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知青下乡问题给某参事的回复(二) - 文化杂谈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132|回复: 13

有关知青下乡问题给某参事的回复(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6: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2-13 06:47 编辑


   有关知青下乡问题给某参事的回复(二)
   

   参事:今晚央视16年感动人物颁奖,其中有上山下乡的新典型人物。一位女乡村老师,在山乡教小学36年,还在继续中;另一位留洋学生,回国到农村做村官,连做了三轮九年,还发动了一些名校学生组成团队继续地定向支农。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这才是发挥知识青年作用的真正可行的模式。当年那样强迫学生下乡的做法,只能是对一代人的残害,哪里是什么“再教育”?一旦有回城机会时,几乎所有人都回城了,这还不说明问题?许多知青还是十多岁的初中生,离开父母的庇护,在农村根本没有自立的能力,农村的条件也不支持他们维持基本生活。所以,一部分知青在当年的苦痛中挣扎过来,甚至成就一定事业,甚至做了高官,这都改变不了当年的上山下乡整体上是不得人心的坏事。

   杨: 看样你是被感动了。
   好像终于明白了你反对的不是知青下乡,而是组织知青下乡的方式方法,即按你的观点,自愿的才对,非自愿即“强迫”的则不对。那做为知青下乡的当事人我就给你补一课,讲一讲当时下乡的真实情况。
   我们是当时市里大批组织下乡的第二批(前批是老三届,我们是69届),我们班大约有50人,而实际下乡的还不足半数,这原因:一是自愿,二则是按政策规定。所谓政策规定主要包括:家里已经有兄或姐下乡的(指老三届),不做动员;独生子或女,不动员;本人或父母有病或残的,不动员;烈士子女,不动员……等等。而这“不做动员”包含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下不下去你可以自愿。
   当时下乡实际是处于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一是家庭子女多。当时兄弟姐妹5、6个的是常态,少的也有3、4个,而多的8、9、10个的也不鲜见。二就是当时的家庭都不富裕,而且子女越多,情况也就越差。所以,即便是按政策应该走的老三届,大多也都是出于家庭经济方面的考虑,而不仅仅是因为行政的鼓动或政治热情的煽动,即也就是你所谓的“强迫”。
    一个和我一起下乡的同学,他家兄弟姐妹7人,在他哥姐都已经下乡的情况下,他也是自愿的下乡了。我本人是独生子,即是政策允许留城的。而且当时也没人动员我走。记得当时我们只是几个同学、好友一串连,就报名了,且家里也没怎么反对。而且我还是两次下乡,第一次下乡当中,因我母亲身体不好需人照顾,妹妹们还都小,我父亲在五七干校不能回来,所以我父亲单位就出头給我办了病返。返城的第二年,我父亲的单位办知青点,我又第二次下乡,因为当时在市里,即便是干临时工,也是不好找。
    其实这两批之后,由政府组织的大规模下乡就没有了,但一些单位自己还一直在组织下乡。一些大的单位都有自己的农场、基地或下属单位。而在下面办青年点,组织本单位的职工子女下乡,也都是处于安排子女,安排工作的考虑,而这类的下乡,其自愿性就更高了,甚至有的单位没办青年点,不能安排子女,还会遭到职工的批评。而当时一些小单位,没有点的,也都是到处串连,与大单位合作办点。我第二次下乡,就是属于这后一种性质的。具统计,属于这种自行组织的下乡,实际上比国家组织的下乡人数还要多,且一直是到76年即知青开始返城才结束。
    其实这后面的即自行组织的下乡,也就是对国家政府组织知青下乡的一种模仿或是复制。而之所以还要模仿或复制,也可以从中看清国家、政府组织知青下乡的意义所在,民心所在,同时这也很好地说明了当时的下乡根本就不是你胡猜的那种“强迫”。
   总之,当时的知青下乡的大概情况就是如上,而且全国的情况也都是差不多。只是经过伤痕文学的虚假编排,肆意煽情,加上一些幼稚们不善于甄别,竟把编排的文学作品当做真实的历史来读,于是这事就悲催了。我两次参加过知青下乡欢送会,一次是在广场,一次是在车站,虽然也有女生留眼泪的,老妈擦鼻涕的,但从没见过电视剧中全群抱头,整体鼻酸的凄惨景象。
    最近“八千湘女下天山”的事也同样被一群脑残的幼稚们翻捣出来,批评一番——怎么说呢,小情趣,很容易被感动,可靠这样的感动作不成社会这篇大文章。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其研究或要解决的都是群体性或广众性的问题。因此,这即不是靠个体现象就能说明或解决的,也不是靠私利性质的小情趣或小见识,就能解释的。李白怎么样?比起你无论才气还是情趣肯定都大多了吧?可他为什么会被流放以至悲喜过渡而亡?我的意思还是想提醒你:你很偏科。所以若一定想要谈论专业外的,还应该是补一补课。否则那就不是“专家”,而是“砖家”了——要之,偏科就意味着是外行。
   另外,把当年的知青都看做是没有头脑,没有理想而是任由摆布的一群小嫩肉,小傻瓜,这显然是二货的见识。不是贬你,我们学校当时参加校领导班子(革命委员会)的一位唐姓学生,其当时的知识与见识,很可能是你现在的水平都不如的。此人后来曾任我市某大学的党委书记,是在文化局长的职务上退休的。

