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 卷一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1-16 09:54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1 192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
普德海幢


敬礼法王释迦摩尼佛足
敬礼至尊成就大智文殊菩萨足
敬礼至尊成就大行普贤菩萨足
敬礼至尊成就大慈弥勒菩萨足
敬礼至尊成就大悲观自在菩萨足
敬礼至尊成就大愿地藏王菩萨足

稽首皈依大觉尊,慈悲加护显真谛。
末世魔党渐兴盛,佛子学佛应善思。
法须思辨知真伪,义须辩论明正邪。
昔发菩提大悲愿,今裂魔网震法鼓。
示以正论剪邪说,愿真佛子出迷途。
远离邪见归正法,识心达本趣解脱。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卷一


诸佛子当知,佛陀出世为一大事因缘。如经云:
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惟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
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
欲示众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
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
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添品妙法莲华经·卷第一·方便品第二》

佛陀在世,外道、魔民之辈,窜匿消声;佛陀涅槃,末法时至,外道、魔民之辈,纷纷举扬邪见,自无学识、孤陋寡闻,喜谤《楞严经》,借此希求名利者,实属愚人。
因此,广大佛子,应催伏此等诽谤、邪见。如经云:
佛言。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略说少分。如是大士。成就无量不可思议殊胜功德。已能安住首楞伽摩胜三摩地。善能悟入如来境界。已得最胜无生法忍。
于诸佛法已得自在。已能堪忍一切智位。已能超度一切智海。已能安住师子奋迅幢三摩地。善能登上一切智山。
已能摧伏外道邪论。为欲成熟一切有情所在佛国悉皆止住。】《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序品第一》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对于这些魔子,今世之佛子应如何护持佛法,令不坠堕?
如龙树菩萨《大智度论·卷第八十四·释三慧品第七十之下》中云:今当说般若力,所谓般若能生一切智慧、禅定等诸法,能生一切乐说辩才。以般若力故演说一句,种种庄严穷劫不尽。星宿日月不能照处,般若能照,能破邪见无明黑闇故。
诸佛子,应念佛恩。习诵大乘,增广见闻,安住正思维。破斥邪见、魔说;或随喜、赞叹破斥者,以此护持佛陀遗教。如佛陀所行,吾辈佛子当随行。
如《优婆塞戒经·卷第二·名义菩萨品第八》中云:常乐修磨利智慧刀。虽习外典为破邪见出胜邪见,是故当破斥邪见、魔说;当随喜赞叹破斥邪见、魔说之行者;
复次,如《大般涅槃经·卷第二十六·师子吼菩萨品第二十三之二》中云,佛陀【为破邪见六年苦行】,是故当破斥邪见、魔说;当随喜赞叹破斥邪见、魔说行者;
是故当破斥邪见、魔说;当随喜赞叹破斥邪见、魔说行者;
又,为令众生开、示、悟、入佛知见故,佛陀在世时,必破斥世间出世间种种邪见。如隋北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大宝积经·卷第八十·护国菩萨会第一十八之一》云:【尔时,护国菩萨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愿出迦陵频伽声,大梵雷音破邪见
众会渴仰为法来,愿施解脱甘露浆。

是故佛子应当破斥邪见,名为报佛恩,名为护持佛法,名随佛行;

自近代以来,《楞严经》屡被诟病。彼经剪灭魔事,如镜摄相,令魔外等无所遁形。是故,多遭诽谤。今当剪灭世俗邪见,用护佛法四众。
支持《楞严经》者,需依佛教经、律、论而称赞之;需依经、律、论而破斥诽谤者,若言论不依经、律、论,则于正思维、正见增益微少。
诽谤《楞严经》者,需依佛教经、律、论而多闻博思举疑而言。若不依经、律、论,断章取义,吹毛求疵建立诽谤者,因果自负。
今观《楞严硬伤》一文不过拾人牙慧,炒冷饭建立诽谤而已。

