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 卷五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1-20 09:25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193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卷五
一,艾习角可笑的诽谤“依据”一则
艾习角【疑】:
[【若诸非人有形无形】非人,原为天龙八部总名 (见《舍利弗问经》)。《佛学大词典》云:“非人,指非人类之天龙八部,以及夜叉、恶鬼、修罗、地狱等。一般又作为鬼神之泛称”。——所以,既是总名,就不合与天龙八部并称。就好比,你不能说“人、马、狗和哺乳动物”。因为哺乳动物包括了人、马与狗。至于此节所谓“有形无形,有想无想”,则完全莫名其妙,不知所云。]《楞严硬伤卷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艾习角的诽谤“依据”言不及义,唯充笑料而已。原文是在演说到“人”之后,依次概说“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于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因前文已经列举“……乾闼婆、阿修罗、紧陀罗、摩呼罗伽”等,后文概括列举不为过谬。
而此中三十二应入国土身”并非其余经典,概括参加法会众生所谓“天龙八部”之义。是故,艾习角依某《字典》建立诽谤,名为恶思维,是为恶慧烧心,是智者之所诃毁。
如原文:
【若紧陀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紧陀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于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薰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楞严》卷

艾习角不学无术,于三十二应入国土身”义理无知,却一味依怀疑建立诽谤者,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二,艾习角可笑的诽谤“依据”二则
艾习角【疑】:
[【观世音】观世音,Avalokitesvara (梵文:……;英文译作:"Lord who looks down")。Avalokitesvara一字有这样几个部分:ava是下,lokita是观,īsvara为主宰。所以,正确的翻译是“观世自在”。“自在”,当时被译者错译为“音”,于是有了观世音,后来观世音“观其音声”的观念,则是错上加错了。
什译《法华经》中“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的意思,并不见于梵本。而《楞严经》的观音概念则与什译本相同,可知《楞严经》一定参考了什译。而《楞严》本身也不可能有什么梵本(除咒语部分),否则怎么可能犯同样的翻译错误,并出现“观其音声”这样的误会。至于《楞严经》所谓的“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则俨然成了“世观音”,连“观世音”都不是了。愈说愈远。
【耳门圆通】观音之名,既是误译,耳门圆通,当然无据。至于后面的“声无无灭,声有非生。”以及“声性动静,非实闻无”则更是诡异莫名,不着边际了。]《楞严硬伤卷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依其余经典建立诽谤毫无道理
佛经依据记述者不同,或多次演说,于最初迦叶尊者结集之时,同一部经,就有多种梵本,义理无违故皆入藏中。如《无量寿经》具五种译本。而什译《法华经》所据梵本不同于其他梵本,并无过谬。
艾习角《法华经》与《楞严经》阐述“观世音”菩萨名号类似,即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依据梵文可知菩萨有多个称号
早在西晋,就有居士聂道真译《大宝积经》里称呼“观世音”菩萨了。
【其名曰宝手菩萨。德藏菩萨。慧严菩萨。称意菩萨。观世音菩萨。文殊师利法王子。悦音法王子。不思议解脱行法王子。思惟诸法无障碍法王子。弥勒菩萨。施无忧菩萨。无痴见菩萨。离恶趣菩萨。……
观世音菩萨。作是念言。我当令舍卫城中众生牢狱系闭速得解脱。临当死者即得济命。恐怖之者即得无畏。】《大宝积经》卷第一百;西晋居士聂道真译;无垢施菩萨应辩会;第三十三序品第一;

