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母吟油赋 - 汉典打油诗 - 汉典论坛 - 汉典旗下网站
查看: 304|回复: 5

[人生百态] 枯母吟油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 21: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枯母吟油赋




[日皦皦兮岁昏昏,感君言兮敷此文。]




油村久不至兮闾巷花不扫,
忍踏落花纷兮心事空寂寥。
黛玉葬落英兮宝玉失魂吟,
二玉之忘情兮读者悲莫禁,
读者自悲泣兮莫知作者痛,
作者顾自怜兮安知造化意!
今落英萎地兮无人过问。
及其无人,何谓落英?
及其无人,何谓荒村?

然绿树匝荫,青石苔痕,
篱舍鸡啄,柴门犬慵,
寂巷足音,虚室余闲。
虽皆往日之常景,无奈今朝之异人。
落日斜梁,孤影彷徨。
见一老妪,背偻鬓斑。
膏枯容瘦,步履蹒跚。
目定而神清,言迟而意显。
为余叙之以既往,非复图之于将来。
若清风之过窍,非为其响,
浮云之行空,非沾其光。
不觉夜晚,暗蛩鸣墙。
语毕而意未尽,执笔乃赋其情:

当年十八一枝花,
含羞怯喜到夫家。
夫家穷的叮当响,
暂借邻屋闹洞房。
叮当响,响叮当,
一样春宵苦短长。
月圆岂为众人瞧?
花好不在金屋娇。
人生得意自然欢,
不在贫富争甚强?

方理云鬓拜爹娘,
旋开手脚前后忙。
天道酬勤生不息,
贫家更应勤操持。
虽是新婚蜜月期,
一样起早与贪黑。
河边棒槌响帮帮,
晨鸡引颈相和唱。
晓日彤红逐雾开,
云霞含羞映桃腮。
落暮炊烟袅袅起,
牛猪归圏犬戏鸡。
饭菜简陋热气腾,
家庭和睦胜鱼肫。
灯下婆媳讨针线,
诸君堂上论新篇。

日月织梭年复年,
河水静流岁序迁。
幸福每在平淡聚,
欢欣总伴苦辛多。
暮去朝来颜色故,
夫君待我一如初。

流离战祸古来恨,
未料太平仍离分。
育有二郎生女一,
幼时绕膝长分离。
一从私改天变地,
自顾各自奔东西。

二郎学优先北上,
毕业随流赴深港。
廿年求学竟为何?
一朝权重利千万。
虽说名利尽皆逐,
须知外物有还无。
娘言不及世情用,
苦口全当耳旁风。
及至树倒权倾日,
遂逃海外影无踪。

大郎淳厚心渊善,
中途辍学让二郎。
只身独闯江浙沪,
苦差干遍不言苦。
一生勤俭守古训,
虽无富贵但安贫。
世道纵不善善人,
善人终须有人怜。
儿女都是娘身肉,
岂有亲近与远疏。
每悔二郎教不当,
常念大郎欲断肠。
几处飘零难落户,
辗转半生无恒屋。
还靠二郎置一房,
沪上落根不用返。

另有小女玲珑样,
聪明可爱随阿娘。
八岁欢喜上学堂,
十六可怜离校场。
甘为二哥题金榜,
愧为爹娘羞贫囊。
辍学归来事农桑,
田间地头好风光。
遍地青黄收种紧,
一湖碧翠送荷香。
纤指分秧禾映秀,
玉臂挥汗谷添香。
人夸闺女勤还俏,
怎知为娘喜复伤。
摘棉日暮丝缠绕,
采藕年残莲断肠。
适龄嫁与东村郎,
别是人生路漫长。

人生代代无穷已,
村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村月待何人,
但见新坟添野鬼。
自是不亡以待尽,
独磨岁月守孤村。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20 银两 +60 收起 理由
canghaiyisu + 5 + 30 赞!
叶初齐 + 5
新月 + 10 + 3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2-9 14:2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每在平淡聚",见此泪垂忆"老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1 11: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唯有佩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3 16: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4 22: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时期的《长恨歌》,个人认为结尾仓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2 10: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依稀也见双亲样
一般感慨一般伤
纵有万千羁绊在
为少遗憾常返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2015 | 汉典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10071303号 ) | GMT+8, 2019-1-18 08:27

返回顶部