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典论坛 首页 汉典说字 字源字理 查看内容

说“在、才”也说“设、临”

2015-7-21 13:58| 发布者: canghaiyisu| 查看: 1334| 评论: 17|原作者: 谭俊江|来自: http://bbs.zdic.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4293&_dsign=be4e1b6d

摘要: 《说文》:“才,草木之初也。从 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 甲骨文“才(在)”多作 形,确如 (草)将冒“一”(地)而出。《说文》所释,应谓无懈可击。 ...

    《说文》:“才,草木之初也。从 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
    甲骨文“才(在)”多作 形,确如 (草)将冒“一”(地)而出。《说文》所释,应谓无懈可击。
    然而在所见最早的“ 组卜辞”中,“才(在)”却频见 形。对“才(在)”诸形进行对比分析后可以发现,其字形衍变的发展脉络应该是 。而反向的衍变从时序到文字由象形而符号的规律来看都是不太可能的。若从“书写变化”考虑,则将“写”成 可能性较大,而将后者“写”成前者可能性较小。那么“才(在)”的本形应为 ,而其本义也似与“草木之初”无关了。
吉林大学出版的《殷墟甲骨刻辞类纂》中,“才”、“在”列于同一条目下,而在所汇辞例中,基本均做“在”解。那么, 之所象究竟为何,其本义表“才”还是表“在”呢?
     仅从的样子看,可以产生很多联想。如其形像陀螺、像箭头、像戈头或矛头抑或像铅坠楔子等等。但判断其所象何物应与其在语言或行文中所表现出来的“意向”相合。也就是和造字先贤的造字逻辑与造字意图相合。
“才、在”是有关时间与空间问题的抽象概念。它们最初必然是通过某种比较具体可见的事物来表达的。《说文》以“草木之初”解“才”就是本着这一思路。不过前面已经谈及,这一解释虽然“贴切”,但所据字形却非“才”本形。
    那么对我们认为的本形,又应该将其解为什么事物呢?
    对此,有各种观点。在此不便赘述评论。
    本人由 之楔形(楔子或桩子之形)和卜辞中多表“在”义,将其所象之物,看做建房之初为确定房屋基础而设立的“木头栽子”。
    首先,最象形的文例 ,正像这种“栽子”(上面的“小竖”,我理解为用来拉线定位的钉子或签字之类)。而“栽哪里?”"栽这里!"之类的对话,很容易使“栽”生出后来的“在”义。而立“栽子”是建房初始,也很容易引出“栽”之“才”义。如问房建得怎样了,回答“刚栽”(大意),“栽”之“才”义也就自然产生了。至于读音,几千年的分化还是相差无几,足见其渊源关系之密切。方言俗语中有“土豆栽子”、“地瓜栽子”,还有“树苗栽子”等等。虽然这些“栽子”都与植物栽植有关,但由“树苗栽子”之类的词语,正可以证明“栽子”本身可能并非是指“植物”,而更可能是指用来楔入(栽入)土中的物件。类似“楔子”、“桩子”之类。
    其次,甲骨文 (设)是对本人 (在、才)最初表建房之初所设“栽子”观点的一个证明。

    (设)所示者,应为手执锤状物,将“木头栽子”(未钉钉子)楔入(栽入)土中之状,用来表建房之初,通过设立“栽子”来“设计”或曰“布设”房屋建筑格局。
    以往将其中 形解为“言”是不妥的。即使在其他地方有用 为“言”的现象,也不能证明此处亦应将其作“言”看待。因甲骨文“言”为 形,由“口”与“辛”构成(拙作《“商”字形义考》有详述)。省略“口”后,所余者应为“辛”。而 之简笔, 之简笔。故用 为“言”,实不严谨。而 作为简笔之“辛”也非严谨之形。故此形指其他事物亦不足为奇。
    将中之解为“栽子”,立即能让我们对“设”的本义产生了“拓展性”的顿悟。也对(读栽,用作对敌人的攻击行为。义同东北话“我楔你!”之“楔”)的意向有了更具体的领悟。
    此外,金文 (临)也可以看做是一个证明:被临者,应该是值得“莅临检查”之事物。而作为建筑设计的“栽子”布设,非常值得设计者或上位者“莅临检查”。
    从 (临,盂鼎)、 (临,华岳碑)、 (临,毛公鼎)及楷书“臨”可以看出“临”字大概的衍化脉络,也可以证明其中 实示一物。从而也证明 (设)中之  确与  (在、才)无本质区别,亦示一物。“设”与“在”相关,且“在”本为粗楔桩形(“栽子”或“桩子”),设桩定位又是原始房屋“设计”或“布设”的关键程序。所以,甲骨文 (设)以砸楔立桩(栽子)表“布设”之义应在其理。