跟何况还有《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方等大集经、佛说观无量寿经》等经典中称之为“观世音”菩萨。
因此,“观自在、观世音”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名号。
艾习角于此不见不闻,因“观世音”菩萨名号多,即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鸠摩罗什解释观音菩萨名号
鸠摩罗什诠释观世音菩萨名号如下:
观世音菩萨。
什曰。世有危难称名自归。菩萨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也。亦名观世念亦名观自在也。】《注维摩诘经》卷第一;后秦释僧肇选;佛国品第一;
如上可知,在印度观世音菩萨,就有俩种名号。而艾习角于此不见不闻,因“观世音”菩萨名号多,即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名号缘由
“观自在”者,有二因:1.是因不自观音以观观者,而得自在解脱故;2.是因由闻性不取生灭、有无二边,契入般若波罗蜜,而得自在解脱故;
“观世音”者,有三因:1.是如来授记名号故;2.是观彼十方苦恼众生音声即得解脱故;3.听闻生灭音声,而守不生灭闻性故;
复有称菩萨为“施无畏者”者,是菩萨,于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是故于此娑婆世界,有此名称故;
艾习角于此不见不闻,因“观世音”菩萨名号多,即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佛菩萨名号本来非一种
而一俗人尚有名字若干,何况诸佛菩萨具无量功德,是故具无量名号不为过谬。如经云:
【如是大慧。我于此娑呵世界(娑呵译言能忍)。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四;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一切佛语心品之四;
【诸佛子。此四天下佛号不同。或称悉达。或称满月。或称师子吼。或称释迦牟尼。或称神仙。或称卢舍那。或称瞿昙。或称大沙门。或称最胜。或称能度。如是等称佛名号其数一万。诸佛子。次此东方。有四天下名曰善护……】《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四;东晋天竺三藏佛驮跋陀罗译;卢舍那佛品第二之三;

艾习角不学无术,于佛菩萨名字本来无量”义理无知,却一味依怀疑建立诽谤者,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三,艾习角可笑的诽谤“依据”三则
艾习角【疑】:
[【五净肉】关于饮食的禁戒,佛本说“三净肉”与“五嚼食”。“三净肉”,即“一,我眼不见其杀者。二,不闻为我杀者。三,无为我而杀之疑者”。“五嚼食”,谓根茎叶花果等。《楞严经》“五净肉”的说法,为他经所无。恐为作者杜撰。
【汝婆罗门】印度四姓分别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如果佛陀说法的对象为婆罗门,说“汝婆罗门”自然没有问题。然而,佛陀说《楞严经》“四种律仪”的对象为阿难。阿难为释迦摩尼的堂弟,跟佛陀同属刹帝利种。《楞严经》以“汝婆罗门”称呼阿难完全莫名其妙。如果佛陀说“四种律仪”的对象为“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而非阿难,则应称呼“汝比丘等”,“汝婆罗门”的称呼亦不可通。
【地多蒸湿,加以沙石草菜不生】佛陀说法地区为印度恒河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何来“草菜不生”的说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更像对西域的描述)]《楞严硬伤卷
[安立道场,先说四戒,全同小乘,固无论矣。杀戒之中,佛本说三净肉,而撰为五比丘食有五,嚼食根茎叶花果,其类繁多。此即蔬菜而撰为婆罗门地草菜不生。至说比丘不服奶酪醍醐,《涅盘》卷七明言此是魔说,今乃诬为佛说。其伪五十七。] 吕澄《楞严百伪》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艾习角不知佛教律制
艾习角、吕澄之流不知佛教比丘戒律,是故依己无知建立诽谤“五净肉”。而“鸟残、自死”依律如法者,可食,加前三净肉,名为五净。而“鸟残、自死”亦是三净义所摄故,说三净、五净皆无过谬。今于《楞严经》中言“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亦无过谬。
如律云:
【痴人。我不听噉三种不净肉。若见若闻若疑。见者。自眼见是畜生为我故杀。闻者。从可信人闻为汝故杀是畜生。疑者。是中无屠卖家。又无自死者。是人凶恶。能故夺畜生命。痴人。如是三种肉我不听噉。痴人。我听噉三种净肉。何等三。不见不闻不疑。不见者。】十诵律卷第三十七(第六诵之二)后秦北印度三藏弗若多罗译杂诵中调达事之二
而律藏中更有别制不可食之肉如马、象等肉,是故又名断十种肉”。如经云:
【善男子。不应同彼尼干所见。如来所制一切禁戒各有异意。异意故听食三种净肉。异想故断十种肉。异想故一切悉断及自死者。迦叶。我从今日制诸弟子不得复食一切肉也。迦叶。其食肉者若行若住若坐若卧。一切众生闻其肉气悉生恐怖。譬如有人近师子已众人见之闻师子臭亦生恐怖。】大般涅槃经卷第四宋代沙门慧严等依泥洹经加之四相品第七之一
艾习角、吕澄之流不学无术,于五净肉”义理无知,却一味依怀疑建立诽谤;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艾习角认为法会只有佛陀和阿难二人
艾习角认为法会只有佛陀和阿难二人,难道忘了座下弟子“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中有许多婆罗门了吗?!难道忘了座下俗人中有许多婆罗门了吗?!
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艾习角不知1940年以前印度的版图再者,今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都是古印度的领土范围。而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干旱少雨,自是“婆罗门地草菜不生”。而艾习角却指着1960年之后的印度版图,无知的说印度恒河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徒增笑料而已。
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艾习角不知“律制”与“劝诫”二义
面对艾习角吕澄的无知,我们必须要看经文如何说。
如下
【佛赞迦叶:“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护法菩萨应当如是。善男子,从今日始不听声闻弟子食肉。若受檀越信施之时,应观是食,如子肉想。”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不听食肉?”
“善男子,夫食肉者断大慈种。”
迦叶又言:“如来何故先听比丘食三种净肉?”
“迦叶,是三种净肉,随事渐制。”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十种不净乃至九种清净而复不听?”
佛告迦叶:“亦是因事渐次而制,当知即是现断肉义。”】《大般涅盘经》卷第四;如来性品第四之一;

