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宗教话题 +关注 已有0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破斥无畏光明精舍主人邪见 卷廿一

发表在 网友说佛 2016-12-27 14:22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109


破斥无畏光明精舍主人邪见卷廿一
五,故作无知,执意诽谤
()慧解脱,具分解脱二义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云何慧解脱补特伽罗。谓有补特伽罗。已能证得诸漏永尽。于八解脱未能身证具足安住。是名慧解脱补特伽罗”。
辨析:(1)声闻行者之“诸漏永尽”,只证“人空”,法未空!即分段生死“我执”之诸漏永尽。此声闻果,已得“戒清净、心清净、见清净、解脱清净”(小乘《杂阿含经》)。而“心清净”已经能于“第四禅具足住”,怎么可能还有“于八解脱未能身证具足安住”?
2)《杂阿含经》曰:“若罗汉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诸漏尽,唯持最后身,说我漏已尽,亦不著我所,善解世名字,平等假名说。”
“说我漏已尽,亦不著我所,善解世名字,平等假名说”,既然“我执”漏已尽,也不执着“我所”了,又善解世间法皆“平等假名说”,怎么可能还有“未能身证具足安住”!?自相矛盾!]《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一)》(2013-11-16 20:02:43)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解脱有“慧解脱,具分解脱”二种差别。如论云:
七补特伽罗者。云何为七。答一随信行补特伽罗。二随法行补特伽罗。三信胜解补特伽罗。四见至补特伽罗。五身证补特伽罗。六慧解脱补特伽罗。七俱分解脱补特伽罗。……
云何慧解脱补特伽罗。答若补特伽罗。虽于八解脱身未证具足住。而已以慧永尽诸漏。是名慧解脱补特伽罗。
云何俱分解脱补特伽罗。答若补特伽罗。于八解脱身已证具足住。而复以慧永尽诸漏。是名俱解脱分补特伽罗。问何故名俱分解脱补特伽罗。答有二分障。一烦恼分障。二解脱分障。是名俱分。此补特伽罗于彼二分障。心俱解脱极解脱永解脱。是名俱分解脱补特伽罗。】《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卷第十六尊者舍利子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七法品第八之一
云何慧解脱补特伽罗。谓信胜解或见至但以慧尽诸漏。未以身具证八解脱。彼舍信胜解或见至得慧解脱。】《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五十四;五百大阿罗汉等造;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结蕴第二中不善纳息第一之九;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义理不见不知,却谤言:怎么可能还有“未能身证具足安住”!?自相矛盾!,名为诽谤大乘,名为与佛相争。

()于“无缺无穿”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不亏身业。不亏语业。无缺无穿。如是名为安住具戒”。
辨析:(1)什么叫“不亏”?佛教正确术语是“身业清净、语业清净”!
2)声闻出家众,都有“三衣一钵”怎么可能“无穿”呢!若无穿,岂不成了“裸体沙门”了么!既然“无缺”,就是说应该有的都不缺!怎么可能又“无穿”呢!?自相矛盾!
3)既然“无穿”,还能“安住具戒”么?!]《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一)》(2013-11-16 20:02:43)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无缺无穿”依戒律而言,非依比丘三衣而言。如原论云:
云何名为安住具戒。谓于所受学所有学处。不亏身业。不亏语业。无缺无穿。如是名为安住具戒。云何名为善能守护别解脱律仪。谓能守护七众所受别解脱律仪。即此律仪众差别故成多律仪。】《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二;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声闻地第十三初瑜伽处出离地第三之一;
如上论文可知,无缺无穿”乃是形容安住具戒”。如经云:
我为菩提修行时,一切趣中成宿命。
常得出家修净戒,无垢无破无穿漏。】《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四十;罽宾国三藏般若奉 诏译;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义理不见不知,却可笑的诽谤成:声闻出家众,都有三衣一钵怎么可能无穿呢!若无穿,岂不成了裸体沙门了么!,名为诽谤大乘,名为与佛相争。