   参事:呵呵,楼主所说真好像是另一次或另一个世界的上山下乡。
   我所在的不是大城市,但也要下乡,而且我的一个家人就是基层知青办的工作人员。当时我知道的,确实是如杨先生所说,有一些政策安排,如多子女的可以有留城名额,有某些疾病可以免除下乡,还有一些家庭特殊情况的可以照顾。但与杨先生所述不同的是,我看到的都是各家各户尽其所能地找出免下乡的理由,尽量不去下乡。如杨先生所说的争着下乡的,抱歉我一个都没有看到。而已经下乡的,实践证明大多吃不那个苦头,削尖脑袋地争相办病退或是“顶替”回城,后来有了推荐上大学的可能,那同一知青点的知青更是争先恐后、踩着别人甚至贱卖自己争抢机会。
   悲剧已经过去了,那个时代、那种事件大概不会再来。但如何看待那个事,看来倒有了问题。那一代人,几百万之众,没有务工、升学甚至服兵役的机会,只能被驱赶下乡,这怎么能不是悲剧?不知道哪一点值得称颂?前面我已经说过,悲剧中有人倒下,也有人受到磨砺提高了自己,加上把握好了机会,而走在同辈人前列。但即使是后者,也不足以证明那个事情本身是正确的。

   杨:你的意思好像我那都是瞎编的,可我却举出了具体的事实,并说清楚了这些事实之间逻辑关系即其道理所在。而你的:“我看到的都是各家各户尽其所能地找出免下乡的理由,尽量不去下乡”,你到底是怎么看到的,你的所谓“看”,到底是听说的,还是亲眼所见,或是自己瞎猜?如果真是亲眼所见,那么这“各家各户”到底各占多少?即自愿的是多少?不自愿的是多少,二者的比例关系是如何?以及为什么有自愿的或不自愿的?你若能把这些都说清楚,我就承认我所经历、看到的都是瞎编。   
补充一句:“争着下乡” 这只是你的煽忽,我没这么说过。

   参事:我没法看到你所看到的,你也没法看到我看到的。你我都不是做知青工作的,手上当然也拿不出当年知青下乡“主动积极”或是“被迫无奈”的数据。你在112#也只是说了一个班实际下乡不到一半,其他也没有具体数据对吧。
   
但我还有个小优势,我有家人当时从事这个工作,因而我有机会听到不少认识或知道的人如何对待子女下乡的事,我只听到一面倒地不想下乡的事,而听不到相反的事……所有最后下乡了的,都是没法享受免除的条件,最终不得不下乡的——我只能说这么多。至于数据,估计当年的工作文件都不一定在了,我是拿不出来的,不知道你能拿出什么样的数据。
“争着下乡”或许是我用词不当,只是记得你先前某帖中曾经说过有主动选择下乡的(具体用词我没有查找,因为现住处网络不好,翻帖时容易掉线)。

   杨:既然是听说的,那我就呵呵了。
   数据可以说明逻辑关系,我虽然没有数据,但说清楚了材料之间的关联或道理,而且有亲身的经历和体验,而这至少这要比你的“听说”具有可信性。即便我说过“有主动下乡的”,这与你煽惑的“争着下乡”也还差的老远老远,当然,如果你是理科生,我跟你辩这也就没意义了。

   参事:这样的直接“听说”,在法律上都可以作为旁证的,怎么到你那儿似乎不值一提?
再说,论材料之间的关联,我认为知青返城的热潮与当年知青下乡时可能有的内心想法,这是最有关联的。可是这么明显的关联你不认,什么道理?

