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华夏”称谓来源寻踪 - 汉字溯源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554|回复: 5

[造字法] 五、“华夏”称谓来源寻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22: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7-12-5 17:11 编辑

五、“华夏”称谓来源寻踪
(华夏文明五千年  文随史变字留痕  之五)
           
    “华夏”之名有关中华民族初始称谓,其起源十分值得探究。“华夏”之“夏”显然与王朝有关,应该是以夏后氏为核心的中原诸文明部落的通称。至于“华”,则多被解为“冕服采章曰华”。但考虑到“华”之本义为“花”,以及考古发现和前文阐述的文字创制上体现出来的华夏地区母系时代就已达到的文明发展水平,和女性爱花的天然本性,加之夏后氏母系社会前身是以开花植物薏苡为图腾的姓族。笔者产生了“华”即“花”的“国号”,会不会就是以姒姓姓族为核心的诸多以开花植物为图腾的姓族族群联盟的国号的疑问。下面就来探讨这个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7-12-5 08:11 编辑

    《广韵》解“舌”作“ [1],而“  ”有“华”音,即“话”的读音[2]。“  ”或“舌”的形、音、义都说明,“  ”是“舌”及“话”的初文。
   
    这样,就有下面的继承和发展脉络:

→舌→话
   
    也就是说,今天的“话”字来源于夏人的祝告字
   
    “话”的初文()本义是向“氏族”先祖神主说话的意思。就像 (告)字本义是向先妣说话、  (言)字本义是向“往生先王”说话一样(  即“言”字“祝告之口”上面的“祝告对象”为  ,乃倒书即往生之“王” ——),
   
    请注意:字就是“夏”之本字(见本栏目拙贴《
三、
父权氏族字的创制与母权姓族字的否定歪曲》中相关分析)

        读“话”音,就是 有“华”音。也就是“夏”有“华”音。

    查之于古音手册,亦证明“华”与“夏”在上古时代基本就是同音字(都是匣母鱼韵)[3]。而按语音发展规律,其在更远的古代应该是完全的同音字。

    而这就意味着,“华”“夏”应是一脉相承之同族。“华”恰恰就应该是夏后氏母系社会前身的“国号”——(以核心姓族即以开花植物薏苡为图腾和祝告对象的姒姓姓族的名号为国号的姓族部落联盟),而“夏”则已被证明是其进入父系时代的“国号”——
   
    “华”与“夏”的“国号”之所以同“号”(指发于口之音),正是因为“华”与“夏”并非异族而是一脉相承之关系,故而其口头上的称谓并没有改变。图腾即族徽和“国号字”的变化,是因为血统传续规则发生了变化,即从由女系传承也就是由母女之间女阴之“姓”传续,改变成由父系传承也就是由父子之间男根之“氏”的传续。因此,祭祀格局也发生了变化:“祝告对象”由女阴神主变成了男根神主。这也就是图腾族徽的变化,“祝告对象变了,“祝告字”自然变了,这也就是“国号字”的变化。

    就像父系夏族“以氏”之“”(以)的读音与其母系社会前身的“姒姓”之“”(以)的读音没有发生变化(指古音)一样,夏后氏的“国号”——“夏”,与其母系社会前身的“国号”——“华”的读音(古音)也没有发生变化。都保留了其连贯性即继承性。


[1]  周祖谟《广韵校本》,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4版,上册,第492页。

[2] 《康熙字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第105页。

[3]  唐作藩《上古音手册》,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59、169页;郭锡良《汉字古音手册》,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15、18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7-12-3 23:04 编辑

    那么,与“华”具体的音义关系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前文已述,这个夏后氏母系社会前身的“国号”字,是以薏苡这种“开花植物”作为图腾即祝告对象的祝告字。(以)代表薏苡图腾。但作为文字,(以)不是图腾本身,而是图腾简化。它省略了薏苡花。而完整的姒姓图腾应该有花有果。薏苡果、薏苡花应该各有其名。那么薏苡花会是何名呢?

    从远古中国有“诸华族”的情况看,在母系时代,以“开花植物”为图腾的“国号”或“族称”应该取其图腾之花为名(“华”即“花”),这与女性爱花的本性有关。

         之所以为“华”音,一种最大的可能是:最初,“花”即“华”,就是薏苡花的专名。

    ——概念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个从具体到一般的过程。一开始,每种花卉都有其专名专称如“牡丹”“芍药”“玫瑰”“菊”等等,而并无一般“花”的概念。“花”一开始就只应该和“牡丹”“芍药”“玫瑰”“菊”等等一样,只是一个具体品种植物花卉即薏苡花的名称。因为以其为图腾之花的姒姓姓族的特殊血缘地位和特殊影响,使其图腾之花,在诸多以开花植物为图腾的亲缘姓族的图腾之花中,占有“众花之主”的特殊地位。因而使依附的亲缘姓族将自己图腾之花的名称也“依附于”“母亲姓族”(或领袖姓族)即姒姓姓族的图腾之花亦即薏苡花(具体说就是“花”)的名下,也就是在自己图腾花卉专名之后加上一个“花”字如“牡丹花”、“芍药花”(从而形成了以“牡丹华”、“芍药华”等为族称的诸“华族”)等等。也是因此,“花”即“华”才逐渐发展衍化为一般的花卉名称。于是,在中原大地上,便出现了“诸华”部落及其部落联盟。“华”也由最初的姒姓姓族的祝告字,衍变为“诸华”部落联盟的“国号”。

    “诸华”部落纷纷进入父系社会后,便自然地变成了“诸夏”部落。于是“夏”便成为“诸夏”部落联盟的“国号”。所以“华夏”的确应该是对无论在母系时代还是父系时代都一直繁荣昌盛的一脉相承的中原诸族群,即远古之“诸华”“诸夏”及其文化的综合称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3: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有周人尊夏称夏的记载。[1]周人血统与周人文化是后世中华民族血脉文脉的主体来源。周人不时表现出作为夏之苗裔的心理状态,并常自称为“夏”[2]。这基本是在说明,“夏”就是周人之前的,中华民族更早的血脉与文脉的来源。

    周人之所以自称为“夏”,应是强调其与华夏具有血脉上的相承关系。更重要的是,周人要以此说明其与商人之区别——商人非夏之族裔,否则周人不会在灭商之后,频频以“夏”自称。周人正是以此昭示“周革殷命”和周人统治的合正统、合天意的合法性。

    华夏的历史存在无可置疑,然而,既不见其原始典册,也难觅对其辉煌有足够说服力的遗迹。但为什么中华儿女依然跨过商代,直接自豪地念诵着“华夏”而认其为宗呢?尽管中国人尊重存在的习俗让他们承认了商代曾经的正统地位,但在认祖归宗的问题上,还是习惯于把“商”排除在外。而且在其后的中国文化中,“商”也一直扮演着被轻贱的角色。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探究的现象。商朝和商人与中国历史及中国文化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1] 皮锡瑞:《今文尚书考证•立政第二十三》,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第409页:“其克诘尔戎兵,以陟禹之迹,方行天下,至于海表,罔有不服。”

[2]皮锡瑞:《今文尚书考证•君奭第二十一》,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第387页:“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康诰第十四》,第310页: “用肇造我区夏”;《立政第二十三》,第406页:“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万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4: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阅读量增加不太正常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08: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勿违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7-12-17 12: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