如上三净、五净、九净、十净肉皆不许食,名为“劝诫”而非“律制”。律制一切肉不可食,是在菩萨戒中佛陀亲制。如经云:
【若佛子。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断大慈悲性种子。一切众生见而舍去。是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食肉得无量罪。若故食者。犯轻垢罪。】《梵网经》卢舍那佛说菩萨心地戒品;第十卷下;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如上名为“律制”。艾习角吕澄并不了解佛教“劝诫”和“律制”二义,却建立诽谤,毫无学识,为求名利故谤佛法,与佛相争,与佛争者不善,必堕三恶道中故。

()艾习角不知“律制”与“称赞”二义
在《楞严经》里也没有制戒不许吃奶酪醍醐”,而是赞叹能够不吃“奶酪醍醐”的出家人。因此用“若”字,即假如、如果之义。岂能以此建立诽谤?! 如经云:
【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奶酪醍醐。如是比丘。于世真脱。酬还宿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楞严经》
【释义】
如果有些比丘,能够不穿东方的蚕丝织物,以及这里(印度)的皮鞋、裘皮、动物皮衣。奶酪、醍醐等乳制品。那么这些比丘,就于此世间获得了解脱,酬还了宿世的业债,就不在此三界内轮回了。为什么呢?受用来源于众生身体或身体产出物品,都会成为纠缠在一起的业缘。
艾习角、吕澄之流对于如上义理,无知无解。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
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四,艾习角可笑的诽谤“依据”四则
艾习角【疑】:
[【身然一灯烧一指节】“燃身烧指”典出《妙法莲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
“我虽以神力供养于佛。不如以身供养。即服诸香。栴檀。熏陆。兜楼婆。毕力迦。沈水。胶香。又饮瞻卜诸华香油。满千二百岁已。香油涂身。于日月净明德佛前。以天宝衣而自缠身。灌诸香油。以神通力愿。而自然身。光明遍照八十亿恒河沙世界”。
鸠摩罗什所译的《法华经》原来只有二十二品,现已确认《提婆达多品》是羼入的。而《嘱累品》以后诸品,包括倡导“燃身供佛”的《药王品》都是后人增补进来的。所以,《药王品》所说,未必是佛陀的本意。
“燃身供佛”的做法,南北朝时开始流行,隋唐以后,流风仍炽(《高僧传》中多有记载),但也早就为律家所痛非。《南海寄归内法传》中《烧身不合》与《傍人获罪》两章专门批评了“烧身”行为:“比闻少年之辈勇猛发心。意谓烧身便登正觉。遂相踵习轻弃其躯。何则十劫百劫难得人身”。“匆匆自断躯命。实亦未闻其理。自杀之罪,事亚初篇矣(次于波罗夷的过失)。捡寻律藏,不见遣为”。就是《高僧传》的作者梁·慧皎也认为“烧身”之类“得在忘身,失在违戒”。
“捡寻律藏,不见遣为”的“ 违戒”邪说,岂是佛说?]《楞严硬伤卷
[盗戒中说修定人于佛前燃身烧指,可酬宿债,此正唐人陋习,律家所痛非者(《寄归传》四)。今乃撰为佛说。其伪五十八。] 吕澄《楞严百伪》
[入身破身:比如朝拜,一步一磕头,头破血流,越是受伤越是虔诚;自焚的,燃顶、燃臂、燃指甚至燃身供佛的(《梵网菩萨戒经》、《法华经》等号称大乘佛法的经书都有明确的记载);绝食(诵经)的;素食的(不吃肉何来力气干活?不过话说回来,和尚只需念经,也不需要干什么苦力活);凡此种种,多不胜数。越是自虐,越是认为虔诚:肉体只是累赘,痛苦的根源,精神才是永恒的(印度发源的教派大都如此)。须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佛教的四大危害》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皆非正解。

