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足 - 汉典现代文学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61|回复: 1

[随笔] 天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5 11: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 0702 1《天足》
大雷雨后灰阴 欲雨不雨 一闷再闷 于我 像似只需一张毛边纸了……“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正是也)



天足者,天然之足。天赐之,父母与之,生就的。


鞋者,垫足以便行路,包足以为保暖,足适之,足方喜之。


高跟鞋者……美之矣,适不适的,唯足自知矣。



在我曾拥有过的无数双鞋中,最喜欢的有两双。


一双是早年间的高腰仿皮运动鞋,纯白,素面,无累丝毫蛇足般花样。轻便却不轻飘,随脚却不挤脚,软硬适中,弹力又极好,穿了数年竟无半分松懈,更有透气夹层的厚底,使行路轻巧许多,且稳而不重。


再一双亦是早年间的仿麂皮面高跟扣绊鞋,纯黑,只小趾处绣一枝同色叶蔓,绊扣为仿钻装饰圈,整体造型具有端庄优雅的美却无丝毫夸张更无怪异,每次看到想到它,都仿佛能看到或想到老钢琴。鞋跟为立拳长小指粗的黑色高跟,跟虽高,却鞋型极合脚,且鞋内衬垫细密柔软滑涩适中,穿着走起来,感觉亭亭,却无任何紧促的不适。


说起这双高跟鞋,也还有趣。我素来崇尚简单,对衣装,只要质纯样简穿着舒适,不求高档名牌更作不得“花蝴蝶”样,所以,高跟鞋于我原本不搭界。是年,单位老总于会上宣布:不再由上级单位发放统一服装,也不再统一制作服装,但上班仍必须着“正装”,这也罢了,却有同事告之于我,说老总于会后与人说,最担心的就是你,说真不知你会给穿出什么样的来。言外之意,……不言也罢。于是乎,极少逛街的我,用服装费并添加了少许工资,专事选购了适于我的瘦人西装,搭配“内外兼修”及此一双高跟鞋。后果呢,有人口呆,我自佯装不知。当然,之后便是“必须”时才用到它们,平日里,我仍如故。


回到题内:那双白色运动鞋,直到把鞋底磨穿,才不得不扔掉。而那双黑色高跟鞋,却在我退休前它还盛年时被我抛弃。不喜浪费如我的,也有不舍,但还算知道,我这一双大片天足更为紧要,简单如我的,那套瘦人西装都作得壁挂,又何耐乎鞋累。曾有人不无遗憾:干嘛扔啊?给我啊!我回:我不只心疼我的脚,也心疼你的。鞋,次之了。


确确的,天足者,生就的,凡人类者,都有。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总有那么一些闲人,为一己或多己私欲,要改变它——觉着女人的脚小的才好看,于是让女人们缠足裹脚,女人们也便“不得不”地用一条长似无尽的生布,把自家一双还在生长期的天足,硬生生缠裹一层又一层惟恐不紧,硬生生憋出一双令“有闲”们瞠目赞誉的“三寸金莲”,老话都说“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而那“金莲”制造中的痛楚,——不仅是于缠裹中切肤感受其一分一寸逐渐变异的痛楚,还有次生的必伴其一生的艰难煎熬的痛楚——更唯有缠足女人知。


曾有机会见到过一双可怜的缩筋折骨攥成一堆骨头坨的如蹄如粽的小脚,原本胆小的我,只一望便迅疾躲开了视线……那个印象,于我是太深刻了:满眼的丑陋畸形、满胸的异物感、满心的忿忿同情与伤怀,唯不曾想起的,正是那一个溢美之词——金莲。


能把这如蹄如粽的骨头坨称作“金莲”的,真真是闲得可以,冷得可以,狠得可以!


在女人只能“为悦己者容”的时境,女人自己的悦与不悦,女人自己的笑与哭,谁来管呢?