一,不许那烂陀寺收藏经书

如《宋高僧传·卷第二》【唐广州制止寺极量传释极量。中印度人也。梵名般剌蜜帝。此言极量。怀道观方随缘济物。辗转游化渐达支那(印度俗呼广府为支那。名帝京为摩诃支那也)乃于广州制止道场驻锡。众知传达祈请颇多。量以利乐为心。因敷秘赜。
神龙元年乙巳五月二十三日。于灌顶部中诵出一品。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译成一部十卷。
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释迦稍讹。正云铄佉。此曰云峰)译语。
菩萨戒弟子前正议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受。
循州罗浮山南楼寺沙门怀迪证译。量翻传事毕。会本国王怒其擅出经本遣人追摄。泛舶西归。后因南使入京。经遂流布。有惟悫法师资中沇公。各着疏解之。
】  
此处明了《楞严经》传来之本末。

艾习角【疑】:
[那么,我且问你:玄奘赴印度求法十七年,于那烂陀寺留学五年,卒于公元664年。《楞严经》译出在公元705年(或者更晚)。彼时,玄奘已经死了四十多年了。如此大经,玄奘会没有带回,没有看到,没有听到,甚至终生没有提到?……
我的疑问是:隋朝时《楞严经》就如此盛名,唐朝时西行求法的玄奘怎么不知道呢?这为梵僧到底是谁?遍翻智者的高足章安灌顶(公元561-632年)为乃师所撰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以及初唐沙门道宣(公元596-667年)所撰的《续高僧传》卷十七《智顗传》,都没有查到智顗拜求《楞严》的线索。如果此种记载出现在《楞严》译出之后,则有为《楞严经》造势的嫌疑。]《楞严硬伤》卷一

【答】
此处原因有很多,今略说一二。
(一)玄奘法师在印度时,彼那烂陀寺中并无此经。或被他人密惜覆藏;
(二)经本为王所重,先藏于王宫中,后时移至那烂陀寺。此时玄奘法师已经回国。
(三)经本为王所重,即使玄奘法师在印度时,是藏于那烂陀寺中,迫于国王威势,那烂陀僧侣无敢显露之。
(四)经本为王所重,即使玄奘法师在印度时,是藏于那烂陀寺中,或有国王兵卒守卫,那烂陀僧侣尚不尽知,何况闻睹。
以此建立疑问,诽谤《楞严经》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艾习角【疑】:
[【经名】:《楞严经》题下原注云:「一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于灌顶部录出别行。」吕澂以为不通。《陀罗尼集经序》有「从金刚大道场经出」的字样,这是讲得通的。因为金刚道场即菩提金刚座。佛在那里讲过《一字顶轮王经》。据说,佛陀当年确实曾经在那烂陀寺寺址说法三个月(见圣严法师《印度佛教史》),但《楞严经》不是在那烂陀讲的经,所以不可以称为《那烂陀大道场经》。从未见过佛陀在甲地说法却以乙地命名的佛经。]《楞严硬伤》卷一
艾习角【疑】:
[佛说法时,当在两千五百年前。两千五百年前的经典,会冠以一千年后才出现的地名,你信幺?如果说这个经名是后人假托那烂陀,并不是当时的经名,那么,有什么理由不让人怀疑《楞严经》经文也是假托?]《楞严硬伤》卷一
【答】
此处是自身学识问题。
(一)“中印度那兰陀大道场经”一名,并非是佛陀命名;
(二)“中印度那兰陀大道场经”一名,并未列在经文之中;
(三)“中印度那兰陀大道场经”一名,源自经典所藏之处,因外界唯知有秘藏之经,外人不知其名,故依覆藏地而作名字称彼经典;
(四)“中印度那兰陀大道场经”一名,是为国王所重,为方便隐藏,外界依所秘藏之处,称彼经典,俗人广知,是故翻译之时,列在经文之外。
因此建立疑问,诽谤《楞严经》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评】如前宋《高僧传》中,彼王怒其擅出经本遣人追摄”可知,彼国王得知有人私携经本流传中国,忿怒之极,派人来华追回梵文经本,以及走私者。足见彼国王对于《楞严经》是何等的看重,别称经名,藏经于那烂陀,密不示人是事实。
至于那烂陀寺秘藏《楞严经》,何时藏的,怎么藏的,国王怎么参与其中的,僧人在其中所处的位置,这个都可以有许多原因,而以此怀疑《楞严经》显然是自身孤陋寡闻造成的。

