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 卷二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7-1-16 09:53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156

破斥艾习角《楞严硬伤》邪见卷二

一,六师外道要按“标准答案”回答问题吗?
(一)迦旃延
艾习角【疑】:
[【迦旃延】:《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迦罗鸠驮迦旃延(巴Pakudha Kacca^yana ),无因论之感觉论者。认为地、水、火、风、空、苦乐、灵魂为独立之要素”。《丁福保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迦罗鸠驮其字,迦旃延其姓。计诸法亦有相亦无相。应物而起见者。若人问为有耶,则答为无。为无耶,则答为有。——《楞严经卷二》“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哪里有这个意思?杜撰。]《楞严硬伤卷二》

出现这种疑问,是艾习角缺乏常识所至。外道的主张和随机问答不是一回事。
什么是“断灭”?
【断灭】
(术语)诸法因果各别,故非为常,因果相续,故非为断,拨无此因果相续之理,谓之断灭之见。即断见也。属于邪见中之极恶者。
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无因论之感觉论”是概括“迦罗鸠驮迦旃延”邪见而言,其人随有问答,建立邪说何止一种?!
遇到波斯匿王问:何为“涅槃”?及人死后是断灭?非断灭?
彼即答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属于正常。因彼等未证涅槃,故以断灭名为涅槃。如经:
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令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毗罗胝子
艾习角【疑】:
[【毗罗胝子】:《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毗罗胝子者,苦行外道。淘糟饮汁。拔发灰身。六师中之第三师也”。一说,“珊阇耶毗罗胝子(巴San~jayaBelat!t!hiputta ),怀疑论者。不承认认知有普遍之正确性,而主张不可知论,且认为道不须修,经八万劫自然而得。”《丁福保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删阇夜其字,毗罗胝其母名。计不求道,但经生死劫数间,自尽苦际,如缕丸转于高山,缕尽自止者。——《楞严经卷二》“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杜撰。]《楞严硬伤卷二》

出现这种疑问,是艾习角缺乏常识所至。外道的主张和随机问答不是一回事。
什么是“断灭”?
【断灭】
(术语)诸法因果各别,故非为常,因果相续,故非为断,拨无此因果相续之理,谓之断灭之见。即断见也。属于邪见中之极恶者。
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不可知论”是概括“毗罗胝子”邪见而言,其人随有问答,建立邪说何止一种?!
遇到波斯匿王问:何为“涅槃”?及人死后是断灭?非断灭?
彼即答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属于正常。因彼等未证涅槃,故以断灭名为涅槃。如经:
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令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末伽梨
艾习角【疑】:
[【末伽梨】:《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末伽梨拘舍梨(巴MakkhaliGosa^la ),宿命论之自然论者。主张苦乐不由因缘,而惟为自然产生。系阿耆毗伽派之主导者。”《丁福保佛学大词典》的解释是:末伽梨,其字,拘赊梨,其母名。计众生之苦乐,非由因缘,惟为自然者。——《楞严经卷二》云:“末伽梨等,都言此身死后全灭”。卷二另有:“末伽梨四种不死矫乱”。均属杜撰。]《楞严硬伤卷二》

出现这种疑问,是艾习角缺乏常识所至。外道的主张和随机问答不是一回事。
什么是“断灭”?
【断灭】
(术语)诸法因果各别,故非为常,因果相续,故非为断,拨无此因果相续之理,谓之断灭之见。即断见也。属于邪见中之极恶者。
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宿命论之自然论”是概括“末伽梨”邪见而言,其人随有问答,建立邪说何止一种?!
遇到波斯匿王问及人死后是断灭?非断灭?彼即答此身死后全灭”,属于正常。因彼等未证涅槃,故以断灭名为涅槃。如经:
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令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拘舍离
艾习角【疑】:
[【拘舍离等昧为冥谛】:拘舍离即末伽黎(见前条),与冥谛无涉。《佛学大词典》对于冥谛的解释是:”为古代印度六派哲学中之数论哲学派所立二十五谛之第一谛。又作冥性、冥初。通常多称自性谛、自性。数论学派将宇宙万有区别为二十五种谛理,而以冥谛为第一谛,为万物之本源、诸法之始,故亦称冥初。又为诸法生灭变异之根本原因,即为诸法之实性,故又称冥性、自性。”可见,冥谛属于数论外道,而拘舍离(末伽黎)主张“自然”,与冥谛八杆子打不着的。]《楞严硬伤卷二》

