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杜之八 - 第2页 - 汉典诗词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云平

[七律] 集杜之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12: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24 12:01
求其实,是很简单的。云平君所谓的“隔江而望”——是望不清以至于望不到“对面建筑”的。这是什么原因呢 ...

“雾失楼台”的情况当然有,但不是绝对。试举前人例:

北窗北溱道,重楼雾中出。(南北朝 何逊)
城阙青烟起,楼台白雾中。(宋 欧阳修)
明湖天际阔,落日雾中圆。(明 刘琏)
周旋小字桃灯读,重迭遥山隔雾看。(唐 李白)
山河眺望云天外,台榭参差烟雾中。(唐 崔湜)
西望岳阳烟雾里,闻有玺书天上至。(宋 王庭圭)
隔江灯火见西兴,江水清平雾雨轻。(宋 陈师道)
极浦海门生雾雨,隔江烟树起楼台。(元 黄镇成)
回望朱宫云雾里,白云深处更高楼。(元 揭傒斯)
青山隐约雾中看,黄叶萧疏夕照残。(明 罗洪先)

以上例子雾中所见既包括“楼”也包括“日”。兄台言“由于满江的大‘黄雾’……”,这里所谓“大雾”有些一厢情愿了,“日满楼前江雾黄”并非说雾大,而是说江雾于“日满”后呈现出色彩。从常识来说,雾越薄阳光越容易穿透。

再者,从联的角度分析,“寒轻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此“雾”绝非大雾、浓雾,而是江面上的薄雾,否则何来山烟与江雾之分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8 17: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平 发表于 2018-8-26 12:30
“雾失楼台”的情况当然有,但不是绝对。试举前人例:

北窗北溱道,重楼雾中出。(南北朝 何逊)

“雾失楼台”用一句时髦话,有时也属于“常态”。
总想望眼欲穿“大黄雾”能“消散”,或只是“朦胧”“薄雾”以至殆尽,然“大黄雾”这一景象活生生是个客观的存在。诗句中并没有给出任何要“消散”,抑或“朦胧”的说法,更没有“消散”“朦胧”的字样,这在诗里是不可能硬找到答案的了。
执着于说题外话——自然只要是“雾”,终究是会“消散”的,那是自然常识,不需要过多的人为的予以解释,何至于如韩十八所谓喋喋不休。
假若纵然如云平君所望,“日光”从“雾”——如“云”之罅隙中“穿透”过一丝一缕光线,那也不足以解释“日满楼前江雾黄”句中“日满”两字的分量,不足以解释一个“满”字的重量及其涵意。“你懂得”,“满”字之于“分”,就是“百分百”呀,那还干“雾”卿何事嘛。
其要在“日满”两字。这就是闲聊的要点所在。说诗不能随心所欲东拉西扯亦明矣。
至于举的例子,反而帮了倒忙!(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8 19: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烏大爺 于 2018-8-28 20:56 编辑

霧濃,陽光才能將層霧照出黃色來(有時看天上厚雲層就有這景色)
市街微寒,表示水霧之氣很足
這是俺看這两句的感覚。(詩俺不会,來欣賞而已,又可能別人体会不同)

云戴两位高人精彩对談,此間少有。讚嘆!
俺底下欣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1: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集杜诗》
在云平君看来,《集杜诗》中的“窗楼阁”三者之间(“窗”指“北窗”),“窗”与“楼”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对“楼”而言,先说是“对面建筑”(3楼),后说是“隔江而望”之“对面建筑”(5、7楼),可知三者不是一个整体。
至于其他“窗”与“阁”,“楼”与“阁”有什么关系?二者之间是不是一个整体?云平君尚未说到,暂且存档待议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3:11: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曰多 于 2018-8-31 13:16 编辑

关于“坐北朝南”与“坐南朝北”
云平君曾提到过:“坐北窗”可能是“坐北朝南”(5楼)。之前果是这样想的,现在就好来捋一捋。
若说“坐北朝南”,以“江”为界,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就是说“北窗”所在地在“江”的北岸;而云平君所谓“对面建筑”(“楼”)则在“江”的南岸,同样毋容置疑。那么,“坐北窗”“北望”所及之处必定“眼空无物”了——因为既没有“江”与所谓“对面建筑”可望,也没有“江雾”可遮望眼,所以说“隔江而望”“对面建筑”是无从谈起了。
此说之结果与想的“南辕北辙”,所以“坐北朝南”之说是不能成立的了。
反之,只有“坐南朝北”一说了。以“江”为界,“北窗”所在地在“江”的南岸。故而可以“坐北窗”“北望”——即所谓“隔江而望”“对面建筑”了。在这里,云平君实际选择了“坐南朝北”,而非“坐北朝南”。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 收起 理由
云平 + 1 坐北朝南是转为”南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19: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28 17:09
“雾失楼台”用一句时髦话,有时也属于“常态”。
总想望眼欲穿“大黄雾”能“消散”,或只是“朦胧”“ ...

诗,不能以写“常态”为常态,否则何来奇警。
以上举例仅在说明有雾并不影响“望”,相反于雾中所望的内容有很多,尤其是建筑。
兄台只一句“至于举的例子,反而帮了倒忙!”来打发,恐怕有些自欺欺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烏大爺 发表于 2018-8-28 19:31
霧濃,陽光才能將層霧照出黃色來(有時看天上厚雲層就有這景色)
市街微寒,表示水霧之氣很足
這是俺看這两句 ...