二,怀迪法师与房融宰相
()房融宰相
首先,房融,生卒年不详。
是河南洛阳人,唐朝名相房玄龄族孙。博识多闻,成进士业。武周时期,以正谏大夫同凤阁鸾台平章事。神龙革命,因亲附张易之兄弟,被流放岭南钦州,死于高州。

而艾习角【疑】:
[房融以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二月甲寅(四日)流高州,(《旧唐书》四十一)。《楞严经》于同年五月二十三日广州诵出,而房融恰于同年去世(《新唐书》卷139房琯传:「父融,武后时以正谏大夫同凤阁台平章事。神龙元年贬死高州。」)。
从《楞严》诵出,到这年的年底也只有七个月的时间。如此大经,不可能速译而成。即便《楞严》是几个月内速译而成的,即便房融死在年底,那么从二月起千里迢迢赶赴高州(“州去京师六千二百余里”,日六十里还要三个半月呢),五月又要在广州为《楞严》润笔,再后还要贬死高州,实在忒忙了些。既有可能,也颇蹊跷。]《楞严硬伤》卷一

这种疑问的产生,是因为艾习角自身的学识浅薄,孤陋寡闻,并非真是佛教经典有过失。

1.贬死高州
神龙元年贬死高州”一句要参看其他古文,如《全唐诗》卷四载:“房融,河南人,则天时为相。神龙元年,贬死高州。好浮屠法,尝于岭外笔受《楞严经》。诗一首。
如此就明了了,意思是说:房融在公元705年被流放高州,后来死于高州。即神龙元年贬、死高州”。
说白了,文言简约,但与现代文法不同。而正史中并没有记录房融何时死的。如史书云:
二月甲寅,复国号,依旧为唐。社稷、宗庙、陵寝、郊祀、行军旗帜、服色、天地、日月、寺宇、台阁、官名,并依永淳已前故事。神都依旧为东都,北都为并州大都督府,老君依旧为玄元皇帝。诸州百姓免今年租税,房州百姓给复三年。改左右肃政台为左右御史台。韦承庆贬高要尉,房融配流钦州】沈昫《旧唐书·本纪第七·中宗睿宗》

2.计较时日路程
就算此时间正确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般剌蜜帝和怀迪法师等人,也许已经译成了汉文,房融到达广州后,再行润饰文字也不无可能。毕竟有怀迪法师等人可以先期翻译。

而艾习角【疑】:
[怀迪参加翻译《楞严经》在时间上亦有矛盾。《开元录》记载:“往者三藏菩提流志译《宝积经》,远召迪来,以充证义。所为事毕,还归故乡,后因游广府遇一梵僧……”。所以,怀迪是先参加了《大宝积经》的翻译之后才来广州翻译《楞严经》的。然而,据《开元录》卷九,翻译《大宝积经》于先天二年(公元713)完成,而彼时为《楞严》润笔的房融已经死了八年了。前后矛盾,十分明显。]《楞严硬伤》卷一
因此艾习角说:《大宝积经》于先天二年(公元713)完成,而彼时为《楞严》润笔的房融已经死了八年了。”显然有失依据。

