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汉典论坛 汉典说字 字源字理 汉字起源 查看内容

说文解字的误区

2015-4-15 09:35| 发布者: 伊诺| 查看: 1389| 评论: 141|原作者: 青竹大哥|来自: 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2287

摘要:   许慎的《说文解字》不仅影响了国人两千多年来对汉字的理解,而且激发了许多国人对汉字字形的解析和对初义的探究的热情。然而,在甲骨文被发现以前,不管是许慎还是其他人,对于汉字的解释都存在着过多的附会,其 ...
  许慎的《说文解字》不仅影响了国人两千多年来对汉字的理解,而且激发了许多国人对汉字字形的解析和对初义的探究的热情。然而,在甲骨文被发现以前,不管是许慎还是其他人,对于汉字的解释都存在着过多的附会,其中一些关于汉字字形解释及其初义的解释错误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明显且并不是罕见的。

  在甲骨文和商、周金文被大量发现的今天,现代的说文解字者们本来应该可以大量避免许慎及前人的过错,但纵观各种文字解析的专著和文章,却发现今人也不比许慎等强多少,有的甚至至今还在竭力维护许慎的错解,这是非常遗憾的。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青竹以为是这是说文解字者陷入了如下误区而无法自拔所致。

  一、文、字不分

  文是中国的特产,或者说除了中华民族,其他民族所发明的记录语言的符号都只有字而没有文。因此,对于想要认知和研究中国文字特别是古文字的学人来说,分清文与字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文、字的分野,东汉许慎早有界说:“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寖多也。箸于竹帛谓之书。”(许慎《说文解字·叙》)

  许慎这是从文字结构层面来给文、字进行界说的,即他把后世用形声法所造的记录语言符号叫字,而先民依照物类用象形法所造的记录语言符号叫文。

  许慎的这一说法,关于字的界定虽然不全但还比较明确——凡是用形声法造出的语言符号都叫做字,关于文的界定则比较含糊。即,“依类象形”包不包括基于象形符号的会意、指事符号?

  因为这个原因,宋朝的郑樵在其《通志·六书略》中给出了自己的见解:“独体为文,合体为字。”即认为许慎的“依类象形”指的是独体字。

  郑樵这一说法为后人所普遍接受。如段玉裁在其《说文解字注》中就采用了郑樵的分类:“析言之,独体曰文,合体曰字,统言之,则文字可互称。”今天的许多文字学专家也多认可之。

  许慎的界说之所以不明确,是跟他对于“文”的初义不清楚有很大关系的。因为不明白文的初义,所以他只能根据语言符号的形态和结构来划分文与字。

  许慎根据文的小篆(小篆文.gif)解释说:“錯畫也,象交文。”即,许慎误把“文”这个小篆理解成了纹理的“纹”,于是便把古文中用线条勾画出来的象形符号叫文。

  事实上,“文”并不是“纹”的古字,“纹”当然也不是“文”的今字。文,商代金文作商金文文.png(商·文马鑾铃),明显是一个人形而不是纹理交错的象形。周早期金文则作周金文文01.png(周早·旂鼎)、周金文文02.png(周早·令簋),不仅象文马鑾铃上的金文一样突出了人的胸部,而且还在胸部比较细致地刻划了一个心形。早期甲骨文中,刻划得比较完整的“文”形如甲骨文文01.png(一期·京津2837),略微简省的则如甲骨文文02.png(一期·乙6820),最简单的则与小篆字形相同,形为甲骨文文03.png(一期·后下14.13)。

  由上列甲金文“文”构形可知,文的原形是一个从人从心(甲骨文文01.png)的会意文,或者是一个指事文(甲骨文文02.png),即便最为简省的古“文”(商金文文.png甲骨文文03.png)也是力图表现此文与心胸有关。

  古人认为心主精神意志,因此,文的初义当是指意识,在语言中则是指言者所欲表达的意思。如此,我们便可以重新明晰文、字的涵义,即:

  象形及基于象形构造的、能直接从形状结构读出相应词意的语言记载符号叫文,由文分化演变而来的、具有形声结构的语言记载符号叫字。

  如此,在中国文字发展进程中,象形及基于象形的会意、指事符号属于文的范畴,而利用形声、假借、转注等手段所造的语言符号集合则叫字。

  比如,商金文文.png周金文文01.png甲骨文文02.png甲骨文文03.png是文,因为根据它们的形态我们可以可以直接读出一定的意义,而、隶书文.gif楷书文.gif则属于字,因为根据他们的形态我们是无法直接读出它们所载的任何意义的,要了解他们的意义只能靠老师教和通过查字典去了解。

