。唯有其影常.恒.住.不变易.安隐者。为等说不?答言。不也。尊者难陀。所以者何。如彼大树根.茎.枝.叶。彼根亦无常。茎.枝.叶亦复无常。无根.无茎.无枝.无叶。所依树影。一切悉无。”(《杂阿含经》)
经律之中在在处处皆言,过去诸佛皆已入于无余涅槃,如薪尽火灭,不受后有、无有来去。
比如:“佛事周已入无余涅槃。如薪尽火灭。”(《律》)]《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六;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悲智以“阿罗汉是佛”邪见,建立种种诽谤。而阿罗汉唯断“分段生死”;佛则断除“分段、变易”二种生死。
声闻法藏依声闻法言,如来“不受后有”,乃指不受分段生死。依菩萨法藏,则诸佛证无住涅槃,随无量大愿海,尽未来际,普入无边世界海,救度一切众生。以诸佛本愿如是,经三阿僧祇劫成就如是功德故。
悲智不学无术,不知“二种生死”义理。如下:
【二种生死】
﹝出唯识论﹞
[一、分段生死],分即分限,段即形段。谓六道众生,随其业力所感果报身,则有长有短;命则有寿有夭,而皆流转生死,故名分段生死。(六道者,天道、人道、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也。)
[二、变易生死],因移果易,名为变易。谓声闻、缘觉、菩萨虽离三界内分段生死,而有方便等土变易生死
。如初位为因,后位为果;又后位为因,后后位为果。以其因移果易,故名变易生死。(方便土者,修戒定慧方便之道,得生其中,在方便土。)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如上可知,诸阿罗汉、辟支佛所证“涅槃、不受后有”,乃是彼等发心欲断生死轮回所证果位。即断除三界内之“分段生死”也,多有菩萨亦断“分段生死”,如阿弥陀佛极乐国土众生等。
复次,诸佛经历阿僧祇劫,圆满无量大愿海,庄严无量世界海,成就无量解脱门海,证得无住处涅槃,尽未来际救度十方一切众生。以诸佛本愿如是,经三阿僧祇劫,成就如是不可思议功德故。如经云:
菩薩於燃燈佛以下二十四佛所立誓,過四阿僧祇十萬劫,於迦葉佛之次,除此等正覺者外,其他佛不在,於燃燈佛以下二十四佛所,菩薩受成佛豫言。】《本生經》 CBETA 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小部;因緣譚;菩提資糧之成滿;
而无知若悲智之流,却可笑的认为佛果,只能成一世之救度众生事业。此是恶思维,此是恶慧烧心,此是智者之所诃毁。
如上可知,释迦摩尼佛成佛时,并无第二佛。阿罗汉并不是佛。
而悲智丝毫不知佛果断、证境界,高举“阿罗汉是佛”邪见,可笑的谤言:“佛陀不入涅槃,将受后有 ”,不是悲智不理解文义,只不过他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昧着良心诽谤佛教罢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