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初序”是什么意思? - 古汉语词汇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264|回复: 28

这里的“初序”是什么意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0 14: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屈铁马 于 2018-9-20 14:15 编辑

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  金·吴激
江南春水碧如酒,
客子往来船是家。
忽见画图疑是梦,
而今鞍马老风沙。

  我看到的解释中,诗题中的“序”就是指“古代建筑中,隔开正堂东西夹室的墙,即东西厢。”,那么序既然指东西厢,“初序”指的是什么?难道是第一进院落的序?

    我在数典论坛提问,有人说,“宗之”可能是某人的字,“家”就是代指同宗。而“初”可能代指某人的名(这里省略了姓氏),“宗之家初”就是同宗吴初字宗之,甚至“宗之家初序”就是“同宗吴初序字宗之”的意思(按照这种说法“序”字和东西厢无关),但是我查到的资料表明“宗之”就是金人杨伯渊,字宗之,当然,这个解释可能是错的。如果这个解释错了,那就可能是前面说的两种可能。
还有人说,《潇湘图》的作者米友仁(字元晖)在题跋中说:“昨与吴傅朋蜀冷金笺上戏作一幅……”(蜀冷金笺,蜀地产一种叫“冷金笺”的画纸。),不知道这个吴激,是不是吴说(吴傅朋)的同宗后人。也不知道吴说(吴傅朋)有没有文集传世,如有,可查一下其中有木有《初序潇湘图》这么一首诗。(參見 徐迅《米友仁潇湘图南宋题跋考 上》。徐迅还作有《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年代考》一文,说最早发现米友仁才华并写诗文序的是一个叫吴则礼(字子副)的人。)另,吴激的这首诗没查到原始出处,也许原诗的题目是《题宗人家囗囗初序潇湘图》,那就坐实了。但是经过网友考证,吴说是王令的外孙,与吴激应该没有亲缘关系。

  不知道这里的网友们有没有高手能够解答出来!?
发表于 2018-9-20 18: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1 21:56 编辑

序,時序?
初序,初春?

初"春"瀟湘图。?…猜的。

==========

網搜图見封面
題 宗之
"家初序"瀟湘图


俺上解也不通!
==========

【題 宗之家 初序瀟湘圖】?
江南春水碧如酒,客子往來船是家。
忽見畫圖疑是夢,而今鞍馬老風沙

若只是一首詩嗎?[初春]之解可能是。
自然之景美如畫。
==========


也可能見畫如見大自然?是於畫上提序?…難猜!俺無資料胡猜,請見諒~
==========


還是~題,指 題詩,初序,指 初春?就這麼單純?ㄑ俺外行讀字,純个人猜想〉◎請參考6#新回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13: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孙长同 于 2018-9-21 13:31 编辑

【題 宗之家   初序  瀟湘圖】
江南春水碧如酒,客子往來船是家。
忽見畫圖疑是夢,而今鞍馬老風沙。
初序是指这个序是第一个序。初字就是用道刀把脐带善断之意义。从衣指胞衣,断了脐带后胞衣和小人儿的分离,才是初生的婴儿。这就是【初】字的原创本义。初序潇湘图,就是潇湘图的第一个序。再有写序的就是第二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18: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长同 发表于 2018-9-21 13:27
【題 宗之家   初序  瀟湘圖】
江南春水碧如酒,客子往來船是家。
忽見畫圖疑是夢 ...

照你这么说这画还真是奇怪,已经有第一个序了,那作者还想到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序?序不是通常都只有一个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18: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烏大爺 发表于 2018-9-20 18:08
序,時序?
初序,初春?

这位仁兄,为什么“序”在你这里解作“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20: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1 20:21 编辑
不屈铁马 发表于 2018-9-21 18:07
这位仁兄,为什么“序”在你这里解作“春”?

在中國畫的空白處,往往由畫家本人或他人題上一首詩。詩的內容或抒發作者的感情,或談論藝術的見地,或詠嘆畫面的意境。誠如清代方薰在《山靜居畫論》中所云:「高情逸思,畫之不足,題以發之」。這種題在畫上的詩就叫題畫詩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ovgbbam.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20: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1 21:08 编辑

序,有季節的意思。初序,初指"首、第一",可指「春季」,春乃四序之首。「初序」→「春」也。
古人於畫家畫上是題詩,今人於畫家畫冊作品輯上是在前開头頁題序,也有好友多人題序的,但应不会名以初序、二序、三、四、五序之称排列。