  再如,甲骨文走01.png甲骨文走02.png 是文,而隶书走.gif楷书走.gif是字,原因同上。

  至此,我们知道,独体与合体结构并不是划分文、字的标准,换言之,独体、合体的语言符号都可以是文,也可以是字。判断一个语言符号究竟是文还是字,关键是看能否从其形态和结构直接或经他人略微提示就能读出其寄寓之意义。

  从六书的角度而言,象形及基于象形的会意、指事所造的语言符号是文,而以形声、假借、转注所派生的以及将用象形、会意、指事所造之文解构、整形使之失去象形、会意、指事功能的语言符号则是字。

  从这一意义上讲,目前我们所使用的汉字系统当属于“字”系统,而商代所使用的语言符号系统则属于“文”系统,周朝早、中期所使用的大部分语言符号也还属于文系统,春秋战国则出现了不少的字,经秦“书同文”整形之后,古文已基本沦为字。自汉时隶变后,则全部古文都几乎变成了字。

  因此,为了今后称谓方便,笔者把文称为商文,把字称为汉字。

  文、字不分的人,在说文中会有意无意地受解字意识的影响,常常把古文中的会意、指事文理解为形声字或假借字,有的甚至把独体文也当作假借字,如著名文字专家徐中舒先生在他所主编的《甲骨文字典》正文第一页解释甲骨文“一”时就说道:“卜辞由一至四,……属指事字。从五至九,则利用假借字。”

  把会意、指事甚至独体文以形声、假借解释固然省事,但这样做的严重后果是既彻底抹杀了先民的智慧,也不利于对汉字初义的正确理解。譬如,按照徐氏的说法,我们的先民们的智慧竟然低到连表示五、六、七、八、九这五个数字的符号都造不出来而只能靠假借其他符号表示,那些认可徐氏说法者则永远也不会明白甲金文五至九构形所寄寓之意义。
  1. 期待先生有更多力作。

  2. 本帖最后由 青竹大哥 于 2013-1-20 17:16 编辑

    本文早在两年前就发表在其他论坛,当时也曾有在本论坛同时发表的念头,终因本论坛没有图片编辑功能,再加上整页贴图在本论坛会严重变形而放弃。今日发表此文第一节,主要是为了兑现青竹在http://bbs.zdic.net/thread-182171-2-1.html一帖16楼给shenqishi先生的承诺,当然,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青竹也会考虑将后续的小节贴出来。
    论坛没有图片编辑功能,所以上面隶、楷书“走”字的贴图就很煞风景。

  3. 期盼有更多的学习内容!

  4. 言之有理,讀之可謂醍醐灌耳。但對先生說“文”是中國特產,未敢肯同,若古埃及之“象形文字”當亦屬於“文”系統。還有,按照先生原文闡述,以我個人理解來看,若“口”是否還是“文”,算不算是而今“字”系統的例外?此外,文中有些地方,不知何因,出現了空白,可能是圖片設置的問題,還朢早日去瑕。

  5. 青竹大哥好~
    就许慎解释“文”之“錯畫也,象交文。”来说,《说文解字》更具原始初谊,应该是随历史一脉传承下来的,与甲骨文字形所呈现的形义是一致的,勇者稍后会提供相关图示,与青竹兄探讨。

  6. 楼主对“文”字解释与我过去学到的也就是传统的解释不同,当然,有甲金文字形为据。但这应该还不够吧?字形义只是释义的一个基点,还有一个重要基点是古文用例。不知青竹兄是否占有这方面的证据?

  7. 北方之勇者 发表于 2013-1-21 00:32
    青竹大哥好~
    就许慎解释“文”之“錯畫也,象交文。”来说,《说文解字》更具原始初谊,应该是随历史一脉传 ...

