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名家专栏 +关注 已有1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守护语林·“仁者乐山”的“乐”究竟该怎么读

发表在 2007-8-16 15:18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21 13742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点墨染星河 发表于 2007-8-17 22: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yao这个读音,太生僻,并且与读le时意义没有什么两样。汉字,总是向实用、简单且有利于传播的方向演变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完全可以取消yao的读音,直接读le就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klrx 发表于 2007-8-19 16: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楼上 声音也都是人定的 既然是人定的自然没有不可以改的 何况这种合理的改法
使用道具 举报
老马甲 发表于 2007-8-22 08: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Guest from 218.18.122.x 于 2007-8-21 08:23 发表
楼上,国家权威部门是如何认定的?
难道不是根据民众的使用情况来认定的吗?
这个读音并不影响语意的理解,
我觉得没有问题.

  
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确实在按照大多数人的语言习惯不断的更改着汉字的发音,不过这只是一种“媚俗”。大家都犯错,错误的就成了正确的。如:呆(ái)板,80%的国人都误读为呆(dāi)板,于是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很无奈的取消了ái的读音,呆(dāi)板从此堂而皇之的流窜于大街小巷、机关学府之间。这只能说是中国文化的没落。
  
以上的事例,充分证明我国人民强奸文化的勇气:我是流氓,我怕谁!
使用道具 举报
马甲 发表于 2007-8-25 18: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的帖子

这位朋友想必年纪不大,所以觉得读“yao”是十分生僻而读le是想当然的。

      您现在大概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你所念的字都是字典上准确的发音。试想若是几十年以后,忽然有一天,国家告诉你,字典要改,“媚俗”不能念“媚su”,要念“媚gu”。因为大多数人都念“gu ”,“俗”字也长得像“谷”,所以国家就规定它叫gu了。你念了多年的su,成为错的,不许再念,再念就是没文化的表现,你会有什么感受?

    因为大家都错了,所以让正确的人去改成错误的。这种逻辑很通顺吗?你现在站在大多数错的人的角度看问题,自然以为念“yao”是不合理的,念le是向想当然的。你想没想过一直读正确读音的人的感受?

我年纪不小了,很多字念的都是“旧音”,本来是正确的,现在强迫我不能念了。几十年的习惯是说改就改的吗?!何况是“正确”的习惯。

语言确实是不断变化的,但从古至今,韵书的变化却不大,为什么?是因为语音的变化是渐进的发音变化,而不是因为“念白字”儿变化。念白字是可耻的行为,若写入韵书,会遭天下读书人耻笑。堂而皇之的用错的规定对的,真是滑稽!