()不懂“身证补特伽罗”义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云何由定差别建立补特伽罗。谓身证补特伽罗。于八解脱身已作证具足安住。而未获得诸漏永尽。当知如是补特伽罗于有色观诸色解脱。内无色想观外诸色解脱。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空无边处解脱。识无边处解脱。无所有处解脱。非想非非想处解脱。想受灭解脱。已能顺逆入出自在。如是名为由定差别建立补特伽罗”。
辨析:(1)“身证补特伽罗”词语错谬。
所谓“補特伽罗”,意译为“数取趣”,佛说十二类有情众生之总括名称!指轮回转生的主体而言。数取趣,意为数度往返六趣轮回者。是外道十六知见之一。亦即十二类有情众生执幻化和合身为“我”的异名。
那么请问“身证补特伽罗”如何解释?请问“身证”哪一道的“補特伽罗”?
而且,六道轮回众生都是“補特伽罗”,都是随业转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证不证”的问题!
什么叫“由定差别建立补特伽罗”?一切六道轮回的众生,不论有定、无定,都是補特伽罗!怎么可能“由定差别建立补特伽罗”呢!?这就是“相似佛法”之伪说!正确名词,应该说由“善恶业”差别,显现十二类“補特伽罗”。(详见《首楞严经》)……《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一)》(2013-11-16 20:02:43)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论文言:身证补特伽罗”,即依身建立有“我”之证,或依身执“我”义,此是色界以下凡夫众生境界;
论文言:由定差别建立补特伽罗”,即依禅定境界建立有“我”之证,或依定境执“我”义,此是无色界凡夫众生境界;

()不懂论中“太极”之义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云何名为太极沉下。谓如有一性无羞耻恶作羸劣。为性慢缓于诸学处所作慢缓。如是名为太极沉下。云何名为太极浮散。调如有一坚执恶取非处恶作。于不应作诸恶作中浪作恶作非处。于他起轻蔑心或恼害心。于其非处强生晓悟。如是名为太极浮散”。
辨析:名词“太极”,非常明显,是中国“道教”专用名词!佛说教法中,对众生行为的描述,都有专用名词!例如“色、受、想、行、识”;“贪、嗔、痴、慢、疑”:“昏沉、掉举”等等等等!佛陀在《佛藏经》中明确说“杂外道语义说法者,即是外道”!弥勒菩萨怎么可能使用中国道教名词术语讲经说法呢!]《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一)》(2013-11-16 20:02:43)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瑜伽师地论》中太极”一词义理所指。彼论中“太极”义者如下:
【太】极端,最:~甚。~平。
【极】最高的,最终的:~点。~限。~端。~致。
论文中是指“最甚、最极”之义,丝毫没有道教“太极”之义。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义理不见不知,却可笑的诽谤成:弥勒菩萨怎么可能使用中国道教名词术语讲经说法呢!,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于论中“自性戒”义理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第二、菩萨戒律错谬
论:云何菩萨自性戒。谓若略说具四功德。当知是名菩萨自性戒。何等为四。一从他正受。二善净意乐。三犯已还净。四深敬专念无有违犯”。
辨析: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及一切十二类众生的“自性”本来是“佛如来”,本具“实相真如”故!“实相”无一切相,当然无“戒相”!若有“戒相”,皆是幻妄境界,并非“自性实相”境界!
六祖慧能曰:“心平何劳持戒 ”,就是说“自性”本具“平等性”!所谓“平等性”即实相境界!实相无相,亦无戒相!……
由此可知,若将“一从他正受。二善净意乐。三犯已还净。四深敬专念无有违犯。”说成“自性戒”,应当判为“谤法”!]《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瑜伽师地论》中自性戒”义理,依俗谛而立,非依第一义。彼论中“自性戒”义者如下:
云何菩萨自性戒。谓若略说具四功德。当知是名菩萨自性戒。何等为四。一从他正受。二善净意乐。三犯已还净。四深敬专念无有违犯。……如是菩萨具四功德自性尸罗。应知即是妙善净戒。正受随学。能利自他。利益安乐无量众生。哀愍世间诸天人等。令得义利利益安乐故。应知即是无量净戒。摄受无量菩萨所学故。应知即是饶益一切有情净戒。现前能作一切有情利益安乐故。应知即是能获大果胜利净戒。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是名菩萨自性戒】《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戒品第十之一;
如上所说,是《瑜伽师地论》中自性戒”义理。其中“自性”并非指第一义谛——“实相真如”,而无畏光明精舍主人,非要以第一义谛建立诽谤于持戒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诽谤“第一真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唯愿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菩萨第一真圣”。
辨析:什么叫“诸佛菩萨第一真圣”?
1)请问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如来,谁是“第一真圣”?
2)请问十方三世一切诸菩萨,谁是“第一真圣”?
3)若说“诸佛如来”都是“第一真圣”,那么,诸菩萨就不可能称为“第一真圣”!
释迦正法中的正确表述,就是祈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龙天护法”,给予加持证明!这种“诸佛菩萨第一真圣”的表述,不但违反“世间正理逻辑”,更不符合佛教真实术语义理!]《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瑜伽师地论》中唯愿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菩萨第一真圣”义理所指。
“第一真圣”的前提是“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菩萨”,而“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或有佛、或无佛;或诸佛现在、或诸佛涅槃……,因此:
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有诸佛者,则佛是第一真圣;
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无诸佛者,则菩萨是第一真圣;
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现在者,则佛是第一真圣;
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涅槃者,则菩萨是第一真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如上四义无知,彼无知故,依痴心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于“法尔之相,生起忆念”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于是菩萨法尔之相。生起忆念。由忆念故正智见转。由正智见如实觉知”。
辨析:何谓“法尔之相,生起忆念”?
1)如果此菩萨能证“法尔之相”,至少是“登地菩萨”了,“离垢地”以上,就已经无“戒相”了。还用“生起忆念,受菩萨戒”么?
2)七地菩萨就已经“无相行功用究竟”、“尽真如际”了!还生起什么“忆念”?!
3)“由忆念故正智见转”,既然有“忆念”,就有相,就不是“无相正智”!而“无相正智”是自性本具,还转什么!
4)若说“一切幻相”皆由“法尔之相”(法身)生起,则又是错谬!因为“法身”本自清净,不动不摇,无生无灭!一切诸法,皆是“法身之用”的“个别行境”幻妄相而已,一切法相皆如《佛说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九喻,皆是幻有,非真实有!]《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义理所指,复断章取义。其原文如下:
普于十方现住诸佛及诸菩萨。恭敬供养顶礼双足。作如是白。某名菩萨。今已于我某菩萨所。乃至三说受菩萨戒。我某菩萨已为某名菩萨作证。唯愿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诸佛菩萨第一真圣。于现不现一切时处。一切有情皆现觉者。于此某名受戒菩萨。亦为作证。第二第三亦如是说。如是受戒羯磨毕竟。从此无间普于十方无边无际诸世界中现住诸佛已入大地诸菩萨前。法尔相现。由此表示。如是菩萨已受菩萨所受净戒。
尔时十方诸佛菩萨。于是菩萨法尔之相。生起忆念。由忆念故正智见转。由正智见如实觉知。某世界中某名菩萨。某菩萨所正受菩萨所受净戒。一切于此受戒菩萨。如子如弟生亲善意眷念怜愍。由佛菩萨眷念怜愍。令是菩萨希求善法倍复增长无有退减。当知是名受菩萨戒。启白请证。】《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戒品第十之一;