艾习角、吕澄对于佛教的诽谤和一味诽谤佛教的普通无知者一样可笑。

()不知《楞严经》中烧指爇香是出家人所为非一切佛子
《楞严经》原文中说的“烧身、烧臂、烧指”是指出家佛子而说,非在家人所应做;并且是劝诫之文,非戒律之必修法。如经云:
【若我灭后。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于如来形像之前。身燃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于法。已决定心。若不为此舍身微因。纵成无为。必还生人。酬其宿债。】《楞严经》
由此可知,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不懂《南海寄归传》所言义理
《南海寄归内法传》中所斥,乃是彼时、彼地迷法起执“自断躯命”之流弊,而《楞严经》中所言“身燃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绝非“自断躯命”,而艾习角、吕澄于此故作无知,建立诽谤,烂污学者之名,毫无学识,为求名利故谤佛法,与佛相争,与佛争者不善,必堕三恶道中故。
看看《南海寄归内法传》原文是怎么说的。
……比闻少年之辈勇猛发心。意谓。烧身便登正觉。遂相踵习轻弃其躯。何则十劫百劫难得人身。千生万生虽人罕智。……若希小果。即八圣可求。如学大因。则三祇斯始。匆匆自断躯命。实亦未闻其理。自杀之罪事亚初篇矣。捡寻律藏不见遣为。灭爱亲说要方。断惑岂由烧已。房中打势佛障不听。池内存生尊自称善。破重戒而随自意。金口遮而不从。以此归心诚非圣教。必有行菩萨行不受律仪。亡己济生固在言外耳。】《南海寄归内法传·卷第四·三十八烧身不合》
由此可知,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不解佛教菩萨乘修行义理
艾习角、吕澄等言说名为无知,不解佛法中道义理故。佛法者不趣五欲乐,不趣苦行,行于中道。然而,诸外道辈缘邪见故,贵于苦行,通过身体上的自虐自残,用以讨神明的欢喜;或者修种种苦行,妄想熄灭恶报罪业,以冀升天。如是等名为迷信、愚痴,名为邪见苦行。
如《大智度论》云:
【念法者,如佛演说,行者应念:“是法巧出,得今世果,无热恼,不待时,能到善处,通达无碍。”
巧出者,二谛不相违故,所谓世谛、第一义谛,智者不能坏,愚者不起诤故。是法亦离二边,所谓若受五欲乐、若受苦行
复离二边,若常、若断,若我、若无我,若有、若无,如是等二边不著,是名巧出。诸外道辈自贵其法,毁贱他法故,不能巧出。】《大智度论》卷第二十二;释初品中八念之余;

