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杜之八 - 汉典诗词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90|回复: 11

[七律] 集杜之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6 20: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京久客耕南亩,北望伤神坐北窗。
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
寒轻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
飞阁卷帘图画里,虚无只少对潇湘。


注:依次集自:《进艇》、《狂夫》、《十二月一日三首 其二》、《即事》。
发表于 2018-8-8 14:5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初看来有小不妥,为何?请问君“坐北窗”,则“日满楼前”何见之有?
此不能为集句而集句也,写诗要给别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受啊!
上面是皮毛之见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2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8 14:56
初看来有小不妥,为何?请问君“坐北窗”,则“日满楼前”何见之有?
此不能为集句而集句也,写诗要给别人 ...

谢谢质疑!
个人觉得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中间有“恒饥稚子色凄凉”故视线能够转移,非固定于一处;二是所谓“日满楼前“此楼乃是对面建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1 13:35: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曰多 于 2018-8-11 13:38 编辑
云平 发表于 2018-8-9 20:42
谢谢质疑!
个人觉得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中间有“恒饥稚子色凄凉”故视线能够转移,非固定于一处;二是 ...

云平君提供了二点答复。戴某也就两点说一下看法,其他的不说。根据此集句诗的境界而论:
1,先“视线转移”到“稚子”,那只能说“北望”中的“坐北窗”的人,看到饿肚子的小儿子在自己的身边抑或在楼前江边或“对面建筑”下罢了;而从“色凄凉”之意来看近在身边为妥了。
2,这么一说,就使得“江雾黄”无处落根了,大煞风景了,这就勉强了。岂不是只能见“楼雾黄”了嘛!原境界本应是眼界开阔的,然而此处却把原本开阔的境界说成是被眼前的楼——所谓“对面建筑”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的!这给别人是个什么意境啊?如此说来,“北望”中的“望”字,也受影响了啊!
上面是没事闲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10: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11 13:35
云平君提供了二点答复。戴某也就两点说一下看法,其他的不说。根据此集句诗的境界而论:
1,先“视线转移 ...

稚子确实应在屋内,如此方能有近距离的观察描写。俺只是认为诗人的视线在转移。甚至于“北望”与“坐北窗”的方向恰恰相反,“北望”是诗人站在北窗前,面向北方眺望,而“坐北窗”则很可能是坐北朝南;

“日满楼前江雾黄”不排除对面建筑与诗人所处隔江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22: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上面的闲聊,戴某以为:
1,即便视线转移到“稚子”或转移到他处,也不能解释“日满楼前”这一客观景象,它不以诗人的视线转移而转移。故而,此集句之间在“无缝链接”上的描述有了龃龉。
2,对老杜此句“北望伤神坐北窗”中之“坐”字,另有个说法是:“坐”,一作“卧”。也就是“卧北窗”。显然“坐北窗”也好,“卧北窗”也罢,也就是在“北窗”前,确实与“坐北朝南”的意思没有瓜葛。总之,从“卧北窗”来看,可见“坐”或“卧”甚或“站”,对于“北望”而言都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在“北窗”向“北望”。
3,至于“日满楼前”乃指“隔江”而言,虽有这点可能,只是恐怕“望”字无所着落了。试想江上有“江雾”了,哪里能说“隔江而望”江“对面建筑”之“楼”啊,且也不能说是“日满楼前”啊!
诗贵一个自圆其说亦明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12 22:09
接着上面的闲聊,戴某以为:
1,即便视线转移到“稚子”或转移到他处,也不能解释“日满楼前”这一客观景象 ...

视线转移是为了说明诗人是活的,北窗看不到的景物可以从其他位置获取。清 董元恺《南乡子》词云:“飒飒鬓毛苍。北望伤神坐北窗。厚禄故人书断绝,凄凉。日满楼前江雾黄。”

再说隔江而望。
“日满楼前江雾黄”这里有一个时间过程(日光从微弱到充盈),江面上即便有雾并不代表完全不可见对面建筑,可以朦胧、隐约,与“望”并不相悖。而且随着阳光加强,雾气会越来越消散,楼宇会越来越分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俺的北窗两米多高,穆铁柱都不能凭窗眺望,简直就是监狱里的窗户,但是,七夕时节,能望到北斗星。景德镇、昌河、北斗星、赖昌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是董文华,就能杨钰莹。好多都与监狱有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曰多 于 2018-8-17 16:01 编辑
云平 发表于 2018-8-15 10:53
视线转移是为了说明诗人是活的,北窗看不到的景物可以从其他位置获取。清 董元恺《南乡子》词云:“飒飒 ...

诗人“北望伤神坐北窗”,这是“诗人”给自己所定的方向位置,也是“诗人”要从这一角度出发要望什么东西进而想什么问题。诗要表现它的境界,虽说客观的境界是有动态的,有静态,有动静转移的,此所谓“活”;然而一旦诗写成了,有如拍了一张照片定型了,就是那个片段了,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再所谓“活”,也不能改变这一既成事实,而将“照片”中的景物逐渐“转移”为另一个景物来谈。
这好比老杜的“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两句诗说的是雨景,你不能说天马上要放晴了啊!自然天肯定总会放晴的,但那是无关诗的话题了,属于闲聊天气了;再好比苏二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横”与“侧”的不同是有角度区别的;又好比黄九庭坚:快阁东西倚晚晴…澄江一道月分明,用“东西”位置不同来望风景,故相与和谐不龃龉。
从云平君的集杜诗来看,是受到了董的集杜词《南乡子》的影响了,顺序也基本上一致;从董的单句集杜到云平君的联句集杜来看,这是不同之处。不同之处在于董少了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但董的词还是没能摆脱“日满楼前”之嫌疑。为什么…?
另外,说一个有关的其他问题。比如说,参照一下董的集杜词《南乡子》中有“凄凉”字样!他的单句集杜也用到了“北望伤神坐北窗”,只是没有用到老杜的前一句“南京久客耕南亩”这一句诗。否则,通篇就自相矛盾了。为什么?因为果能“耕南亩”,老杜眼中“晴看稚子浴清江”中的“稚子”(抑或老董自己)就不会“恒饥”以至于“色凄凉”了啊!据说那是老杜在成都“草堂“浣花溪”畔的那一段还可以算作快活的日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倒读341744 发表于 2018-8-15 13:34
俺的北窗两米多高,穆铁柱都不能凭窗眺望,简直就是监狱里的窗户,但是,七夕时节,能望到北斗星。景德镇、 ...

老房子有这种窗,好像叫高窗。想起吟友诗句:揽镜知时易,观星立夜长。问好兄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曰多 发表于 2018-8-17 15:43
诗人“北望伤神坐北窗”,这是“诗人”给自己所定的方向位置,也是“诗人”要从这一角度出发要望什么东西 ...

“视线转移”说既然兄台以为不妥,那就不强辩了。

老杜《进艇》诗以“昼引老妻乘小艇,晴看稚子浴清江”接“北望”句,说明窗外有江,恰可为隔江而望张本。

至于“南京久客耕南亩”与“恒饥稚子色凄凉”看似矛盾实则不然。
“耕南亩”只言种田,农人食不果腹尚且寻常,何况诗人要养活一家子。所以“厚禄故人”的接济就会显得尤为重要,一当失去,生计岂不堪忧?诗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有其目的性,作适度的夸张亦属正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8-8-20 15:3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