由上文可知法尔之相”即菩萨授、受菩萨戒,所作三白羯磨仪轨等事,非指“法身”。
即:十方诸佛菩萨,如实知见某世界中某名菩萨。某菩萨所正受菩萨所受净戒”,并“眷念怜愍”彼受戒菩萨。
复次,如佛陀最初成道,念何人堪受教化。如经云:
尔时世尊复作是念。谁应最初堪受我法。根性淳熟易可调柔。于所闻法速能开悟。清净离染薄贪嗔痴。于我所说而无忽忘。能令示教不生劬劳。若有所闻永无退失。作是念已。观彼外道阿罗逻仙人聪明有智。虽具烦恼三垢微薄。若闻我法速能证知。今为所在。以佛眼观见其命终已经三日。】《方广大庄严经》卷第十一;唐天竺三藏地婆诃罗译;转发仑品第二十六之一;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如上义理无知,唯依痴心建立诽谤者,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于“他胜处法”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如是菩萨住戒律仪。有其四种他胜处法。何等为四。若诸菩萨为欲贪求利养恭敬。自赞毁他。是名第一他胜处法。
若诸菩萨现有资财性悭财故。有苦有贫无依无怙正求财者来现在前。不起哀怜而修惠舍。正求法者来现在前。性悭法故虽现有法而不给施。是名第二他胜处法。
若诸菩萨长养如是种类忿缠。由是因缘不唯发起粗言便息。由忿蔽故加以手足块石刀杖。捶打伤害损恼有情。内怀猛利忿恨意乐。有所违犯他来谏谢不受不忍不舍怨结。是名第三他胜处法。
若诸菩萨谤菩萨藏。爱乐宣说开示建立像似正法。于像似法或自信解或随他转。是名第四他胜处法。如是名为菩萨四种他胜处法”。
昙无谶第二译《菩萨戒本》(出地持戒品中羯磨文附)
“诸大士。此四波罗夷法。是菩萨摩得勒伽和合说。
若菩萨为贪利故。自叹己德毁呰他人。是名第一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自有财物性悭惜故。贫苦众生无所依怙。来求索者不起悲心给施所求。有欲闻法吝惜不说。是名第二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嗔恚出粗恶言意犹不息。复以手打或加杖石。残害恐怖嗔恨增上。犯者求悔不受其忏。结恨不舍。是名第三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谤菩萨藏说相似法。炽然建立于相似法。若心自解或从他受。是名第四波罗夷处法。
诸大士。已说四波罗夷法。若菩萨起增上烦恼。犯一一犯失菩萨戒。应当更受。今问诸大士。是中清净不(三说)。
辨析:此处玄奘译《瑜伽师地论》文字(与玄奘译《菩萨戒本》同),在表述上,显然不如昙无谶第二译《菩萨戒本经》文字准确精炼!
昙无谶第二译《菩萨戒本》使用名词术语,完全符合释迦如来所说戒律名词术语!符合大乘“一实相印”!例如:上述四种戒,标准名称就是称为“波罗夷”!而“波罗夷”犯缘最关键就是“心犯”!所谓“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这完全符合大乘“一实相印”。
玄奘译《瑜伽师地论》用了“他胜法”一词。而后代的法师们对“他胜法”的解释,多为“就是说不要被他胜,不要被烦恼、愤怒、自慢所逼迫、所缠缚,不要被它战胜了!那么你就有清净的法则,称为他胜法”。对照“一实相印”可知:
1)“他胜法”名词义,非常明显,有“他境”、“他胜”,就是“他空见”!有自他分别故!
2)“他空见”不符合“实相无相”之“一实相印”!所谓“世界、众生”及一切业相,皆是“个别行境”之共业和别业,皆是“如星、如翳、如灯、如幻、如露、如泡、如梦、如电、如云”!皆是众生自心无明妄想,于自心中的显现!若有自他分别,皆非大乘了义正见!
3)“他胜法”名词及解释,又给修学菩萨乘的行者,增加了新的分别心!有自他分别故。
4)大乘佛法,犹如六祖慧能所说“不达本心,学法无益”!即《金刚经》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才是真实大乘菩萨修学处!亦如昙无谶第二译《菩萨戒本经》曰:“心得正住自成佛法”。即心得正住于无所住之“自性实相”(自成佛法)中。]《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不学无术,不知义理所指,复断章取义。其原文如下:
又诸菩萨欲授菩萨菩萨戒时。先应为说菩萨法藏摩怛履迦菩萨学处及犯处相。令其听受。以慧观察自所意乐。堪能思择受菩萨戒。非唯他劝非为胜他。当知是名坚固菩萨。堪受菩萨净戒律仪。以受戒法如应正授。如是菩萨住戒律仪。有其四种他胜处法。何等为四。若诸菩萨为欲贪求利养恭敬。自赞毁他。是名第一他胜处法。……】《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戒品第十之一;
如上可知,《瑜伽师地论》中是诠释菩萨戒所以为“戒”之缘由;而昙无谶第二译《菩萨戒本》侧重于违犯戒律之结罪。岂可因经论用意不同而建立诽谤?!
而更可笑的是“他胜法”乃指为烦恼所胜义,与“他空见”是俩种毫无关系的名词,竟然被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拿来牵强附会的建立诽谤。
可见无畏光明精舍主人,并非于上义理无知,不过是执意要诽谤佛教罢了。