复次,佛法中一步一磕头,头破血流;自焚的,燃顶、燃臂、燃指甚至燃身供佛”等苦行,名正见苦行,有无量义。今略说之。
1.佛法苦行,是为伏灭贪爱、嗔恨、愚痴等烦恼故;
2.佛法苦行,是佛弟子忏悔自罪故,竭诚礼拜、供养佛菩萨,而不计辛劳故;
3.佛法苦行,是为折服外道,执着苦行,傲慢自大故;
4.佛法苦行,为彰三世轮回,佛性不动故;
5.佛法苦行,是为申诸法无常义,震动诸怯弱者故;
6.佛法苦行,是为放舍我执、我相,体究不生不灭,诸法空相故;
7.佛法苦行,知佛法乃正真之道,故现大勇猛,以精进迅疾力舍秽身故;
8.佛法苦行,为折服我慢,恒自谦卑故;
且佛教“爇香烧身、烧臂、烧指”皆非“戒律”定制。若量己力、依正见而苦行者,并无过谬。如《妙法莲华经》中一切众生喜见菩萨烧身、燃臂,已证广大三昧境界故。
由此可知,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四)菩萨戒即有烧指等言
以出家菩萨依无量义而烧身、臂、指,供养诸佛”;如:为度一切众生故;为践行舍身为法故;为破“我执”故;
因此,菩萨戒中云:
【若佛子,应好心先学大乘威仪经律,广开解义味。见后新学菩萨,有从百里千里来求大乘经律,应如法为说一切苦行,若烧身、烧臂、烧指。若不烧身、臂、指供养诸佛,非出家菩萨,乃至饿虎、狼、狮子、一切饿鬼,悉应舍身肉手足而供养之。然后一一次第为说正法,使心开意解。而菩萨为利养故,为名闻故,应答不答,倒说经律文字,无前无后,谤三宝说者,犯轻垢罪。】《佛说梵网经》卷下;菩萨心地品之下;
由上可知,烧身、臂、指”是指已发菩提心之出家菩萨所应做,非凡夫力所能及,亦非在家人所应做;
复次若量己力、依菩萨戒苦行,并无过谬。其中用香在头、胸、臂、指上烫香疤,即属烧身、臂、指”。
又如经中云:
【尔时,彼佛为一切众生喜见菩萨及众菩萨、诸声闻众说《法华经》。是一切众生喜见菩萨乐习苦行,于日月净明德佛法中,精进经行,一心求佛。满万二千岁已,得现一切色身三昧。得此三昧已,心大欢喜,即作念言:‘我得现一切色身三昧,皆是得闻《法华经》力。我今当供养日月净明德佛及《法华经》。’即时入是三昧,于虚空中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细末坚黑栴檀,满虚空中如云而下。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六铢价值娑婆世界,以供养佛。
作是供养已,从三昧起,而自念言:‘我虽以神力供养于佛,不如以身供养。’即服诸香、栴檀、薰陆、兜楼婆、毕力迦、沉水、胶香,又饮瞻卜诸华香油,满千二百岁已,香油涂身,于日月净明德佛前,以天宝衣而自缠身,灌诸香油,以神通力愿而自燃身,光明遍照八十亿恒河沙世界。】《妙法莲华经》卷第六;药王菩萨本事品第二十三;

由上可知,“燃身”乃是证得三昧之大力菩萨所为,非寻常佛子所堪。现见今世之出家人“烧身、烧臂、烧指”,皆用香爇,香大者,香疤如黄豆大小;香小者,香疤如芝麻大小;
且《梵网经》中说出家人“烧身、烧臂、烧指”,实为舍弃贪爱己身之举,并无过咎。何以故?