()怀迪法师
沙门释怀迪。循州人也。住本州罗浮山南楼寺。其山乃仙圣游居之处。迪久习经论多所该博。九流七略粗亦讨寻。但以居近海隅。数有梵僧游止。迪就学书语复皆通悉。往者三藏菩提流志译宝积经。远召迪来以充证义。所为事毕还归故乡。后因游广府遇一梵僧。(未得其名)赍梵经一夹请共译之。勒成十卷。即大佛顶万行首楞严经是也。迪笔受经旨兼缉缀文理。其梵僧传经事毕莫知所之。】《开元释教录》卷第九;庚午岁西崇福寺沙门智升撰;
如上文远召迪来以充证义。所为事毕还归故乡”,这句并不能证明怀迪法师是在《大宝积经》完全翻译完成之后才离开的。按:于《大宝积经》于先天二年(公元713)全部翻译结束。
而当时译场里“证义”这个职位,有很多人。如下:
南印度沙门波若丘多等证梵义。沙门慧觉宗一普敬履方等笔受。沙门胜庄、法藏、尘外、无著、深亮、怀迪等证义。】《开元释教录》卷第九;庚午岁西崇福寺沙门智升撰;
注意“证义”这个职位有“沙门:胜庄、法藏、尘外、无著、深亮、怀迪、”,“等”说明该职位有很多人。因此,怀迪法师只是完成了自己的事情之后离开的。并非是一定要等到《大宝积经》完全翻译结束后才离开的。
因此怀迪是先参加了《大宝积经》的翻译之后才来广州翻译《楞严经》的。”,并无过谬。
而怀疑怀迪法师参与《楞严经》的翻译是前后矛盾,十分明显”,这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三,疑译者
艾习角【疑】:
[【译者】:有关《楞严经》的译者,敦煌本、房山石经本、宋后藏经本所记各不相同:
1、大唐循州沙门怀迪共梵僧于广州译 (房山石经本)
2、神龙元年中天竺沙门般剌蜜帝于广州制止寺译 房融执笔(敦煌本)
3、大唐神龙元年龙集乙巳五月己卯朔二十三日辛丑中天竺沙门般剌蜜帝于广州制止道场译出,菩萨戒弟子前正谏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授,乌长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高丽藏初雕本、高丽藏再雕本、赵城藏本、碛砂藏本、思溪藏本文字相同,顺序略有出入)
相较于其他重要佛典,《楞严经》如此“经王”,译者的身份从一开始就莫衷一是,足见可疑。]《楞严硬伤》卷一
如前宋《高僧传》中,彼王怒其擅出经本遣人追摄”可知,彼印度国王得知有人私携经本流传中国,忿怒之极,派人来华追回梵文经本,以及走私者。足见彼国王对于《楞严经》是何等的看重,别称经名,藏经于那烂陀,密不示人是事实。
梵僧般剌蜜帝,对于走私长时间秘藏的《楞严经》来中国,他也深知其后果。而房融本是戴罪之身,虽然参与翻译工作,但也不敢过于伸张。因为还未到他的流放之地钦州,在广州久留,也怕朝廷生些事端。因此才造成《楞严经》翻译完成之后,译者多有不同。
而借此怀疑《楞严经》的真伪实属无知。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四,不该称灌顶部
艾习角【疑】:
[【灌顶部】:密部经轨有“灌顶曼荼罗”作法乃称“灌顶部”,如《大日经》、《金刚顶经》等。《楞严》全经无入灌顶坛之说。《楞严经》卷七所说“然后结界,建立道场,求于十方现住国土,无上如来,放大悲光,来灌其顶。”亦不合于灌顶坛仪轨,“灌顶部录出”说法自然不能成立。
经专家考证,灌顶部仪式在公元后六世纪才出现,两千五百年前的佛陀如何会在《楞严经》里讲述千年之后方才出现的密宗灌顶部仪式?]《楞严硬伤》卷一

(),紫虚居士破斥;
灌顶部就是宝部,密宗的无上密部与瑜珈密部把修行内容分为五部,宝部是其中之一,文中「于宝部录出别行」是指楞严经原是放在那烂陀寺宝部的经文中,后来被单独节录出来刊行于他处。楞严经中有楞严坛城的布置方法与修行方法(见经卷7),故密宗修行的道场也参阅此经,应属正常。吕先生认为在楞严经中没有入坛灌顶之说,故不应由灌顶部出,此理不一定正确。灌顶部是密宗道场的部份内容,此中有楞严经有何不可?

(),吕澄并不懂什么叫“灌顶”
如经云:
于初七日中。至诚顶礼十方如来。诸大菩萨。及阿罗汉。恒于六时诵咒绕坛。至心行道。一时常行一百八遍。第二七中。一向专心发菩萨愿。心无间断。我毗奈耶。先有愿教。第三七中。于十二时。一向持佛。般怛罗咒。至第四七日。十方如来。一时出现。镜交光处。承佛摩顶。即于道场。……
诵此心佛所说神咒一百八遍。然后结界建立道场。求于十方现住国土无上如来。放大悲光来灌其顶……
佛告文殊师利。是经名大佛顶悉怛多般怛啰无上宝印十方如来清净海眼。亦名救护亲因度脱阿难。及此会中性比丘尼。得菩提心入遍知海。亦名如来密因修证了义。亦名大方广妙莲华王十方佛母陀罗尼咒。亦名灌顶章句
诸菩萨万行首楞严。汝当奉持。《楞严经·卷七》
《楞严经》中明明有关于坛场的施设以及佛陀灌顶的叙述,为何艾习角视而不见?!

