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米脂人李

为了我们的文化,请高抬贵手不要再批驳说文解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4 23: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再与常不几潲的人浪费时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4 23:19: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心声 发表于 2017-12-14 11:38
你说:“在學術上,沒有裁判者,只有參與者。但是否以學術精神、學術方式參與討論,這是可以看出(有裁 ...

俺随便拎出来个帖子数落数落你吧。

你读十遍29楼你自己写的帖子,看你能数出多少个荒谬的逻辑。提示你一下,真学者该说什么话?伪学者该说什么话?听明白提示了吗?听懂请开始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4 23:25: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qqc813 发表于 2017-12-14 22:08
刚才隐约间看到一个中指,四川人甩起来的那种。

这是你【思】的结果?还是个人偏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01: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竹案语)
许公以小篆礼说形,不确。礼其实是商文。


青竹对说文解字中礼字的否定,是建立在小篆礼字和商文礼字的字形对比上而产生的。这可以看他的案语。在此青竹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造成青竹的一切所说必然是错误的一个根缘。要知道,字有商文的字、金文的字、甲骨文的字和小篆的字,这些字是在不同的时期由不同的人,依据不同的理论所造,是各自自成体系的,所以就决定了它们是不可以比对的属性。这时青竹的一切依据都化做零。也就是说青竹只是做了一场黄粱美梦。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 收起 理由
流意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2: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脂人李 于 2017-12-15 12:39 编辑

接79井

青竹自视极高,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许慎撰写说文的错误所在。 他那里知道自己在此已经是犯下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文字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文字为了适应人类应用的需要,文字也一直由文字学家在更新着。这就是出现多种文字原因。由于文字数量的极为庞大,就决定了文字在更新时,必须遵守一定的理论来被开新旧文字所带来的混乱。说文解字的序就是这样的一段文字。

这里举青竹之错妞只是为了说事的方便,要知道犯和青竹同样错误的学者,可以说比比皆是。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 收起 理由
流意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5 13: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脂人李 发表于 2017-12-15 01:10
,(青竹案语)
许公以小篆礼说形,不确。礼其实是商文。

挺进步啊!你都知道商文了,还知道商文有“自己的造字理论”,这又是“悟”出来的?肯定又要“保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5 13: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文字为了适应人类应用的需要,文字也一直由文字学家在更新着。

这就是你以及一部分其他人容易犯的错误。总以为一直有一些所谓“文字学家”在主管着文字的事。
错了!文字是大众创造的,大众在造字时形成了汉字的一些机理的认识。像许慎这样的有专长的人,只是做了收集、整理和解释的工作。说到底,他只是代表了个人的见解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3: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baiyu 发表于 2017-12-15 13:19
这就是你以及一部分其他人容易犯的错误。总以为一直有一些所谓“文字学家”在主管着文字的事。
错了!文字 ...

我不说了,你需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15: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1#说的
康熙字典是继承说文解字的产物,康熙字典比说文解字只多出了一些例用,也就是说在这期间的那么长的年代里,字的字义是没有发生过变化的。而我们现有的历史流传下来的各类书籍多是这一时期的,如否定了说文解字,那就等同否定了一切历史传承。

这是79#说的:
要知道,字有商文的字、金文的字、甲骨文的字和小篆的字,这些字是在不同的时期由不同的人,依据不同的理论所造,是各自自成体系的,所以就决定了它们是不可以比对的属性。

这是80#说的:
文字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文字为了适应人类应用的需要,文字也一直由文字学家在更新着。

吾汉族之文字,究竟是变了还是没有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6: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baiyu 发表于 2017-12-16 15:35
这是1#说的

这是79#说的:

字形有变化,其义无变化。如甲骨文和小篆。当然在康熙字典以后就不是这样了,它就开始了想怎么变就怎么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17: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脂人李 发表于 2017-12-16 16:35
字形有变化,其义无变化。如甲骨文和小篆。当然在康熙字典以后就不是这样了,它就开始了想怎么变就怎么变 ...

你是说字义在《康熙字典》都和《说文》一致?
那么,是《康熙字典》中没有超出《说文》的字义,还是说清代以前文献中没有超出《康熙字典》的字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7: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baiyu 发表于 2017-12-16 17:07
你是说字义在《康熙字典》都和《说文》一致?
那么,是《康熙字典》中没有超出《说文》的字义,还是说清 ...

康熙字典和说文解字上的字义是一致的。
字义在康熙字典以前是没有发生过变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18: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脂人李 发表于 2017-12-16 17:35
康熙字典和说文解字上的字义是一致的。
字义在康熙字典以前是没有发生过变化的。 ...

这么断然的回答,真让我诧异。试举个简单的字看看。
《说文》:
相聽也。从二人。凡从之屬皆从从。疾容切

《康熙字典》:

《說文》從本字。《陸佃曰》二人向陽爲从,向隂爲比。士之趨嚮,不可不愼。

(從)《廣韻》疾容切《集韻》《韻會》《正韻》牆容切,𠀤俗平聲。《說文》本作从。相聽也。《書·益稷》汝無面從。《說命》后從諫則聖。
《廣韻》就也。《易·乾卦》雲從龍,風從虎。《禮·曲禮》謀于長者,必操几杖以從之。
《爾雅·釋詁》自也。《詩·小雅》伊誰云從。《箋》言譖我者,是言從誰生乎。《晉書·明帝紀》不聞人從日邊來。
姓。《廣韻》漢有將軍從公。《何氏姓苑》今東筦人。
《廣韻》《集韻》𠀤七恭切,促平聲。《廣韻》從容也。《正韻》從容,舒緩貌。《書·君𨻰》從容以和。《禮·中庸》從容中道。
《集韻》書容切,音舂。從容,久意。《禮·學記》待其從容,然後盡其聲。
《集韻》將容切,音蹤。東西曰衡,南北曰從。《詩·齊風》衡從其畝。《史記·蘇秦傳》從合則楚王,衡成則秦帝。
與蹤通。《史記·聶政傳》重自𠛬以絕從。《前漢·張湯傳》從迹安起。
《集韻》祖動切,音總。太高貌。《韻會》髻高也。《禮·檀弓》尔無從從爾。
《集韻》鋤江切,浞平聲。義同。
《唐韻》慈用切《集韻》《類篇》《韻會》才用切,𠀤俗去聲。《說文》本作𨑢。隨行也。《詩·齊風》其從如雲。《論語》從我者,其由與。
《韻會》從天子曰法從,侍從。《書·囧命》其侍御僕從。《前漢·揚雄傳》趙昭儀,每上甘泉常法從。《註》師古曰:以法言當從耳。一曰從,法駕也。《後漢·百官志》羽林郞掌宿衞侍從。
《集韻》《類篇》𠀤似用切,音頌。同宗也。《爾雅·釋親》父之世父,叔父爲從祖,祖父。父之世母,叔母爲從祖,祖母。《釋名》從祖父母,言從己親祖別而下也,亦言隨從己祖以爲名也。
《集韻》子用切。與縱同。《禮·曲禮》欲不可從。《論語》從之純如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18: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文》到《康熙字典》字义没有变化,《康熙字典》这么多义项怎么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9: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baiyu 发表于 2017-12-16 18:07
如果《说文》到《康熙字典》字义没有变化,《康熙字典》这么多义项怎么来的? ...

的确是没有变。只是在康熙字典中,对字的释义做出了从字义的各个角度上的释义,也多出了一些例用。而说文解字是释义从解,余下的需读者汇通全部后自得,故有康熙皇帝在康熙字典序中说,“说文解字过重于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9-1-23 01: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