1.世间人贪爱身故,视早起为苦,且佛教中凌晨2点、3点、4点,即便洗漱诵经,为舍贪爱身故,微受少苦,并无过咎;
2.世间人贪爱肉味故,广杀众生,而大乘佛法戒杀素食。为知众生被杀、剐、炸之苦楚,舍肉食贪爱故,微受少苦,并无过咎;
3.世间人执着有“我”故,互相争斗,佛教中说“无我”。为舍粗重我执故,微受少苦,并无过咎;
4.世间人贪爱身故,种种洗浴,涂香按摩。为舍身执故,微受少苦,并无过咎;
由此可知,《楞严经》中说“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并不违于佛教戒律,毫无过谬可言。
艾习角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罢了;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不知“顺流、逆流”二义
艾习角【疑】:
[另,《楞严经》云:“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如果佛能“以大悲神力”变出“五净肉来”,何不直接变出清净“草菜”,也省得众生破坏他的“清净律仪”了。……
【奶酪醍醐】佛典中,“五味”指乳味、酪味、生酥味,熟酥味、醍醐味。《大般涅槃经》卷第七:
“断五种味。乳酪酪浆生酥熟酥油蜜之等。听着缯彩以轲为跋。一切谷米草木之类皆有寿命。佛说是已便入涅槃。如是说者即是魔说。”
“听服五种。乳酪酪浆酥油蜜等。不听受着缯彩衣服以轲为跋。谷米草木无命无我。非众生数。若有能作如是说者。是我弟子。”
可见,让僧众禁断“乳酪醍醐”的说法是千真万确的“魔说”。而《楞严经》云:
取白牛乳置十六器。乳为煎饼并诸沙糖油饼乳糜。酥合蜜姜纯酥纯蜜。及诸果子饮食葡萄石蜜种种上妙等食于莲华外各各十六围绕华外。以奉诸佛及大菩萨。(卷七)
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卷六)
——自己可以受人乳品,却让别人远离“乳酪醍醐”,如此这般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还是佛陀么?]《楞严硬伤卷
[伪善:佛说不杀生,杀生是要下地狱的。故而有的教派不杀生、不种地(怕无意中杀死地里的虫子),不种地吃啥?化缘啊,靠农民耕作供养,然而供养他们的人却因为杀生而下了地狱(除虫除草总得要做的),到头来,他们成佛后又成了超度农民的神,这可真是一个死循环:佛教徒总能并且心安理得的占居理论上风,为什么佛教徒不自决呢,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及他人都不用杀生?……
佛教自私。释迦牟尼本人也不是什么大慈大悲。我前面提到,印度的僧侣不种地,因为种地会伤害虫子,犯了杀业要下地狱。可僧侣却让农民去种地,农民下地狱了,僧侣修行成功了。如果释迦牟尼真的大慈大悲,他就应该去种地,让别人修行,自己下地狱,让别人成就。所以佛教说到底是无比自私的。]《佛教的四大危害》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皆非正解。

艾习角对于佛教的诽谤和一味诽谤佛教的普通无知者一样可笑。

1,于因果轮回致使众生相杀无知
此世界如来出世或不出世,皆有众生依耕种自活;
此世界如来出世或不出世,皆有众生不信因果,造杀盗淫等恶业,引未来受杀盗淫等恶业果报;
此世界如来出世故,一类信因果,修善法众生,因于佛法中施作福德之业,闻思修成就正见智慧等,引未来、现在脱离轮回之果报;
是故,如来出世建立僧团,乞食时,若有农民布施饮食汤药等物,种诸福德,未来则有解脱恶业、脱离轮回之果报。因此,如来制戒乞食于俗并无过谬;
艾习角不过是随凡夫妄想境界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2,于业报差别无知
业有轻、重、缓、急,定、不定等差别;耕种时无心杀害,属于不具贪嗔痴等粗重烦恼所起恶业,属于轻恶;若造作福德即可解脱此等轻恶业故,比丘接受耕种者施食,并无过谬,令彼得福解脱恶业报,引生为了解脱大果故。
而农夫供养出家僧人,将获得殊胜的福报。怎么会因为无心杀害众生而“下地狱”呢?此等事例广列在佛教法藏之中,此不赘述。
艾习角《佛教的四大危害》作者,不过是随凡夫妄想境界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而已,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3,于植物属依报无知
一切世界众生,皆依自业种而现。所谓正报者,身心;依报者,世界、山河大地、草木苗稼等。植物本是众生依报所现,虽有生长等事,不属有情,不具五蕴烦恼事。草木苗稼等,本来就是众生业种“变出”的。
因此,艾习角诽谤何不直接变出清净草菜,也省得众生破坏他的清净律仪”,名为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名为讥毁如来