五,阿难不能轻易“远游”
艾习角【疑】:
[再说,谁说《楞严经》经文不谬?【远游】:据《楞严》卷二,波斯慝王当年六十二岁。按照《毘奈耶杂事》的说法,佛与王同岁。而阿难于佛满六十岁时,已为佛侍者(《中阿含》卷八等),所以,佛说《楞严》时,作为侍者的阿难是不大可能轻易“远游”的,而进入淫舍的可能性更加微乎其微了。]《楞严硬伤》卷一
[《楞严经序》,先出阿难堕摩登伽咒术一事,此窃取《摩邓经》而撰之。据《楞严》卷二,波斯慝王自说年六十二。佛与王同岁(《毗奈耶杂事》二十等),当亦为六十二。阿难于佛满六十岁时,已为佛侍者(《中阿含》卷八等),此时何得离佛远游致遭魔难?其伪五。
《楞严经序》又云,「属诸比丘休夏自恣」,按诸律文,安居之时,不得离界,何况远游?如其受日未还,亦应于异界内共行自恣。何能独行乞食?此全不明僧制妄为之说。其伪六。]吕澄《楞严百伪》

()紫虚居士破斥
“依楞严经所说,阿难与摩登伽女有多世情缘。依我所知,一个人只要「情缘现前」,潜意识就会去找「债主」。阿难自然也不例外,故阿难在不知不觉之中会去接近他的情缘债主---摩登伽女,就算当时阿难已是释尊的侍者,释尊也不会阻挡此因缘的发生。阿难当日之所以会「先受别请远游他处」,以至途经摩登伽女住处,此与「情缘现前」应该有关。吕先生不明情缘现前与业力牵引之理,故有此误判。”——药师山紫虚居士《楞严经不是伪经》

()做侍者不是做连体人
在《悲智很悲哀·第三品·3罗汉也要亲自如厕》里已广述僧人结夏安居中可以请假的事实。此处不赘述。
尊者阿难是佛陀常随侍者,但尊者阿难不在佛陀身边也很正常。毕竟僧团里还有舍利弗、目健连等可以做侍者。如下: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跋耆聚落。尊者跋耆子侍佛左右。】《杂阿含经·829.跋耆子经》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鸯伽国中。与大比丘众俱。往至阿和那住揵若精舍。
尔时。世尊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阿和那而行乞食。食讫中后。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往至一林。欲昼经行。尊者乌陀夷亦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阿和那而行乞食。食讫中后。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随侍佛后。而作是念。若世尊今昼行者。我亦至彼昼行。】《中阿含经·192.加楼乌陀夷经》

并且有时佛并不带任何侍者,如下文:
是时。世尊便作是念。此四部之众多有懈怠。替不听法。亦不求方便。使身作证。亦不复求未获者获。未得者得。我今宜可使四部之众渴仰于法。尔时。世尊不告四部之众。复不将侍者。如屈申臂顷。从祇桓不现。往至三十三天。】《增一阿含经·36.听法品第三十六·第5经》

()比丘没有独行戒
比丘是没有独行戒的。查遍律藏也没有比丘独行戒。如下文;
尔时憍闪毗有一长者。名曰大善。禀性柔和。其妇怀妊。尊者舍利子。知彼腹胎终将受化。获胜上果。因至其宅。时彼长者素者信心。求受归戒。从是已后数至其宅。曾于一时尊者独行。更无侍从至长者处。
问曰大德何因独无侍从。答言贤首。岂当令我于草丛内得侍者乎。于仁等处方可获得将为侍者。答言圣者若如是者。我妇妊娠若生男子。当与大德以为侍从。】《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第四卷》