杨:听说的东西在法律上也可以作旁证?这还真是没听说过?我听说你是汉奸,这成吗?法律上认吗?

   
即是“可能有”,也就有“可能没有”,而这种“可能”的东西,你凭什么让我“认”呢?且不认就是没道理,你又凭什么这么的自以为是?   
   
其实你的 “可能有”  显然是猜测性质的,即也不过就是你说的是你的“内心想法”而已,如果有关联,那也只能是你猜测中的关联,即是属于从认识到认识的关联,而不是认识与事实间的关联。
   
其实一句“可能有”  以及“内心想法”,你就把你自己说露了,即你所谓的“看到”或“听到”的,其实都不过是你主观(内心)的瞎编胡猜而已。
   
关于你多次提到的“知青办” ,顺便问一句:这“知青办  ”是干什么的?我这么问,不是对你说的你家有人在知青办的说法怀疑,而是对这个“办”犯疑。我两次下乡、返城,都没与这个办打过交道,即也只是仿佛听说有这么个组织。而按照一般的理解,所谓的“办”,就是有那么几个人,做一些上传下达,以及相关文件或数字资料的统计或保管等一些事物性的工作而已。而具体的组织知青下乡,只应该是各级政府以及单位领导,且事实也是如此。由此可知,你的所谓“听说”,肯定已经是二手甚至是三手、四手货了。即你是听知青办说的,知青办又是从下面什么处听来的,无非而已,所以这已经不是什么“直接”了,因此其可信度也与你的“可能有”,是同样的令人不屑。
   
客观地说,组织这么多人下乡,肯定是有符合政策而不愿意走的。可当时都是自己到派出所起户口,而从没听说过有组织给掐断户口或粮口这种真正强迫的事,即便退一步说,有这种极端的现象,它又能占多大比例?能说明什么?而拿个别说事,以管窥豹,用偏概全,这是正当的看问题的方法吗?而安某人的说法,你这是有“学养”的做法吗?

   参事:你居然两次下乡都没有听说过“知青办”,真让我对你是否属于当年的下乡知青深表怀疑了。
临时查个网上资料给你看一下:
……
   这是1981年国务院知青办对知青上山下乡的评价,虽然有些话没有说透,但基本精神在这儿,如何评价那场运动式的上山下乡,应该有数吧。
   知青办,是全国性从上到下的专门机构,它全面负责知青的相关工作。从那儿得来的信息,当然是比较可靠的。这和你那种不着边际的“听说”,完全是两码事。

   杨: 真是服了你的煽动或忽悠能力。
   
这是你的话:“你居然两次下乡都没有听说过知青办”。
   
而这是我的原话:“……我两次下乡、返城,都没与这个办打过交道,即也只是仿佛听说有这么个组织。”
   
——如此幼稚且痞的辩论水平,真实服了你了。
   
你收集了这么多资料,也没能否定我的观点。其实笨想也能明白,一个市只有一个知青办,而做为一个办公室,其配置多说也不会超过十人,可全市的具备下乡条件的人至少也得几万,这几个人怎么可能做得了这几万人的工作?
   
而认真看了你的搬来的材料后,也可以更加肯定,这“知青办”只是做有关知青下乡的事务性的工作,而且主要针对的应是人下去之后的一些后续性的事务工作,而根本就不是你所认为的,是组织青年下乡。所以,你的“听说”也只能听说,即是属于瞎猜胡编一类。
   ……
   你搬来的这个“国务院讲话”,是资改派翻案后国家层面对毛泽东、文革以及知青下乡运动定的基本调子,这谁都知道。可随着历史的沉淀,即情绪或利益性的杂质越来越被撇清,人们也就看的越来越明白,因此更多的人开始怀疑这类调子的正当性以及正确性,所以有关毛泽东、文革以及知青下乡的问题才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并引起热议。我意思是说,你扯来这张虎皮,只能是吓唬一些幼稚,而且也包装不了你自己。这类的讨论肯定还将会热络下去。直到是板正为止。
  
国务院还说过要批倒批臭邓小平呢——我也学你扯一把,看能吓到谁。
  ……

发表于 2017-2-13 08:43: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对话也断章取义吗?习惯根深蒂固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09: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chalrexian 发表于 2017-2-13 08:43
对对话也断章取义吗?习惯根深蒂固呀!