终于,时境渐变,封建枷锁被一寸寸打碎,女人也在一点又一点地解放了自己。待缠足恶行一朝被完全摒弃,女人的天足也便终得完全释放。


然而,时境还在渐变着。直若周先生所言,“呜呼,女性身上的花样也特别多”,尽管人生并非是从此才多苦矣。“我中华民族虽然常常的自命为爱‘中庸’,行‘中庸’的人民,其实是颇不免于过激的。……而女人的脚尤其是一个铁证,不小则已,小则必求其三寸,宁可走不成路,摆摆摇摇。慨自辫子肃清以后,缠足本已一同解放的了,……然而我们中华民族是究竟有些‘极端’的,不多久,老病复发,有些女士们已在别想花样,用一枝细黑柱子将脚跟支起,叫它离开地球。她到底非要她的脚变把戏不可。”


总之就是于生活富足之后,天足又被“有闲”们盯上了。而此时的“有闲”绝非彼时的“有闲”,显见是“鞋情人愿”,而非“不得不”。


于是乎,一双双看似娇美多姿色的高跟鞋,绑定了一双双天足,竞相在女人们和男人们面前争奇斗艳乐此不疲——尽管高跟鞋再美,脚还是那双脚,更尽管回归一人时,多是毫无贵妇淑女样地恨恨着,一脚将高跟鞋甩出老远。


渐渐地,高跟鞋括在了大多女人的必备之内。


渐渐地,高跟鞋貌似括在了某些“正装”、“工装”、“登台”、“出镜”的必备之内,而是否括在了如是相关的规定之内,不得,不知。


渐渐地,医院接诊治疗“高跟足”伤病女患者亦括在了医院的日常工作之内。


又渐渐地,有人因不忍痛而割爱了,亦有人因“工作需要”而“不得不”忍痛继续着——这样“不得不”类的话也听到过不止一次,每遇此,我直想问她:你确定真的是“不得不”么?


其实,对常年穿着它甚至常年忍痛穿着它的人来说,高跟鞋更像似那海上轻歌的妖,这一比或许欠贴切,但它毕竟只能给你你以为是的美,其它的,不保。又何况,假使你自身形体不拔行路不美,高跟鞋也只能让你现出东施样。


数出恁多的“渐渐”,实在令人有些痛得不轻。


然而细想想,回归简单,回归天足,此一痛何需忍呢?因为,真若回归简单,回归天足,又何来的此一痛呢?


高跟鞋既不是功能靴亦不是舞蹈鞋,什么工作非穿它不可?非忍痛忍伤地穿它不可?


我以为,既是天足,必有自由。实际上,也至今尚不知有哪条法律规定天足必须绑定高跟鞋。即便有什么工作规定,要求女人工作时必须以天足绑定高跟鞋亮相于众,又倘若真有因拒绝穿高跟鞋而违反了“工作规定”,甚而丢了工作的,那规定可是法律?不是?可废,难废?可违,难违?可反,难反?可走也。我以为,假如真有如是的狗响味规定,违了,怎样?反了,又怎样?毕竟,天足更重要,维护天足权更重要,相权下,如是的不理天足权的工作,不要也罢,依我,“炒”它则个,又能怎样?其实,只要回归简单,回归天足,如是的事,还需两权么?


当然,除非你情愿自动放弃本属于你自己的天足权。


再者,你两权了,却既难舍一双美鞋亦难抛一份美差,那便灵活些,想办法少穿它以痛不至病,也未必不可。


面对而今满世界的知识女人,再讲什么医学、科学的大道理,都是废话。懒惰如我的,才不愿做无用的功,只有些心情对天足说一句话:


天足啊,真想你少被高跟鞋绑定,更想你有一天幸获第二次解放。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日 周一  于灰阴欲雨霾闷中)


发表于 2018-8-5 15: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足啊
真想你少被高跟鞋绑定
更想你有一天幸获第二次解放。


想都別想
不然
天足就無力可回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8-10-18 20:4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