4,《楞严经》中只是赞叹不食“……奶酪醍醐”之比丘
在《楞严经》里也没有制戒不许吃奶酪醍醐”,而是赞叹能够不吃的出家人。因此用“若”字,假如、如果之义。岂能以此建立诽谤? 如经云:
【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奶酪醍醐。如是比丘。于世真脱。酬还宿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楞严经》
【释义】
如果有些比丘,能够不穿东方的蚕丝织物,以及这里(印度)的皮鞋、裘皮、动物皮衣。奶酪、醍醐等乳制品。那么这些比丘,就于此世间获得了解脱,酬还了宿世的业债,就不在此三界内轮回了。为什么呢?受用来源于众生身体或身体产出物品,都会成为纠缠在一起的业缘。
因此,艾习角诽谤自己可以受人乳品,却让别人远离乳酪醍醐,如此这般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还是佛陀么?”,名为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名为讥毁如来

5,为利众生而“受”饮食,而阿罗汉尚无所食,何况如来?
佛教阿罗汉尚且无所饮食,何况诸佛如来须要饮食吗?不过是为了利益众生而“受”之。如经云:
如是世尊。今受纯陀饮食供养。将无如来有恐怖耶。尔时世尊。复为文殊。而说偈言。
 非一切众生,尽依饮食存
 非一切大力,心皆无嫉妒。
 非一切因食,而致病苦患。
 非一切净行,悉得受安乐。
文殊师利。汝若得病我亦如是应得病苦。何以故。诸阿罗汉及辟支佛菩萨如来实无所食。但欲化彼示现受用无量众生所施之物。令其具足檀波罗蜜。拔济地狱畜生饿鬼】《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一切大众所问品第五;

艾习角无知的诽谤道:自己可以受人乳品,却让别人远离乳酪醍醐,如此这般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名为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名为讥毁如来

6,众生逆生死流而求证大般涅槃
众生久堕生死之中,恶业无量,恶业因缘无量。众生欲逆生死流而证大涅槃,需谨小慎微,决断一切引生后世轮回之业。是故,佛陀于《楞严经》中赞叹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奶酪醍醐。如是比丘。于世真脱。酬还宿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并无过谬。
众生善恶之业纤毫有报,而众生无始劫来,所种恶业无量无边,众生欲逆生死流而证大涅槃,需谨小慎微,舍弃一切引生后世轮回之业。因此佛陀赞叹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奶酪醍醐”,并无过谬。如经云:
【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观是阎浮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涂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若达平地须省恶路无再经历。世尊。习恶众生从纤毫间便至无量。《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下;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利益存亡品第七;
艾习角无知的诽谤道:自己可以受人乳品,却让别人远离乳酪醍醐,如此这般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名为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名为讥毁如来

7,诸佛顺大菩提流而出现世间救度众生
诸佛菩萨已脱生死轮回,成就无住处大涅槃境界。乘愿波罗蜜,顺大菩提之流,出现世间救度一切众生。为利众生故,示现“受用”牛乳等,而非有实事。如经云:
【佛告阿难。汝行诣维摩诘问疾。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昔时世尊身小有疾当用牛乳。我即持钵诣大婆罗门家门下立。】《维摩诘所说经》姚秦三藏鸠摩罗什译;弟子品第三;
艾习角无知的诽谤道:自己可以受人乳品,却让别人远离乳酪醍醐,如此这般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名为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名为讥毁如来

8,佛陀施设坛场使用“牛乳”为利众生非贪食味
众生杀盗淫等业缘未尽故,劝令舍弃奶酪醍醐”等饮食。而诸佛菩萨业缘及习气已尽,虽《楞严经》中因坛场施设需“白牛乳”等,而非真食彼食,而能令诸众生种植善业。
复次,坛场供养白牛乳”等略说具有四义:
(1)为令行者因布施获胜福德果报故;
(2)为令行者杀等恶业,因布施得解脱、削弱故;
(3)为令行者远离魔、魔民干扰修行故;
(4)取行者布施物,利益众生获大福德故;
(5)为令行者因布施白牛乳”等,得解脱业报牵缠故;
艾习角不知不解“顺流、逆流”二义,不过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名利,以图多卖几幅字画而已;吕澄不过此是通过诽谤佛经,借机攫取“砖架”的噱头;皆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