    三年前曾驳的你连裤子都提不上来,至今还耿耿于怀,没憋出病来吧?曾发誓要回去学三年再来与我辨,可看你今天这水平,除了比原先更痞,也没见你学到什么真本事,整体跟只癞皮苍蝇似的到处哄哄,且乐此不疲,自以为得意,不累吗?不二吗?“二”就是一加一的意思,懂吧?
    天天来顶帖,谢了。革命尚未成功,顶贴还须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09:3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杨一光 发表于 2017-2-13 09:03
三年前曾驳的你连裤子都提不上来,至今还耿耿于怀,没憋出病来吧?曾发誓要回去学三年再来与我辨,可 ...

继续,发了第四遍了吧,反正你厚颜无耻俺早就领教过,啥弥天大谎都可以不眨眼招呼,俺就是要你暴露品行如是。
有人说:谎话说一千遍就成真理。你有本事再发996遍,那才算你真正得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13: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2-13 13:55 编辑


    有关知青下乡问题给某参事的回复(三)

      参事:怨我上了年紀,記憶力差了。竟想用政府的評價影響你的認知,竟忘了你是在政府的對立面的。可是,另一方面,我前面一直問,在有機會返城時,那么多知青,絕大部分都爭先恐后地返城了。這個用腳走出的選擇,你怎么就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是真不明白,還是沉湎在自己的想像裏與世隔絕了?



  杨:真是可笑,痞完了又耍起官腔来了。我已经答过,即当时有返城的政策,而且父母都在城里。且当时青年都乐听党的号召,党让下乡就下乡,让返城就返城。这么简单且合乎人情常理的事,你怎么就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是真不明白还是沉默在自己的想象里与世隔绝了?
    ——
瞧吧,让你拐的,我也学会官腔了。

    参事:對,你是這麼答過。不過那時說的是你個人的情況,現在這變成全國返城知青的選擇返城的理由了?
那我就納了悶了,當初上山下鄉時,他們的父母都是住在鄉下?這會兒父母返城,才帶動他們返城?再說返城,那是黨的號召嗎?大批知青回城是1979年,毛主席已經去世,這回城的人就把毛主席的話忘在腦後了?
或許你楊先生回城情況比較簡單點,而大批知青回城,就不只是政策突然降臨,而是云南大批知青起頭爭取來的。
看看這篇長文吧,或許你會對此事了解得全面一些。


    杨:“不過那時說的是你個人的情況,現在這變成全國返城知青的選擇返城的理由了?”      ——这有错吗?不好理解吗?我虽然根据的是我个人情况,但有政策,父母在城市,这却是当时知青们的共同的状况,而做为知青的一员,我的个人情况不能说明于此,  而作为非知青即连个人情况都没有的你就可以说明?你凭的什么这么自以为是?

    “
再說返城,那是黨的號召嗎?大批知青回城是1979年,毛主席已經去世,這回城的人就把毛主席的話忘在腦後了?” ——  返城有政策,政策不是党的政策吗?毛的号召不是以党的政策出台的吗?毛去世了,中国就不是共 产党领导了吗?你的逻辑竟如此错乱,连起码的毛与党与政策的关系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学历?总之,是根据政策下的乡,也同样是因为有了政策才返的城,这道理说给中学生都能懂,没什么好辩的

    参事:先把前帖看明白再回復吧。
父母在城市,这却是当时知青们的共同的状况

   當初要求知青下鄉時,這“父母在城市”就不是“知青们的共同的状况”?
當時有這“共同的狀況”,還把那么多人趕下鄉,你還覺得這很好,可時講到回城時,這又成了回城的理由?你不覺得說不圓嗎?
上山下鄉和知青返城的確都是由同一個黨發的指令,但後者是對前者的糾偏,如果你堅持前者是正確的,甚至按你的看法,應該有很多人堅持前者是正確的,那么返城并沒有逼迫和一刀切,照理就應有很多人不愿意回城才錯,可事實是這樣嗎?
如此简单的道理,对你来说竟是这么的难以理解,如果不是狡辩或逞痞的话,那我就真有些纳闷了,你到底是什么学历?