    而对“设”与“在”解释的合理性,可以互相印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谭俊江 2015-7-21 10:31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5-7-21 21:04 编辑

仅从 在1x.jpg 的样子看,可以产生很多联想。如其形像陀螺、像箭头、像戈头或矛头抑或像铅坠楔子等等。但判断其所象何物应与其在语言或行文中所表现出来的“意向”相合。也就是和造字先贤的造字逻辑与造字意图相合。
“才、在”是有关时间与空间问题的抽象概念。它们最初必然是通过某种比较具体可见的事物来表达的。《说文》以“草木之初”解“才”就是本着这一思路。不过前面已经谈及,这一解释虽然“贴切”,但所据字形却非“才”本形。
那么对我们认为的本形 在1x.jpg ,又应该将其解为什么事物呢?
对此,有各种观点。在此不便赘述评论。
本人由 在1x.jpg 之楔形(楔子或桩子之形)和卜辞中多表“在”义,将其所象之物,看做建房之初为确定房屋基础而设立的“木头栽子”。
引用 谭俊江 2015-7-21 10:46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5-7-21 10:50 编辑

首先,最象形的文例 ,正像这种“栽子”(上面的“小竖”,我理解为用来拉线定位的钉子或签字之类)。而“栽哪里?”"栽这里!"之类的对话,很容易使“栽”生出后来的“在”义。而立“栽子”是建房初始,也很容易引出“栽”之“才”义。如问房建得怎样了,回答“刚栽”(大意),“栽”之“才”义也就自然产生了。至于读音,几千年的分化还是相差无几,足见其渊源关系之密切。方言俗语中有“土豆栽子”、“地瓜栽子”,还有“树苗栽子”等等。虽然这些“栽子”都与植物栽植有关,但由“树苗栽子”之类的词语,正可以证明“栽子”本身可能并非是指“植物”,而更可能是指用来楔入(栽入)土中的物件。类似“楔子”、“桩子”之类。
引用 谭俊江 2015-7-21 10:50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5-7-21 21:10 编辑

其次,甲骨文 (设)是对本人 (在、才)最初表建房之初所设“栽子”观点的一个证明。
(设)所示者,应为手执锤状物,将“木头栽子”(未钉钉子)楔入(栽入)土中之状,用来表建房之初,通过设立“栽子”来“设计”或曰“布设”房屋建筑格局。
以往将其中 形解为“言”是不妥的。即使在其他地方有用 为“言”的现象,也不能证明此处亦应将其作“言”看待。因甲骨文“言”为 形,由“口”与“辛”构成(拙作《“商”字形义考》有详述)。省略“口”后,所余者应为“辛”。而 之简笔, 之简笔。故用 为“言”,实不严谨。而 作为简笔之“辛”也非严谨之形。故此形指其他事物亦不足为奇。
设2x.jpg 中之 在无钉x.jpg 解为“栽子”,立即能让我们对“设”的本义产生了“拓展性”的顿悟。也对 烖x.jpg (读栽,用作对敌人的攻击行为。义同东北话“我楔你!”之“楔”)的意向有了更具体的领悟。
引用 谭俊江 2015-7-21 11:10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5-7-22 08:36 编辑

此外,金文 (临)也可以看做是一个证明:被临者,应该是值得“莅临检查”之事物。而作为建筑设计的“栽子”布设,非常值得设计者或上位者“莅临检查”。
(临,盂鼎)、 (临,华岳碑)、 (临,毛公鼎)及楷书“臨”可以看出“临”字大概的衍化脉络,也可以证明其中 实示一物。从而也证明 (设)中之 在无钉x.jpg 确与 在1x.jpg (在、才)无本质区别,亦示一物。“设”与“在”相关,且“在”本为粗楔桩形 在1x.jpg (“栽子”或“桩子”),设桩定位又是原始房屋“设计”或“布设”的关键程序。所以,甲骨文 设2x.jpg (设)以砸楔立桩(栽子)表“布设”之义应在其理。