艾习角根本不知道这里的“自然”是何义。如下:
【自然】
(术语)又曰自尔,亦曰法尔,任运天然。言离人为之造作法之自性自然也。又言无因而自然也。后者为自然外道之邪执。无量寿经下曰:“天道自然。”又曰:“无为自然。”法华玄义二之一曰:“果是任运酬善心而生,报是自然受乐。”同释签曰:“言自然者此言通用,何必外计?即任运之异名耳。”楞严经二曰:“彼外道等常说自然,我说因缘。”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拘舍离执着的“自然”即是冥谛“称自性谛、自性”之义,因此怀疑【拘舍离等昧为冥谛】这句是杜撰”,进而诽谤《楞严经》是毫无道理的。

()吕澄诽谤
[经言:「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又言:「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后断灭。」按迦旃延等,是六师外道,通途皆说(《沙门果经》等)迦旃延与末伽黎俱说自然解脱,岂是断灭?毗罗胝子立不死矫乱论,亦执一边。经文杜撰。其伪二十。
经云:「拘舍离等昧为冥谛。」按拘舍离即前所云末伽黎,不计冥谛。说冥谛者,数论外道,与拘舍离何涉?其伪二十三。]吕澄《楞严百伪》
外道吕澄无知,因此山人呈彼《楞严经》原文:【时,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盘。’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今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又,外道吕澄无知,因此山人引彼《沙门果经》,观其文义。如《佛说长阿含经·卷第十七·第三分沙门果经第八》中阿阇世王云:“我昔一时至彼浮陀伽旃延所,问言:‘大德,如人乘象、马车,习于兵法乃至种种营生,皆现有果报。今者此众现在修道,现得报不?”
彼答我言:‘大王,无力、无精进,人无力、无方便;无因无缘众生染着,无因无缘众生清净。一切众生有命之类,皆悉无力,不得自在,无有冤仇定在数中,于此六生中受诸苦乐。’
犹如问李瓜报,问瓜李报,彼亦如是。我问现得报不?彼已无力答我。
我即自念言:‘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无缘杀出家人,系缚驱遣。’时,我怀忿结心,作此念已,即便舍去。”

由上可知,外道吕澄有四种无知:
1,吕澄并不知波斯匿王询问迦旃延、毗罗胝子二人何义,唯知彼二人俱答“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盘。”。
2,吕澄不顾迦旃延、毗罗胝子二人答波斯匿王文句,却举迦旃延、毗罗胝子毕生所宣建立之邪见“自然解脱”。难道他二人遇到任何询问都回答:“自然解脱”哉?!
3,吕澄将《沙门果经》阿阇世王询问之事嫁接给波斯匿王名为无耻。
4,如《沙门果经》中,外道伽旃延回答阿阇世王:“无因无缘”即是断灭义。

二,艾习角不许恒河改道、不许用天眼
艾习角【疑】:
[【坐祇陀林遍观林渠前对恒河】:吕文说,祇陀林距恒河三百里。释愍生辩说:虽距离甚远, 无遮障,则一望无际,岂有不能观见?——连常识都不顾了。就算是一望无际,三百里外,单凭肉眼,恐怕连海都看不到,何况恒河。另,祇桓精舍所在的室罗筏城,位于恒河平原(在平原上谁能看见几百里外的东西)。其故址,据英国考古学家康林罕(A. Cunningham)推定,近于尼泊尔之奥都,北方约九十余公里处,即拉布提河(Rapti)左岸。注意:是拉布提河,可不是恒河。]《楞严硬伤卷二》
[经云:「坐祗陀林,遍观林渠,前对恒河。」按祗陀之距恒河,在三百里以外,坐于林中云何观见?此由不明印度山川形势,妄为之说。其伪二十六]吕澄《楞严百伪》
紫虚居士破斥:
祇陀林与恒河的距离依目前地图推测约在三百里外(即约一百公里外),但在二千五百年前的位置可能与目前不同,此中包括河流冲积、改道等因素,由此就推断此经是伪经,似乎有些小题大作。
且看原经文这段文字,此中阿难是由释尊佛力加持而有天眼,可见天宫、水陆空行诸行相,三百里之距离有何不见之理。经文中说「今与汝坐祗陀林,遍观林渠及与殿堂,上至日月,前对恒河……。」能「遍观」,又上至日月,当然不是一般肉眼可见,是佛力加持所见。故见到三百里外的恒河也没什么不对。”