    另外,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非知青”?真實情況是:我就是當年下鄉的知青中的一員,我一家人中有3人下鄉了。我作為其中的一分子,我當然也只能知道周圍的知青的情況,但世界畢竟不是封閉的,有很多路徑讓我可以了解不少情況。所以,我確知你所說的知青的情況至少是不準確的。

    杨:算了吧,已经开始玩文字游戏甚至是捉迷藏了。还是洗洗睡吧。总之,尊重你的观点,坚持我的看法,相信网友的眼力。
论到关键处,他们家知青办就有人了,再到关键处,他们家有冒出来三个知青来,估计再论,说不定他们家还有什么青呢。总之,不是横滚就是旁扯,黔驴技不穷,你踩不住。
参事: 我個人的情況你可以忽略,可是千百萬知青積極返城而極少有選擇留鄉的,這個取向你不能忽略
杨:要继续论的话,你的个人情况绝对不能忽略,否则,假的就变成真的了。我前面分形你个人情况的那个帖子,因嫌内容多,曾删掉一段,为了说明以上我就在这里补上。根据你思想成见可以确定,你曾是一个农村青年。理由是:我曾大概统计过,那些和你的意识形态差不多,即都对前三十年抱有很深负面成见的大w们,差不多有一大半都是从农村上来的,即都曾有过农村青年的身份或经历。而这个身份与其成见之间的逻辑关系也不复杂,即都是属于利益性的瓜葛。具体地说:因是靠着改开后的政策,你们才有机会考上大学,并分配到城市,而且还有了城市人都很难得到的工作岗位。同时你们也都清楚,这要是放在改开前,执行毛主席的政策,城市的青年都要“下乡”,农村青年都得“回乡”,自己则很难走到今天这步,所以你们才极力地反对前三十年,包括毛已经毛提倡知青下乡。而对此若是再往深了一点探究,那就更邪恶了,即你们这中极反心态,实际上是出于对自己出身的一种观念上的背叛,即是属于背反心理。红楼梦中的探春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母赵姨娘极端地鄙视且苛刻?其实你们都是相通的,即得的都是同一种心理疾病。


    参事:你以為你是福爾摩斯啊,你猜什麼都是準確的?太自以為是了吧?
事實上我是什么身份,和當前的話題絕無關係。
對於當前的話題來說,你把眼光對著當年千百萬返城知青,這比什麼都有意義。可是對此你選擇性無視,一定要從他人的身份上找點自我安慰的理由。醒醒吧,站在國家發展、民族進步的立場上想想,當年(重點是文革中)把那么多所謂知青驅趕下鄉,對那一代人是善心還是摧殘?如果不是79年大回城,社會矛盾會積壓到何種程度?(請耐心看看我前面給你的鏈接)

    至於我個人,再具體說一點點:我出生在某大城市,但轉遷生活在某不大的城市,父母是地方幹部,因某種特殊情況,他們在文革中沒有受罪;因家人在知青辦供職,所以我家要帶頭下鄉,因而有三人下鄉。最後一年推薦工農兵大學生,我可以被推薦但因故未加入,次年高考上的大學。所以,即使知青舊政再維持若干年,我的個人境況倒不至於太糟。所以,我在本帖所論完全不是出於個人私利。——這些信息大概也不至於沖擊你的自以為是,但說到底,希望還是站在客觀的立場去看待舊事,而不要斤斤於一己利益吧。
另外,就是你這帖中所說到的毛的城鄉二元政策,你覺得應該維護嗎?