山烟碧,江雾黄,楼市亦可辨。若是浓雾老杜不会如此着笔。个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31 11:00
关于《集杜诗》
在云平君看来,《集杜诗》中的“窗楼阁”三者之间(“窗”指“北窗”),“窗”与“楼”是 ...

个人以为“窗,楼,阁”可按虚实解之。“窗”与“楼”皆实指,但空间位置不同。楼在窗外,是隔江的建筑;“阁”可虚指,当然也在窗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 21: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平 发表于 2018-9-2 20:36
山烟碧,江雾黄,楼市亦可辨。若是浓雾老杜不会如此着笔。个见。

霧集中在江上,江與山市稍有距離,風向也不同?

俺隨想乱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 06: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为文字大拆解
这是我十年前的一首顺口溜,没有修改就转来供你参考。请烏有之乡的烏大爺赏评。

文祖苍颉性精灵,
记事造字象文生。
每思文字有灵感,[敏,]
口不能文吝啬情。[吝。]
聪明敏捷心快鱼,[上敏下心一字,鳘,]
文而斋素更虔诚。斋,虔。
只喜魏征唐伯虎,[苛政猛于虎]
不悦屈平文征明。 [不悦文明牢骚]
尽情玩乐山水画, [游戏笔墨]
莫谈正事枉文情。[政]
篡汉武帝杀文刀,[刘],
赢皇坑埋反文正,[赢政]。
文字炼狱赢政始, [秦始皇焚书]
楚辞亦只流屈平。 [离骚]
唯有征心正文章,[政],
方能人和享政通。[政],
上心一忐下心忑,
忐忑归心运不平。忐忑。
坑儒除字政就寒,[正]
文心勉力为文正。[min,愍]
工笔仲连说诚和,
孙文孙武谋略城。[斌],
财近文者露败象,[败],
丝缠文意紊乱生。[紊]。
怀揣道心快收起,[收]
秘书分发颁文件,[颁]。
古典篇章故事多,[故]
阡陌吟诗打猎田 [畋]
双手掰开矛与盾,[掰]。
雨下文来彩云斓,[雯][斓]。
仲尼两褪托齐鲁,[齐]。
泽文本来就厌烦。[yi 音]
飞虫靠文好咬人,[蚊子]
秋季曰文泛指天。
反攵正文有分辩.
手提文字好擦眼, [提手文]
双王共挤泪斑斑。 [斑]
爱屋及屋生怜悯, [闵][悯]
民心表文更愍怜。 [愍]
赤诚忠文得大赦,[赦]
敢救敖傲嫩檄徽。
敞敷改辙傲悠霰,
教孜敢效致敬数。
整敌攸散敦蔽敛,
扮挤激济跻齑哜 。
为文自古有正气, [政]
未有正气龌鹾蚊。
若有肖小拆文庙,[指封网站屏蔽删帖]
群起文攻檄文讨。
文字再进八卦炉,
点横撇捺更辉耀。[文]
详情请看:http://bbs.cnhan.com/thread-814301-1-1.html?tid=8143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4 11: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曰多 于 2018-9-4 11:52 编辑

参与人数 1        银两 +1        理由
云平        + 1        坐北朝南是转为”南望“
——————
云平君自我奖励一两银子理由是:坐北朝南是转为”南望“。
容戴某再来捋一捋——
本来是:“坐北窗”可能是“坐北朝南”;
现在加油添醋了是:“坐北朝南”是转为“南望”。
既如此说,那么云平君首先要搞清楚“南望”是在“江”的北岸呢?还是南岸呢?请回答,因为云平君等着要“隔江而望”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 收起 理由
云平 + 1 朝南即南望,不用捋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4 12: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长同 发表于 2018-9-3 06:32
[原创]为文字大拆解
这是我十年前的一首顺口溜,没有修改就转来供你参考。请烏有之乡的烏大爺赏评。

^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5 11: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曰多 于 2018-9-5 11:34 编辑
云平 发表于 2018-9-2 20:58
个人以为“窗,楼,阁”可按虚实解之。“窗”与“楼”皆实指,但空间位置不同。楼在窗外,是隔江的建筑; ...

“窗楼阁”三者互不相干,只以“虚实”两字言之,暂且不论。已知三者的状况是:
“窗”在“江”的这一边;
“楼”在“江”的那一边(“隔江建筑”),这是没有疑问的;
那么还有一个“阁”,它的“空间位置”在“江”的哪一边呢?是“窗”这一边还是“楼”那一边?云平君没有说,这也是要说的。
现在,最紧要的是要说出:“窗楼阁”三者各自是属于“江”的南岸抑或北岸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20: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烏大爺 发表于 2018-9-2 21:13
霧集中在江上,江與山市稍有距離,風向也不同?

俺隨想乱猜。

寒轻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

个人以为出句写晓寒,此时江面虽有雾气,但并不浓稠,故远山苍翠可感;对句写由寒转暖,日光逐渐充盈,加之水面反射,江雾呈现出金黄的色彩。此联极写蜀地特有景致与风向无涉。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 收起 理由
烏大爺 + 5 蠻美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20: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9-5 11:27
“窗楼阁”三者互不相干,只以“虚实”两字言之,暂且不论。已知三者的状况是:
“窗”在“江”的这一边; ...

没那么复杂吧,“楼阁”在江对岸即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8-12-19 12: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