普德海幢破斥:
1.真笑煞人也!黄河在二千五百年间,都已经数次改道了。
2.依天眼观恒河,难道不行吗?!
艾习角吕澄之流,毫无学识,竟然以此诽谤佛法,是不善思维,是有罪思择,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三,艾习角的“国”
艾习角【疑】:
[【大国凡有二千三百】:《佛说十二游经》云:“阎浮提中,有十六大国”。而《楞严经》云:”此阎浮提除大海水。中间平陆有三千洲。正中大洲东西括量。大国凡有二千三百。”——数目完全不对。释愍生辩说:”乃泛指州之数目“,”并非指其实数“。”实是吹毛求疵“。——和尚欺负人不识数么?]《楞严硬伤卷二》
[经云:「阎浮提州大国,二千三百。」按印度旧说阎浮以其本土为准,故通说大国十六或三十六,至于小国乃二千余(见《十二游经》、《楼炭经》等),今误读旧典,颠倒大小。其伪二十八。] 吕澄《楞严百伪》

外道吕澄,艾习角,皆无知之徒。著述毫无考证可言,遗漏义理,断章取义,曲解文言,诚无耻之文痞也。为图名利无所不用其极也。
阎浮提实为地球即人类所居之地,银河系核心乃是须弥山。而现代“科学”所测度之宇宙者,唯200亿光年大小而已。且国家大小、多少,因时节、听众认识不同而演说有异,或依古印度而言,或依整个地球而言。而且佛陀划分国家大、小的标准是怎样的?吕澄这个学者正应对此详加考证。但吕澄于此毫无所知。
如在《论语·学而篇》中,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春秋时期礼制是这样的:天子六军,每军千乘,共六千乘;大国三军;中国两军;小国一军。由此可见,春秋划分国家大、小的标准:大国三千乘,小国千乘。
而在商纣王时,八百诸侯会盟津,诸侯封地即称为国。这点历史都不懂,就大肆怀疑《楞严经》也是为了测算自己愚痴的等级吧。

四,艾习角不许别人谈说醋、梅流口水
艾习角【疑】:
[【谈说醋梅口中水出】能不联想“望梅止渴”?存疑]《楞严硬伤卷二》

谈说醋等酸味食物,嘴巴流口,这是常识。过度联想,以至怀疑经典的真实性,这是随不善思维起于邪见,随有罪思择起于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五,吕澄、艾习角不知能见非眼义
艾习角【疑】:
[【六入十二处】:《佛学大词典》云:“六入 ,又作六处。"旧译为入,新译为处,正如五阴,新译为五蕴,是一码事。又,《佛学大词典》云:“六根为内之六入,六境为外之六入,总称十二入,亦作十二处。”所以,所谓“六入十二处”,其实等于说”六处十二处”,或“六入十二入”。《楞严经》作者误以为“入”和“处”是两个概念,所以才如此这般“入”“处”并举。正如“一阴五蕴”并举一般荒谬。]《楞严硬伤卷二》
[经说:「五阴六入十二处,本如来藏妙真如性。」按入之与处,本是一法,旧译为入,新译为处,如何分成两句?亦犹旧译为阴,新译为蕴,岂可说一阴五蕴耶?其伪二十九] 吕澄《楞严百伪》