()于“安住”无知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如是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他来延请。或往居家或往余寺。奉施饮食及衣服等诸资生具。憍慢所制怀嫌恨心怀恚恼心。不至其所不受所请。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如是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见诸有情应可诃责。应可治罚应可驱摈。怀染污心而不诃责。或虽诃责而不治罚如法教诫。或虽治罚如法教诫。而不驱摈。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此论中关于“染违犯”一共有三十六段,只例举这二段辨析。
辨析:何谓“安住”,禅宗达摩祖师收徒慧可一段文字的表述,最为恰当!《指月录》云:有僧神光诣祖参承。祖常端坐面壁,莫闻诲励。光夜侍立,迟明积雪过膝,立愈恭。祖顾而悯之,问曰:“汝久立雪中,当求何事?”光悲泪曰:“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祖曰:“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进,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光闻祖诲励,潜取得刀,自断左臂,置于祖前。祖知是法器,乃曰:“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在”。祖遂因与易名曰“慧可”。乃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祖曰:“诸佛法印,匪从人得”。可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祖曰“将心来,与汝安”。可良久曰:“觅心了不可得”。祖曰:“我与汝安心竟”!此处所谓“安心”,即安住本心自性也!亦即“无所住生其心”!这就是大乘佛法对“安住”的准确解释。
既然“如是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最低也应当解释为自心持守戒律清净,无有丝毫违犯!才能称为“安住菩萨净戒律仪”。
可是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却说“如是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而后又有三十六种违犯戒律。自相矛盾!
此处的标准词语,应为 “若有菩萨受持菩萨戒律”,再说或有三十六种违犯。才符合佛经词语义理逻辑!]《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依据不实,而诽谤论典
经律论三藏是佛教法藏。而《瑜伽师地论》属于论藏,其“安住”义,即受持、护持义。对于戒律的受持和护持,是声闻乘、菩萨乘佛子所应作。
《指月录》非经、非律、非论,而无畏光明精舍主人,却依此诽谤论藏典籍——《瑜伽师地论》是失据也。