只是這"宗之家"何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20: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an555gg 于 2018-9-21 20:39 编辑

题宗之家 初序潇湘图
我是这样想的 前四字写题诗地点 后五字写为啥作啥 描述作品目的
序是点题之用 为画作序很是常见 但当作序并非只有一人 或一人作了多首 初序就能理解了
多首做个比较 而后才正式誊写
我理解是初作 二作 三作 这样来的突然有个想法 这个初是否有与粗部分同义的可能 先打个草稿 而后再作订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21: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1 22:12 编辑

網搜文節錄 :
吳激有文名,書法俊逸,繪畫得其岳父米芾筆意。北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奉命使金,次年金人攻破東京,金人慕其名,強留不遣,命為翰林待制。天會十四年十月,為高麗王生日使,出使高麗。金皇統二年(1142)出知深州(今河北深縣),到官三日卒。

故猜想~
吳激本籍南方福建,北宋奉命出使金,後為金人慕才強留終不得還宋,乍見南方山水瀟湘图卷,思憶起故國,「宗之家」也許指心中日夜所思的"宗祖國南方家鄉"?
「而今鞍馬老風沙」末句,應指自己為北宋出使金國。
可能是奉北宋出使金而尚未被強留時見图之作,否則应不会直白用,「題 宗之家」字眼?
雖仍是猜想,大家腦力激盪,試找合理解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05: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序为祁序误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 收起 理由
烏大爺 + 5 有可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08: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4 10:21 编辑

若是【題 宗之家 祁序瀟湘圖】?

那 宗之家,指 祁序嗎?
文意連起來何解?題畫詩應是讚景,讚人似不通!又有把畫家名入題畫詩的例子嗎?
故俺以為仍是「初序」,指「春日」。

=========

813所示,俺再查一次資料
俺仍費疑猜!…>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09: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4 09:59 编辑

813先生!真有吔!


《題董源溪岸圖》
元·趙孟頫
石林何蒼蒼,油雲出其下。
山高蔽白日,陰晦復多雨。
窈窕溪谷中,遳回入洲敬。
冥冥猿狖居,漠漠鳧雁聚。
幽居彼誰子,孰與玩芳樹。
因之一長謠,商聲振林莽。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ovgbbam.html

俺還是費解…"宗之家"?…真正之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15: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真有假有?

题画,总要交代题的是那幅画。加画家名字十分正常。

宗之家(藏)的那幅祁序作的潇湘图(经查证,该画的全名为潇湘逢故人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15: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4 15:58 编辑
qqc813 发表于 2018-9-24 15:26
什么真有假有?

题画,总要交代题的是那幅画。加画家名字十分正常。

祁序〈潇湘逢故人图〉,網上找得到圖片嗎?

而ㄑ宗之 家藏〉,有資料佐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16: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9-24 16:49 编辑

百度了一下。(以下全文轉貼,不知算侵權否?)


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

《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是金代诗人吴激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诗是一首题画诗,诗中作者被描写成一个羁留异乡,怀念故土,黯然神伤的老者形象,表达了对故国故乡的思念。


作品名称《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
创作年代  金代
作品出处《中州词》
文学体裁  七言绝句
作者
吴激


作品原文
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⑴

江南春水碧如酒⑵,
客子往来船是家⑵。
忽见画图疑是梦⑶,
而今鞍马老风沙。[1][2]


注释译文
词句注释
⑴宗之:金人杨伯渊,字宗之,累官山东东路转运使。序:古代建筑中,隔开正堂东西夹室的墙,即东西厢。潇湘:潇水和湘水,在今湖南。
⑵春水:春天的河水。
⑶客子:离家在外的人。
⑷画图:图画。[3][4]


白话译文
春日的南方江水像清酒一样碧蓝,游子来来往往,以船为家,这便是画里的萧湘胜境了。
忽然间,看这幅画,我不知在画境,还是梦境,而现在我只能鞍马风沙度余生了。[5]


创作背景
被羁留于金国的宋朝文人常常在题画诗词中寄寓其思念家国、眷恋故乡的情怀。吴激饱经优患,身陷绝域,心系宋室,麦秀黍离之痛、去国怀乡之思无时无刻不在他心头萦回。这一情结贯穿于他在北方的全部文学创作,构成其作品的主旋律。这首诗是其代表作之一。诗人在观赏挂在友人厢壁上的《潇湘图》时,百感交织,感时伤乱之悲和思念乡关之情触机即发,挥笔写下了这首凝聚着家国之痛、身世之苦的诗篇。