    先看图示,请各位明鉴:
    2643789i677oyup.jpg

  8. shenqishi 发表于 2013-1-20 20:14
    言之有理,讀之可謂醍醐灌耳。但對先生說“文”是中國特產,未敢肯同,若古埃及之“象形文字”當亦屬於“文 ...
    言之有理,讀之可謂醍醐灌耳。但對先生說“文”是中國特產,未敢肯同,若古埃及之“象形文字”當亦屬於“文”系統。還有,按照先生原文闡述,以我個人理解來看,若“口”是否還是“文”,算不算是而今“字”系統的例外?此外,文中有些地方,不知何因,出現了空白,可能是圖片設置的問題,還朢早日去瑕。

           先生“醍醐灌耳”之辞青竹实不敢当,青竹所乐见者乃是先生的质疑。
           关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与我国的“象形文字”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青竹在后文中有专门的小节进行辨析。先生既在此提起,青竹会在时间比较充裕时将该小节贴出来权作回复。在此,青竹只能先简要告诉先生,古埃及的的所谓“象形文字”,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文”系统,因为在其“象形文字”系统中,为数不多(一百多个)的图形符主要是为表音服务和表外延(限定)用的,虽然数量非常有限的图形符自身能表达一定的意义(如可以表示嘴巴),但在行文时用这些图形符号表义的比例是很少的,因此可以说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乃是属于基于象形符号的字(孳乳)系统。
           再者,古埃及“象形文字”系统中,真正的象形文字不仅数量不多,而且内涵非常有限。以先生提到的“口”为例,古埃及文字作 古埃及口.jpg ,它除了作表音和限定符外,就能且只能表示嘴巴。我们商文系统中的口()的内涵则比它丰富得多,不仅能够表示人和大多数动物的嘴巴,还能用来表示处所(洞穴、房屋及其出入口)、陷阱甚至抽象的“隐患”。原因很简单,商文并不是对人的嘴巴的简单描摹,也即并不是一个象形文(很多古文字专家都误以为这是象形文,如徐中舒在其主编的《甲骨文字典》中就是这样解释的),而是一个由“凵”和“—”构成的指事文。“凵”可以表示一切中空有界且对外开口的物事,而“一”的作用就是特别点明这一点。
           因为是指事文,所以在不同的语境和不同的合体文中其所表征的意义是不同的。譬如,在卜辞“贞疒口”(乙1463)中,其表示的是人的口腔;在卜辞“甲戌卜:亡口”(乙8889)中则表示隐患(引申义);在甲骨文(出)或(出,省略指事符“—”)中,其表示的是人所离开的处所;在甲骨文(各)或(各,省略指事符“—”)中,其表示的是人所回归、进入的处所。
           综上,商文的象形符是为表义而生,是构造其他复杂的象形文的元素。古埃及的象形图则是为表音和表外延而设,故古埃及文字本质上是一种以形表声,形声相益的字系统。
           最后,1楼文中显示出来的“空白”,在论坛编辑窗口中是有贴图的,发布到网页后却没有相应的贴图,青竹虽然尝试了不同的手段和方法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实在抱歉。看来只能在适当的时候上传word文档附件了。

  9. 本帖最后由 青竹大哥 于 2013-1-22 10:01 编辑

    baiyu 发表于 2013-1-21 00:37
    楼主对“文”字解释与我过去学到的也就是传统的解释不同,当然,有甲金文字形为据。但这应该还不够吧?字形 ...

    白参赞所指出的这一点确实是青竹小文的一个不足,兹借此回复予以弥补。
    事实上,在古文献中,“文”用以表示精神、意识或形而上层面的例子还是很多的,如:
    1、表制度。《論語‧子罕》: “ 文王 既沒, 文不在茲乎?” 朱熹 集注: “道之顯者謂之文, 蓋禮樂制度之謂。”
    2、表礼仪。《荀子‧禮論》: “故至備, 情文俱盡;其次, 情文代勝。”
    3、表内才。漢 劉向 《列女傳‧齊孤逐女》: “談國之政, 亦甚有文。”
    4、表内涵意义的文学作品。《漢書‧賈誼傳》: “以能誦詩書屬文, 稱於郡中。”

  10. 北方之勇者 发表于 2013-1-21 00:32
    青竹大哥好~
    就许慎解释“文”之“錯畫也,象交文。”来说,《说文解字》更具原始初谊,应该是随历史一脉传 ...

    不明白兄所云“甲骨文字形所呈现的形义”具体是什么。

  11. 北方之勇者 发表于 2013-1-21 01:14
    先看图示,请各位明鉴:

    兄的图解究竟要说明或证明什么问题?