2.不知不解“四悉檀”义理
【四悉檀】
一世界悉檀,佛先顺凡情用人我等假名随顺众生所乐而说世界之法,令闻者欢喜适悦。
二各各为人悉檀,佛说法鉴众生之机,随机宜之大小,宿种之浅深,说各人所应之法,令彼发起正信,增长善根。
三对治悉檀,贪欲多者教以慈心,愚痴多者教以因缘观,如是施种种之法药,除遣众生之恶病。
四第一义悉檀,佛见众生之机缘既熟,说诸法实相,令彼入于真证。要之佛始说浅近之事理,令闻者适悦者,世界也,令众生生善根者,为人也,除遣众生之恶病者,对治也,遂使悟入圣道者,第一义也
智度论一曰:“有四种悉檀:一者世界悉檀,二者各各为人悉檀,三者对治悉檀,四者第一义悉檀。四悉檀中总摄一切十二部经八万四千法藏,皆是实相无相违背。”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安住”者,是对治悉檀;“安住”是经、律、论三藏——律藏行持之相。禅宗不论弟子还是祖师,也都必须安住在佛教“戒律”的基础上,才能称之为佛子。而喇嘛教却是丝毫不依佛教梵行的戒律,一味建立邪淫“成佛”之外道。
喇嘛教信徒——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以禅宗祖师关于第一义的开示,建立诽谤“对治悉檀”的佛法,是为邪见,名为诽谤佛教,诽谤三宝。

3.不知戒律即依身、心立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根本未曾受持过戒律,不懂得戒律需依身、心受持,“安住”清净律仪的修行,所以才会用祖师的第一义谛言论,来诽谤“安住”律仪的修行。如经云:
优波离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亲随佛逾城出家。亲观如来六年勤苦。亲见如来降伏诸魔制诸外道。解脱世间贪欲诸漏承佛教戒。如是乃至三千威仪八万微细。性业遮业悉皆清净。身心寂灭成阿罗汉。我是如来众中纲纪。亲印我心持戒修身众推无上。佛问圆通我以执身身得自在。次第执心心得通达。然后身心一切通利斯为第一。】《大佛顶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五;唐天竺沙门般剌蜜帝译;
  
()与佛争“是否犯戒”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又一切处无违犯者。谓若彼心增上狂乱。若重苦受之所逼切。若未曾受净戒律仪。当知。
辨析:佛说真实大乘戒律“是否犯戒”的判定,最关键之处,就是“心犯”!不论是否“若重苦受之所逼切”而犯戒;或是遇“命难”而犯戒。只要“心犯”,就是违犯大乘戒律!这无丝毫异议!
若依《瑜伽师地论》所说,“若重苦受之所逼切”犯波罗夷戒之修学菩萨乘众生,依此论认为自己“一切皆无违犯”,就会造成,自己已经没有了“菩萨清净戒体”,还以为自己是持守菩萨戒行者,遂成“心非菩萨,伪称菩萨”之恶业!]《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是否犯戒,须依佛所制戒律而判,而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此却不尊佛制戒律“持犯”之义,一心与佛相争。佛教戒律唯佛陀制,虽十地菩萨不可干预。大小乘戒律持犯义理相通。如律云:
又一切处无违犯者。谓若彼心增上狂乱。若重苦受之所逼切。若未曾受净戒律仪。当知一切皆无违犯。】《菩萨戒本》(出瑜伽论本事分中菩萨地);弥勒菩萨说;沙门玄奘奉 诏译;
不犯者若睡眠无所觉知不受乐一切无有淫意不犯。不犯者。最初未制戒。痴狂心乱痛恼所缠无犯(一竟)。……
不犯者。与想取。已有想。粪扫想。暂取想亲厚意想一切无犯。无犯者。最初未制戒痴狂心乱痛恼所缠。是谓无犯(二竟)。】《四分律》卷第一(初分之一);姚秦罽宾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等译;四波罗夷法之一;
无犯者。最初未制戒。痴狂心乱痛恼所缠(五)。……
犯者。若问主。若是亲厚。若亲厚语言。汝但着我当为汝语主不犯。不犯者。最初未制戒。痴狂心乱痛恼所缠(六)。……
不犯者。若与父母。若与塔作人。与讲堂屋舍作人计挍食直与。或为强力者所夺无犯。无犯者。最初未制戒。痴狂心乱痛恼所缠(七)。】《四分律卷第二十七(二分之六明尼戒法)姚秦罽宾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等译一百七十八单提法之四