作品鉴赏
吴激是出使金朝、被留异国的南方诗人。从柳暗花明的江南,来此风雪纷扬的北庭,无疑如进入一个陌生世界那样令人震愕;何况又是远离故土,屈仕于敌国之翰林院,便更有一种“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悲凉。然而,诗人毕竟不能按抑对故国故乡的思念。“年去年来还似梦,江南江北若为情”——那身在异国的生涯,对吴激来说,实在是被纷纭如烟的故土之梦牵萦环绕着的。
所以当他猛一见到友人家画有故国潇湘山水的图画时,又惊喜而呼,如醉如痴了。“江南春水碧如酒”,画面上大笔抹染的,是一派绿意盎然的南国之春,幽幽的湘江,浩浩荡荡地从画面深处奔来。它是碧澄的,多情的,带着春来的脉脉欣喜和摇漾不尽的波光笑影,浮横在诗人眼前。昊激自己也擅长书画,也许因此对色彩、光影更其敏感。此句正是抓住春来江水“碧”如蓝的特点,又出人意外地用浓醇的“酒”色作比,便赋予了画中的潇湘春水以格外迷人的魅力。
画面之美还远不止于此。碧绿的清江上,远远近近,更有悠悠的船影点染其间。有的顺流而“来”,有的溯波而“往”,在这江山如画的南国行旅,完全不像在关外的春日还得踏冰披雪;那远行在潇湘之同的“客子”,正是最乐于以船为家的。“客子往来船是家”句,正这样在诗人眼际,展开了一幅画笔也描摹不出的关妙动境;它因此也可以从相对的角度,读作为凝神观画的诗人情不自禁的兴叹——当《潇湘图》上的船恍然间移动起来,诗人也同回到了往日的岁月,重又领略着春江赏景的客行之趣,而激荡起这种认船为“家”的亲切、温馨之情。
正如诗人在北庭所常常做过的梦境一样,他此刻置身在友人家的画幅前,竞也怀疑起眼中所见的究竟是画、还是“梦”了。那画面上的潇湘山水,明明是在万里故国的江南;那船行于青山绿水间的景像,更决非能在这风沙满天的塞外一遇。也许是因为这《潇湘图》,画得实在太过传神;也许是因为那故国的山水,睽违得实在太久。所以令诗入猛一见到这丹青绘染之境,也不免有一种梦中神游般的惊喜了。“忽见画图疑是梦”所表现的,就是诗人在见画如见故国山水中,如幻如梦、热泪涌注的动情一幕。诗人无疑希望,这馨的梦境,能再持续得长久些。
然而它竟没再持续:随着结句“而今鞍马老风沙”的闪现,这令诗人欷歔动情的梦境,就很快惊散,破碎成再难续的翩翩碎影了。作为一位兼替书画的诗人,吴激完全了解精妙的绘画所具有的迷人魅力,也因此最易从梦寐般的画境中返回现实。于是画中的南国山水,便又与诗人葱笼的忆念分离,回复了它那由色彩和线条组成的虚影;而恍在故国南土山水间游赏的诗人,又面对了身栖关外的凄苦生涯,这便是他已经度过、并且还将继续度着约异国岁月,他恐怕只能在这样的岁月中终老天涯了。
清美邈远的江南画境,与纷乱黯淡的关外实境的急剧变换,造成了这首题画诗所表现情感的巨大逆转。当飘缈如烟的故国山水随画面一齐隐去,就只剩下了一位北庭“风沙”中忧郁南望的苍老诗人——就这结句所展示的境界说,它便似乎不再是一首题画之作,而是借《潇湘图》作反衬的一幅黯然神伤的自画像了。[1][4]


作者简介
吴激(1090~1142年),金代作家、书画家。字彦高,自号东山。建州(今福建建瓯县)人。宋宰相吴栻之子,米芾婿。北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年),奉命使金,金不遣返,命为翰林待制。能诗文书画。擅长工词。他作词与蔡松年齐名,时号“吴蔡体”。金皇统二年(1142)出知深州(今河北深县),到官三日卒。有《东山集》《东山乐府》,已佚。存诗收入《中州集》,词收入《全金元词》。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为《东山乐府》一卷。[6]


参考资料
[1]  钱仲连 等.元明清诗鉴赏辞典(辽金元明).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8-9
[2]  郭明志 薛瑞兆.全金诗.南开大学出版社,1995:72
[3]  邓绍基.金元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8-12-13 18:0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