艾习角不学无术,即未研究过《楞严经》义理,也未仔细研习过“六入”。先来看看名词解释:
【六入】
﹝出法界次第﹞
入,即趣入之义。谓六根为六识所依,能入六尘,故名六入。
[一、眼入],谓眼根为识所依,能入于色,故名眼入。
[二、耳入],谓耳根为识所依,能入于声,故名耳入。
[三、鼻入],谓鼻根为识所依,能入于香,故名鼻入。
[四、舌入],谓舌根为识所依,能入于味,故名舌入。
[五、身入],谓身根为识所依,能入于触,故名身入。
[六、意入],谓意根分别五尘,能入于法,故名意入。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十二处】
六根加六尘,合称为十二处。处是出生之义,由六根六尘出生六识。则六根、六尘、六识便合成十八界。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如上“六入”之义,侧重在六根之功能——能受:
眼入,能观见物体色相;
耳入,能听闻声音;
鼻入,能闻嗅气味;
舌入,能品尝味道;
身入,能觉触;
意入,能思虑前五尘;
如上“十二处”,则偏重在根尘之所——所受:
眼处,色处(物质色相);
耳处,声处(声音);
鼻处,香处(气味);
舌处,味处(味道);
身处,触处(觉触);
意处,法处(前五尘);
《楞严经》中之所以拆开演说“六入、十二处”,是为了详尽阐述能受、所受二义差别。如经云:
尔时。众多比丘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向诸比丘集于讲堂。作如是言。于世尊所说波罗延低舍弥德勒所问经。所谓二边。乃至脱苦。有人说言。内六入处是说一边。外六入处是说二边。受是其中】《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三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一一六四)
在《楞严经》世尊在“七处征心”中,有剖析过:能感受色、声、香、味、触、法的并非是六根。而是心体的六种功能。譬如盲人睹暗。
吕澄艾习角之流,并不懂得,能感受外界的并非是六根,比如死人也有六根,但不能感受外界。因此,借名词解释来诽谤佛法,是不善思维,是有罪思择,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六,艾习角希望佛陀说法按稿子念
艾习角【疑】:
[【阿那律见阎浮提,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维摩诘经》阿那律答严净梵王云:“吾见此释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因为娑婆为三千大千世界之总名,所以应该是“阿那律见娑婆国,如观掌中庵摩罗果”才是。《楞严》作者于佛典半生不熟,故写出“阿那律见阎浮提”的句子来。]《楞严硬伤卷二》
显然,艾习角认为佛陀说法需要按既定的稿子来。阿那律尊者,能见娑婆世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难道不能看到地球(阎浮提)“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就如同有人说他能一年能赚100万,后来别人说此人一个月能赚8万,难道有错误吗?因此,借这种无知言论来诽谤佛法,是不善思维,是有罪思择,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七,艾习角不懂“阎浮提”义
艾习角【疑】:
[【此见周圆遍娑婆国,退归精舍只见伽蓝】娑婆为三千大千世界之总名,而阎浮提原本系指印度之地,后则泛指人间世界。[杂阿毗昙心论卷三、立世阿毗昙论卷一、大毗婆沙论卷一七二、大唐西域记卷一、玄应音义卷十八]依上下文义,《楞严》此句应该是“此见周圆遍阎浮提”才是。]《楞严硬伤卷二》
佛教中银河系才是一个完整的小世界,星系核处是须弥山的所在。阎浮提是地球而已。如下图:


(一)身高不一样
一肘大约40cm-50cm。
地球人,身高三肘半或四肘”左右,1.4m-2m左右;
弗婆提人身高八肘左右,3.2m-4m左右;
瞿陀尼人身高十六肘左右,8m左右;
郁单越人身高三十二肘左右,16m左右;
如论云:
彼人间肘作身量。阎浮提人长三肘半或四肘。弗婆提人长八肘。瞿陀尼人十六肘。郁单越人三十二肘。】《杂阿毗昙心论卷第二尊者法救造宋天竺三藏僧伽跋摩等译行品第二
地球上3米高的人几乎没有,何况16m高的?!因此,弗婆提、瞿陀尼、郁单越根本不是地球上的某个国家,是独立的行星。