  12. 青竹大哥 发表于 2013-1-21 12:11
    不明白兄所云“甲骨文字形所呈现的形义”具体是什么。

    具体就是“錯畫也,象交文。”

  13. 北方之勇者 发表于 2013-1-21 12:30
    具体就是“錯畫也,象交文。”

    兄能否用现代白话表述一下“錯畫”、“交文”的意思?

  14. 青竹大哥 发表于 2013-1-21 12:13
    兄的图解究竟要说明或证明什么问题?


    要证明“文”之初象即“交叉的直线段所构成的形”。而非兄及后世看成的所谓“人形”。

  15. 青竹大哥 发表于 2013-1-21 12:36
    兄能否用现代白话表述一下“錯畫”、“交文”的意思?

    gtewyuitloiupui.JPG

    段注:錯畫也。錯當作逪,逪畫者逪之畫也𦒱逪畫之一耑也。逪畫者,文之本義。象交文。像兩紋交互也。紋者,文之俗字。


    勇者按:逪畫者,如图示陶器腹壁中部之相互交叉的倾斜线纹。
    纵横为井,即=与“”相互交叉。交错为文,即∥与“反∥”相互交叉。

  16. 是否可以将您所认识的字,从头梳理一下再说。如以字古义论,先生您可以说是文盲一个。又如何说许慎的对和错。

  17.   二、重甲骨文而轻金文

      甲骨文的大量出土,给很多关注中国古文字的人造成巨大的冲击。在这种冲击下,不少对古文字知之不多的人形成了一种误识——中国目前所知的最早文字是甲骨文。于是,甲骨文在这种人的心目中便是研究古文字和探究汉字初义最可信赖的“文字”,而颇有参考价值的金文则被这些人有意无意地撇在一边,即使知道金文也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也很难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误识、误解,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这就是一般介绍金文的文章和著作都以周金文为例,而介绍甲骨文时则特别指出这是商代使用的文字,这就导致一般人产生了商代只有甲骨文而没有金文,或者认为金文是周人发明的的误解。
    2.1.jpg
      这些商文的发现,说明商人不仅将商文浇铸在青铜器、镌刻在甲骨上,而且还曾利用毛笔书写在简、帛等介质上,只是因为简、帛等都很难长时间保存于地底,以致于我们目前还无缘见到出土的商简商帛书。

      因此,甲骨文早于金文的认知显然是错误的,甚至认为商人只使用甲骨文和金文的认识也是错误的。

      符合历史的认识应当是,甲骨文和金文只是我们现在可见的商人所使用的两种书体,这两种书体孰先孰后目前无法定夺。除了这两种书体之外,至少还有刻写在陶器上的陶文以及我们现在没有发掘出来的简书体和帛书体。

      形成甲骨文早于金文误识所产生的直接后果是,解说古文时会偏重于甲骨文而轻视甚至忽视金文,进而无法正确理解甲骨文及其他古文。

      金文因为字数比较少,所以在浇铸前可以在模具上精雕细刻,于是随器皿一起浇铸出来的金文往往比
    2.2.jpg
    于这样一种字形他很难说出构形所寄寓的意义,于是很没有信心地解释曰:“王,天下所歸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畫而連其中謂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參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貫三爲王。’”他对自己的解释没有信心,于是便引董仲舒的话为证,怕董仲舒的话没有说服力,最后又引孔子的话为董仲舒的话作证。

      按照古人的信仰,许慎的这一解释并不算错,但的这一解释却并非是“王”文的创造者所赋予的初义。

      要想知晓王文的初义,仅凭春秋古文和甲骨文是不够的。因为无论是春秋古文还是甲骨文“王”不是“王”文的原形。
    2.3.jpg


  18. 纯识李世斌 发表于 2013-1-21 13:28
    是否可以将您所认识的字,从头梳理一下再说。如以字古义论,先生您可以说是文盲一个。又如何说许慎的对和错 ...

    先生还是先弄清楚啥是文,啥是字再来评判吧。
    只停留在字的层面却指他人为文盲,虽然幽默却并不好笑。

  19. 北方之勇者 发表于 2013-1-21 12:56
    段注:錯畫也。錯當作逪,逪畫者䢒逪之畫也𦒱逪畫之一耑也。逪畫者,文之本義。象交文。像兩紋交互也。 ...

    兄以上的解释均选商文“文”之省形为说,这跟许慎以小篆“文”解释并无分别。对于商金文“文”(),兄又作何解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