杨: 我分析你的因由不是因为你吗?不是你先分析我是被推荐的工农兵大学生,是故我才如实地说明了自己,也才反析你的吗?你先摩斯,就不允许我摩斯?你也太霸道了吧?即是下过乡的,那就应该说清楚,是怎么被逼下去的,又是如何被推荐的?为什么不去?以及怎么返城的?哪年考的?这样才能证明你观点是对,而我的是非。且这也算不上是什么计较个人得失,因为离开了具体的人或事,只能是放空炮,即是陷入没有实际意义的空论。

   参事:你覺得個人的事很重要。你儘可以那麼想。我要說的195#已經說明白了。
國家和民族的狀態更爲重要,對吧。

    杨:关键的是我对你的知青身份严重怀疑,也因此对你的观点更加无法信服。你说你父母是干部,而且从大城市转迁到小城市的,那时候干部缺乏,都是往上迁,而往下走的,肯定是犯错误的下放干部,是吧?你所谓的小城市也就是当时的县城,即是后来所谓的县级市吧?县里是也搞知青下乡,那应该是什么时候?你说你可以被推选上工农兵大学而且没去,你是怎么被选的?与你家知青办有亲戚是否有关?你说你家知青办有人,所以要带头下乡,下乡的具体组织工作应是下面的基层单位,要带头也得单位领导带头,而你家人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需要带这个头而且一下去就是三个?总之,不讲清楚这些,怎么能相信你就是下乡的知青?又怎么能证明你的那些观点是正确而我的观点就是错误?

     参事:不要追究我個人情況了,我不再多說。我是否曾作為知青下鄉,與評價上山下鄉運動沒有必要關聯。我們討論的是那場全國性的運動,這不需要通過我這個不很典型的當事人狀況來分析。但要說一下,我父母不是因為犯錯誤往下的。人生的情況很復雜,不是用一個尺子就能量出的。
還是建議你想想全國千百萬知青“逃離”(這個詞其實比“返城”更達意)鄉村的取向,是不是已經足夠說明問題。再把我給的鏈接看一看,看看那些知青在山鄉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而他們的狀況在下鄉知青中佔有相當比例)。看看他們,還有什麼理由為文革中的上山下鄉唱頌歌?
至於一部分個人在艱苦生活中得到了鍛煉,成為杰出人才,或個性上得到某種養成,那是另一個層面的事,與評價上山下鄉運動本身的正確與否完全不是一回事。


    杨:你这逻辑不对吧?你不是为了否定为进而证明你的观点正确才亮出你知青身份以及家里是在知青办有人的吗?而从我的角度显然也只有否定了你知青身份,即证明你是瞎说,我的观点才更牢固吗?所以我才诘问与你,这不应该吗?算了吧,撒了一个谎,得用更多的谎言去弥盖,知道你也是很难回答。但相信,我对你个人情况做的一些分析,尤其194楼,应该基本上是不差,也相信在你睡不着的时候,它能引起你的一些思考。

     参事: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我只有沒說的,沒有說假話的。難道你以爲當過下鄉知青的人就一定會如你那么想?我再三要你從千百萬知青逃離農村的走向看問題,希望你去讀一下那個鏈接,可你一定要盯著我個人經歷,而且一定要把我的個人經歷塞進你的框架裏,這有什么意義呢?



    杨:没有意义吗?那我就再重复一遍:你不是为了否定我进而证明你的观点正确才亮出你知青身份以及家里是在知青办有人的吗?而从我的角度显然也只有否定了你知青身份,即证明你是瞎说,我的观点才更牢固吗?所以我才诘问与你,这不应该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4: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笑話!主題在哪兒,明擺著事關一代知青的事,一定要挖掘我個人資料才能辨清楚?正題繞開不說,只能說明你不敢說,無法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14: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2-13 14:23 编辑
baiyu 发表于 2017-2-13 14:10
笑話!主題在哪兒,明擺著事關一代知青的事,一定要挖掘我個人資料才能辨清楚?正題繞開不說,只能說明你不 ...

是吗?那你就先说说,你为什么要假冒知青?还胡编你家知青办有人。?
至于主题吗,我编辑成文集就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4: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一光 发表于 2017-2-13 14:19
是吗?那你就先说说,你为什么要假冒知青?还胡编你家知青办有人。?
至于主题吗,我编辑成文集就有了。 ...

