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对“商人谋权”的再思考 - 文化杂谈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3084|回复: 50

孙锡良:对“商人谋权”的再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06: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3-20 06:37 编辑


       孙锡良:对“商人谋权”的再思考


  昨日,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波狠批“商人谋权”的现象,并警告说这是十分危险的,提示要坚决遏制。

  商人谋权不是新鲜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就广泛存在。能从中纪委高层领导口里提出来,展示了一股新风,突显了中纪委的反腐决心及动向。众所周知的事,民间提,未必可议,中纪委高调提出来,就给了群众进一步讨论的空间。

  问题提出来了,解决办法暂时还没有提出来,留下了一堆有待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我很想先提三个新问题:

  首先,如何准确定义“商人谋权”?

  反对商人谋权是好事,但也不能给商人以模糊的行事空间,没有标准定义,商人的禁忌就多了,搞不好会产生恐惧感,进而放大谋商的压力,甚至有人会借机制造一些新的谎言。

  已谋权的怎么办?目前,指出来的“商人谋权”对象均是指旧案涉案商人,而没有提到任何一位岸上的商人,更没有提到已经转路到要权位置的商人。

  代为谋权的怎么办?有些商人,自己的后台硬,但为了避嫌,不直接为自己的事业谋利,而是参股到其它公司,再为参股公司谋权,怎么办?

  用权谋商的怎么办?商人谋权,一方面是指自己谋取权力,另一方面是否应该包括利用权力为自己商业谋利?

  商人谋权的权力方与商人同责吗?刘汉是四川首黑,他给私募捐了1亿(有公开报道),刘汉死了,这1亿没有下文。如此捐助为了什么?

  权力主动奉送,怎么办?有些地方,为了吸引大商人来投资,主动给权,并且还是乞求给权,商人不受都不行,个别大富豪,常常是各地高官的坐上宾,谁请得动,谁有面子,这种情况怎么算?

  准确定义,是为了官好,也为了商好,反对商人谋权的同时,应该给商人一个合法的商业空间,不能让守法进步的商人感到茫然。

  其次,如何清理“商人谋权”的当事人?

  问题提出来,是好事,但这只是一个开头,关键问题是要提出处理问题的办法,下一步,是不是该出台清理谋权商人的具体办法?

  我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必须把某些商人的“暴富轨迹”说清楚。

  为什么要说清楚轨迹?道理就在“商人谋权”这个问题上。老百姓为什么有仇富的表面观感?难道真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吗?我看不是。中国人不算很仇富,但非常在乎致富轨迹,非常在乎公平性,财富来历不明,大家自然有质疑的权利。已经到了讲清“暴富轨迹”的时候,再不讲清,许许多多的改革都将面临意识上的抵触和障碍。

  怎么清理?在标准还没有出台之前,我提一个小建议:先从各级各地每年开会的清理,从那里一看,就知道哪些商人谋了权,议事权和举手权是最显性的权,清理了这一片,剩下的就好解决了。 

  第三,如何破解“商人谋权”与“权人谋商”一体化问题?

  我们过去常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什么样的经济,就有什么样的权力现象,特朗普当总统为什么顺理成章?因为美国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它的合理性。

  中国的商人谋权也不是天上突然掉下来的物体,是经济改革一步步变化产生的结果,经济越私化,商人谋权的现象就越普遍,层级就越高。与之相配对的现象是:权人谋商。只要有商人谋权的现象,绝对就有权人谋商的现象,权商只能是一体化,否则,权人为什么会给商人谋权?无利不起早啊!不过,权人谋商更为狡猾、更为隐性,绝大部分“权人”都不是直接谋商,都是依靠代理人谋商,查处难度更大。

  经济成分决定了“商人谋权”与“权人谋商”的总态势,短期的硬性治理并不能真正解决根本问题,规律是不可违背的。提醒一下,商人也是可以选取代理人的。

  为中国勇敢地提出这一问题点赞,期待下一步解决问题的措施出台。


发表于 2017-3-20 09: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商人为什么不能谋权?不合法?只允许***员谋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0 22: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商人,工人,军人,读书人,各阶层社会成员或集团都该享有属于自身权利。现代社会可以说是合法,不过,我们更应注重看是否合理。合理的法律可以说是善法,反之,就可能那是有缺陷的法律。商人代表的往往是是小数人的经济利益,不可能代表社会整体福祉,甚至与劳动生产者之间存在分配上的长期矛盾。如果,以平等看待,对商人作出必要规定显然对整体更为有利。因为,平等本身就是一个天平,一边是砝码,另一边是权重。若要取得较大权重,必然要加重砝码。然而,权力指的是公共权力,少数人用谋来获取是不当的。比如,军人谋权意味着专权,读书人谋权可怕是窃国等等。小结:总之,商人不可谋权。
晚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6: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3-21 07:17 编辑
老糊涂 发表于 2017-3-20 09:51
商人为什么不能谋权?不合法?只允许***员谋权?