上面是说,有个大善居士,见尊者舍利弗常常独来独往,于是就问他为何没有侍者?尊者打趣道:你难道要我去草丛里捡一个侍者?只有在居士家才有可以能获得一个侍者。居士于是答应妻子生产如果是男子,就送给尊者作侍者。
佛言。唤是比丘尼来。来已问言。汝实尔不。答言实尔世尊。佛言。汝云何道路独行从今日后不听独行。】《摩诃僧祇律·比丘尼戒法·2.十九僧残法之一》
比丘尼有独行戒是有开缘的——有些因缘出现,还是可以独行的。
吕澄等无知无识,不识律藏。因此尊者阿难独行根本不存在违律。实是吕澄等不解僧制,妄兴诽谤《楞严经》恶业。

()结夏安居时,比丘可以请假外出
僧团是一个非常自由,民主的团体。结夏安居时,比丘也可以请假外出过夜的。如下:
佛作是念。我之声闻弟子。虽于衣食无贪着心。然欲令彼得安乐住故。复令施主得受用福。应开七日赴其请唤。因集僧伽。告诸苾刍曰。于安居中。有事须去出界外者。应请七日乃至一日当去】《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安居事一卷》  
从今若有佛法僧事若私事。于七日外更听白二羯磨受十五日若一月日出界行】《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第三分·3.安居法》

因此,艾习角借怀疑作为侍者的阿难是不大可能轻易‘远游’”,来诽谤《楞严经》的真伪实属无知。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六,溺于淫舍
艾习角【疑】:
[【溺于淫舍】《佛说摩登女解形中六事经》讲了摩登女爱恋上行乞中俊美的阿难,非要嫁他不可,不能自已。后经佛的开导,摩登女幡然醒悟,得阿罗汉道。——这里的人物关系和基本故事框架跟《楞严经》很像,只是没有楞严咒。由于《佛说摩登女解形中六事经》肯定早出于楞严,所以不能排除作者敷衍《摩登经》成《楞严经》的嫌疑。正如兰陵笑笑生敷衍《水浒传》成了《金瓶梅》。]《楞严硬伤》卷一

小乘经典记录摩登伽女与阿难的事情有多处,且各不相同,因记述者不同侧重不同的缘故。如:
时阿难于祇桓意便恍惚。为咒所缚。如鱼被铁钩。如象随钩。时尊者阿难随咒术至旃荼罗家。母便语女。阿难已至。从卿所为。时钵吉蹄女见阿难。踊跃欢喜前抱阿难。坐着床上牵掣衣裳。捻挃阿难。譬如力人手捉长毛小羊从其人手。
尔时尊者阿难见十方尽闇冥譬如日月为罗睺阿须伦手所障。无复有明。如是阿难为大咒所厌不得动。于是阿难有大力人力(当十大力士力拘夷力亦如阿难)为咒术所厌。不能得动。时尊者阿难圣道谛力念还得寤。我今困厄世尊不慈愍我。世尊知阿难为旃荼罗咒术所缚。便诵佛语:
  佛者最极尊于世间,谛无有能过佛之前。
  佛者最极尊于人天,谛诸法之王无上田。
  阿难以此实义。于旃荼罗舍得解。
  法者最极尊于世间,谛无有能过法之前。
  法者最极尊于人天,谛断诸缚结永息田。
  阿难以此实义。于旃荼罗舍得解。
僧者最极尊于世间,谛无有能过僧之前。

  僧者最极尊于人天,谛美福第一无上田。
  阿难以此实义。于旃荼罗舍得解。
诵偈适竟。旃荼罗家内所设咒具。刀箭碎折瓶瓮破坏。灯灭髑髅迸碎。黑风起展转不相见。旃荼罗咒术不行。
母便告女。此必瞿昙沙门神力所为。众物碎散咒术不行。时阿难便作是念。此将是世尊恩力。时尊者阿难得解。譬如大象王盛年六十醉暴凶恶。身大牙长从铁靽得解。从城走向空闲处。阿难亦尔。乃尊诵佛语从旃荼罗舍得解。还向祇桓。
时此女人逐阿难。至祇桓门。并作是语。阿难是我夫阿难是我夫。如犊随母不离须臾。】《鼻奈耶·僧残法之一》