(二)寿命不一样
地球人,佛陀时代寿命百年”左右,中间有夭折的;
弗婆提人,寿命二百年左右,中间有夭折的;
瞿陀尼人,寿命三百年左右,中间有夭折的;
郁单越人,寿命千年左右,没有不足千年寿命的;
如经云:
诸比丘。阎浮提人。寿命百年。其间有夭。瞿陀尼人。寿二百年。中亦有夭。弗婆提人寿三百年。中亦有夭。郁多啰究留人。定寿千年。无有夭殇。】《起世因本经》卷第七;隋天竺沙门达摩笈多译;三十三天品中;
地球人现在的平均寿命是70年左右,因此,弗婆提、瞿陀尼、郁单越根本不是地球的某个国家,是独立的行星。

(三)面部特征不一样
地球,上宽下窄,人脸上广下狭”,所谓的“鸭蛋脸、瓜子脸”;
弗婆提星,是半圆体,人如半月,是半圆形的;
瞿陀尼星,是圆体,人如满月,是如满月一样的圆脸;
郁单越星,是立方体,人脸寿命正方,是四方脸;
如经云:
随四天下地之形相。人面亦尔。像其地形。阎浮提人面之形相。上广下狭。像其地形。其余三方。弗婆提人面像地形。犹如半月。瞿陀尼人。面像地形。犹如满月。郁单越人。面像地形。其面正方。如是外观。观四天下人之形相。如实了知。】《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八;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身念处品之五;
星球形状、人的面部特征各不一样。因此,弗婆提、瞿陀尼、郁单越根本不是地球的某个国家,是独立的行星。

(四)自相矛盾
艾习角【疑】:
[依圆瑛法师的意思,如果上两条中,“阎浮提”三字不能与“娑婆国”三字对换,则“阿那律见阎浮提”至少要改成“阿那律见万亿阎浮提”,同时“此见周圆遍娑婆国”改成“此见周圆遍娑婆国南阎浮提”方才通顺。]《楞严硬伤卷二》

此见周圆遍娑婆国”中的“此见”是指天眼所见境界——娑婆世界。而非仅仅是《楞严经》中举例所见的一个小世界的范围。
因此,不学无术的艾习角,盲从圆瑛法师的失误知见,不过是贻笑大方而已。
正如《维摩诘经》证得天眼境界的阿那律答严净梵王云:吾见此释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显然,艾习角不学无术,根本不懂什么是阎浮提”。因此,借这种无知言论来诽谤佛法,是不善思维,是有罪思择,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八,艾习角被圆瑛法师带入沟里了一则
艾习角【疑】:
[【当知如是精觉妙明,非因非缘,亦非自然】圆瑛法师说,“非不自然”上,应有“非不因缘”一句——即,依上下文义,此句前后应该是:
“当知如是精觉妙明,非因非缘,亦非自然,非不因缘,非不自然。”
方才通顺。因为“不因缘,不自然,仍旧未离戏论,故更以非字遣之,曰:非不因缘,非不自然。”
【宣说因缘及与自然,诸和合相与不和合】圆瑛法师说,未应有“与不和合”一句,谅译者错漏耳。不和合,即自然一类。——哪里是“译者错漏”,分明是作者糊涂。
【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圆瑛法师说,“不和合”下,亦应有一“缘”字。即“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缘”。
以上若干条,不见真经的缜密,足见作者的马虎。]《楞严硬伤卷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一)圆瑛法师断章取义
圆瑛法师不过是在断章取义,画蛇添足罢了,全文应是:
知如是精觉妙明非因非缘。亦非自然非不自然。无非不非无是非是。离一切相即一切法。】《楞严经卷第二
如上完整文句,其中无非不非无是非是”即已经包含了“非不因缘”之义。岂可截断完整句子,而建立诽谤和怀疑?!
而跑龙套的艾习角,不过是拾人牙慧,自无半分学识可言,被人带入沟里还不自知。