    别纠结了,这是共 产党执政的国家,像你这种黑五类,留你一条生路就是最大的仁德了。反过来你若是革命子弟,且换做是蒋介石执政,早就弄死你,就更谈不上什么谋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6: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3-21 07:19 编辑
流意 发表于 2017-3-20 22:55
商人,工人,军人,读书人,各阶层社会成员或集团都该享有属于自身权利。现代社会可以说是合法,不过,我们 ...

      更关键的是:资本与权力向来都是相互作用的,即有钱可以买到权,是所谓“奇货可居”,而有权则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故才有“贪污腐败”。而在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与权力是一体式,因此无论是奇货可居还是贪污腐败(如政治献金)都是合法的。而做为无产阶级执政的中国,本来是没有资本家、富豪的,因此无论是商人还是军人是都可以参与执政的。只是改开后变成了“特色”中国,于是学西方的中国才有了商人即资本家、富豪一类,也因此才需要隔绝资本与权力的关系,即需要禁止商人谋权。否则,即一旦富人执政,那与资本主义国家就没有了区别,于是连“特色”也都谈不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7: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禁止商人谋权”,这是改开以来说得最明白的一句政治话语。政治语言必须明白透彻,旗帜鲜明。如胡、赵被拿下就一直是含糊其词,是故才造成了许多思想、政治上的混乱,甚至一直影响到今日。而这也是改开以来,共 产党在执政问题上的最大不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0: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纠结了,这是共 产党执政的国家,像你这种黑五类,留你一条生路就是最大的仁德了。反过来你若是革命子弟,且换做是蒋介石执政,早就弄死你,就更谈不上什么谋权了。
从这个观点就可以看出你谋权的目的不外乎杀人:作为无产阶级政权你要杀人,作为资产阶级政权你还是要杀人。你的手上不沾点鲜血决不死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3: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先生说得好。在平等权利的前提下,对商人作出规定是必须的,可以防止钱权之间作交易。我之所以说,权重越大,砝码越重。这不仅是对权力要求,同时也是对商人正当参政的要求(董建华当特首就是例子)。若以平等论说,不管身份如何高低,或是钱多钱少,也能够也只能够享有一份权利,这里是应当剔除社会属性差异的。至于说,平等的依据是什么?我认为是人之所以为人,正是人类祖先走出了丛林法则,看到了其余。而公共权力是社会全体成员向执政者渡让出部分权利而形成的,若无特殊情况,即使是合法民选也只在公共领域生效,无涉私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4:3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接着论,待俺有空一起招呼你们。想通过暴力革命得到什么?你们以为别人都不懂列宁主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2 23: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装革命似乎比暴力革命来得文雅,止戈以武嘛。就算咱不绕这字眼,如 光看得到什么也是不行的,暴力无非就是要利益好处。小数与多数其实不难数得清,问题是所得的是否正当与合理,这就关系到正义与否了。正义暴力是以暴止暴,最终是让大家都能很好生存。而非正义暴力呢,不是以单边不平等条约来奴役和掠夺,就是不留余地要把对方灭掉。所以,列宁采用暴力革命在沙俄贵族看来是粗暴的破坏性,而在俄罗斯人民看来就是建设性----新的规则与制度让更多人活得更好。
晚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11:4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社会只要允许暴力事件存在,甭管谁、也甭管打着什么旗号,哪怕描绘的天花乱坠,就是给罪恶打开了方便之门。谁有资格定调什么暴力是正义的?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定调自己的暴力的正义的,别人的暴力是非正义的,那么不是要暴力泛滥了吗?而且既然暴力是为了谋利,那么是不是人人有权利通过暴力谋利呢?还是需要一个人可以站在所有法律法规之上,由他来决定谁可以用暴力谋利、谁不能用暴力谋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11:5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大谈公平,现在放一边去啦?又说公正?从历史上人类从部落发展到王国,就是打着公正的旗号,即让国王有“公正”的裁判权。那人类为什么还要发展出共和制?为什么我们的国名要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12: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楼眼见又要歪了。从十楼起观点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之前的主题是商人该不该谋权,十楼的观点转到暴力革命了,这跨度也太大了。
想谋权的商人没有诉诸武力来达到目的,阻止商人谋权的权力机构也非依仗武力消灭商人。武装革命、暴力革命从何谈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16: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暴力。刑事犯罪多是暴力行为,惩治犯罪用样是暴力行为。一切制度都是凭借着暴力的威慑力才得以运行。不见暴力是暴力的威慑力在起作用。社会永远是允许暴力存在的,只是只允许自己行暴力而不允许他人行暴力吧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19: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的遗孽们念念不忘有朝一日重操旧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7-4-29 01:5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