而对“设”与“在”解释的合理性,可以互相印证。

引用 青鼎0 2015-7-22 20:25
赞同此说。

我解【在】字为路标,此说与【才字栽树说】相符合。

另外,七、甲、才、在、我、中、国(或:口戈),我当做一个系列,都放在【七部】说解。
引用 谭俊江 2015-7-25 09:06
本帖最后由 谭俊江 于 2015-7-25 13:59 编辑

设2x.jpg (设)的粤语(较多地保留了古汉语发音)发音(cit3)与“楔或揳”的粤语发音(sit3)很接近,“设”与“楔”的上古发音也是几近相同。“设”字声在“书”(近似普通话“虚”的发音)母,韵在“月”部;“楔”字声在“心”母,韵同样在“月”部。而 设2x.jpg (设)之所象,正似揳栽入土。其间契合之密,绝非偶然。 设2x.jpg (设)之所表,正是上古“楔”(今之“揳”)义。
(更正:上面4#东北话“我楔你”之“楔”应用“揳”。上古无“揳”,而今有别。)
引用 谭俊江 2015-7-27 08:13
在1x.jpg (栽)作为“栽子”,本为“名词”。但由其用途,名词动用不可避免。所以 在1x.jpg (栽)本身就极易用如 设2x.jpg (设)即“揳栽入土”之“揳”义。而甲骨文 烖x.jpg (烖,用于对敌的攻击行为)就应是由此孳乳衍化而来。
引用 青鼎0 2015-7-27 21:53
斩旗之功?
引用 青鼎0 2015-7-27 22:06
水灾的灾字,是【(路标)在水中】字形。

洪水淹没道路,就是淹没了人民日常居住地,就是洪水灾难。

而古代路标并不常见,一般路上不会有路标,仅某些特殊地区有。

因此,路标被淹没大半时,基本上重要地区都被淹没大半了。

我们可以再假设,这个路标,其实不是路标,而是其他类似路标的东西,比如华表之类。
引用 土星v 2015-7-28 16:23
有理
引用 谭俊江 2015-7-29 09:34
金文 在金文1x.jpg 在金文2x.jpg (在,盂鼎)、 在金文3x.jpg (在,林氏壶)所示,乃是“栽子”与“土”的关系(释其从“士”是不妥的)。
引用 谭俊江 2015-8-4 19:23
将甲骨文 在1x.jpg 在4x.jpg 释为建房用的“栽子”,不但能自然引出“在”(“栽哪里”即“在哪里”)义、“才”(栽栽子是建房初始)义,“材”义也会自然产生。所以“栽子”也应该是“材料”之“才”的初文本义。
引用 菠萝木陀 2016-2-28 09:24
甲骨文   、  。向下三角形表示的是女阴,会意为如女阴有生育为才。
引用 菠萝木陀 2016-2-28 09:34
《说文》:“才,草木之初也。从  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
把地比做女阴的事例很多,那么“上贯一”,即可理解为性交下种的一个象形。能下生根,上长芽便是“才”这个字的最原始来源。而“才”的意思也是从这里生发出来的。
引用 KOILYNN 2016-12-31 22:23
【屮】在【一(恒)】中是【在】來,【來】在【入】中;;;入在【女】中是【姜】來,【來】在【美】中;;;【美】在【大】中是【入】夾,【夾】在【人】中;;;人在【丁】中是【囚】困,【困】在【木】中;;;木在【杠】中是工【壬】,壬在【缸】中;;;缸在【缶】中是【壬】肉,肉在【夕】中;;;
引用 KOILYNN 2016-12-31 22:34
【日】在【丁】中是恒【一】,一在【三】中;;;三在【十】中是【玉】甲,甲在【田】中;;;田在【甫】中是蛋生,生在【邦】中;;;邦在【丰】中是重生,屮在【恒一】中...
引用 KOILYNN 2016-12-31 22:44
甲骨文父尹, 夾骨血,肉夾骨,金罍甲骨文... ... 【祖】在【宜】中是【肉】【多】,...... 硬骨頭不是指【杠】GUN子, 姜子牙不是男人... ...

查看全部评论(17)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7-10-18 20: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