(二)圆瑛法师吹毛求疵
圆瑛法师对于宣说因缘及与自然,诸和合相与不和合”的质疑,不过是吹毛求疵罢了,全文如下: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世尊为我等辈。宣说因缘及与自然。诸和合相与不和合。心犹未开。而今更闻见见非见重增迷闷。伏愿弘慈施大慧目。开示我等觉心明净。作是语已悲泪顶礼承受圣旨。】《楞严经卷第二
如上可知,此段的重点是阿难尊者,虽然听闻了佛陀演说的义理,但还是糊里糊涂——“心犹未开、重增迷闷”,所以阿难尊者在总结世尊所说义理有些许疏漏,岂是质疑之处?!

(三)圆瑛法师画蛇添足
圆瑛法师对于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的质疑,不过是“自以为”罢了,全文如下:
例阎浮提三千洲中。兼四大海娑婆世界。并洎十方诸有漏国及诸众生。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见闻觉知虚妄病缘。和合妄生和合妄死。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则复灭除诸生死因。圆满菩提不生灭性。清净本心本觉常住】《楞严经卷第二
此段文句中,已经申明,十方所有有漏国土、一切众生是觉明无漏妙心”生了病的“见闻觉知”见到的。而众生都认为是通过因缘和合才有的“见闻觉知”。而“清净本心本觉”不生不灭,哪有什么“和合、不和合”的说法?!
圆瑛法师对于如是义理不觉不知,却在文句上衡量长短,名为舍本逐末。
复次,此段义理丰盈,文法简约,岂有质疑立足之地?!
复次,其下段文句:清净本心本觉常住”之义中,已经含括“离诸和合,及不和合;离诸因缘,及非因缘”义。何以故?
清净本心本觉常住”即是空,空即“离诸和合,及不和合;离诸因缘,及非因缘”。
复次,一部经中,世尊不一定每句话都要离四句绝百非,面面俱到。
因此,习惯于拾人牙慧、跑龙套的艾习角,这次被圆瑛法师带入沟里,也在情理之中。


九,艾习角被吕澄带入沟里了
艾习角【疑】:
[【迦毗罗仙】:我们知道,迦毗罗仙不住室罗筏城。经云:“以其本于迦毗罗仙处所住故。因城立名。故名迦毗罗婆苏都。”(见《本行集经》卷五)《楞严经》说“如室罗城迦毗罗仙”,就像说“乌鲁木齐的王朔”一样,不通。
释愍生辩说:“迦毗罗仙是人,可以走动者,居迦毗罗卫,有时亦可住室罗筏城,难道当时亦有出入境之限制耶?”——王朔也是人,也是可以走动者,常驻北京,有时也可以去乌鲁木齐住两天。但是,因此就说可以说“乌鲁木齐的王朔”或者“哈尔滨的窦文涛”?断无此理!]《楞严硬伤卷
[经说:「如室罗城迦毗罗仙。」按迦毗罗仙印度传说居迦毗罗卫(见《本行集经》卷五),今乃撰为室罗。其伪三十一] 吕澄《楞严百伪》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王朔并未在乌鲁木齐常住过。迦毗罗仙是人,可以走动、迁徙。因此迦毗罗仙,在室罗城”常住数年、十数年、数十年,是有可能的。
又如《佛本行集经·卷第五·贤劫王种品第三之二》云:以释迦住大树蓊蔚枝条之下。是故名为奢夷耆耶。以其本于迦毗罗仙处所住故。因城立名。故名迦毗罗婆苏都。
由此可知,迦毗罗卫仙人是有腿的,所住之处,有的城市都用他的名字来命名。吕澄烂污学者之名,对迦毗罗卫仙人有腿一事,毫无考证,唯欲诽谤佛法,谋求名利而已。而诽谤佛法者必堕三恶道中故。
习惯于拾人牙慧、跑龙套的艾习角,这次被吕澄带入沟里,贻笑大方而已。