因为大家都犯罪了,没有犯罪的人就要被枪毙。荒唐!
使用道具 举报
klrx 发表于 2007-9-16 18: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坚持yao读音的同志深思,什么叫错误?
语言一直是在发展的,没有固定的读音的。很多古代的一些发音在今天都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中国存在那么多方言,如何选择标准音?
是不是我们现在就要念古时的读音才叫正确?古代的音你们听到过吗?
这样读只能留给研究历史的学者去考究了……
语言最基本的功能是交流,是满足大家需要的一种交流工具。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谁强势谁就是标准。
大家都这么念,就这么念了。
为了几个迂腐的家伙,我们应该考虑是否有必要去改变这么多人的习惯……
使用道具 举报
baiyu 发表于 2008-6-29 16: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漢字一字多音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破讀”,即“改变一个字的原来读音以表示意义的转变。”(《漢語大詞典》)古人破讀比今人多得多,也就是說,很多古人的破讀已經被統讀了。例如“從”字,《漢語大詞典》注有6個讀音,其中第三音讀平聲,我小學時老師教“從容”一詞還是這么讀的,1985年的《普通話異讀審音表》中已經統讀為陽平了。我確實也不習慣過,但想想也沒必要堅持。有些字雖然還分,但很多人已經不太清楚,實用中也沒帶來什么問題。例如“語”有上、去二音,按古人分工,前音為自言自語,后音為語於他人,現代人即使誤讀“語之曰”的“語”為上聲,也不會影響理解;清名士紀曉嵐,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讀“紀”為去聲,習慣了也無所謂(我也是聽百家講壇恰好是紀姓的主講人主講才知道的)。
一方面我們要維護傳統,遵守規範;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認同變革,認同“從眾”。當然首先要遵從語言規範,但又要求語言規範從實際出發適時地做出調整。
本題的“樂山”可以說也是這樣的情況(“樂”的常義是快樂,內在的、自我的;破讀時指喜歡,外在的、有對象的)。目前規範下還應讀異讀,但不知道也不必苛求,畢竟是冷僻音義。如果將來統讀了,我也不反對。
使用道具 举报
baiyu 发表于 2008-6-29 16: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補正:16層筆者帖中第七行最末處應改為“才知道該讀上聲的”。
使用道具 举报
srbsdnbz 发表于 2008-11-4 09: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音不同,故字义不同,以示区分,若只为方便,不加区分,难免混同,连字意都不能区分,所以认为,不同的读音没有意义,所谓顺势顺势之说,不过是为懒惰找借口。
使用道具 举报
迷途生 发表于 2008-11-4 13: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情况我在本版“是错误还是讹变”一帖中也讨论过。
有许多情况是由于不懂装懂的人太多,想当然的去发音,再加上媒体的传播,使得不知道的人产生了错误的认识。那些不知道有yao音的人,听了余秋雨的发音,就都以为是读le音,这些人再影响其他不知道的人,等读错的人多了,就成了约定促成,反而成了正确的。再举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绯闻”的“绯”,电视上娱乐节目几乎都读fěi,实际读音却是fēi,应该说媒体的误导是很重要的原因。
个人认为这种情况和古音在多年的演变后产生变化是完全不同的。古音变化是语言在长期使用中的自然演变,而在已经比较完备、有固定规则的今天,这种情况则完全是由于相当多无知的人以讹传讹造成的。
论坛里有很多问字音的帖子,因为发贴人不认识,所以要问,不能自己想当然的读。要是他们自己乱发音,再影响很多人,那不就乱套了?熟悉字的少见用法,其实和生僻字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弄错,当成了自己见过的用法。这没什么。但是如果被告知正确的是其他读音了,就应该马上改正。
使用道具 举报
frchu 发表于 2009-6-26 23: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rchu 于 2009-6-26 23:14 编辑

讀[ㄧㄠˋ]。古典文學是嚴謹的,一般人讀錯了可以說是不知者不怪.但是我們的"餘大蝦"念錯也是理所當然,畢竟這人也沒什麼實質性的學識.仁者樂[ㄧㄠˋ]山,這是經典名言,被讀錯,也是教育的問題,如果把這個出為考題,我想今後就不會有多少人讀錯了.
使用道具 举报
mishideyanggao 发表于 2009-7-16 12: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读音问题交给广大的教育工作者去解决,我关注的是作为一个学者就没有承认错误的勇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太极螳螂 发表于 2010-4-23 13: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天去了趟青岛,发现当地人读“钥匙”时候把钥读成“yue”,后来又想到这个例子,还有其他几个yao和yue容易相混的字,比如约、跃、药等,这个yao和yue读音有些变化,古代怎么读暂且不论,后代有些变化,而且现在不同方言里也有不同。仁者乐山这个例子有点特殊,是经典里的东西,后人不敢随便改,其实有些扯淡,读成le也没什么。为一个用法专门弄一个读音,没什么必要。
使用道具 举报
西街開 发表于 2010-4-25 12: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天去了趟青岛,发现当地人读“钥匙”时候把钥读成“yue”,后来又想到这个例子,还有其他几个yao和yue ...
太极螳螂 发表于 2010-4-23 13:23


這個例子與蘇滬之間的情況一樣。
“鑰”、“藥”這兩個字在上海普遍讀“yue”;在上海以西一百公里處地區普遍讀“yaq”(對應普通話的‘yao’)。

因此,個人認為“樂”字的三個讀音(le、yue、yao)中,後面兩個的讀音是同音的,只不過不同方言的口音差異而已。

普通話中對應後面的兩個讀音,應該是來自于不同的方言,其源頭應該是同音的。
個人觀點,讀音“yao”可以歸入“yue”,而“yao”可以作為“yue”的‘舊讀’。

所以‘樂山’、‘樂水’讀‘yue 山’、‘yue 水’比較妥帖。。。
使用道具 举报
citighost 发表于 2011-7-23 15: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情况我在本版“是错误还是讹变”一帖中也讨论过。
有许多情况是由于不懂装懂的人太多,想当然的去发音 ...
迷途生 发表于 2008-11-4 13:27


支持此说!
此前也知道“乐”的三种读音,也知道多是因词性和方言的原因(比如现在的河北北部,还把水浒传里的乐和叫做乐(Yao)和,岳飞也称岳(Yao)飞),只是不知在经典中的“正确”的读音。读此贴收获很大。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