更可笑了,我曾為下鄉知青,難道還要找什么機關開證明給你看。你管得著嗎,我犯得著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15: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2-13 15:53 编辑
baiyu 发表于 2017-2-13 14:43
更可笑了,我曾為下鄉知青,難道還要找什么機關開證明給你看。你管得著嗎,我犯得著嗎? ...

那就又回到原问了:

你不是为了否定我的说法,以证明你的观点是正确,是可信的,才亮出你知青身份以及家里是在知青办有人的吗?而从我的角度显然也只有戳穿了你假知青身份,即证明你是瞎说,我的观点才更牢固,所以我才诘问与你,这可笑吗?

算了吧,都降到2#菜的无赖水准了,这论的还有意义吗?

既然你这么有兴致与我论,那就按你的建议,就有关:毛泽东城乡二元体制(没太记住,是这话吧)探讨一下。即是你建议的,就有你发包(开贴),即先表明你的观点或看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6: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一光 发表于 2017-2-13 15:05
那就又回到原问了:

你不是为了否定我的说法,以证明你的观点是正确,是可信的,才亮出你知青身份以及家 ...

車轱轆話轉來轉去,為什么就不愿意說正題呢?
我是說過我是知青,用以證明自己親歷過這個事,有親身感受。但我也說過,即使我不是親歷,也不妨礙我從各種路徑了解這個時間距離還不遠的事件。你不相信就不相信好了,正題還是不必在我身份上展開的,對嗎?
至於你的提議,我不響應。我不專門研究社會問題,只是像知青上山下鄉運動這樣明顯的悲劇,你都要唱頌歌,我表明一下反對意見而已。

管理員已經呼吁不要在論壇討論政治問題,所以我更不想開新話題討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17: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一光 于 2017-2-13 18:41 编辑
baiyu 发表于 2017-2-13 16:15
車轱轆話轉來轉去,為什么就不愿意說正題呢?
我是說過我是知青,用以證明自己親歷過這個事,有親身感受。 ...

     你这句话说的很老实,是我唯一赞同的一句,即:“我不專門研究社會問題,”。其实已经看出来了,所以才说你是“偏科”,是“需要补课”,是“砖家”,才建议你了解一下李白的结局。既然不是专门研究的,那么你的即对有关知青下乡这一社会问题的见识或观点,显然的也就是失去了可信性,即其卯大劲也就是属于“砖家”而不是“专家”的观点。其实人还是老实一点,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如果对专业外的事物感兴趣,那至少要就先补补课,然后再来参和。
     与你的辩论中,觉得你的思维方法,也就看问题的方法也很成问题。所以 建议你:学学哲学。人生有两门知识不能不学,一是历史,二是哲学。而哲学中的认识论,就是教人们如何看问题的。关于这门知识,你为应付考试,可能是学过,但你肯定没把它当做一门学问学过。
     大概就像你当过领导有官腔,即有领导的职业病一样,我当过老师,所以也常犯好为人师的毛病,就如以上。让你见笑了。   
      既然不让讨论,那就拉倒吧,过完年了,我的木工房也该开门营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8:2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对了,牛皮也吹够了,还吹到哲学上去了,俺说哲学的时候咋屁都不敢放一个呢?只此一段就说明楼主做对了,扛过大包做木匠是一个很大提高,这年头会忽悠很重,还要脸皮厚,撒谎时脸部变色心不跳,能骗一个是一个。看来没白在网上折腾,启动资金捞够了。其实早就该去做点正事,是不是真当过教师无需反复表白,当过也是误人子弟,还是做木匠对社会有益处。向钱看嘛,骗子回头更值得称赞,社会上少一个垃圾总是件好事,积少成多,对改善社会风气有积极意义。商品经济有个好处,往往被世人忽视,就是钱能使地痞流氓放弃为非作歹,名利的诱惑还是有正面作用的。捞名眼看没戏了,就去捞点利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一光 发表于 2017-2-13 17:41
你这句话说的很老实,是我唯一赞同的一句,即:“我不專門研究社會問題,”。其实已经看出来了,所 ...

感覺你所有的指責都是在說你自己。不過,不必多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22: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现在大学饭堂全只售卖地道的“忆苦思甜'餐,不知那些学生是否因此逃离学校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7-8-17 11: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