十,艾习角不许颇罗堕、旃陀罗远离河流建造房屋
艾习角【疑】:
[【诸刹利种及婆罗门毗舍首陀兼颇罗堕旃陀罗等】:剎帝利、婆罗门、毗舍、首陀,为印度四姓,指古代印度四种社会阶级:
(一)婆罗门,乃指婆罗门教僧侣及学者之司祭阶级。
(二)刹帝利,乃王族及士族之阶级,故又称王种。
(三)吠舍,又作毗舍,乃从事农、工、商等平民阶级。
(四)首陀罗,乃指最下位之奴隶阶级。
“旃陀罗”则是印度社会阶级种姓制度中,居于首陀罗阶级之下位者,乃最下级之种族。
”颇罗堕”为印度古代婆罗门阶级的六姓之一,意译利根仙人、辩才、满、满正。如张王李赵一样,是姓氏。
《楞严经》“诸刹利种,及婆罗门,毗舍、首陀,兼颇罗堕,旃陀罗等”并列并举,于理不合。正如局长在讲话时说“局领导班子,各位处长、科长、主任科员以及姓王的,在反腐纠风运动中都做出了重大的牺牲”。——与会者会以为局长小脑萎缩。不通。不通。
释愍生辩说:“剎帝利、婆罗门、毗舍、首陀,是四姓,颇罗堕是氏,为何不能并举?”——此姓氏非彼姓氏,此其一;以问句代理由,此其二。无理。]《楞严硬伤卷
[印度种族与姓氏有异,剎利等为族,颇罗堕等为氏。今经以颇罗堕与剎利等并举,不知分别。其伪三十二] 吕澄《楞严百伪》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紫虚居士破斥:经文是「如室罗城去河遥处。诸剎利种及婆罗门、毗舍、首陀罗兼颇罗堕、旃陀罗等,新立安居」,先举种族再举姓氏有何不可,例如我们说:那些客家人以及艺人周某、林某大家一起在唱歌,如此有何不妥,何况这种小问题就拿来判楞严是伪经,太过严苛了。”
【普德海幢】破斥:
复次,“兼”,有“又如”义。如原文中云:
阿难空性无形因色显发。如室罗城去河遥处。诸刹利种及婆罗门。毗舍首陀颇罗堕旃陀罗等。新立安居凿井求水。】《楞严经卷第三;
其中含义即:那些刹利种,婆罗门,吠舍,首陀罗,包括“颇罗堕、旃陀罗”在远离河流的地方建造房屋。
这是世尊在简述,于室罗城去河遥处”建造房屋的人,包括了各种社会阶级,及一些姓氏而已。此处岂是质疑之所?!
前面质疑义理没有面面俱到,没有每一句都离四句绝百非;这里又质疑介绍建造房屋的人员过于详细,这不过是凡夫不善思维所起戏论,是有罪思择,是智者诃毁之邪见罢了
而习惯于拾人牙慧、跑龙套的艾习角,这次被吕澄带入沟里,贻笑大方而已。

十一,艾习角不许世尊立“七大”
艾习角【疑】:
[【七大】佛典里有六大,又作六界。即地、水、火、风、空、识等之总称。见诸各种佛典。而“七大”之说,只有《楞严经》才有。不见于其他任何佛典。各种佛学词典中有关“七大”的解释,全部来自《楞严经》卷三。可疑。]《楞严硬伤卷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七大】
地、水、火、风、空、见、识。地水火风是四大,空即虚空的本性,见即眼根的见性,识即八识。因为以上七大周遍于法界,所以叫做大。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如上“七大”之义,皆依“周遍于法界”而立,并无过谬。
艾习角,借这种无知言论来诽谤佛法,是不善思维,是有罪思择,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复次,艾习角建立如此陋劣之怀疑,不过是因无法理解吕澄诽谤之义。如吕澄说:
[六大之说源于六界,谓士夫色心之所本也。今经益以见大为七。见本属根,根即清净四大为性,安有别法?且大谓周遍,本经后说六根功德,三根不遍,安得为大?其伪三十三]吕澄《楞严百伪》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参看《楞严经》原文:若此识心本无所从,当知了别见闻觉知,圆满湛然,性非从所,兼彼虚空、地、水、火、风,均名七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本无生灭。
吕澄当知,见闻觉知,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何以故?若凡夫类“六根功德,三根不遍”,缘自业所感漏劣六根故,所见(六根所见)狭小。
若天界众生六根殊胜,所见(六根所见)广大。
若极乐界众生,比此界天人更过百千万倍不能为比。
虽凡夫类所见狭小,若乘转轮圣王轮宝,则所见亦得广大。详细如《楞严经》云:如一见根。见周法界。听嗅尝触。觉触觉知。妙德莹然。遍周法界。圆满十虚。
而外道吕澄,尚未熟读《楞严经》,更不解上所说义。