曾闻阿难入舍卫城乞食时。摩邓伽女。见已随逐而行。所以者何。以五百世中曾为阿难妻。今见阿难欲觉炽盛。无心能离。】《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十三·杂犍度智品第二之八》
因此,艾习角借怀疑各个经典记述事件不同来诽谤《楞严经》的真伪实属无知。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七,休夏自恣
艾习角【疑】:
[【休夏自恣】:“休夏”,即结夏。佛制比丘每年四月十五至七月十五,结夏安居专心办道,不外出行乞,或作其他事。“自恣”,僧众于七月十五日,结夏安居已毕,便在大会中,任由众人恣举自己所犯之罪,并对着其他比丘作忏悔,叫做自恣,又名随意,即可以任由他人随意检举自己的罪过。——无论怎样,安居之时,不得离界,何况远游?如其受日未还,亦应于异界内共行自恣。此间独行乞食则有违僧制。]《楞严硬伤》卷一
僧团是一个非常自由,民主的团体。结夏安居时,比丘也可以请假外出过夜的。如下:
佛作是念。我之声闻弟子。虽于衣食无贪着心。然欲令彼得安乐住故。复令施主得受用福。应开七日赴其请唤。因集僧伽。告诸苾刍曰。于安居中。有事须去出界外者。应请七日乃至一日当去】《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安居事一卷》  
从今若有佛法僧事若私事。于七日外更听白二羯磨受十五日若一月日出界行】《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第三分·3.安居法》

因此,艾习角借怀疑安居之时,不得离界,何况远游”,来诽谤《楞严经》的真伪实属无知。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八,应诸斋主
吕澄、艾习角等睹佛经不解文义,反凭狐疑,立种种邪见。

艾习角【疑】:
[【应诸斋主】:按照律制,自恣后当作衣(作衣服),作衣之后才能去干别的。这么多菩萨和阿罗汉哪能自恣之后,不顾僧制,即赴王斋,应诸斋主呢?——释愍生辩说:故经云:「实时如来数座宴安,为诸会中,宣示深奥。」可知休夏,说法后,才赴王斋。——如来说法就可以让僧众自恣后不用作衣了幺?僧制毕竟是僧制。]《楞严硬伤》卷一
[经言:「自恣会讫,即赴王斋」。然依律制,自恣后当作衣,作讫,乃得他去,何得即受王请?此亦不明僧制妄说。其伪七。]吕澄《楞严百伪》
笔者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对佛法一知半解,就开始信口雌黄,什么话都敢说呢?思之再三,原因是他们不信因果,缺少善根。不自量力,用己萤火之智,欲拟日轮之明。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优波尼沙陀等。而为上首。复有无量辟支无学。并其初心。同来佛所。嘱诸比丘。休夏自恣。十方菩萨。咨决心疑。钦奉慈严。将求密义。实时。如来敷座宴安。为诸会中。宣示深奥。法筵清众。得未曾有。迦陵仙音。遍十方界。恒沙菩萨。来聚道场。文殊师利。而为上首。
时,波斯匿王为其父王讳日营斋,请佛宫掖,自迎如来,广设珍羞无上妙味,兼复亲延诸大菩萨。城中复有长者、居士同时饭僧,伫佛来应。佛敕文殊,分领菩萨及阿罗汉,应诸斋主。唯有阿难先受别请,远游未还,不遑僧次,既无上座及阿阇黎,途中独归,其日无供。】《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一》
上面引用的《楞严经》原文,文义了了。解夏自咨的法会在前,“时”王请赴斋在后;“时”翻译白话过来是“一时、在那时、那一天”,因此根本不能确定是在解夏当天。吕澄等如何断定是同一天?
况且经文已经交代“自恣会讫”,自恣会结束了。必然是做衣已经结束了。略举下文:
春末月夏末月。春末月欲安居时。诸方国比丘来听佛说法。心念。是法夏安居乐。是初大会。夏末月安居讫。自恣作衣竟。持衣钵来诣佛所。如是思惟。我久不见佛。久不见修伽陀。是第二大会。是诸比丘是中住处。夏安居自恣作衣竟。持衣钵往到佛所。头面礼毕一面坐。诸佛常法。如是语问讯客比丘。夏安居忍不足不。安乐住不。乞食不难。道路不疲耶。今佛亦如是问讯诸比丘。夏安居忍不足不。安乐住不。乞食不难。道路不疲耶。】《十诵律·卷第二十三(第四诵之三)·七法中自恣法第三》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