如上所举,若众生痴狂心乱痛恼所缠”,彼等心痴乱、苦痛无间,岂能起“心犯”于戒律?!
而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上戒律义理无知,建立颠倒言论诽谤佛教戒律,与佛相争,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喇嘛教编造“邪淫成佛”荒唐邪见,背弃佛陀亲制声闻乘、菩萨乘梵行之戒,名为外道邪说,不名佛教。

(十一)曲解“本性”建立诽谤
@无畏光明精舍主人执意诽谤言:
[论:“本性戒者。谓诸菩萨住种性位。本性仁贤于相续中身语二业恒清净转”。
辨析:此处“本性戒”与前文“自性戒”本义相同!
所谓“种性”,有“声闻种姓、缘觉种姓、菩萨种姓”之分。又有天台教义“五种性”之分,曰:(1)习种性。(2)性种性。(3)道种性。(4)圣种性。(5)等觉性。皆为“堪能受教”之义!
所谓“本性”,即“本心自性”、“真如实相”。而“实相无相”,所谓无相,就是无一切法相。还能有“戒相”么?!
六祖慧能曰:“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所以又说“心平何劳持戒”。“戒香,即自心中无非,无恶,无嫉妒,无贪瞋,无劫害,名戒香”,“此香各自内薰,莫向外觅”!“心地无非自性戒 ,心地无痴自性慧 ,心地无乱自性定,不增不减自金刚, 身去身来本三昧 ”!由此可知,若说“本性戒”,就是“自性本自清净”,就是“心地无非自性戒”,就是“心平何劳持戒”,所以说“本心自性戒”以无戒为戒!
“本性仁贤”词语,则又非佛法。非常明显,是外道词语!佛教中“本心自性”就是“实相无相”,都无一切法相,何来“仁贤”相!?
“本性戒”就是“实相无相”,“何其自性本不动摇”哪有什么“相续”?哪有什么“身语二业”?又既然“身语二业恒清净”,还“转”什么!
所以说“住种性位”并非都具有“本性戒”!只有“八地菩萨”,才具有无间“本性戒”!]《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勘讹!(二)》(2013-11-24 10:06:34)
如上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此处所说持戒、戒相,非说第一义谛。且前文明言菩萨住种性位”,降服粗重贪嗔痴,大慈大悲爱护众生,才能具备“本性仁贤于相续中身语二业恒清净转”之身、口、意业行。如原论文云:
云何菩萨一切门戒。当知此戒略有四种。一者正受戒。二者本性戒。三者串习戒。四者方便相应戒。
正受戒者。谓诸菩萨受先所受三种菩萨净戒律仪。即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
本性戒者。谓诸菩萨住种性位。本性仁贤于相续中身语二业恒清净转。

串习戒者。谓诸菩萨昔余生中曾串修习如先所说三种净戒。由宿因力所住持故。于现在世一切恶法不乐现行。于诸恶法深心厌离乐修善行。于善行中深心欣慕。
方便相应戒者。谓诸菩萨依四摄事。于诸有情身语善业恒相续转。】《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二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戒品第十之三

如上可知,论文本未演说第一义谛,是故,彼文中“本性”是指菩萨心行仁慈之义,非第一义之“本性”。
而无畏光明精舍主人,于如上义理无知、曲解,建立颠倒言论诽谤佛教戒律,与佛相争,此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