十二,艾习角被圆瑛法师带入沟里了二则
艾习角【疑】:
[【亡则都无谁明空色】圆瑛法师以为,依上下文义,后面漏掉了“空亦如是”。
【声来耳边耳往声处】圆瑛法师以为,依上下文义,后面漏掉了“为无来往”。]《楞严硬伤卷
如上所说名为曲解经义,非是正解。

(一)圆瑛法师不解“眼识四缘”义
这里明显是圆瑛法师“自以为”,没有通观整部《楞严经》,没有解了“眼识四缘”之义理。佛陀在声闻法,中说看见物象之性,要具四种因缘:虚空、光明、心、眼根。如经云:
阿难白佛言世尊。必妙觉性非因非缘。世尊云何常与比丘。宣说见性具四种缘。所谓因空因明因心因眼是义云何。佛言阿难我说世间诸因缘相非第一义。】《楞严经卷第二
因此,在佛陀演说第一义——“如来藏妙真如性”时,则破此因缘,说明物象与能见,以及诸因缘皆是虚妄,“非因缘非自然性”义如下:
【复次阿难云何十二处本如来藏妙真如性。阿难汝且观此祇陀树林及诸泉池。于意云何。此等为是色生眼见眼生色相。
阿难若复眼根生色相者。见空非色色性应销。销则显发一切都无。色相既无谁明空质。空亦如是。
若复色尘生眼见者。观空非色见即销亡。亡则都无谁明空色。是故当知见与色空俱无处所。即色与见二处虚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楞严经卷第三;

因此,此处如果依圆瑛法师“自以为”,在“亡则都无谁明空色”,后加上“空亦如是”,则不伦不类,画蛇添足,丝毫没有对应,卷二中阿难尊者之问,及阿难尊者自所惯习声闻乘法。

(二)圆瑛法师吹毛求疵
此处当举原文如下:
阿难汝更听此祇陀园中。食办击鼓众集撞钟。钟鼓音声前后相续。于意云何。此等为是声来耳边耳往声处?
阿难若复此声来于耳边。如我乞食室罗筏城。在祇陀林则无有我。此声必来阿难耳处。目连迦叶应不俱闻。何况其中一千二百五十沙门。一闻钟声同来食处。
若复汝耳往彼声边。如我归住祇陀林中。在室罗城则无有我。汝闻鼓声。其耳已往击鼓之处。钟声齐出应不俱闻。何况其中象马牛羊种种音响。
若无来往亦复无闻。是故当知听与音声俱无处所。即听与声二处虚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楞严经卷第二

圆瑛法师“自以为”,世尊应该在提问“此等为是声来耳边耳往声处?”,在“声来耳边耳往声处”就加上“为无来往”圆瑛法师失误有三:
1,根本不存在后面漏掉了”的邪见,因为,经文中世尊在破斥因缘法时,已经在后文假设“无来往”——“若无来往亦复无闻”中演说此义。
2,此处,以“无来往”义理浅薄,是故不列在“问”中。
3,此处建立疑问,毫无道理。若“问”圆满,而“答”非圆满,可立疑问;而今“问”中不加粗陋之“无来往”句,而“答”已圆满;是故,此中立疑名为无知。
因此,习惯于拾人牙慧、跑龙套的艾习角,再次被圆瑛法师带入沟里,聊充笑料而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